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4章 夺走格里菲斯初吻的是我克丽丝塔哒!

    守护骑士阁下你别退缩啊!哈兰迪尔一看情况不对,匆忙要站起身来。克丽丝塔看了他一眼。

    【你有意见?】

    游侠队长立刻坐了回去,低头指导地上的蚂蚁搬东西。

    “指挥官,我们也去帮助工兵架桥。”乌鲁克从帐篷外走进来,发出憨憨的声音。不等格里菲斯回答,阿廖莎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往帐篷外拖去,悄悄说道:“快走呀大笨熊,我闻到了——

    “战争的气息!”

    营帐里的空气异常安静。

    克丽丝塔来到嘉拉迪雅面前。明亮的眼眸彼此对视,甚至能看到翻滚的雷云、电弧,听到噼啪作响的爆鸣,让人遥想宇宙的诞生和毁灭。

    “嗑啦啦,

    “呱啦呱啦。”

    互相瞪的两眼发酸的两人转过头去,看到索尼娅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根胡萝卜吃了起来。

    她像小兔子一样嚼的不紧不慢,一截截把胡萝卜吃了下去。虽然她吃的很秀气文雅,但是脆脆的蔬菜还是发“呱啦,呱啦”的响声。

    “索尼娅,你为什么在吃胡萝卜?”嘉拉迪雅问道。在霍蒙沃茨的时候,伯爵小姐吃饭的时候经常把不喜欢的萝卜和花椰菜从碗里挑出来,给格里菲斯吃。

    “因为好吃。”索尼娅慢慢的把蔬菜吃掉,脸颊甜美的曲线像圆润的苹果。

    看到她快吃完了,精灵小姐和克丽丝塔又转过头,互相对视。酝酿了一会。克丽丝塔轻启樱唇:“精灵小姐……”

    “咔哒,呱啦呱啦。”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 众号【书友大本营】 看书还可领现金!

    索尼娅吃完了胡萝卜,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一根黄瓜,连皮吃了起来。

    “伯爵小姐,”克丽丝塔有些无力的说道,“吃黄瓜不削皮会涩的。”

    “呱啦呱啦。”索尼娅抬起头,像腮帮子塞满的仓鼠一样咀嚼,看着女孩们点点头。

    ……

    早上,步兵部队集结以后就在下游岸边准备木筏,做出要强渡的姿态。

    接到进攻命令后,步兵开始在仅存的一部分轻炮支援下佯攻渡口,吸引敌军的注意力。所有的骑兵部队带上工程兵,在上游准备浮桥,急行军抵达上游开始架桥。

    浮桥刚一完成,迫不及待的格里菲斯就带领暴风中队首先登岸。他们在岸边集结成锋矢一般的阵型,向发现异动并且赶来堵截的兽人军队发动攻击。

    “密集队形,突击!”

    一把飞斧从耳边掠过,投矛发出凄厉的呼啸。格里菲斯一点畏惧都没有,反手抽出马鞍边的投枪向前方的军阵掷去,然后第一个冲进敌群中。

    “齐射三轮!”

    哈兰迪尔站在河对岸,感受着耳边急速的风声。他身边的210名射手从隐蔽处一跃而起,举起战弓以急速在12秒内投射三波箭雨。

    锋利的箭矢掠过天空,划出优美致命的弧线,跨河射击氏族联盟的军队。

    半兽人的盾牌手刚刚向着河对岸举起盾牌防御,格里菲斯指挥的甲骑兵就冲垮了他们的侧面。遭到夹击的军队乱成一团。甲骑兵顶着可能会误伤的箭雨,自西向东贯穿防线。

    “射击向敌后阵延伸。”

