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7章 战术制御

    广场上的混乱惊动了夏宫。格里菲斯感知到好几股强大的气息正在涌动,晚会上的超凡者们即将出手。

    在这种情况下,格里菲斯要做的就是稳住外围的入口不让活尸冲进去威胁到索尼娅或者引起混乱,同时护住米兰提斯小姐的安全。

    他刚刚将公爵小姐放下,身后便传来密集声响,像是夏日惊雷,又像是落石从山顶摧崩而下。那头疑似死亡骑士的怪物身边赫然聚集了南方密林的毒虫云雾一般的大群活尸,开始向夏宫发动全力冲锋。

    它们以会爆炸的酸液尸怪为先锋冲击防线,巨大的缝合怪和密密麻麻的活尸紧随其后,从宽阔的广场一侧碾压过来,所到之处躲闪不及的军人和平民被尸潮吞噬瞬间消泯,哪怕是身披坚甲也会在接二连三的爆炸和泼洒的墨绿色酸液中溶解。

    这些会爆炸的尸怪比瑞文出现的同类更强,四肢伏地边跑边滚,腐蚀性的酸液爆炸范围更广,而且行动更快,和格里菲斯使用的自爆球相当类似。

    它们密密麻麻的一大群滚滚而来,就连强大的贵族近卫都望而却步,纷纷躲闪,阻挡在它们推进之路上的顿时只剩下夏宫正门入口处的五六十名徒步骑兵。

    暴风中队不能撤退,但是坚守入口的结果只能是所有人一瞬间被撞个干干净净。

    “诺娜,护保护米兰提斯小姐退到里面去!”格里菲斯没有时间犹豫了,果断的发布指令,“其他人,跟随我的命令。”

    他将血棘在马鞍上一横,取了统御戴上。

    暗金色的头盔像囚笼一般将他笼罩,某种奇怪的感知再次涌起。

    格里菲斯感觉自己置身于静谧的黑暗之中,紧张和慌乱悄悄退下,血腥的夜风、跳动的沙砾、纷纷扬扬的血沫,许许多多微小的动静均被他的意识掌握,勾勒出奇特的图景。

    这种感觉与竞技场上完全不同。他仿佛于世界融为一体,杀戮、威胁、敌意、位置和时间流逝的细节以无法描述的方式呈现,让人窒息的浩大信息像潮水一般涌进大脑。

    统御正在以闪电般的速度侦测战场,识别环境和危险信号并且呈现给他。

    据说游侠途径的超凡者能够掌控战场上一花一石一草一木的动静,在花瓣摇曳和微风轻抚中寻觅战机和危险。格里菲斯此时的感知便是被放大到了这般惊人的程度。

    赞美嘉拉迪雅,感谢艾维娜女士!

    来吧,不死生物,我们来舞上一曲。

    格里菲斯锋锐的目光穿过头盔的面甲,如猩红之月扫过翻涌而来的尸潮,冥冥之中他屏蔽了许多杂乱的信息,得到了呈现于脑海中的灵能波纹和地形交织的景象。

    不同的灵能波纹让他辨识出骇人的死亡骑士、巨大的缝合怪、迅捷的食尸鬼、腐烂的活尸……

    在层层叠叠的怪物之中,他寻获了酸液尸怪的生命信号,仿佛在一片草丛中找到隐藏的灌木,瞬间将其牢牢锁定。

    战术制御启动!

    经由统御的强化,格里菲斯的感知被放大打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得到了投影于意识的局部战场地图,并且快速锁定密集的大群敌人中最有威胁的单位。

    他以灵能激活羽帜,在心中默念,一股清晰的回音立刻穿过被哀嚎尖叫充斥的混乱战场,直接与附近的各小队队长、副队长和部分军士取得联系。

    “随我的命令,重新编组,投枪准备。”

    军士们听到了他的意志,一时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身为精锐部队的坚定纪律性让他们行动起来。

    他们以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方式接到命令,甲骑兵和龙骑兵的三个小队以小队长、副队长和军士为核心,结成五六人一群的十个战斗小组,向着尸潮涌来的方向举起投枪。

    酸液尸怪已经摧枯拉朽一般驱逐了附近的军队,朝着整个广场山唯一还保持着秩序的中队队列撞来。酸液尸怪已经蓄势待发,膨胀的强腐蚀酸液和腹胀的气囊随时都会爆裂,只等撞上人类就能炸开可以融化骨头和钢铁的酸液。

    “齐射!”

