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1章 格里菲斯的暴风突击队

    一双双大脚踩在雨水和泥泞中,发出慌乱的啪啪声响。几个慌张的逃兵手脚并用的穿过壕沟,翻过阻挡投石机石弹的矮墙,往后面跳过去。

    他们刚一落地,七八支羽箭就射了过来,把一半的逃兵钉在土墙上。

    “哇——!住手,住手,我是鲁布老爹队里的欧克!”

    一个半兽人挥舞着手臂大喊,他的胳膊上中了一箭,小队里的同伴已经被射穿了喉咙。

    “过来!”黑暗中传来一个兽人军士雄浑的声音,“快说,蠢货,什么情况?敌人在哪?”

    喊杀声此起彼伏,整条战线都在动摇。哗哗的雨水中传来一阵阵爆炸和火光,可是天空并没有投石机抛掷的燃烧弹飞过。为了拦截人类的信使和援军,大伙们在外层围墙下面挖了数条壕沟,派了好些士兵、座狼和狗。

    但是他们一点用都没有。厮杀和惨叫声遍布外墙和内侧的营地,像山顶泻下的雪水渗透沙子一样无法阻挡。。

    “没,没看清!”逃过来的半兽人结结巴巴地说道,“鲁布老爹突然就被拧断了脖子。人类到处都是,起码有三千、四千!”

    “闭嘴!我只问你人类在哪里!”兽人军士喝骂道。

    “不,不知道!”

    欧克刚说完话就飞了出去,在泥水里滚了几圈。踢翻他的兽人军士瞪了一眼身边的士兵,“盯紧前面,如果有人类翻过矮墙,就把他们射成筛子。”

    “不,不撤退吗?”几个士兵不确定的答道。

    “不撤!守住这里!”兽人队长抓着斧头挥舞了两下。

    外层围墙一转眼就丢了,不知道人类的军队渗透到了什么地方。若是这时候逃跑,其他中队的侧翼就会暴露出来,整个营地都会被打穿。

    所以要守住这里!兽人在心里吼道。他想要再喊两句鼓舞士气,又担心喊声引来敌人。

    大家就这么蹲在黑暗中,紧盯着前方,只等队长一声令下就放箭。

    汗水混合着雨水湿透了衣服,奇怪的爆炸声停歇了一会,更远处传来海啸一般的喊叫和打斗声。这乱糟糟的声音渐渐逼近,混杂着许多半兽人凄厉的尖叫。

    营地开始崩溃了。

    突然,一个小小的圆罐子从土墙后面丢了过来,在脚边滚了一圈。罐子上的火绳嘶嘶的燃烧着。

    “这啥!”精神高度紧张的欧克第一个嚷嚷起来。

    话音刚落,铁罐子发出一声巨响。黑暗中白茫茫一片,兽人队长和所有的士兵突然什么都看不清,耳朵里只有恼人的嗡嗡回音。

    “杀光人类狗!”兽人咆哮着挥舞斧头,他看不见,听不清,但是用脚趾也知道敌人已经冲到了身边。突然,他的喉咙被紧紧扼住,胸膛上一阵剧痛,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突击,向着内墙突击!”

    格里菲斯发出指令,随手将刚刚捅死的兽人扔在地上。他的身边站了一大群捂着眼睛的半兽人,正在从眩晕和致盲中缓缓清醒,迷茫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身边的人类。

    “哇!”

    一半的敌人目睹了黑暗中血气蒸腾的准骑士拔腿就跑,剩下的抓起武器朝他跳了过来。四五把短枪前前后后地朝他捅来,先是撞破了冰盾,然后被胸甲阻挡。

    格里菲斯握紧含光斩去。圣剑在雨夜发出嗡嗡低鸣,像神祗掷下的雷电,撕裂了成片的血肉。被这一击斩落的碎石像伐倒的木头一般纷纷落地。

    更密集的爆炸声接连响起,暴风中队的士兵们在黑暗中跟了上来。他们一部分人带着火把,另一些人取出手雷,点燃以后朝着前方扔出去。

    里恩带着几个人冲了上来,他们先是用手雷炸懵敌人,然后直接用开了边的铁铲劈开脑袋。

    欧克在错综复杂的壕沟和土墙后面狂奔。和他一起跑的有半个中队,大家跑着跑着就不见了踪影。噼噼啪啪的开颅声响个不停,时不时还有一块粘着头皮的骨头从远处弹跳过来。

    黑暗中仿佛有一头怪物,咬住落在后面的半兽人,专吃脑髓。

    “站住!”前面的工事后面已经聚集了一队士兵,某个兽人军官高喊道,“报出名字!”

    “我是鲁布老爹队里的欧克!”半兽人捂着胳膊上的伤口喊道,“人类来了,夸度老哥的队伍刚刚垮了!”

    “你,过来,”兽人军官威严地喝道,“敌人有多少?在哪里?用什么武器?”

    “他们用铁罐子,扔在地上,一片光,我们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欧克惊恐地说道。这糟糕的答案多半要给他再招来一脚。

    但是指挥这里的军官是个干练智慧的勇士。他点点头,对身边严正以待的勇士们说道:“几个逃兵说的一样。这是某种能够释放光亮术的神秘物品,可以在军阵中使用,拥有眩晕和致盲的效果。

    “发现这东西丢过来以后,大家低头转身,只要眼睛能看见,我们就能打退人类。天快亮了,我们守住阵地等大队过来支援。”

    “好!”兽人们低吼应道,纷纷抓紧武器隐藏起来,只等黑夜中的袭击者现身。

    黑暗中传来了沙沙的奔跑声。十几分钟前出现的爆炸和闪光已经侵入了营地的内部,甚至在四周蔓延。

    “人类来的好快,是哪个军团的精兵?”兽人军官默念道。

    他紧张地盯着黑暗,时不时环顾四周,提防人类突袭自己的侧翼。他的精神高度集中,念头通达,自信这世间没有能逃过自己锐利鹰眼的鬼魅。

    天还没亮,只要能挡住一轮突袭,人类也会陷入混乱。他们突进我们的壁垒这么远,想要收拢兵力可没那么容易。

    大雨已经停了,黑暗的天幕好像突然安静了下来。高度紧张的兽人军官一时忘了这里是危险的战场,专注的思维发散起来。

    他没来由的觉得,祖灵在召唤自己。作为有头脑的勇士,他不怎么信那些看不见的玩意,也不信神殿里的石头雕像。但是祭司妹子们可真不错哎,若是……哎呦完了!