    伴随着哈兰迪尔的命令,游侠中队如精准的机械一般向东面的防线后方跨射,驱散那里的枪阵,为甲骑兵的冲锋进行火力准备。

    骑兵和游侠的第一次配合娴熟的像是一人的左右手。每当格里菲斯打垮一个方阵,哈兰迪尔的部队就集中攻击敌人的援军集结地,然后甲骑兵、轻骑兵和龙骑兵依次在格里菲斯的羽帜后重整,再次发起冲击。

    两千多兽人、巨魔和半兽人的军队不到半个小时就被打垮了。他们一个接着一个方阵在河岸边被击溃,溃兵被骑兵紧追不放,成片砍倒在岸边的灌木丛里,剩下的沿着河岸夺路狂奔又冲散了其他部队。最后,所有敌人在两个中队的打击下丢盔弃甲,像倒卷的地毯一样溃不成军。

    ……

    打垮了这支敌军以后,败军一批接着一批过了河。格里菲斯带着暴风中队停留在岸边,为全军殿后,如激流中的磐石屹立不倒。

    “暴风!暴风!”

    “比蒙猎手!”

    一队队人向他举起旗帜和武器,发出热情的欢呼。在逃命的大家心中,格里菲斯的地位已经接近了安茹的少女,成为力挽狂澜的核心。

    格里菲斯神采奕奕地审核和修订地图、侦察敌情、研究情报、搜集资料、拟制计划、发布军令、调动附近的民兵、与其他败退的部队联系,将他们集中起来,安排撤离、补给和装备。

    一遇到战斗,他就轮换着带领骑兵小队出击,每一次作战的骑兵都不一样,但是他永远都在前线。

    他像冰块一样冷静,像火一样热情,就这样从昨天一直忙碌到现在都没有休息。

    库拉拉带着殿后部队过河以后,她真心诚意的对准骑士说道:“格里菲斯,去休息一下吧,我们给你腾出一辆马车来睡一会。”

    已经很疲惫的三级突击中队长不由得露出向往的神情。但是,他看了看宽大的车架,发现就算躺上一个人旁边也能再坐两个人,顿时脸色发白,一阵抽搐。

    ……

    全军抵达一个名叫贝尔斯通的小镇。整个军队都快累垮了,今晚必须在镇上休息。

    这一带了离开前线已经是有些距离,但是同样人心惶惶。许多人都在准备逃难,看到精神面貌还算可以的军队开来以后,居民们都平静了不少。

    “格里菲斯就是这样,我和他一起在东方对付过哥布林,他一个人布置了村里的工事,带着民兵抵挡几倍的敌人,民兵崩溃以后,他守住路口,杀退了全部敌人挽救了全村人,”嘉拉迪雅灵动的双眸看着格里菲斯在小镇上忙前忙后,对累坏的大家说道,“大家放心,只要他没有倒下,我们就是安全的。”

    的确如此,所有人都点起头来。虽然遭了大败,但是多少也撤出来了,路上还消灭了两千多敌人,抓了许多俘虏。来自一百多个不同单位的败兵们都开始形成一个观念,只要格里菲斯出现,情况就会好起来。

    克丽丝塔接过话题:“我曾经和他一起在东方作战,哪怕是最绝望的危机中他也能找到前进的道路。”

    嘉拉迪雅和克丽丝塔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她们走的很近,紧跟在后的阿廖莎突然毛竖了起来,急忙拉着乌鲁克远远逃开。

    嘉拉迪雅轻轻按住被秋风吹起的长发说道:“格里菲斯已经很累了,等会可别去打扰,让他休息一会。”

    “饭还是要吃的,我会让他吃一点再休息。”克丽丝塔像变戏法一样翻出蜂蜜饼干,说着就要往临时指挥部去。

    精灵小姐盯着那块饼干,抿着嘴唇,银牙咬的吱嘎作响。她打开小包,拿出可可脆饼:“蜂蜜饼干太甜了。格里菲斯最喜欢可可脆饼,还掰开两半舔了舔,像小野猫舔鱼干一样呦~”

    她一边说,一边掰开饼干,分了半块给克丽丝塔,然后……伸出小巧的香舌,示范性的舔了舔香甜的可可酱。

    真是可爱极了!

