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7章 贝里米翁之鹰 其2

    里恩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否则他不会回到战场上。这个问题是想确认下我是不是上头了或者打算以大家的性命搏一个前程吗?格里菲斯注视着中尉:

    “与莽古鲁斯督军的战斗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关乎战场之外的胜负,如果我们取胜,便有可能挽救数万人的生命。”

    中尉抬起手,点了点头:

    “那便可以了。不用和我说太多,骑士先生。这样别人问起我的时候,我就不用撒谎了。”

    格里菲斯默然了一会:“中尉,你为什么回到战场上?”

    老中尉从怀里摸出了一颗小小的铁鹰勋章戴在领口,把自己的银鹰帜章替换下来。他像是在自言自语:

    “人类的努力是有极限的。越是挣扎、逃避,越是会发现命运难测。也许我们只是被命运的大手玩弄,最后选择的路也不知道是不是对的。我只是认为这样选择是值得的。

    “骑士,我想你一定经历过,我们是从战场上回来了,但是有些东西留在了那里。

    “能够回到这里,我很满足。”

    格里菲斯在战场上失去了很多。他握住领口的秘银吊坠,他很庆幸,自己与里恩不同,离开战场之后是美好的世界和祝福。

    这个时候,贝尔纳和塞纳蒙拿着一堆东西往营帐奔了过来,为格里菲斯带来了一些新装备。

    贝尔纳中尉说道:“我们本来想要一些火炮,但是后勤部门给不了多少,就送来了一些替代品,比方说这个。”

    第一件装备是由三根铁管并连而成的武器,使用时在管内装填火药和铅弹,点燃火绳引爆装药将三管铅弹齐射出去。这东西像三把火绳枪一样,但是结构紧凑,枪管的口径很大,同时射击的威力想必会远胜比单支火枪。

    “枪管有塞子,以免预装的弹药漏出来,使用时一定要拔出来。缺点是射程近,比不了弓弩,再次装填速度太慢,”塞纳蒙解释道,“后方送来的试验品之一,作为火炮的替代品,给破阵的骑兵用用看,做些实战测试。”

    “垃圾。”格里菲斯和里恩异口同声的说道。里恩又补上一句:“如果能把它和盾牌焊接在一起,我就用用看。兴许能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塞纳蒙撇撇嘴,拿住了第二件武器。这是一条鞭子,由金属环相扣而成,像银环的大蛇。

    “这就不是火药武器了,是附魔的神秘武器。

    “暂定名是热能鞭,具有被神秘吸引的特性,使用时能够实现小范围自动搜索并缠绕敌方的神秘物品,释放出高热予以破坏,是指挥官专用的武器,造价很高,目前只有一件试作品。”

    格里菲斯觉得自己的小道具已经够多了,便把鞭子交给里恩,给他使用。

    “还有别的吗?”

    “烟雾弹和散光弹算吗?”贝尔纳拎起一大筐手雷放到桌上,“破片手雷还是老样子容易碎两瓣,不稳定,闪光和烟雾吓人一跳或者遮蔽视野还是有用的。”

    ……

    经过连续的作战,暴风骑兵中队的113名骑兵剩下不到85人,其他的不是战死就是受了伤,或者丢失了马匹。就这85人当中,因为连续的战斗和侦察任务,状态比较好的还不到四分之一。

    格里菲斯把其他一些七零八落的骑兵也集中起来重新编组赶往卡齐卡村。他们只休息了几个小时,第二天一早就前出进行侦察。在这样危险的局面下,格里菲斯丝毫不敢大意,随时都保持着密集的侦察。

    他们刚刚检查了一个可疑的山岗,大家准备停下休息一会,德赛突然跑了过来,报告说前面的村子里发现了兽人的狼骑兵,距离这里只有不到一公里的路程。

    兽人前进的速度很快。

    一个狼骑兵中队已经穿过了卡齐卡村庄,出现在附近的小高地上。村庄里有许多人影和座狼晃来晃去,看起来约有一个中队狼骑兵和兽人的轻步兵大队指挥部、苦工还在卡齐卡村里。

    “里恩,你带着大家隐蔽在村外的山脊后休整,注意观察。艾斯,与大队联系,通知他们敌人位置。”

    “请等一下拉莫尔伯爵小姐和乌瑞纳斯大队,二级突击中队长阁下。”

    “前锋的负责人可是我啊,先生们。”格里菲斯摇摇头,格里菲斯跳上状态最好的一匹马,抓起血棘,“我先走一步,里恩中尉,你带领中队从敌人的背后攻击,把握好时机。”

    “队长一个人去吗!”