    一个金属罐子突然从对面的矮墙后面扔了过来,在脚边滚来滚去。

    “转头!”

    兽人军官大喊一声,转身避开即将到来的炫光。突然,他听到了飞一般的脚步声,一个人影赶在罐子炸开以前,
疾风一般突进到他的身边。

    “呯!”

    闪光在身边炸开,把格里菲斯震的直想吐。他背朝着自己的进攻手雷,挥剑刺穿了一个兽人军官的胸膛。

    这个勇士强壮魁梧,手握钢斧,反应也很灵敏,在发现手雷的同时已经扭头避开致盲。

    真是个厉害的家伙,竟然这么快就学会了躲避进攻手雷!格里菲斯赞叹一声,顺手抽出断罪,对着兽人军官的眼睛来了一枪。

    炙热的铅弹打爆了兽人的眼球,把一大片温热的血肉脑浆溅在格里菲斯脸上。他一脚踢开倒下的兽人,挥剑将身边一个闭着眼睛扑来的兽人刺倒。

    这个兽人全身筋肉和钢铁一样夹住利剑,沾满鲜血的剑柄又滑的不行,这一剑刺出之后他竟然拔不出来。格里菲斯急忙松手,抓出腰间的定装弹药捅进断罪的枪管。

    “乌拉!”附近的兽人发出咆哮,抓起手边的武器扑了上来。三个半兽人也举起弓弩向这边瞄准过来。

    “进攻!”紧随身后的暴风中队越过矮墙和壕沟,举起铁铲和斧头和这里的兽人混战在一起。

    来不及装弹的格里菲斯调转断罪,手握枪管像锤子一样将一个扑上来的半兽人砸翻在地,手腕一转,笔挺地站在那里继续装弹。

    “嘭嘭嘭!”

    一连串密集的弦响过后,冰盾爆裂开来,箭矢在近距离钉在胸甲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格里菲斯像是被锤子敲了一样一个趔趄。但是,他迅速稳住身形,注视着前方三个半兽人弓弩手,继续给自己的燧发枪装弹。

    里恩带着帕休他们和敌人在泥水里扭打,约书亚挥舞着钉锤砸烂一个个兽人的脑袋。刚刚射过一轮的半兽人紧盯着打开击锤的准骑士,手忙脚乱的给弩机上弦。

    我可是有护盾的。格里菲斯嘴角微微扬起,看着和自己对射的三个弩手,举起火枪,压下,瞄准了中间的半兽人。

    “呯!”

    最左边的一个半兽人飞了半个脑袋,另两个手一松,弩箭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不等他们再次上弦,艾斯和德赛已经握着剑和小防盾冲过来杀死了他们。

    ……

    欧克继续逃跑。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跑了几次了。

    他从最外层的围墙一直逃到内部的营地和堑壕,然后又奔向朝着城镇的内墙。结结实实的营地像纸糊的一样,天还没亮就被捅了数不清的窟窿。

    一大群的士兵已经在内墙下面集合。他们本来是提防城镇里的军队突围的,这时候已经全部集中了起来,排成紧密的战列,手握投枪和大斧严阵以待。

    “逃兵,过来!”统领怒吼道。

    听到威猛的吼声,惊恐万状的欧克和逃兵们腿都软了。他们低着头,飞快地来到队伍两边,用木棍和石头武装自己。

    嘹亮的军号在天地间回响。晨曦的微光出现在焦黑的营地里。已经被突破的防线上出现了许许多多的人类士兵。

    他们甲胄齐全,手持投枪和大盾,洪水般涌出破碎的营地,在内墙下的兽人军队前方集结。

    “准备迎战!”统领,“投枪、弓弩准备!”

    只要这支步兵一靠近,他就会下令齐射。虽然聚集在他身边的军队支离破碎,但是只要凭借远程对射杀伤一些人类,再发动冲锋,事情依然大有可为。

    突然,他发现人类的战列中奔出了好些零零散散的士兵。他们满身污泥,没有盾牌和佩剑,每个人都拿着火把和黑漆漆的铁球,邋遢的和乞丐一样。

    “UU看书 www.uukanshu.com又是这玩意!”欧克惊叫一声,抱头就跑。

    “稳住!”兽人统领没有下令进攻。投枪和弩箭齐射要留给冲锋的步兵队列。

    那些邋遢的士兵一个个点着了铁球,然后全力往兽人的队列中丢了过来。

    一些弓箭手忍不住了,放箭射倒了一些扔铁球的人类。但是大部分士兵坚守着命令,没有齐射,也没有躲避滚到脚边的铁球。

    这些黑乎乎的东西就在他们脚边冒着烟,火绳嘶嘶作响。

    “轰!”

    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响成一片。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兽人队伍像夏收的麦田一样成片倒下,就连统领也被掀翻在地。

    “大队,前进!”

    兽人统领挣扎着爬起身。他听到人类的战斗命令,看见他们的战列步兵踏步向前,在二十米的位置上停步,亮出密密麻麻的投枪,对着自己这边就是一轮铺天盖地的齐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