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0章 暴风突击

    里恩和贝尔纳中尉从门外进来。骑兵出身的贝尔纳还是一如既往的制服打扮,但是他身边的里恩则完全变了样,贝尔蒂埃差点没有认出来。

    这位暴风骑兵中队的常务军官把身上的银色盔甲涂成了黑色,头盔上凸起的顶针和漂亮的羽饰被截断摘除,只剩下一个个圆滚滚的盔顶。他的胸前挂着一个灰布大口袋,里面鼓鼓囊囊的装着什么,佩剑换成了一把打磨的非常锋利的铁铲,腰带上还挂着两把短弩。

    在贝尔蒂埃看起来,身姿挺拔的测试中尉贝尔纳反倒更像是骑兵军官,里恩灰头土脸的,像个挖战壕的工程兵。

    “我知道了,你们打算掘壕攻击氏族联盟的防线,对不对?”贝尔蒂埃问道,“暴风中队也要参加作业?”

    里恩摇摇头,在胸前的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两个黑乎乎圆滚滚的铁球。

    “这是手雷,一种用火药引爆的新武器,点燃导火索以后一段时间,爆炸会击碎外壳,释放出冲击波、闪光、烟雾和破片,只要有火种可以点燃,理论上在雨天也可以使用,”贝尔纳说道,“这些武器还在测试中,投掷距离有限,而且容易炸到自己人。里恩用了以后,主动要求试装备一些。”

    “这东西有用吗?”贝尔蒂埃贝尔蒂埃盯着桌上的铁球,觉得这东西和炮弹看着有点像,“效果怎么样?”

    “运气好的话能炸开飞溅的碎片实现范围杀伤,火光和巨响也很吓人,”贝尔纳说道,“运气不好的话只能得到两瓣铁块,但是火光和声音也还是很吓人。”

    格里菲斯接过话题:“皮耶枫附近的氏族联盟军队有大概率不是野战精锐,如果他们筑垒阻击,那么我们就必须突击壕沟和土墙,在双层围墙之间和他们交战。

    “我们的军队人数不多,光天化日之下强攻围墙和壕沟会遭受很大损失。新的装备和战术会给我们带来一定优势。”

    测试中队使用的手雷和霍蒙沃茨实验室里拿到的东西不太一样。造型粗犷、没有揉入尘晶,共同点是没有经过严格的测试。

    格里菲斯对这种东西的实战效果和安全性都不放心,转向里恩说道:“这是深入敌人中的危险任务,我会担任先锋,突破以后你带着中队的其他人跟进,用防御手雷杀伤和阻击敌人的援军确保突破桥头堡,直到乌瑞纳斯大队的步兵伙计们抵达。”

    里恩点点头,脸上既没有附和也没有担忧的神色。

    援军在第二天天一亮就出发。为了节约时间,所有人都不在村里吃早饭,只是在出发离开村子时从已经等候的村民帮佣那里领取一大块涂了蜂蜜的面包和一把坚果,边走边吃。

    他们沿着大路行动,中午时分抵达一个城镇,在那里一半人搭上已经准备好的马车,另一半人跟随步行,前进一段距离以后进行替换。

    运送他们的马车抵达下一个城镇就会停下,把军队交给新一批官方和商队组成的车队。索尼娅和一部分留守的人在王子的协助下发来指令,雇佣和协调沿途居民提供配合;格里菲斯则带着人走在最前面,提前赶到下一个中转站,确保当地人按时准备。

    这支军队不用为别的事情烦心,每天都市乘车赶路或者徒步赶路,第五天黄昏时分就抵达了皮耶枫的外围。

    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没有遭到兽人军队的阻击,甚至连巡哨的侦察兵都没有发现。

    ……

    太阳即将落山,格里菲斯带着军官们悄悄摸到附近的小山上,眺望皮耶枫镇的情况。

    回音水晶的信号就已经中断。在成千上万人厮杀的战场上,灵能信号会掺杂大量扰动的杂质,妨碍魔法的生成。若是交战者拥有旺盛的血气,敏感的施法者只要一靠近就会听到说不清道不明的杂音,连集中精神都变得困难。

    黑色和白色的浓烟笼罩黄褐色的大地。砍伐的大树成了投石机和云梯,像是地狱伸出的触手伸出地面,在城镇外烧成焦炭般的痕迹。小镇已经筑起了土墙,在土墙外百米远的位置是两道间隔几十米的围墙,一道包围城镇,一道朝外。

    火球拖着长长的轨迹,在夕阳下掠过天空,在火光和大地轰鸣中坠落在城镇中,燃起十几米高的烈焰。脚下的沙砾随着每一次坠落跳动。

    光秃秃的土地上撒落着芝麻一样大大小小的黑点,有些还在蠕动,在地上脱出长长的黑线。

    为了躲避箭矢,进攻的士兵们在地上挖掘了直通皮耶枫城墙的交通壕,猫着腰穿梭其中。城镇里也时不时的飞出几个火球,砸向城外的空地。

    火球若是落进壕沟里,藏身其中的士兵会被滚出一条街的烤肉。因此,小镇外的壕沟和土垒修得弯弯曲曲,如同蛛网一般。

    一声军号响过,几队士兵扛着云梯跳出堑壕,出现在焦黑的土地上。他们将盾牌举过头顶,像多足的蜈蚣一般前进。虫子一样的队伍在逼近城墙底部时剧烈颤抖,散成一团,竖起云梯架上城墙。

    这个时候,城镇的围墙上就会出现另一条蠕动的虫子,向下面抖落碎屑一般的物体。接触到碎屑的攻城者没了动静,其他人则顺着梯子往上爬。他们爬不到一半,云梯又着起火来,带着攀登者倾倒下来。

