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9章 赴死者向逝者致敬(Morituri te salutant)

血税二级小队长第二十九章赴死者向逝者致敬天色开始变得阴沉,格里菲斯和他的中队一直在战线后面休整,等待着炮兵和工程兵在兽人的防线上敲开一个口子。
  对面的乌隆督军在丢了超过三分之一的军队以后,完全缩到了防线后面不动了。
  贝尔纳和其他中队的轻炮上去打了几轮,发现小炮弹打在拒马、土垒和壕沟之间没什么动静。大军随后便开始移动投石机,用巨大的燃烧弹轰击阵地。芬里尔和测试中队的人也拖着大蛇炮往前沿移动,指望打固定靶的时候能命中几发。
  地动山摇的炮击一直持续到下午四点半,拜耶兰集群的部队前进到敌人的阵地前方展开。
  格里菲斯满心焦虑地看着满地的尸体。冲锋的热情冷却以后,他又像老样子那样患得患失起来。
  先前的骑兵冲击非常成功,氏族联盟的狼骑兵被严整的骑兵群击退,步兵的侧后方暴露,遭到精锐的骑兵背冲留下了满地的尸体,我方的胜利和敌人的溃败都合情合理。
  辅兵正在将战死者收拢,按照条例火化填埋。如果生命织缕有办法突然将它们复活,再派几个死亡骑士过来统领它们,那,那就再好不过了……
  战场上部署的是训练有素的部队,有强大的超凡者和骑兵,可不是民兵和城防军可比。在正规军面前,复活尸体也许能打一个措手不及,但是作为外神的手段也未免太浅薄了。
  克丽丝塔的背后是外神的布局。不可描述的阴影已经张开罗网,时间越是推移,注定到来的危险就越是临近。格里菲斯知道灾厄降至,知道克丽丝塔是阴谋的工具,却不知道到底要面对什么。高悬的威胁就像是楼上的靴子迟迟没有落下一样让人揪心。
  格里菲斯抬头眺望东南。
  会是那团出现在东南方的影子吗?吉尔和德赛的侦察还没有返回,大军也没有通报详细的情报。
  又等待了一会,格里菲斯接到了准备总攻的命令。兽人的防线已经松动,正是突破的时候。
  胜利就在眼前,格里菲斯的心跳也越来越快。如果敌人有后手,再不启动就要分出胜负了。
  他骑上马,在附近巡视起来,看到身处战线中央的莫德雷斯将军麾下的第九军团在炮兵做好火力准备以后,排成密集的队形,向着几处缺口前进。他们高喊口号,像苏醒的巨人翻滚起身,动静很大,声势惊人,但是格里菲斯发现他们磨磨蹭蹭,迟迟没有发起进攻。
  比起之前不可撼动的坚韧和毅力,这次攻势就像是在原地狂奔,同时摆出全力以赴的样子。
  这,这哪是在进攻,这是在原地跳圈圈舞。果然哪里不对……
  “中队集合!”格里菲斯立刻召集中队往指挥部方向移动。半路上遇到了骑马过来的索尼娅和德迪乌斯。看到他来了,伯爵小姐急忙问他发生了什么,擅自离开阵地可是很严重的违纪。指挥部正在不断派出禁卫军的骑兵,向全军发出总攻命令。
  德迪乌斯也在一旁。他的中队被贝尔蒂埃带去皮耶枫了,自己无所事事的跟随着大军指挥部和索尼娅。库拉拉跟在他的身边,没看自己的封君,只是警惕地四处环顾。她一会看看东南,一会看看原地腾挪的第九军团,最后瞅瞅准骑士:
  “格里菲斯,你觉得那里是什么东西?会是迈耶公爵的援军吗?”
  不,没听说有这个安排。迈耶的防区很重要,条顿集群也不要额外的兵力。格里菲斯没有说话。一个军官往这边过来,发现离指挥部不远的骑兵中队,离得远远的大声问道:
  “暴风中队?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话音刚落,通往提尔涅迈耶公爵领地的方向升起了一片波动的树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那是枪阵!
  紧接着,东面的战场上发出了一阵阵山呼海啸般的狂呼,伴随着隆隆地鸣。
  有一座山丘的轮廓在晃动。
  “那是什么东西?!”
  所有人都看到了枪林和山丘,发出阵阵喧哗。突然,一块马车大小的巨石呼啸而来,砸在军阵的后方翻滚不停,掀起冲天的沙砾烟尘。
  “这石头怎么飞过来的?!”
  话音刚落,第二块巨石朝着大军的侧后方袭来,正好命中一个方阵,半个中队的人刹时没了踪影。
try{mad1('gad2');} catch(ex){}  伴随着这块落石,成千上万个声音发出了拜耶兰军队再熟悉不过的吼声。
  “乌拉!”