    密集的仿佛撕裂空气的呼啸声中,一片银光如坠地星辰席卷而去,刺穿了肿胀的尸怪,扎穿它们的胸腔和皮囊透体而出。

    嗡鸣的爆裂声此起彼伏。最前排的尸怪被这轮迎头痛击射的当场爆裂开来,翻滚的尸潮像是撞上了无形的墙壁瞬间一窒。

    这一轮齐射不足以消灭全部的酸液尸怪,更多的怪物立刻越过炸裂的同类,向着徒步骑兵们进一步逼近。

    在完成投射的瞬间,小队长和军士们接到了清晰的意志。这个意志甚至在他们脑海中形成了近乎图像的轨迹,命令他们打乱盾墙和密集队形,以小组为单位,根据时钟方向分别移动,移动中投枪准备。

    徒步骑兵们跟随小组队长执行了命令,没有立刻投射第二轮投枪,而是在几乎扑到面前的尸怪前方腾挪转移,像绽放的花瓣一般散了开来。

    酸液尸怪朝着中队的位置撞来,却发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大块无人的空地,四面八方又尽是散开的士兵和闪闪的枪林。

    新的命令接踵而至。

    “停步!”

    “向尸怪,齐射!”

    遵循格里菲斯的命令,散开的骑兵们已经握持投枪在手,转身对着扑来的尸怪又是一轮密集的投枪。扑过来的怪物们还来不及散开追击各自的猎物,一道银环已经朝着它们锁了下来。

    指挥它们的死亡骑士都愣住了。在嘶嘶的呼啸中,尸怪遭到了来自前后左右的投射,附近没有成群的士兵,一时间不知道该向何处突击,眼看着密集的投枪雨泼面而来。

    嘭嘭的爆裂声此起彼伏,墨绿酸液像开花一般炸成一团,溅落在地砖上,发出瘆人的嘶嘶作响。

    “嘶——嗷!”

    最后的酸液尸怪一拥而上,缝合怪、食尸鬼和普通活尸也掠过第二轮爆炸尚未落尽的腐液,向着散开的徒步骑兵扑击。刚刚投射的士兵们突然一起转身,再度向着四周纷纷退开。

    他们并不走远,一边走一边取下犀利的投枪握在手中,仅仅八九步的距离就回旋转身,对着被围在中间的尸群又是一轮攒射。

    “嘭!”

    投枪贯穿活尸破碎的肉体,将好几头钉在一起齐齐摔倒。这一轮齐射还打爆了尸群中的一部分酸液怪,飞溅的酸液泼溅下来,将拥挤在一起的活尸仅剩的骨头和腐肉也溶解了。

    这三轮齐射和两轮拉扯把尸潮打的七零八落。原本是层层递进的怪物们乱成一团,酸液尸怪十不存一,其它怪物也在铺天盖地的腐蚀液爆浆中溃烂瓦解。

    ……

    格里菲斯感觉一阵头晕,几乎要从马鞍上跌落下来。他第一次接触这么复杂的战场信息并且将以指挥运用,
大脑几乎要被撑爆了,口中瞬时涌上一股热流,从嘴角喷了出来。

    他抬手一抹,低头竟然看到手甲上满是鲜血。

    想不到这对我的负担竟然如此之大!格里菲斯心中一凛,急忙策马退了几步。

    刚才的齐射打断了尸潮的进攻,但是敌人主力尚在。疑似死亡骑士的怪物正在集中它的部队,准备越过酸雾之墙发起进攻。

    暴风中队的士兵也已经没有投枪了。他们彼此分散,短时间甚至无法聚拢。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已经用不着格里菲斯和中队出手了。

    头顶传来威严的吟唱,犹如火山爆发前的地鸣,又像是传说中神灵的愤怒。吟唱循环往复,不断加持惊人的灵能波纹,气势庄重的让人无法仰视。吟唱戛然而止,夏宫二层的阳台喷出火舌。一支包裹着火焰的投枪轰鸣而出,向着死亡骑士的方向投掷过去。