    “佯动我一个人就够了。”

    “明白,”里恩点点头,“和双剑银橡叶骑士鹰帜勋章获得者一起作战可真不轻松呐!全队注意隐蔽。”

    秋色的原野上荡漾着寂静的芬芳。

    这里的平民事先都已经疏散了吗?格里菲斯在树木、灌木与田埂间曲折穿行,绕开弧线避开敌人的侦察。他觉得自己应该加快一些马速尽快通过这里,便下意识的将灵能扩散开来。

    血气一如既往的弥漫开来。但是,这一次更加深红,将人马包裹。战马先是小跑,渐渐加快速度。格里菲斯和坐骑都隐隐感觉,在这赫赤的光晕加持下,他们的速度和耐力将会突破极限——远远超过普通战马的极限。

    与此同时,前方的沟壑险阻、岩石断木都被他清晰掌握,像灵巧的游侠一样轻松避开。

    格里菲斯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他意识到,某种桎梏正在松动。

    某种限制已不复存在。

    人与坐骑在寂静中高速驰骋。战马的速度越来越快,体力的消耗却慢的惊人。格里菲斯甚至听不到往常的风声呼啸,狂暴的加速几乎将他从马背上甩下。

    “那是什么?是队长吗?”帕休匍匐在山脊上观察着情况,突然见一道迅影疾驰而过。

    他身边的德赛惊呆了:“诸神在上,在那样的地形还能保持这样的行动,速度至少是我们的三倍以上!”

    格里菲斯迂回穿过原野,没有被一人发现就已经冲上村东的小路。在这里,他的视野骤然开阔,发现十几米之外就是一队半兽人的弓箭手。

    空气中充斥着沙沙的杂音。这些半兽人隐藏在灌木丛里,紧盯着前方,没想到身后会突然出现一名全副武装的甲骑兵。三名狼骑兵也在一旁整理装备,准备外出进行哨探。他们敲打着自己的回音水晶:

    “这破石头又坏了。”

    话音刚落,格里菲斯如闪电般降临,在人群中一枪捅穿一个骑兵。他调转战马高速转向,同时拔出一支破甲投枪凭着直觉向前一掷。正对这一击的狼骑兵被迎头击穿,投枪穿透胸甲,钉在他的座狼上。

    剩下的狼骑兵惊骇不已,它的坐骑甚至不管骑手直接扑了上来。格里菲斯抽出含光,向着面前一扫,掀起一个头颅然后一剑劈下。座狼坚韧的毛皮在圣剑的锋芒下如同纸糊。

    半兽人射手们从草丛里,望见身后的狼骑兵们已经被撕碎,一起发出凄厉的叫声。反应快的举起弓弩就朝甲骑兵射来。格里菲斯一转眼消灭了三个狼骑兵和他们的座狼,然后顶着箭雨冲进半兽人中间把它们砍翻在地,然后闪身撤到矮墙之后。

    整个卡齐卡村都沸腾起来。

    村子的一角突然冲出了一队狼骑。
他们冲上藩篱间狭窄的道路,直奔村西,以为是那里遭到了进攻。居中的兽人勇士身披坚甲,手持可以撕裂重甲的战斧,气势非凡,胳膊上还有血勇士的臂章。

    他们冲上小路,呼啸着召集同伴。突然墙角里钻出一人一骑,在几米之外掷来一发犀利的投枪。带头的狼骑兵惨叫一声,被这一枪贯穿小腹,扎进座狼的背上,一起滚倒在地抽搐起来。

    “干掉他!”带队的血勇士刚刚发令。甲骑兵已经掷出第二发投枪,这一枪直击队伍末尾的狼骑,将他和座狼一起射倒。

    “投枪投枪!”

    狼骑兵们抓起投枪和飞斧投来,但是袭击他们的骑兵已经纵马急转,在移动间扔过来一个铁罐。

    “散开!”血勇士喊了一声,接着便是巨响和四溅的破片。被一前一后的尸体堵在小路上的狼骑兵惨叫着倒下了一片。

    血勇士放弃座狼,从陷阱中挣脱,抓起一把飞斧掷来。斧头命中了格里菲斯的护盾,但是没能击穿盔甲,在肩膀上弹飞出去。

    格里菲斯拔出断罪,冲到面前给了这个血勇士一枪,打断了他的脖颈,然后挥动含光斩下。

    格里菲斯突然发现兽人并没有确定自己的位置。刚才仓促的战斗是他撞上了血勇士和他的中队指挥部,兽人的步兵还都在警戒着村外的方向。村庄乱成一团,半兽人的轻步兵叫喊着说人类的骑兵发动了袭击。但是,高地上的狼骑兵中队也不敢贸然进入村庄,只是集结在那里,随时准备迎战冲出来的甲骑兵。

