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8章 条顿-鲁姆会战

    一个步兵中队向后退却,压迫他们、追击他们的兽人立刻猛扑过来。中队在他们面前如渗入沙中的水流,向着两侧战线的缝隙退去。他们经过弩炮,炮手们也一起转身。

    “他们退了!”一个兽人高喊。他的同伴们立刻齐声呼应。

    “杀光人类狗!”

    兽人的勇士和他们的士兵们在一起,执行他们习以为常的战术——全军压上,以狂战士为先导进行中央突破,然后只要追杀溃败的敌人就行。一旦敌人的战线被撕裂,士气如虹的勇士们就向两翼扩张突破口,把敌人打的全线崩溃。

    兽人的士兵们蜂拥而上,突然一堵明亮的人墙挡住了去路。殿后的拜耶兰各中队用剑和短枪发动反击,打倒了好些追兵。等到狂战士扑上来以后,这个中队又如水一般散开,退向更后面的中队缝隙间。

    一层层的拜耶兰士兵单薄而脆弱,稍作接触就退向后方。但是他们不散不乱,彼此交替掩护,轮流在战线后方再次重组,形成新的横队。

    莫德雷斯将军在战阵中注视着自己的军队,转身对副官说道:“你看,红酒固然能渗透白纸,但是经过三十、四十层之后,还能渗入吗?”

    纪律严明的拜耶兰重步兵们一丝不苟地执行了统帅的命令。

    他们在两翼坚守阵地,狂战士打烂了中央的战线,但是短时间还突破不了全部防线。而中央的第九军团步兵维持着阵型开始缓缓后退,似乎只要再加一把力就能推倒。

    氏族联盟始终未能击穿拜耶兰军队的防线,只是将中央战线向后推。在两翼的战线维持不动的情况下,平直的阵线逐渐被拉成一条两翼突出中间凹陷的弧线。

    拜耶兰的后备兵力一个大队接着一个大队地被派上前线,填补薄弱的地方。兽人的勇士们发现自己一直在前进,敌人一直在后退,但是这支拜耶兰军队没有一点崩溃的迹象。他们只能派出更多的狂战士,来替换那些在先前的战斗中战死、发狂或累垮的。

    渐渐的,前前后后的狂战士们由于焦躁和长时间的战斗开始失控,对敌人和自己人不加区分地疯狂杀戮。不断推进的战线也变得凝滞。

    晴空一片寂静,风也静了下来,仿佛不敢破坏雨后的美景;水珠仍然偶尔洒落,却已是直直落下。太阳高悬在天空之上,随后又消失在一片窄而长的乌云里。战斗的厮杀和呐喊都平息下来。

    过了几分钟,太阳撕破乌云的边缘又出现在天空。一切都明光闪亮。好像响应这亮光似的,战场上纠缠在一起的数万士兵听到了在地上翻滚的雷鸣。

    在一尘不染的明净空气中,阳光明亮的映照下,一堵银色的墙出现在了氏族联盟的侧后方。许许多多芝麻粒大小的影子正在四散奔逃。

    推进中的兽人们纷纷停了下来。

    他们看到平日里桀骜又凶残的座狼骑兵们正失魂落魄的奔过草地,像打断了腿的野狗一样夹着尾巴哀鸣着逃向后方。

    然后,那堵墙动了。

    “停步,看齐!”前面传来将领的命令。

    “右转弯,缓步走!”接着又传来口令。

    穿着胸甲和蓝色、红色制服的骑兵骑在乌黑色、棕红色、青灰色的战马上,跟随迎风飘扬的旗帜向前移动,听从军官的口令停步转弯,或保持间隔排成队列。时而可以听见节奏均匀的马蹄声和马刺的碰击声。

    “枪骑兵,前排出列!”

    24个中队的3000名骑兵集中起来,骠骑兵和龙骑兵让开,320名枪骑兵前锋举起如林的骑枪排列成半里宽的正面。

    长矛上的小旗随风而动。

    银胸甲的精锐枪骑兵在前,骠骑兵和龙骑兵的队列马刀上肩紧随其后;宪兵和骑炮兵也加入过来,来到旷野和战场的西面,在第一线的枪骑兵后停下来,面对着宽阔战场上密集的步兵横队和方阵。

    除了禁卫军骑兵之外的所有中队全部加入冲锋。

    骑兵群沿着缓坡和平地前进,越过刚刚被冲垮肃清的狼骑兵的尸体。马匹开始出汗,骑兵满脸通红。

    格里菲斯在第一排的战列中,和这支军队中每个人一样,熟悉而忘我的热情、一往无前的自豪喷薄而出。

    他确信,强大的超凡者在这堵骑墙面前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粒砂,随着马蹄颤栗,在骑枪下心悸。

