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6章 贝里米翁之鹰 其1

    在贝尔斯通宿营以后,格里菲斯带着伤了胳膊的索尼娅和一队轻骑兵前往王子的指挥部,汇报近期的战斗情况并且领受新的战斗部署。

    拜耶兰的大军有一部分被困在条顿堡里,其余的不是被消灭就是处于败退之中。他们丢掉了几乎全部的辎重、投石机和大炮,沿着大道不断退往南方。

    格里菲斯抵达大本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成千上万的军队和数不清的普通人拥挤在一个城镇附近,帐篷塞满了道路和田野,到处都是遗弃的马车和器械,乱的像难民营一样。

    疲惫的军队和居民一堆一堆的聚集起来,在诸神教会的圣职者带领下祈祷。虔诚的呼唤和祷言如涛涛波浪不绝于耳。

    格里菲斯不由得庆幸自己扣住了克丽丝塔没有让她来这里。在这样危急的时刻,原本不信神的人也想要抓住最后的稻草,拼命祈求护佑。

    他们穿过拥挤的军营,来到指挥部里。王子在那里看着地图,注视着参谋们移动兵牌,听他们报告伤亡和补给情况。索尼娅向他问好。王子第一句话是:“战局对我们的战士太不利了,战士们坚持不住了。”

    他的第二句话是:“我的拜耶兰兄弟们遭受了巨大的损失,我得重新集结部队。”

    最后一句话他转过身,对大大小小的军官们说:“如果你们不能发动反击为争取时间,我就去找安茹的少女还有的她的几十万兄弟姐妹。”

    王子说这话的表情非常认真,格里菲斯心中一紧,下意识的握紧了含光。

    这会是外神的阴谋吗?

    格里菲斯的目光扫过指挥部。在这些人当中,拜耶兰的将领大都不会支持王权与教权合流,康茂德王子若是真要离开,只能带走他最信任的少数部下。序列5的神罚骑士马克西姆斯将军是他的老师,但首先是总指挥,不能和王子一起抛下军队。

    如果王子离开军营带走克丽丝塔,那事情就无法挽回了,女孩的命运会必然向着悲剧滑落。

    休想……格里菲斯摩挲着骨戒,牙齿咯咯作响。

    这一路上都是河流、森林,充斥着混乱,王子身边只有少量超凡者和一些禁卫军。禁卫军里有我的熟人米典麦亚和奥菲莉亚,我可以拿到出行的计划和路线……

    这附近有的是尸体,我还可以向隐者先生求助。

    格里菲斯动着从未有过的念头。这时,奥菲莉亚拉着她的好朋友过来了。异瞳的突击侦察兵小姐在耳朵上夹着一支铅笔,手里拿着厚厚一沓报告和文件。身边的米典麦亚也是如此。

    “嘿,格里菲斯,你怎么来了?有一支兽人的狼骑兵部队正在从你们的位置迂回,想从西面通过森林和河流,向大军的后方包抄。莽古鲁斯督军亲自带领一支军队紧随其后,已经抵达了贝里米翁山下的渡口。”

    “嘶——!”听到这个名字,指挥部里的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索尼娅一听就紧张起来,下意识的抓住了格里菲斯的手。

    格里菲斯问道:“那么,马克西姆斯将军有什么计划?”

    马克西姆斯是稳健的老将,格里菲斯在东方的战争就是在他的指挥下,本人实力很强,经验丰富,对战局和地形的把握和运用已入化境。他极其重视保护补给线,军团的背后一定有宽阔的大道或者便捷的水路支撑。无论进攻还是扎营,他都能让军队的侧翼处于河流、城堡或者森林高地的掩护之下。

    将军尤其擅长指挥骑兵。不仅仅用来隔绝敌军的侦察,也可以成为大军的核心在关键时刻一锤定音。

    但是,对面的莽古鲁斯督军在进攻中不停运动自己的左翼成为新的右翼,就像是两条彼此纠缠的大蛇,强行切入拜耶兰部队的缝隙之间,打击薄弱的边缘和补给线。

    经过几天的运动战和追击战,兽人督军一路向南推进,不断威胁撤退中的拜耶兰主力部队,丝毫不给他们建立稳固防线和喘息的时间。

    战败的三个军团残部多次尝试依托沿途的城镇和河流建立防线,但是每一次立足不久,莽古鲁斯的提尔涅方面军就会立刻出现在他们的左侧。防线、山岳和激流都阻止不了他的包抄。

    进入人口稠密区以后,大量的难民加入到争抢道路的行列。谁都没有料到失败会来的这么快。宽阔的大道上,难民的车队长的看不到尽头,进一步牵制了大军建立防线的速度。

    “马克西姆斯已经焦头烂额了,他本来想依托西面的卢瓦尔河稳住防线,但是敌人可以从贝里米翁山下渡口绕到我们背后,”奥菲利亚悄悄和他说:“多亏你击溃了一支敌军,迟缓了他们的包抄,否则我们现在应该已经夺路而逃了。”