  数个方阵的兽人和半兽人突然出现在条顿集群的右后方,展开猛攻。飞蝗般的箭矢直扑军队的背后。在密集的射击声中,还有狼骑兵的呼啸和巨石落地的震颤。
  军队骚动起来。紧接着,东南方传来江河解冻一般的巨响,惊天动地的摧折,分裂,崩决,漂荡,奔腾,倒塌声从那个方向传来。
  守卫右翼的教团武装在刹那间瓦解。他们就像是撞了鬼一样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呼号,两万人受了惊吓,像放羊一样拔腿就跑。
  格里菲斯听着混乱的惨叫。这溃败来的太快了,也不像是队伍被打垮时的叫声,更像直面某种不可名状的怪物,心智和勇气一起破碎时的惨叫。
  “索尼娅,德迪乌斯,快走!”一直在紧张中的格里菲斯跳了起来,“中队集合,向南,里恩,快去把603中队的人召来,只带轻炮,跟上我们。”
  “可命令是向北进……啊!”索尼娅刚问一句,就被自己的骑士带着跑了起来。库拉拉也拉住德迪乌斯的缰绳。
  指挥部所在的高地一片混乱,一队骑兵从上面奔下来径直往西南方去了,焦急的传令兵向着四面八方狂奔。
  片刻之后,进攻中的三个军团突然从各方向一齐折回。在一片“我们中计了”的呼声后接着又起了“赶快逃命”的声音。坚韧不拔的大军突然有如江河解冻,一切都摧折,分裂,崩决,漂荡,奔腾,倒塌,相互冲撞,相互拥挤,忙乱慌张。
  刚刚还在磨磨蹭蹭的第九军团闪电般掉头,向着南方疾行而去,速度快的让人怀疑莫德雷斯就等着这一刻。他们左翼的第十二军团跑的更快,丢弃了辎重结成纵队,像一阵风一半往南奔去。
  格里菲斯带着骑兵向南突击。一路上遇到了大批的氏族联盟军队从东面袭来。他们穿过了迈耶公爵的防区,突然出现在条顿集群的侧后方,正要堵截通往南面的道路。暴风中队立刻向他们进攻,好几个维持着组织的骑兵部队也一起进攻,向敌军尚未闭合的包围撞了过去。
  骑兵如火山喷涌的熔岩倾泻而下,向着敌人的猛冲。枪刺撞开人群,一转眼打垮了这支军队。
  驱散这些敌人以后,格里菲斯发现从侧翼堵截过来的敌人各个疲惫不堪,全身上下灰头土脸,队形也乱七八糟。他们赶了很远的路来包抄我们,截断我们与条顿堡的道路,只要军团兵稳住侧翼,未尝不能……
  格里菲斯还在观察,空中传来一阵凄厉的呼啸,又有一块巨石临空飞过。它的速度极快,发出撕裂空气的音爆声,坠地瞬间发出地动山摇的颤抖。
  在一阵阵慌乱凄惨的哀嚎中,格里菲斯隐约听到了一个词,听到无数兽人和半兽人饱含崇拜的吼叫。
  “戈隆!”
  “戈隆!”
  格里菲斯顺着声音的方向抬起头,全身顿时一凉。
  在汹涌的人海中,山丘般巨大的影子出现在东面森林的树梢上。混乱邪恶的棕色巨眼注视着慌张的人类,没有一点感情和波动。它的体型硕大无朋,坚固如同堡垒,腹滚肚圆,蕴涵怪力的双臂和冰雪淬洗般的利爪挥动之间,密林如败缕灰飞烟灭。
  它从林中现身,目光扫过惊慌失措的军队,巨爪向着他们随意一挥。在噼噼啪啪的连绵爆裂声中,一队士兵成了血雨,铁甲和战马在山崩般的攻击前都与薄纸无异。

  这是世间最强大的传奇生物,幼崽便拥有超凡之力,成年的个体甚至拥有近乎半神的伟力。
  “比蒙!”
  暴风中队的士兵们全部动摇起来,和身边的步兵一起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所有人都在目睹巨兽骇人的身躯瞬间知晓了自己正在面对的是怎样恐怖的存在。
  比蒙向他们逼近,挥动巨爪发出音爆的轰鸣。无形的冲击波将附近的人群扫作血雨,将远处的人如草芥吹倒。
  混乱、邪恶的意念在集体无意识的海洋下伸出触手,仅仅是显露的冰山一角就让人如临绝望的深渊。无数疯狂的念头在旷野中共鸣,形成不可名状的原始意象或遥远回声,甚至连纯净的天空都为之波动,仿佛某种透明的障壁在破碎一般。
  军人的信念和勇气仿佛被抽空了地基,径直往最原始的意识塌落。上万人的理性正在丧失,在这一瞬间体验到了同一种空虚的情绪——
try{mad1('gad2');} catch(ex){}  “这怎么是人类可能战胜的东西啊……我到底在这个地方干什么?”
