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3章 格里菲斯,你坐啊!

    怎么办?怎么办好呢!冷静,呼——!总而言之先想想有没有办法劝她回去。

    “嘉拉迪雅,你为什么来了?这里是战区,非常危险,”格里菲斯强撑精神,“而且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说来话长。”精灵小姐取出一个吊坠轻轻叩响。

    树林外面的轻骑兵已经包围了黑豹和大熊,他们用长矛和马刀将这两只动物团团围住。突然,附近的树林动了起来。

    一队身穿绿袍轻甲,携带强弓与战刃的士兵从河岸边的树林和灌木中现身。他们安静的像草木,动作快如疾风,编队与展开如行云流水,转眼间就将轻骑兵团团围住。

    这队射手中走出一名军官。他身材高挑,脚步又轻又快,背着巨大的凤凰战弓来到双方之中,掀开兜帽,露出长长的耳朵,深邃的蓝眼睛仿佛能洞悉一切,容貌兼有人类的坚定与精灵的俊美:

    “族人们,放下弓箭。”

    他接着转过身来,微笑着向慌乱的轻骑兵致意:“晚上好,轻骑兵,我是迦南游侠部队中队长哈兰迪尔,很高兴与你们相遇。那位先生,能把马刀抬高一点吗?别伤到可爱的小猫。”

    “不打了不打了!”黑豹显出人形,变成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精灵小姑娘嚷嚷起来。她不远处的巨熊也变成了高个的男精灵,捂着自己的腿痛的直咬牙。

    “他们是你的同伴吗?”格里菲斯和嘉拉迪雅一起走出树林。

    他的目光扫过这队游侠,发现人数约有两百人。兜帽和头盔下,隐隐可以看出有男有女,容貌兼有人类和精灵特点,并不是纯粹的精灵。

    “我是德鲁伊途径‘变形者’乌鲁克,”变身大熊的德鲁伊满脸恭敬地向格里菲斯道歉,“万分抱歉,强大的守护骑士阁下,请原谅我们粗鲁无礼的举动,我本来想要拒绝这次无谓的试探。”

    “变形者阿廖莎就是本喵!”

    “我是自然守护者艾蕾雅,呜,呕。”几个精灵之一的艾蕾雅小姐捂着胸口坐在地上,想要解释点什么。但是刚才的一击打爆了灵能,让她突然一阵恶心,转身呕吐起来。

    嗯,这是两个序列7和一个序列6?就这?毫无实战能力,简直是是菜的不行。但是,那队半精灵和人类组成的游侠是精兵,我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潜伏的踪迹,如果被他们伏击,我也许能勉强逃出去,但是身边的骑兵也肯定会全部被消灭掉。

    “他们是派来保护我的,”嘉拉迪雅无奈地摊摊手,“阿廖莎她们非要和你较量较量,怎么说也不听。”

    格里菲斯摇摇头,“这里是战场,幼稚的新人会死的。”

    “我们很强的喵!”阿廖莎呲牙咧嘴的大叫起来,“要不是看在嘉拉迪雅姐姐的份上,我起手一套就打爆你送去永恒的梦境了喵!”

    “……”

    格里菲斯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按道理,他应该带着这队援军立刻前往军营,强有力的远程部队对于明天的渡河战斗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能大大鼓舞士气。

    可是,可是,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啊,嘉拉迪雅一到军营就会遇到克丽丝塔。

    想到这个,格里菲斯简直哑口无言,胃也疼了起来。

    游侠队长哈兰迪尔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他的眼睛像鹰一样敏锐,瞬间捕捉到格里菲斯胃疼的表情。他先是疑惑,然后嘴角翘了起来。

    他向前两步说道:“守护骑士阁下,我们过河的时候发现一支兽人的轻兵已经攻占了下游的渡口,更多的敌人随时可能到来。根据游侠总监的指示,我的部队会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全力协助你,直至跟随维兰诺伊小姐离开。”

    说完,他转身对嘉拉迪雅说道:“小姐,请移步前往军营。接下来的战斗由我协助守护骑士阁下。”

    “我来帮你的,格里菲斯,”嘉拉迪雅急忙说道,“哈兰迪尔的86中队是迦南最好的部队之一,艾蕾雅是德鲁伊途径的超凡者,只要有她在,森林和草地都是我们的盟友。”

    “不行,你们立刻离开,”虽然精灵们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格里菲斯还是做了最后的挣扎。

    嘉拉迪雅不说话,抓着格里菲斯的手,委委屈屈地说道:“我们沿着提尔涅河南下,绕道南方过来的,没有走边境,现在回去的路上可能会撞上敌人,你放心我们吗?”