    克丽丝塔目睹这可爱还诱惑的场面,像是被钉锤敲了脑袋一样焉了下去,咬了两口可可脆饼,发现真的很好吃,甚至还想再来一点。

    “好吃吗?”精灵笑眯眯地看着她。

    “嗯,很好吃,”克丽丝塔胸闷了好一会才吱声,

    “格菲一定喜欢。”

    轻盈灵巧的精灵小姐差点从马上跌下来。她拉紧缰绳,喃喃低语:“格菲,是什么……”

    “私下的称呼,熟人就会这么叫他,听起来不像格里菲斯那么凶狠,”克丽丝塔捋着耳边垂下的金发目视前方,微微仰起头,侧过身来,轻笑着回望精灵,“啊~原来你一直都是叫他格里菲斯啊,嗯,不同种族之间确实~

    “差,别,很,大!”

    “我,你,这……”嘉拉迪雅感觉像是有座山压在自己的心口,
沉重的喘不过气来,她急促地呼吸,差点晕过去。

    她们沉默的跟随大队进入城镇。格里菲斯已经在前面与镇长交谈,安排宿营和警戒。

    “精灵小姐,能说句话吗?”克丽丝塔看着心灵遭到重击已经快要裂开的嘉拉迪雅,遥指了一下附近的小溪。

    两人安静的来到那里。清澈的溪流倒映着月光,随着两人的到来荡起涟漪。

    看着不知所措的嘉拉迪雅,克丽丝塔抱着胳膊,歪歪头:

    “如你所见,格里菲斯的过去是我的!

    “我跨越了生死回到这里,所以现在的格里菲斯也是我的!”

    “……”已经丧失了思考能力准备采用武力解决的嘉拉迪雅瞪大了眼睛。过了一会,她才缓过来张牙舞爪地吼道:“你做梦吧!”

    “他的吻和心灵都是我的啦!”

    安茹的少女,圣光的眷顾,信仰的守护者哈哈大笑起来,像魔鬼一样:“哈哈!早在认识你之前,夺走格里菲斯初吻的是我克丽丝塔哒!没想到吧,他没和你说过吗?没有说过吧!”

    这一击再次重创了嘉拉迪雅,她的世界都要崩塌了。但是,她强大的意志顶住了这次冲击。与格里菲斯相伴的时光可不是如此不便之物。

    “哼,就一次吧~你知道他在拥吻的时候,手会放在哪里吗?”

    得意洋洋的克丽丝塔突然没了声音,她努力想了想,结结巴巴的问:“会,会放在,哪里?”

    嘉拉迪雅附身凑近她小巧的耳垂,低声说道:“我和他的身高很契合,每一次,他都会有不规矩的动作呦,如果不拦着他,便会顺着我的长发来到,嘿嘿~”

    这,这太不要脸了!克丽丝塔生气地推开精灵,拔腿就往指挥部那里跑,但是没跑几步就被抓住按在地上。

    “你,你要干什么去!?”

    “还用问,格菲这么幸苦,今晚当然是要让他枕在我的腿上休息啊!”克丽丝塔嚷嚷着想要挣扎出来,一挥手,带着护甲的小臂就敲在嘉拉迪雅头上。

    这一下发出让人心慌的闷响。嘉拉迪雅捂着脸哼哼了两声。

    “对,对不起~”克丽丝塔不安又愧疚,但还是咬着牙补上一句,“我可是圣职者,力气很大的,纤弱的精灵可要小心。”

    “嚯嚯,是吗?”嘉拉迪雅捂着脸的手轻轻放下,眼中倒映着溪水的微光,“你是不知道双属性的非凡者吧?”