    骑兵将领和他的首席百夫长举着金环上的鹰帜,高呼战斗的口号,掠过骑墙的正面。

    在鹰帜还没有驰近的时候,每个中队都沉默不言,毫不动弹,俨像没有生命的物体一般;鹰帜一来到他们近旁的时候,中队就活跃起来,喧哗起来,和鹰帜下官兵的高喊声汇合起来。

    那呼声经久不息,令人欢欣鼓舞。欢呼声越来越高,越来越强烈,终于汇成一片震撼山岳的呐喊声。

    将军举起长剑,在万众瞩目中向着前方弯曲的战阵一指。

    浪潮似的冲击即将降临。

    兽人们停了战斗,听见那三千匹马的声音越来越大,听见马蹄奔走时发出的交替而整齐的踏地声、铁甲的磨擦声、刀剑的撞击声和一片粗野强烈的喘息。骇人的寂静过后,忽然一长列银亮的骑枪和钢刀在那墙上出现,摇晃的铁盔和旗帜下,全部骑兵越过战场。

    三千人有如天崩地裂般齐声喊道:

    “拜耶兰——

    “万岁!”

    ……

    氏族联盟的统领们目瞪口呆地看着滚滚而来的银色铁壁。前往祖灵怀抱的时刻正在以分秒倒数。

    他们急忙推搡勇士和士兵,让他们向着右翼展开。

    “长矛在前,弓箭在后。

    “齐射三轮!”

    所有氏族联盟战士的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眼看着盛大的骑兵阵举着骑枪和马刀,在旌旗和军号中迎风前进。一队队半兽人开始稀稀落落的逃跑。

    骑兵的密集纵队行动一致,有如一人蜿蜒伸缩,声势猛烈而秩序井然,像无坚不摧的剑锋,深入尸骸枕藉的平地,消失在烟尘中,继而又越过烟尘,出现在旷野的彼端,始终密集,相互靠拢,前后紧接,穿过乌云一般向他们扑来的箭矢。他们严整,勇猛,沉着,发出震耳欲聋的隆隆蹄声。

    在如林的骑枪中,有一名银胸甲的骑士高举血色的长枪,背后翼翅飞扬,迅捷犀利的英姿如超凡入圣一般,仅仅是直面他就在心中掀起阵阵漩涡般的惊恐。

    完了。直面冲锋的所有勇士和懦夫都在心里惊呼。

    冲锋的密集骑兵队列开始加速,发动排山倒海般的全力冲锋。

    我们完了啊——!兽人的统领们发出最后的呐喊喝咆哮,高呼战斗口号:

    “勇士们,祖灵在拥抱我们,为了……”

    “啊——!”

    骑墙声势惊人。战阵被骑墙正面冲撞,盾墙破碎,长矛折断,发出惊涛拍岸的轰鸣巨响。成百上千人在肆虐的骑兵和密集的骨裂声中倒飞出去。

    骑兵冲开人群,马蹄下发出噼噼啪啪的爆裂和折断声,比夏天的骤雨还要让人惊恐。兽人勇士惊骇万分,
厚重的阵线在骑墙前如洪水冲刷下的蚁穴,直接崩塌开来。

    格里菲斯挺起血棘,向着前方的敌人发起冲击。在冲进人群的瞬间,空气仿佛静止,连声音都凝固了。

    瞬息之后,密集的爆裂在耳边轰鸣。连绵不绝的声音就像是踏进了灌木丛。一个狂战士在人群里逆势而来,怒吼着迎头冲向格里菲斯。锋锐的骑枪捅进张开的大嘴,从后脖撕裂开来。扯断的大脑袋被挑飞起来,擦着格里菲斯的脸飞到后面。

    一个个魁梧的身影被撞飞出去,或是翻滚在马蹄下。厚的看不见尽头的人潮像波浪翻滚,密密麻麻的脑袋此起彼伏。

    这翻滚的潮水转眼间荡涤一空,成片的溃兵在前面狼狈逃窜,数不清的身体倦缩在地上,发出此起彼伏的哀嚎。暴风中队的突击就冲开了一个大队的防线。骑枪折断了一半,骑兵们拔出马刀,追着抱头鼠窜的敌人乱砍。

    格里菲斯回头一看,发现整个少了四分之一。不见的人中途落马陷入了混战,或者在翻滚的溃兵潮水里迷了方向。

    “向我靠拢!”格里菲斯高举骑枪,紫红色的血棘立刻召来全队的目光,在他身边重组队形。

    一半人沉默不语,一半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谁落马了谁被干掉了,脸上或是激动,或是庆幸。

