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8章 贝里米翁之鹰 其3

    贝里米翁山下的渡口有一座坚固的白石大桥,平坦宽阔,连接两岸的王国大道。从卡齐卡村出发经过这座石桥有一大片开阔的平地,往南数百米地势变的倾斜,向着被称为贝里米翁的高山延伸。

    这条道路非常好走,桥头曾经还有小镇。随着兽人的军队抵达,附近的居民都已经逃亡,留下荒凉的废墟。

    莽古鲁斯·血斧督军和他的五千军队就驻扎在桥东,靠近贝里米翁山的平地上。向东南可以攻击条顿集群残部的营地正面,向西过桥则能迂回,从下游渡口绕过王子和马克西姆斯的方向,攻击他们的侧后方。

    经过一路上不间断的行军和作战,再加上两支前锋被先后消灭和击溃以后,莽古鲁斯手上暂时没有兵力可以发动新的进攻。他下令修建桥西的阵地,在那里竖起坚固的鹿角和栅栏,等待着拜耶兰军队来攻打。只要提尔涅方面军的后续部队抵达,他依然可以从这里出发,继续自己的运动战。

    清晨,天还未亮。督军突然被部下唤醒。敌人的一支小部队在昨晚偷偷越过了卢瓦尔河,无声无息的干掉了驻扎在贝里米翁山上的警戒中队,已经在半山上扎营。

    他急忙奔出营帐,仰头去看,只见高效的人类士兵们在昨晚不顾一路跋涉的幸苦劳累,在山坡上用粗大的树木作为主体竖起箭塔和木栅,在地上挖出了壕沟,挖出的泥土还在山坡上垒起了一堵矮墙。直接冲击围墙的兽人就会暴露在居高临下的射手箭雨打击下。

    这个营地还能将山下的营地一览无遗,通过旗语和对岸的友军联系。

    能够悄悄渡河然后干掉山上的驻军,应该是一支精兵,但是河上的运力有限,人数不会太多。督军在心里检讨了一下自己的部署是否有失误,最后判定自己也没有那么多兵力在修建桥西营地的同时四处布防。

    人类的指挥官是个有头脑的勇士。他在正面给我压力的同时还能分出几船兵迂回,是个值得重视的对手,总而言之要尽快消灭他们。

    “拜耶兰耗子们重新拾起他们的本行了,”督军立刻点了一个大队长,“吃过早饭就拿下这支孤军。”

    半小时后,巨魔和半兽人的披甲兵开始猛攻山坡上的营地。他们佯攻半山的简陋营地,有些还摔进了堑壕里,被底部锋利的木桩插个对穿。剩下的冲到土墙下,向上面抛出钩子和绳索,还有一些干脆架起了矮梯强攻。

    “自由射击!”哈兰迪尔高喊着。他的半精灵游侠从木栅后一闪而出。伴随着接连不断的弓弦响声,围墙下到处都是各种奇怪的惨叫和呻吟声。无论是魁梧的兽人、干瘦的半兽人还是高大的巨魔都在破甲箭的近距离射击中死伤狼藉。

    督军派来的进攻大队发现山上的守军坚韧的超乎想象。那里有射术精湛的射手,在勇士们好容易突破到墙边的时候,还会冲出来身披坚甲手持利刃的战士,一个反冲就把勇士们赶下了堑壕。

    进攻持续了半个上午,第二个进攻的大队退下来休整的时候。氏族联盟听到隆隆的战鼓响彻丘陵河畔,严整的军队从西面的林中出现,向着河边开来。

    大批的人类士兵顶着厚重的盾牌跟随在攻城冲车后前进。冲车用厚木板打造,最上面还蒙上了铁皮或牛皮保护,投枪和弓箭都难以穿透。

    这些丑陋的冲车逼近桥西营地,顶着飞蝗般的箭雨开始撞击营地大门。这座大门向内凹陷,被夹在两堵墙之间。守在这里的半兽人从左右两边突出的土墙上闪出来,对着没有冲车正面防护的人类侧射,一瞬间射倒了好几个,其他人急忙举起盾牌,也被压制的动弹不得。

    土墙上甚至还有一群群身影在搬动弩炮。

    “这样不行,”诺娜整理了一下胸甲,拿起强弓,“我带人去压制敌人射手。伯爵小姐,贝尔蒂埃上尉,我们不能在这里拖延,格里菲斯的战术需要我们压的对面喘不过气来。”

    “我和你一起。”嘉拉迪雅也抓起武器。跟着她的三个德鲁伊一时慌了,纷纷劝阻起来。

    “喵不同意!”

    “那里的半兽人射手很多!”

    “还有弩炮,小姐不能冒险!”