    格里菲斯借着房屋和土墙的掩护避开视线,再次袭击。他用护盾和盔甲抵挡狼骑兵的飞斧和半兽人的弓弩,借助地形左右躲闪,然后抓住机会在近距离用血棘含光的锋芒撕碎他们。

    整个村庄里的兽人乱成一团,发出此起彼伏的叫喊,许多半兽人已经开始往来的路上逃去。乱战终于将高地上的狼骑兵也召了过来,从四面八方包围格里菲斯。

    “出来送死吧,人类!”统帅这支军队的兽人统领大喊道,“我们把你包围了!”

    满地尸体的村落中一人一马缓缓而出。格里菲斯手持血棘,目视聚拢过来的狼骑兵和轻步兵,微笑着摇摇头:

    “不,是我把你们包围了。”

    随着一声军号,整队骑兵从树林后面一跃而出,向着兽人军队的背后撞去。

    “迎击!掉头!”兽人统领大喊道,带队向后展开。话音未落,他就听得背后风声呼啸。待转过头去,只见一支骑枪荡开枪林,往自己咽喉刺来。

    整个村庄里的狼骑兵都溃败了。格里菲斯带人穷追,一支追到卢瓦尔河边,将他们全部消灭。

    ……

    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狼骑兵逃到了贝里米翁山下的渡口,匍匐在他们的督军面前。

    这里聚集着几千军队。

    督军饱经战火考验的身体如同淬炼的青铜,厚重又充满棱角分明,刚硬的肌肉线条仿佛圣殿里大理石的英雄雕像一般雄壮而完美,两眼间的寒光和口中的獠牙一样让人不寒而栗。他的手指划过颤抖的肌肉,凶猛而沉稳的脉动顺着指尖一直传递到狼骑兵的脊椎上。

    他听完报告,沉默了一会,如蓄势待发的火山般问道:

    “你是说,两百多狼骑兵和四百步兵,不到半天就被打垮了?”

    被质问的逃兵全身颤抖,匍匐在地:

    “勇士们被前后夹击,我们实在是力有未逮啊!”

    “送他去惩戒营,让这些逃兵第一批反击,”莽古鲁斯挥了挥手,让部下将逃兵带走,然后召来一个统领,“立刻在卢瓦尔河上的桥西构筑阵地,我们不能失去西进的桥头堡。”

    ……

    趁着夜晚,哈兰迪尔带着游侠中队从下游渡过卢瓦尔河,隐蔽到氏族联盟军营附近的贝里米翁山上。

    由于船只有限,能够送过去的兵力并不多。根据计划,格里菲斯带领全部的骑兵在半精灵游侠过河以后第二批越过卢瓦尔河。暴风中队的甲骑兵全部模仿格里菲斯,在马鞍上竖起装饰羽毛的羽帜,虽然没有神秘学意义上的作用,但是集体行动是的仿佛飞扬的大雪,发出让人战栗的呼啸声。他们来到河边,把羽帜取下,分批带着武器和战马偷渡过去。

    格里菲斯仰望着星空。那颗不知名的闪烁星辰比前几天大了许多,让人无法忽视这明显的异样。

    无法言语的悸动在心头萦绕不去,UU看书 www.uukanshu.com某个时刻即将到来。

    格里菲斯向东面望去,看见氏族联盟的军营中竖立着督军的将旗。兽人的方面军大将就在那里,明天便会与自己交锋。

    他收回波动的心弦,看了看身边的嘉拉迪雅。还没有开口,精灵小姐就乖巧的躲开了,把安静留给他和克丽丝塔。

    格里菲斯又望了望让人不安的星空,对克丽丝塔说道:“明天由你和诺娜来指挥进攻,突破前沿之后在桥东占据阵地,破坏敌人的鹿角和栅栏。莽古鲁斯是身先士卒的勇士,他会来与你们交战的。”

    克丽丝塔轻抚着他的胸甲:“不用做到这一步,太冒险了。我也许,也许可以……”

    没有什么也许的,虚境生命织缕的图谋近在眼前。格里菲斯回望了一眼正在准备悄悄渡河的骑兵中队,对女孩说道:

    “并非冒险。如果明天我们只是击溃桥头的守军,莽古鲁斯还能将这场战争继续下去。那颗星星让我不安,在某些阴谋发动以前,我要结束这里的战事,把你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