    那,自然是不放心的……

    啊,完蛋啦!

    ……

    格里菲斯带着援军们往下游的营地走去。侦察已经结束,明天上午等后续的部队抵达河边,他就在下游发起佯攻,然后派出主力从上游渡河。

    计划没问题,对岸的兽人在穿插迂回的行动中也一定很疲惫,战斗成功的概率很大。

    可是,可是我等一会怎么办呢……

    格里菲斯觉得现在的每一秒都很宝贵,简直像是拿着不及格考卷回家的考生,巴不得时间过得再慢一些,路再长一些。

    “格里菲斯!”嘉拉迪雅开心的蹭了过来。她好几天没有看到心上人了,本来还因为克丽丝塔的事有些担心,但是现在开心的不得了,有好多话想和他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 众号【书友大本营】 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恩,呜……”格里菲斯的心顿时收紧了。

    “小姐,能占用守护骑士阁下一点时间,”哈兰迪尔突然策马凑了过来,对满脸不解的精灵小姐说道,“现在还在战斗中,我需要尽快确认战斗编制、战术和部署,确定中队的补给以及安置,在接下来的战斗中……”

    “好好好。”嘉拉迪雅乖巧的让到一边去了。

    呼——暂时缓了口气,可是过一会怎么办好呢。格里菲斯从窒息中逃出来,喘了一口气,但是眼看着又要被按到水里去。

    游侠队长和准骑士骑马并行,微笑的看着大家,用温和而不可抗拒的目光把想要凑过来的人都劝离。他看看准骑士,小声说道:

    “你完蛋啦!”

    格里菲斯猛地抬起头来,看看笑容可掬的半精灵。

    “你是在想,等一会,维兰诺伊小姐和安茹的少女相会,该怎么办是么?”游侠队长问道。

    格里菲斯没有理他。

    “你现在应该一片混乱吧,”游侠自顾自的说着,“换作平常,你应该会好奇,我们是怎么找到你的,对不对?开战前,伊露瓦什陛下都不再降下预言,溃败的拜耶兰军队有好几股,维兰诺伊小姐怎么从几支军队中定位到你的踪迹的,好奇么?”

    对啊,怎么做到的?格里菲斯警惕起来,注视着游侠。

    “很简单,我们并没有定位到你,而是定位了容器,”哈兰迪尔说道,“也就是你们的安茹的少女。就像是和平时期通过侦测超凡者的灵能波动来确定他们的方位一样,哪怕是这个时期,安茹少女对灵能和世界的扰动也明显的像是黑夜中的篝火,还是一团非同寻常的篝火。找到她,并不难。

    “确定了她的方位以后,再通过艾蕾雅的能力侦察具体位置。她虽然战斗力一般,侦察、感知的能力却是上百个侦骑都比不上的。”

    有道理,
但是不对。格里菲斯按住含光,警惕地注视着和自己说话的半精灵。

    察觉到克丽丝塔异样的强者不少,但是有几个知道自己和克丽丝塔的关联呢?她的存在一度被抹除,就连嘉拉迪雅也并不知道克丽丝塔就是安茹的少女。面前的这个游侠,他背后的艾维娜女士是怎么掌握我与她的关联的。

    “你在思考我们怎么将你和圣女建立联系的,是吧?”哈兰迪尔压低声音,“本来是不知道的,但是,圣女曾经靠近过你一次,也许想要向你求助,或是别的什么。一开始,大人物们以为她要对维兰诺伊小姐不利,过了一阵才发现并非如此。从那时起,我们便知晓了一些隐秘的诡计。

    “维兰诺伊小姐的守护骑士阁下,你从一开始就陷入了阴谋的漩涡。”

    “是什么?”格里菲斯全身一个冷战,“克丽丝塔什么时候接近过我?”

    “那就不晓得了,我只是基层军官,接触到的情报仅限于任务所需,”哈兰迪尔摇摇头,“如果有机会,你亲自去问艾维娜女士吧。”

    两人停顿了一会,哈兰迪尔又来了兴趣:“哎哟,我们两个怎么跑题了。守护骑士阁下,虽说我们已经卷入了半神之上的布局之中,但是,那都是远虑。

    “等一会抵达和圣女汇合,你可怎么办好呢?”