    米典麦亚也是这么觉得:“这场高强度的运动战已经拖垮了指挥部。我们在东方的时候,也就一年多前,两军连续野战超过三天都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可现在呢,整整一星期都在进行战术机动、阻击和反突击,期间还赶上暴雨,战线至今也没有停下来的迹象。这样的战斗强度,战术模式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氏族联盟军队的组织度和精神面貌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格里菲斯看看他们,又看看东倒西歪的指挥部,确信自己是没指望取得援军和补给了。米典麦亚和奥菲利亚是唯二还很有精神的参谋部人员。其他的参谋军官们不是负伤就是发烧,要不就是在连续的转移和战斗中累垮。虽然三个主力军团还有一些兵力,但是指挥系统和防线的崩溃让反攻成了泡影。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康茂德王子脸色阴沉地回到桌边,一言不发。过了一会,他突然又用洪亮的声音说道:

    “明天,明天氏族联盟的机动就会到达极限!”

    “他昨天也这么说!”奥菲利亚小声说道,“但是我的侦察认为兽人还有余力。他们的补给线和军营附近可没有挤满难民和杂物,比我们的负担要轻。只要保持迂回,不停的包抄,我们的军团就一定会被拖垮。

    “一旦我们丧失了机动性,城镇据点就会变成围城战的战场,几万人拥挤在里面,没有补给,没有退路。我们就完蛋啦!”

    的确如此。格里菲斯仔细思考了一下,发现莽古鲁斯正在执行的战略是人类这边没有见过的。

    拜耶兰军团坚韧不拔,士气高昂,在连续几天艰苦的毫不停歇的行军中和作战中,部队依然没有完全解体。但是,缺点也很明显。拜耶兰军团擅长阵地战和工程作业。如果两翼出现敌人,军队从上到下就会立刻想到后撤,保护自己的补给线。

    这次面对的敌人很不一样。莽古鲁斯根本不给拜耶兰军团展开全军的机会。每次王子和将军们想要依托河流和山地稳住战线,他立刻就会派出精锐部队进行迂回,攻破支撑点之后带领大军进行左翼变右翼的翻滚机动,威胁拜耶兰军队的左后方。他不在乎自己的后方,用运动战发动进攻,用运动战选择自己的战场。

    在习惯了阵地战的拜耶兰方面看来,颇有一种贵部不等我军展开便发动进攻的无耻。

    “格里菲斯,三级突击中队长,到这里来。”

    正交谈的时候,几个军官突然向格里菲斯招呼了一声。他们佩戴勋章和绶带,手里捧着天鹅绒的红色木匣,带着几个宪兵组成仪仗队。

    “格里菲斯三级突击中队长,为表彰你在皮耶枫战斗、条顿-鲁姆战役与渡口战斗中非同寻常的勇敢行为,晋升你为二级突击中队长,授予双剑银橡叶骑士鹰帜勋章。”

    索尼娅和在场贵族们一起鼓起掌来。

    格里菲斯知道自己会因为战功被晋升,
但是没想到是这个时候被晋升一级军衔并且被授予更高位的勋章。

    大军指挥部里乱糟糟的,高级军官们匆匆向格里菲斯颁发了晋升令和嘉奖令,就请他带索尼娅回去稳定左翼。奖金、奖励和功勋值,甚至是勋章都要等回到后方颁发。

    索尼娅也被晋升为少校。作为大贵族和辅助军官的指挥官之一,格里菲斯的功绩就是她的功绩。伯爵小姐表达了谢意,然后问道:

    “有援军吗?或者有没有更高阶的军官来带领我们?”

    作为大领主的代理人,她有少校的军衔和战场指挥权。这次晋升以后,她就是贝尔斯通一带的军队里军衔最高的贵族了。但是她终究只是校官,和其他贵族一样指挥不了几千人的兵力,战场上一般会有专门的高级军官来负责指挥和统筹。

    “指挥部已经决定了,伯爵小姐,由你来指挥,只要建立一道防线拖住敌人,不要让他们继续大纵深穿插就行,”第九军团的莫德雷斯将军过来给他们指点了一下地图,“贝尔蒂埃带着中队从皮耶枫回来了,今天就会加入你们,你们要在贝尔斯通至卡齐卡村、贝里米翁山一带的丘陵与河流区域打败敌人。”

    索尼娅很为难,她一点把握都没有,求助的看看身边的准骑士。

    夏龙伯爵的盟友,拜耶兰的元老与宿将莫德雷斯将军看了看伯爵小姐,又看看刚刚晋升的二级突击中队长,坚定严肃的脸上隐隐划过一丝笑容。

    他看着格里菲斯说道:

    “我们的情况很糟糕,败退已经持续了好几天,继续退下去的话,仅存的正规军也会垮掉。你们知道到了那个时候会发生什么吗?