    没有甲胄煌煌的骑士,也没有万夫不当的勇士,只要一团团渺小的黑影在浓烟和黄土间出没。

    这一幕有些滑稽的默剧就像是蚂蚁在顺着树枝逃避洪水,每当逃生在即,树枝却被洪水冲走了。无助的蚂蚁们毫不气馁,又带着别的树枝从别的方向爬上来。

    格里菲斯一阵心悸。这绝望的进攻曾经是他生活的一部分,是遥远东方反复出现的画面。时隔一年以后,再次目睹这灰暗而熟悉的景象,他的思绪随着按住剑柄的手一起抖动起来。

    他突然有一个想法——霍蒙沃茨舒适的学业也好,带领城防军和民兵的战斗也好,一个接着一个的事件和故事只是眼前这一幕灰暗的剧目的中场休息,他终究还是回到过去的现实中。

    这种难以言喻的熟悉和奇怪感觉仿佛发生过一样,让他的心脏剧烈跳动不已。

    他有些尴尬,有些惭愧,低下头缓了缓,又看看身边的同伴,很担心大家注意到自己刚才的失态。

    他发现近在咫尺的里恩脸色苍白,注视战场的双目中几乎没有了焦点。

    “
圣光在上,这就是地狱吗?”匍匐在一边观察的吉尔小声叹道。

    “不,年轻人,”一向沉默的里恩嘀咕了一句,“这是生活。”

    ……

    进攻安排在凌晨展开。

    氏族联盟的军队包围皮耶枫以后修建了大量的工事来进攻和保护自己,整片战场上密布着围墙、壕沟和栅栏,战斗将会在工事间爆发。氏族联盟的军队里有强壮的兽人,但是混杂了野兽之血的半兽人是大军的主要部分。他们没有兽人勇士那样强壮的体魄和坚定的意志,但是弯弓射箭的时候却是非常敏捷。对付他们只能用重甲,或者快速突破到脸上击溃他们。

    暴风中队的军官和军士全体放弃了工事间难以施展的长枪大戟,带上最新研制的手雷和适合狭小空间使用的斧头、小盾、短弩甚至铁铲,他们把银亮的盔甲涂黑,等待格里菲斯发出讯号以后发起突击。

    一旦这支突击队完成了突破,贝尔蒂埃指挥的各个步兵中队就会跟上,在氏族联盟的防线内侧展开,打垮那些剩余的敌人。

    ……

    夜深以后,战场上蛛网一般的的坑道和土垒都平静下来。只有双方投石机时不时进行的攻击和伤员偶尔发出的悲鸣打破寂静。

    紫黑色的夜空被闪电劈开,隆隆雷声不时炸响。大雨倾盆而下,泼溅在满是鲜血的壕沟和土垒上。骤雨清洗了伏地的尸体,狂风呼啸不停,闪电在地平线的彼端闪烁。

    接着,狗群开始吠叫,座狼发出嘶吼,远处传来叮叮当当的声响。倦缩在土垒边的半兽人士兵被吼叫声惊醒,浑身僵硬,汗毛倒竖。他们匆忙抓起短矛和斧头,带上灌了一半水的头盔,用湿滑的手握紧武器,瞪大了恐惧的眼睛。

    据说,在遍布尸体的战场上会出现食腐的怪物,黑色的轮廓,血红色的眼睛,看到它面目的士兵都活不到第二天日出。怪物残忍贪婪,若是惊扰了它的进食,便会让它将鲜肉也加入到菜单上。

    “嘘,嘘,别出声……”兽人老兵小声说道,“座狼在哪里?”

    他们的阵地在靠近外侧围墙的地方,位于一处墙壁上的制高点。但是,漆黑的夜色和大雨让他们看不清附近的情况,只能在座狼和狗的叫声中提心吊胆。

    “在那,队长,”一个豺狼人士兵小声说,“我听不到它的声音了?”

    其他士兵都瞪大了眼睛。黑暗中的犬吠变成了哀鸣,狂风劲吹,叮当声响正在靠近。有什么东西穿过壕沟,穿过黑夜,正在向这边过来。

    他们仿佛听到了沉重的呼吸声。

    “呼,呵——”

    近在咫尺的声响在黑暗中无比压抑而骇人。兽人士兵们紧张地东张西望,却没有发现人影。

    一道闪电从雷雨中降临,土墙上出现了高大、狰狞的身影。这东西被闪电照亮,随着光亮消散不见踪影,仿佛不可名状的噩梦一般。

    突然,士兵们看到一道笔直的闪电悬停在黑暗中,闪电如此异常,让人想不通它为什么停在那里不动。电光照亮了黑色的袍子、重甲和护手,UU看书 www.uukanshu.com漆黑的头盔下是血月般的视线。猩红的光芒在沿着闪电延伸。

    这分明是一把剑!

    兽人老兵想要示警,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呼,呵——”

    沉闷的声音仿佛在兽人士兵的心头回响,无形的大手扼住了咽喉。突然之间,那道黑影一闪而过,兽人老兵发现自己飞了起来,自己的身体却还是半跪在地。

    骤然遭袭的士兵们反抗起来。他们抓起短枪和斧头反击,但是手中的武器眨眼间断成两截。

    黑影中的怪物像割草一般碾压过来,胆敢阻挡他的士兵在一眨眼的功夫里身手异地。短枪刺在他的身体上,就像是撞上了坚硬的冰层。

    “弩箭!”一个士兵高喊道。身边的同伴反应更快,抓起弓弩就射。

    袭击者抓起一具尸体一挡,箭矢发出“噗噗”的声响,扎进皮肉。他随手一掷,尸体便飞了出来,将半兽人的弓弩手砸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