    格里菲斯差点吐出一口血来。

    “这样吧,我都想好了,”游侠队长嘀嘀咕咕的说,“只要一扯到这些女孩们的事情,你就和我讨论军务去。我们正打仗呢,有什么事打完了再说。”

    也是个想法……格里菲斯点点头,又问了一个问题:“艾维娜女士为什么会同意嘉拉迪雅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这我没有得到说明,”哈兰迪尔摇摇头,“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雅兰的领袖肯定不是出于让女儿过来抢男朋友这样的动机。”

    格里菲斯的表情恢复了平静和威严,他点点头,对游侠说道:“谢谢你的协助,游侠,我该如何报答你?”

    哈兰迪尔显然就等着这一刻,他立刻问道:“迦南的那一夜,你在场吗?你应该在场吧。等你摆脱麻烦以后,和我说说发生了什么。

    “执政官那样强大的存在,还有好几个超凡者,怎么可能会在短时间内遇害。

    “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

    他们回到河边营地的时候,索尼娅已经带着第一批军队来到河边汇合。她先是看到意料之外的朋友出现,高兴的欢呼起来。接着,她便和所有人一起,望见一支奇怪的军队。

    精灵的游侠部队背着长弓,排成笔直的双人队列,像是安静的森林,行进间又像是灵巧的雨燕。他们徒步而行,刚刚还在远处,转眼间就在人类面前列队。

    秋风拂过他们的头盔、长发和弓弦,发出悦耳的笛声。210名游侠优雅转身,波澜不惊的眼眸目视前方。

    人们注视着这支奇怪的队伍。远看他们仿佛瓷器一般漂亮,但是当他们列队于前,静默中流淌着视死如归的执着与犀利,像利箭一般刺的人心慌。那些昨晚还在揣揣不安,早上出发时垂头丧气的士兵们一个个都兴奋起来,好奇地打量着从未见过的游侠部队。

    哈兰迪尔来到惊呆了的人类面前,用无可挑剔的姿态向他们行礼。

    “伯爵小姐,诸位先生。

    “雅兰的哈兰迪尔奉艾维娜女士之命前来,

    “人类与精灵的永世盟约长存,我们曾经一起作战,一起牺牲,

    “今日,我们再次践行誓言。”

    ……

    即便突破了河边的阻击,想要撤回敖德萨方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大军战败之后,敖德萨北部的防线随之崩溃,兽人的大军可能会直插西南,堵截瓦尔纳方向开来的拉莫尔伯爵和夏龙伯爵的主力军团。

    因此,仅仅撤退是不行的,必须稳住西南的局势,夺取要点。格里菲斯审视着地图,规划下一步的行动。

    大部分人都出去了,精灵的援军虽然不多,但是让所有人都振奋起来,拿出十二分的努力行动。

    安静的帐篷里隐隐有噼噼啪啪的声音作响。索尼娅一会看看低着头看地图的格里菲斯和邻座满脸警惕的游侠队长,然后看看帐篷里的另外两人。

    嘉拉迪雅放下身上的弓箭,解开斗篷,UU看书 www.uukanshu.com露出修身的银色轻甲和腰间的战刃。她微笑着注视面前的圣女,美丽的双眸像宝石在闪闪发光。

    哈兰迪尔在一张纸条上飞快的写了“我们去岸边火力压制”几个字,丢给格里菲斯。

    “你好,我是嘉拉迪雅·维兰诺伊,维兰诺伊家族的继承人,”精灵小姐用好听的声音打招呼,“想必你就是安茹的少女吧?”

    “很高兴认识你,美丽的精灵小姐,”克丽丝塔露出晨曦般美丽的微笑,“我是克丽丝塔,三年前和格里菲斯一起在东方战斗。”

    嘉拉迪雅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她轻抚胸口,平静内心,转头向格里菲斯走去。

    克丽丝塔的目光也一起转了过来。

    格里菲斯就像是被两把利剑架住了脖颈,“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把正在酝酿的游侠队长也吓了一跳。

    “格里菲斯,”嘉拉迪雅看着他,伸手轻轻按住他的肩膀,柔声说道,“格里菲斯,你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