    她的左眼正在转化为瑰丽的红色。

    在克丽丝塔反应过来以前,精灵小姐轻轻一摆,长度惊人的双腿如旋风扫过,夹住克丽丝塔将她摔倒在地,在她的脖颈交叉紧紧缠住。

    “放手,放手!”被这双美腿锁住,突如其来的窒息几乎让人昏厥。克丽丝塔的身体被光芒包裹,用非凡能力挣脱开始反击。

    两人在河边的草地上扭打起来。她们从树下打到草地,滚到岸边,然后一起跌进溪水里。

    克丽丝塔的护手上闪烁金光,动用磅礴的气势掀起城墙般的浪花,向着精灵劈头盖脸压了过去。

    嘉拉迪雅立刻化作虚影,在树林和溪水间闪烁。她瑰丽的魔眼绽放光芒,仿佛触动了生命深处的隐秘。

    在与魔眼对视的瞬间,克丽丝塔立刻发现全身都变得迟钝。灵巧的精灵像林风一般无法捕捉。克丽丝塔立刻被压制,她追不上精灵的动作,又避不开灵动的攻击,只能站在原地抱头挨打。

    克里斯塔像个沙包一样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她越大越急,大声喊道:“你动真格吗?这么晚了,我们会打扰格里菲斯的工作和休息!”

    精灵小姐在溪水中急停,想了一会,突然撩起自己长发,轻轻甩动:“你心里好在意他对你的看法呢!

    “我就不用,我和他命运交织,彼此心意相通,

    “啊~之前和他在一起的你,已经……”

    “你!”克丽丝塔被气的半死。

    最后的一丝收敛也变成了高涨的战意。

    巨大的灵能波动惊扰了夜幕。克丽斯塔抽出腰间的银色佩剑,疾风在剑刃上旋转起来起来。她高举银剑,以大范围扩散的灵能捕捉难以锁定的敌人:“让你耍嘴皮,尖耳朵的傻狍子,接受制裁吧!

    “去往约定之地(-iris)!”

    嘉拉迪雅轻哼一声。月华与星光坠下,在她的手中凝聚出一道星芒。某种不知名的高位神秘物品被启动,正在撕裂世界与灵界的障壁。

    “我要把你这个小野猫丢到灵界去,让你再也纠缠不了格里菲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以维兰诺伊之名解放封印,

    “前往星辰大海(Hinc itur ad astra)!”

    两股光辉的力量互相冲击,空气中的声音仿佛都被吞没,陷入窒息的宁静之中,甚至连光与暗都无所适从。紧接着,夜幕下出现了恍若星云的光芒。银色的光明驱散黑夜,将森林、溪谷和远山照的如同白昼。

    ……

    “吧嗒,吧嗒。”

    两个女孩全身湿漉漉的回到镇上,格里菲斯正在镇广场上核对物资,进行各种安排,然后交给官员和军士们。

    嘉拉迪雅的靴子里灌满了水,湿透的衬衣粘在身上。她全身难受,叹了口气,“我要去洗个澡,睡一觉。真是,做了一件无聊的事情。UU看书www.uukanshu.com”

    克丽丝塔向她伸出手来:“谢谢,刚才的经历对我很有帮助,灵界竟然可以……请代我向艾维娜女士表达谢意。”

    两个女孩的手轻轻碰了一下。

    “那我去睡了,”精灵小姐揉着滴水的长发,“好累,格里菲斯今晚肯定也很累,我可不会打扰他了。”

    “恩,我同意。他现在最需要的是睡眠。”克丽丝塔由衷赞同道。

    她们放下心里的波澜,用饱含信赖的目光注视着格里菲斯。正在处理宿营和警戒工作的准骑士严肃、执着而投入,看起来如此让人信赖和放心,甚至让两个女孩意识到刚才的争吵可能给他添乱,是多么荒唐的事。

    女孩们看着他在那照顾着一切,为所有人负责。

    终于,格里菲斯松了一口气,用克制中带着许多急迫的语气向镇长问道:

    “镇上可有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