    “我们奄奄一息的军团会在援军抵达前崩溃,王子会离开这里,找到安茹的少女,与她一起集结一支几万敖德萨人的庞大教会武装。

    “有了这支力量,多半我们还是能打败强弩之末的兽人军队。然后,恩,他就会问——元老院,有几个军团?”

    ……

    聚集在贝尔斯通附近的部队和陆陆续续抵达的援军被编成了一个统一的作战单位,名叫贝里米翁战斗群,人数接近五千人,以辅助军团的败军和一些教团武装为主,直面即将到来的兽人督军的进攻。高级军官都集中在中央战线或者后方重组军队,辅助军团里的许多贵族也声称自己受了伤或者生病,留下一些封臣和骑士作为代理人,躲到了后方去。

    从指挥部返回的路上,格里菲斯已经做好了战役的大致方案,通知部队往贝尔斯通东面的卡齐卡村方向运动。大家汇合以后,他就以索尼娅的名义召集了所有军官和贵族。

    “首先,我们要打败逼近卡齐卡村附近的敌人。根据侦察,他们约有两个中队左右的敌狼骑兵和数量不明的轻步兵,刚刚进行了长途奔袭状态很差。这个任务由我带领所有的骑兵部队以及游侠中队完成;

    “重创或者消灭这批敌人以后,再加上在河边渡口被我们消灭的那支军队,莽古鲁斯督军的穿插行动就会被堵住。他们的兵力不足,不得不集结在贝里米翁山下的卢瓦尔河渡口区域等待援军。在那之后,他们有两个选择,第一,立刻向我们发动新的攻击我们,向西包抄,截断通往敖德萨西北和西南面的道路,阻拦援军同时包抄条顿集群的侧翼。氏族联盟的兵力不足,很难执行这个方案,如果来强攻我们,那真是最好不过了;

    “第二个方案是守住贝里米翁山下渡口,等待后续抵达的步兵主力,然后再发动进攻,夺下卡齐卡村,重复之前他做了很多次的动作,自西向东袭击王子所在的中军。那里已经混乱到了极点,如果侧翼遭到袭击会发生比条顿-鲁姆战役更加严重的大崩溃。击溃中军以后,敌人的鲁姆方面军和提尔涅方面军的部队就能继续南下,威胁敖德萨。

    “因此,我们在击败狼骑兵部队以后,莽古鲁斯督军一定会固守非常重要的贝里米翁山下渡口,那里有很好的道路和石桥,无论他采用哪个方案,这里都是进攻的出发地。我们就在那里打败他。”

    说到这里,格里菲斯停了一下。他刻意保留了一些信息,看看大家的反应。

    结果什么反应也没有……

    嘉拉迪雅两眼发光的望着他。克丽丝塔思考了一下,立刻明白了什么,她有些犹豫,但是低头不语。索尼娅一脸茫然,把手里的地图颠过来倒过去的看。

    诺娜用胳膊肘戳戳贝尔蒂埃,想让他说点什么,但是贝尔蒂埃没有发言;哈兰迪尔连连点头,就差拍手叫好了,一点问题也没有。其他的大大小小的贵族和军官们见了这个场面,想想战斗的主力也不是自己,也都不说话了。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作战计划就这么定了。大家纷纷离开,各自去做准备。

    过了一会,在命令上写写画画的格里菲斯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房间里还站着里恩中尉。中尉从兜里摸出一个小铁壶,闻闻味道,喝了两口。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发现留下的不是女孩们,格里菲斯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中尉,哪来的酒?”

    “出发前从镇上买的,兄弟们多少都分到一些,”里恩举起小铁壶,又抿了一口,“贝尔斯通的姑娘们不错,兄弟们说的。”

    “你不是有家世么?”准骑士看了看他,努力回想了一下人事档案但是没想起来什么。

    “有妻子和两个孩子,大儿子战死在东线,”里恩说道,“我是说兄弟们觉得姑娘们不错,我,有这个就可以了。”

    “我很遗憾。”格里菲斯说道。

    “恩,阿塔纳战役初期发动钳形攻势阶段,我和他在一个部队里,发生的很突然,”里恩说道,“二级突击中队长阁下,我们真的有必要发动这次战役吗?

    “我的意思是说,氏族联盟的军队也很疲惫,兵力运用到了极限,连督军都不得不亲自上前线来维持攻势。我们只要固守原地,让他们掉头去强攻中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