    “肃静!”格里菲斯没有搭理士兵们,“与我齐平!德赛,吹号。”

    在激战的战场上,艾露莎不会返身寻找落马的战友,格里菲斯也不会。他看到一大队士兵聚集在几个勇士和一头山怪附近,好些精悍的巨魔掷矛手也在其中。他们坚守阵地,面对反扑的第九军团巍然不动。

    这样坚定的敌人是破阵时优先打击的目标,比起追砍溃兵重要的多。

    到处都是溃兵,被一轮突击打垮的数千氏族联盟士一部分往后方逃跑,另一部分聚集到这个礁石般的阵地里。另一些骑兵中队也发现了这群坚守的敌人,纷纷调转方向发起冲击。

    一个高大的巨魔排众而出。他身背六支投枪,手里还抓着一支。流火在枪刃环绕,将枪尖点亮。他抬手一扬,亮光闪过,一个带队冲击的骑士就被一支投枪就从嘴里刺入,从后脑穿出,在巨大的力量冲击下脑袋都爆碎开来。几乎在无头的尸体坠落马下的同时,又有六声巨响,六名骑兵被杀。

    不是超凡者就是英雄!格里菲斯双腿一夹,向着这群敌人举起骑枪。

    “随我进攻!”

    军号吹响,中队随着格里菲斯的骑枪旋转。

    四面八方的骑兵和步兵向着这群残兵扑来。巨魔和兽人们纷纷仿效他们的头领,向着骑兵们投出长矛。但是骑兵冲击的速度太快,转眼就冲到面前。

    甲骑兵狠狠撞了上去,把他们撞得倒飞出去,碎裂的内脏都从嘴里吐了出来。

    一道汹涌的骑墙冲过。暴露在外面,最没有掩护的兽人和巨魔如同秋风里的落叶一样被撞得东倒西歪,几乎一经接触便全部被消灭了。后面的巨魔战士和已经失去马速的骑兵混战在一起,到处都是拼死的咒骂和呼喊声。

    掷出投矛的巨魔勇士已经没了趁手的武器,身边的同伴也已经被踏成了肉泥,带着寥寥几人围着一面军旗。他抓了两把战斧在手里,旋风般扑来。格里菲斯不等巨魔跳劈,一枪捅进了他的胸膛,将他钉在地上。

    ……

    将近下午两点时,氏族联盟的反击和防线都动摇了。全军受到拜耶兰远程火力的压迫,开始缓缓退却。

    一万多兽人、巨魔和半兽人的尸体被丢弃在战场上,更多的四散奔逃。骑兵追着他们一直砍到后面的阵地,直到遇上拒马和壕沟才退了回来。但是战斗还没结束,乌隆督军还带着半数的军队守在通往鲁姆要塞的道路上。

    拜耶兰军队开始集结,稳步前进,准备用火炮和投石机槌烂敌人最后的防线。

    分布在整片战场上的士兵拖着木柴、干树枝,搭起临时用的棚子,欢快地说说笑笑。一些士兵都坐在篝火旁边,烧干衬衣,包脚布,或者聚集在饭锅和伙夫周围修补皮靴,露出渴望的神情望着热气腾腾的大锅,时不时问一句面包和汤还有多久能热好。

    暴风中队还得到了一些甜酒和蜂蜜。士兵们排着队来到里恩中尉身边。中尉把着小桶,向依次地搁在手边的军用水壶盖子中斟酒和蜂蜜。大伙满脸虔诚的把军用水壶放到嘴边,一口喝掉,然后用袖子揩揩嘴,带着快活的神情站到一边,看看能不能有第二轮。大家的脸上非常平静,就好像在平静的午后喝下午茶一样。

    格里菲斯摘下头盔,抹了抹满头的汗水。统御这东西是很好用,但是实在太憋闷了,照这样下去,UU看书 www.uukanshu.com变成伯爵那样指日可待。

    他一边挠着头,一边观察战场。

    大军已经占领了激战的战场,骑兵们也重新集结。在遥远的东南面,有一支军队的影子远远可见,停在视野的远方不动。

    那是谁的部队?格里菲斯想了想,觉得哪一支部队都不像,便转身对大家说道:

    “我看见那边有堆黑影,像是军队。艾斯,你看那边是什么东西?”

    年轻的甲骑兵疑惑地用望远镜望了望答道:“想必是迈耶公爵的军队,那个方向的道路靠近他的要塞。”

    大家纷纷站起来研究那堆“黑影”,有几个说:“是些中途休息的队伍。”

    大部分人说:“那是些树。”

    格里菲斯想去看看克丽丝塔是否安全,但是东南面的影子也让他放心不下。

    “艾斯,德赛,你们两个去那里侦察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