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7章 条顿-鲁姆会战 其4

    战线如长蛇,蜿蜒动荡,鲜血如激流,狂泻喷涌。两军的前锋汹涌如波涛,军队或进或退,交错如地角海湾的礁石在波浪间浮动不停。稀疏的地方迁移不定,浓密的烟尘进退无常,血肉横飞的人群像潮水一样推上前去,继又撵回来。

    兽人中军的兵力非常密集。但是,遭到炮击以后,炮弹和石弹打在坚硬的地面上弹进人群,噼噼啪啪的滚出一地的断肢。

    “他们缺乏能够进行远程火力投射的兵种,但是人数倒是不少,”康茂德王子指点着敌人的行动说道,“他们需要尽快逼近,然后用那些狂化的战士撕开我们的防线。这一行动是我们战前就可以预料的,我们可以针对性地做出布置。”

    拜耶兰军团排成宽阔厚实的阵型,训练有素的拜耶兰步兵们举起盾牌,肩并肩结成紧密的盾阵。最前方的部队排成三排横队,留出背后的通道方便支援和撤退。

    在步兵的队列间隙还布置了大量的弩炮,向冲锋的氏族联盟士兵射击。

    两米长的长矛被弹射出来,呼啸着划过战场刺穿了氏族联盟士兵的胸膛,将他们和身后的士兵们一起钉在地上。

    “嘭!嘭!嘭!”伴随着一声声沉闷的响声,氏族联盟的战线上顿时绽开了几十处血花,但是其他人还是在狂呼着直扑过来。

    “投枪!齐射三连!”首席百夫长怒喊道。

    犀利的哨音响起,士兵们拔起早已插在地上的标枪,对着蜂拥而至的氏族联盟士兵奋力投出。投枪撕裂空气,发出异常尖锐恐怖的密集咆哮,撕开了氏族联盟士兵的血肉。

    氏族联盟大军中一片惨叫,普通的士兵瞬间就被投枪夺去了性命,或是被钉在地上发出垂死的呼号。好些兽人勇士和非凡者也混杂在冲锋的步兵中,但是被投枪命中的他们也一样闷哼后退,全身的力气都在钢铁刺入身体的瞬间流失了。

    哪怕非凡者比普通士兵强大得多,在雨点般的投枪下也会被击伤。就连魁梧的山怪也被锋利的投枪所伤,扎得像个刺猬一样翻滚在地。

    训练有素的拜耶兰重步兵三轮标枪像狂风一般横扫了敌人的正面。庞大的氏族联盟突击部队就像是撞上了城墙为之一顿。他们密集的队形都在射击下变得稀疏。

    伴随着一个巨魔长枪兵的战吼,数千个兽人、巨魔和半兽人战士终于冲到了面前,用他们的战斧、长枪猛击面前步兵的盾牌。

    急促的哨声传来,持盾防御的步兵们立刻举起刀剑向前一击。压到盾牌上的巨魔一身的力气都砸在坚实的盾牌上,攻了一会没有什么进展气势上已经弱了一头,突然之间就遭到一顿暴风骤雨般的打击,当场被打倒了一排。

    吃了大亏的兽人军队对着盾牌又是一通猛砸,被训练有素的拜耶兰重步兵牢牢防住。陡然间又是一声哨响,步兵们长枪短剑又从盾牌间隙刺出。

    触不及防的巨魔当即又砍翻了一排,余下的惊愕地看着同族的尸体,再看看眼前巍然不动的铁甲盾墙,纷纷动摇了起来。

    ……

    “可以了!”鲁姆方面军的统帅乌隆督军点点头,“派狂战士出击。”

    氏族联盟的后方响起了震天的鼓声。

    数百名赤裸上身的兽人混杂在步兵的行列里。一接到命令,这些隐藏的战士纷纷拧开腰间的酒壶,咕咚咕咚地将红色的液体灌进嘴里,然后整个人都像熊一样咆哮膨胀起来。

    骑在马上的拜耶兰军官甚至能在远处看到这些战士在人群里开始转变。他们的皮肤变得如同沸腾的铁水一样赤红,全身的肌肉暴涨,呼啸着推开挡路的同伴,大步扑了上来。

    “乌拉!”

    这些战士呼啦一声冲了出去,像战象一样撞开前面的同袍,然后挥舞战锤、巨斧、链枷和狼牙棒扑向盾墙。

    “盾墙!顶住!”

    拜耶兰士兵竖起大盾,后面的士兵顶住前面的士兵,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狂暴冲击。然后瞬间发现自己竟然飞到了天上。