    嘉拉迪雅摆摆手:“半兽人的弓弩威胁不到我。不过,你们说的也对,克丽丝塔,我们需要你和其他圣职者的掩护。”

    克丽丝塔是上午主攻的负责人。她听完大家的意见,左右看看,指了指正在往右翼集中的603中队和其他工程兵:

    “这个问题格里菲斯出发前和我交流过,

    “接下来,请炮兵发言。”

    ……

    克丽丝塔集中了603中队剩余的火炮,以及所有能找到的炮兵,一共有6门鹰炮和4门蛇炮,将它们全部集中到了桥西的工事前。

    兽人的军队已经在那里竖起拒马和木栅,仓促之间还没有矮墙土垒。营地的统领刚刚击退了冲车,还没来得及追击就看到两百多米外出现了一排黑色的炮管,棕黄色的大脸刹时就白了。

    “攻破外层壁垒以后,派步行骑士突击破阵,然后由乌瑞纳斯大队扩大战果,我们要在第一时间追过石桥,在桥东展开队形。”克丽丝塔布置完毕,来到炮队旁,举起银色长剑前指:

    “实心弹,试射。”

    一门蛇炮平指拒马工事首先开火,炮口喷出炙热的火光,浓烟中一颗铁球闪电般飞了出来。双轮炮架在强大的后坐力之下向后退了一大步。

    兽人统领眼看着一颗大铁球向自己的鹿角拒马撞过来,
噼噼啪啪的砸开一片碎木,弹跳了一下落进后面的士兵中间,带去了一个半兽人的脑袋,接着又带走大大小小的小腿,滚出一条血肉模糊的小路才停了下来。

    列在工事后面的士兵一阵骚动,落点附近像溃坝一般散乱起来。

    “会战的时候大家离的太远看不清楚,”克丽丝塔转过身,对不远处的索尼娅,军官和贵族们说道,“诸位大人,时代变了。”

    啊——!她和格里菲斯好像啊!嘉拉迪雅在心里大喊起来。

    没等大家回过神来,克丽丝塔已经再次下令:

    “全炮队,三轮齐射。”

    让氏族联盟士兵魂飞魄散的轰鸣再次响起。这次不是一声炮响,而是连绵炮击。炮弹如成群结队的报丧女妖一般呼啸而过,向着防线劈头盖脸的砸下来。

    兽人统领眼看着自己的防线开始瓦解。一轮轮炮弹冲过足以抵挡重骑兵的拒马,凿穿后面的步兵战列,把他们撕扯成七零八落的碎肢滚的满地都是。

    桥西防线剧烈骚动,军官和勇士再怎么弹压也无法恢复秩序。而且他们也同样挡不住炮弹的威力。这些非凡者哪怕刀劈剑砍也能屹立不倒,但是一旦被炮弹扫过,也是当场穿胸断骨。

    三轮炮击结束。克丽丝塔再次下令:

    “装填霰弹,三轮齐射。

    “步行骑士出阵,赶他们下去。”

    被实心弹攻击的氏族联盟军阵紧接着又被骤雨般的霰弹扫射。统领眼看着自己的军官被一片片铅弹带走,想要组织一个小队反击都做不到。

    恐怖的炮击刚刚结束,烟雾中就冲出一队身披重甲的步行封建骑士和见习骑士。他们都是拜耶兰或者敖德萨辅助军团中的精兵,因为财产不足或是战马死亡无法作为骑兵出战,但是他们同样装备精良,重甲、铁盾、巨剑、战锤一样不缺。

    贝尔蒂埃将他们组织起来,作为突击队发动进攻。诺娜上去一把抓住他推到后面,自己带人扑了上去。

    二十多个步行骑士举着沉重的铁枪,带着他们的部下和扈从推开被炮击轰破的鹿角。那里只剩下一小撮兽人勇士和他们的士兵。眼看着人类的精兵冲来,这些勇士挥舞战斧开始反冲锋,为后续部队争取时间。

    “投枪!”带头冲锋的诺娜高呼一声,跟随在他们身后的战士拔出挂在盾牌后的标枪向近在咫尺的兽人们掷去。

    投枪的攻击力不是弓箭可以比拟的。振臂高呼的兽人勇士当场就被沉重锋利的标枪射倒了三五个。

    用标枪打散了兽人的阵型后,UU看书www.uukanshu.com步行骑士们拔出自己的重武器一拥而上。兽人的残兵抵挡不住纷纷被杀死,剩下的眼看不敌,转身向桥对岸逃去,甚至有的慌不择路直接往河水里跳了下去。

    贝里米翁桥的桥西营地被攻下了。

    克丽丝塔高举鹰旗,在她的带领下,步兵穿过营垒,追击败退的敌人穿过石桥直达对岸。他们不追击,而是以行军队列向两侧拉伸,背水列成一条宽厚的横阵。变阵一气呵成,在敌人反击以前占据了桥东的阵地。

    “想不到这支军队的攻击如此犀利。”正在监督仰攻贝里米翁山的莽古鲁斯从山上收回视线。他的军队交战不利,西营转眼间就被攻破,大队人类步兵已经冲上桥东占据了桥头堡,防线岌岌可危。

    督军按捺不住了,召来麾下的统领:

    “第一大队继续进攻山上的营地,各大队随我来,我们要把拜耶兰耗子赶到河里去。

    “我的食人魔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