  军阵乱作一团,但凡初次目睹这恐怖巨兽的人都无法承受这疯狂而残酷的折磨。军官丢下士兵,士兵抛弃职责。初次目睹这头巨兽的凡人丢了武器躲进泥坑和土堆间,或是像海草一样摇晃双手四散而逃。
  索尼娅和德迪乌斯在尖叫,库拉拉抓住他们不让乱跑。格里菲斯听到自己的牙齿在咯咯作响,阵阵恐惧的作呕在喉咙间涌动。他想干呕,想要逃跑。
  但是,一种更强烈的情感强压心中的恐惧,将他的心智调动起来。
  克丽丝塔,克丽丝塔在哪里?这东西又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了。这悲剧的开始……
  我必须发起进攻,只要干掉这东西,一切,一切就会好起来的!这只是一头比蒙而已,我和很久以前的我,可不一样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准骑士手捂着脸狂笑起来,“诸君莫慌。”
  “格里菲斯……”索尼娅看着从未见过的怪物,怕的全身颤抖。突然,她的骑士比眼前的景象更疯狂的大笑起来。
  整个中队的人看着狂笑的队长,各个面无人色,甚至忘了远处的巨兽。
  “格里菲斯,你笑什么!”库拉拉用马刀的刀背拍了他一样,心想要是这人疯了那就全完了。
  “我笑那比蒙徒有其表,兽人势难入缟,”格里菲斯抬手一指,“他们远远来偷袭我们,却已经队形混乱,只要我们集中一击,就能将他们……”
  话音未落,来自远古的巨兽摧枯拉朽般离开森林,极度狰狞的长肢和巨爪随手抓起一块巨石。它没有立刻掷出,而是玩耍一般双手捏碎,在右手中捏紧。
  在无数人惊骇的目光中,大如山丘的怪物像投球一般右手举起向后,左脚向前抬起,身体微微后仰。
  它要射击了!这也行?!
  “全体下马,隐蔽!”格里菲斯惊的几乎坠马,转身扑向索尼娅,将她压在身下。
  话音刚落,铺天盖地的碎石如大炮的霰弹一般横扫过来。
  密集的石雨呼啸而至,远看像是一片沙尘,落在拜耶兰军队的头上就是一个个头盔大小的石块。被这雨点般的落石扫过,旷野上绽开了密密麻麻的血色红花,凄厉的惨叫哀鸣直冲天际。
  碎石雨呈扇面扫过,好几个中队转眼间被重创,碎石裹着断肢在地上弹跳。
  这惨绝人寰的一幕胜过了五十门大炮的齐射,辅助军团和教团武装乱成一团,纷纷夺路而逃。大路、小路、桥梁、平原、山岗、山谷、树林都被溃军塞满了。呼号和丢弃的背囊、武器充斥旷野。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本来还保持着纵队有序行动的正规军团也乱成一团。
  形势急转直下,无所谓同胞,无所谓将军和命令,只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怖和必须逃离这里的执念。
  撤退中最可怕的溃败发生了。
  全军在敌人的前后夹击和比蒙的攻击下大部分乱成一团,互相争夺去路,骑兵和步兵各自逃生,如惊涛骇浪往南溃退。
  好几个方阵有如水中的岩石,屹立在溃军的乱流中,和各方面被击溃的大军已完全失去联系。他们有的守着高地,有的守在原野里,准备作最后的一搏。
  在比蒙的惊天一击之后,兽人的军队也席卷而来。他们依仗巨兽的威压,所到之处几乎无人可挡,眼看着就要堵住南撤的道路。
  暴风中队也乱成一团,大家听不见格里菲斯的命令,和败兵混在一起。如果不是撤退的道路上挤满了人,大家早就逃的没了踪影。
  “库拉拉,里恩!带着德迪乌斯和索尼娅撤退,”格里菲斯在人群里寻到几个还算镇定的人,将索尼娅交给他们,“集合还有胆量的骑兵,向西南撤退,不要往条顿堡走。”
  “你要去做什么?”大家一起惊呼道。
  恩,我要去做什么呢……
  格里菲斯轻叩头盔,将手中的骑枪握紧。千百种念头转动,仿佛回到了许久以前的那一幕。
  他在心中低声说道:
  “赴死者向逝者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