    “啊啊啊!”遭到冲击的步兵们发出一片鬼哭狼嚎,沉重的武器在狂战士手中横飞,像碾碎纸盒一样撕开士兵的盾牌和胸甲,砸开他们的头盔和脑袋。

    狂战士们狠狠地撞上了拜耶兰军队的盾墙,就像是山洪撞击岩石一般。好些拜耶兰士兵都被撞得飞了起来,剩下的人仍然牢牢守住自己的位置。

    成百上千的氏族联盟步兵一拥而上,和狂战士一起猛砍猛敲眼前的盾墙,然后将失去保护的拜耶兰士兵一一杀死。杀得性起的狂战士甚至不分青红皂白地屠杀跟随在身边的步兵。

    前沿阵地上红红白白的液体到处飞溅,后面的援军继续蜂拥而上,防线几乎在一瞬间就大乱起来。坚定的重步兵们也被狂战士的声势惊吓得动摇起来。

    “齐射!”眼看着前排的中队被狂战士冲破,第二战列的军官和军士下达命令,数百支投枪呼啸而出,在氏族联盟锋线上掀起一片死亡的血雨。

    “呼啦啦啦啦!”狂战士们根本无惧向他们投来的钢铁和死亡,狂呼着扑向近在咫尺的拜耶兰步兵。

    ……

    “多么,多么疯狂的怪物啊!”康茂德王子震惊的看着悍不畏死的兽人冲击自己的军队,坚定的重步兵战列在极短的时间里破裂弯折,一时间竟然忘记了下达命令。

    “殿下,差不多了。”马克西姆斯提醒道。但是王子还在震惊中没有缓过来。

    老将军转过身去,对军官们说道:“远程火力打击敌军两翼。守住我们的防线。发信号,中路步兵缓慢后撤。

    “骑兵群,突击。”

    ……

    “天杀的兽人!”芬里尔军士长眼看着前方的军团战线开始破裂,焦急的大喊道,“准尉他们的观测还没消息吗?”

    “还没有看到旗语。”

    “
把回音水晶给我!”军士长一把抓过水晶大喊道,“你们人呢?我的观测呢?射击指示呢?”

    “再坚持一下,很快,很快就到!”塞纳蒙的语气也焦急万分。回音中传来呼呼的风声,他还在拼命奔驰中。

    “来不及了!再等下去我们的军团就完了!”芬里尔喊叫起来,“我来移动大蛇,在附近的土丘上继续炮击支援前线!该死的,射距和落点都不知道……”

    ……

    “噢,这,这!我军果然败了吗!?”测试准尉萨斯特在高地上看着兽人冲击拜耶兰军团,一点点撕开战列,全身都抖了起来,“兽人老爷恐怖如斯!”

    哎,这个失败主义者!塞纳蒙在心里骂了一句。

    他们刚刚骑马跑上山坡,还没有来得及观测,中军的局势就已经动荡起来。

    情况已经非常危险了,地上还散落着刚刚战死的散兵和游骑兵的尸体。赛纳蒙刚到这里就开始心里打鼓,但是一想到后面的大蛇炮还等着自己的指示,他只能全力振作起来。

    双方的步兵正在激烈交锋,拜耶兰的步兵排成紧密的阵型。数以百计的兽人狂战士赤裸着上身,手持半人高的战斧,发出凶猛的吼叫直扑过来。

    他们的冲击力极其惊人,就像是拍打岸边礁石的狂浪一般,遭到撞击的礁石竟然都破碎飞溅。

    一个个人影被撞上半空,兽人狂战士挥舞巨斧在盾墙和枪林中旋转,军团的阵线开始崩塌瓦解,许多地方都开始断裂。

    塞纳蒙是头一次观看这样可怕的战斗,兽人勇士的强大简直超乎想象。哪怕是在几百米之外,那股无法阻挡的勇猛也让人两股战战。

    他不禁从心底里怀疑,这样可怕的敌人,可不是人类能够对抗的啊!就算给大蛇指引了射角和落点,也改变不了什么啊。

    塞纳蒙抱着最后的希望和责任感喊道:“军士长,再坚持,再等待一下!”

    “笨蛋,我都移动炮位……”

    回音信号中断。

    “喂,芬里尔,等等,军士长,回答。”

    回音水晶被一片沙沙的回响笼罩,什么都听不见了。

    “干扰?还是距离太远了?”萨斯特惊疑的喊道,“等等,你看地面,有东西在接近。”

    压抑的空气中似乎隐藏着别的什么。地面上的石子沙砾急促弹跳。雷云正在逼近。

    呼啸声从背后传来。骑在马背上的赛纳蒙一时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猎猎的风声和尖利的呼啸,汇聚成骤雨般的轰鸣。

    大地在颤抖,银色的风暴沿着山脊压来。

    “那是什么?”

    “是甲骑兵!”

    十几个中队的骑兵排成密集队形,UU看书 www.uukanshu.com从塞纳蒙的身边轰鸣而过。他们肩扛骑枪或马刀,坚定的目光目视前方,笔挺地骑乘战马,以不急不徐的小跑越过步兵战线旁的斜坡,向兽人大军的侧后方冲去。

    一队甲骑兵从赛纳蒙的面前不到10米处掠过。为首的骑士身穿银色的胸甲,手持紫红色的骑枪,马鞍上插着一对彩色的羽翼。

    翼饰在风中发出飒飒呼啸,如同海水般的呼啸。惊人的声势庄严而美丽,仿佛传说中的执掌天罚的意志具象。

    为首的骑士向震惊的塞纳蒙和萨斯特扫来一眼,暗金色的面甲下犀利的目光如猩红之月,让人无法直视的震颤和恐惧直入骨髓。

    “携带羽帜的!”赛纳蒙在心中低呼。萨斯特已经惊得从马上跌了下来。

    与此同时,一个威严的声音在两位准尉心灵深处回响。

    “现在开始,按照计划由甲骑兵进行急袭。

    “格里菲斯,三级突击中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