    这一击卷起滔天之势,所到之处的活尸直接被火舌卷起,如草芥般化为灰烬。

    火焰投枪直扑死亡骑士。这头怪物抽出一把巨大如镰的银色弯刀向前一挥,投枪爆裂成巨大的橘红色火球,将簇拥在它身边的尸群吞了进去。

    “呵,看起来也不完全是个伪物嘛~”

    敖德萨的超凡猎魔人,光影之锋迪拉兹出手了。他一脚踏在焦黑冒烟的破墙上,手中正在凝聚第二支火焰翻滚的投枪。

    死亡骑士从烟尘中现身,抬手就是一握,无形的力量便要蔓延开来。

    糟糕,是那招!格里菲斯立刻意识到这是瑞文出现过的群体变异,能够将被活尸伤到的活人在短时间感染成恐怖的尸体。若是让它得逞,不死生物的大军将会在瞬间拥有恐怖的杀伤力。

    死亡骑士这一握之下,四周异常平静,仿佛在酝酿更加汹涌的悲剧。格里菲斯全身激灵,急忙向四周一望,发现一些被咬伤的路人虽然面色痛苦,却也没有爆发感染而死亡。

    “别担心,骑士,”躲在后面的米兰提斯小姐满脸放松地说道,“超凡者们拖延到现在才出手,肯定是采取了必要的封印措施。”

    格里菲斯这时才察觉空气中波动着异样的灵能,仿佛无形之墙笼罩天幕。死亡骑士的超凡之力竟然是被禁锢在灵能之墙中无法扩散。

    敖德萨半神之下最强的超凡者塞德利茨阁下施施然来到窗边的迪拉兹身旁。他把玩着手中的魔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广场上的怪物。片刻之后,他缓缓开口:

    “粉碎它们,把死亡骑士留下。”

    话音刚落,一刀新月般的寒光就从夏宫中扫出,如镰刀般切过密密麻麻的尸群,将成百上千的怪物一刀两段。

    死亡骑士立刻意识到不妙,它驱动尸潮掩护,策马就要逃跑,却是一头撞上了无形的墙壁。

    一道数百米长的无形障壁拦住去路,不死生物就像是掉进陷阱的老鼠一样。

    敖德萨的超凡巫师雷金、索兰、基里安出手了。他们将自己包裹在层层魔法护盾和法师护甲之中,挥动魔杖,掀起一团团的的火焰风暴和冰雹从天空掷下。冰火交加的攻击铺天盖地的砸向尸潮,把它们一片片碾碎。

    紧接着军号齐鸣,广场附近传来整齐的踏步声,闪闪发光的枪林在黑暗中闪烁。

    格里菲斯下意识的心生警惕,只见大批敖德萨的城防军正从四面蜂拥而来。他们装备着锁甲或皮甲,左手挂着小盾,双手握持一柄长枪,像支流汇入江河一般从各个街道涌出,各自在指挥官的带领下结成方阵,将剩下的尸群包围在广场上,以雷霆万钧之势压了上去。

    这些士兵固然不能和军团士兵相提并论,但是坚定的步伐和稳固的阵型也能看得出他们不是普通的民兵。最重要的是,不死生物的袭击虽然发生有一会了,但是对于军队的调动来说还是非常突然的,在遭到突然的袭击以后,短时间里能够集结出大队的城防军绝不是容易的事情。

    敖德萨的实力不可小觑啊!格里菲斯下了马,留下诺娜带领中队,自己陪着米兰提斯小姐迅速返回大厅里去。

    ……

    来自拜耶兰的贵族和军官们一个个都是如临大敌。他们簇拥在王子附近,UU看书 www.uukanshu.com不言不语地观察着动静。格里菲斯甚至看到好些非凡者也不看王子,目光牢牢锁住了塞德利茨阁下为首的敖德萨本地贵族元老。

    只要有一个火星,这里的人就能动起手来。

    “殿下!”米兰提斯小姐简单擦了擦血迹,向王子跑去。看到她出现,四面八方的视线都是聚集了过来。

    格里菲斯盯着塞德利茨阁下的眼睛,想从那里找到蛛丝马迹。谁想到这位大人物竟然像兔子一样奔了过来,在公爵小姐身边痛哭流涕,一边忏悔自己无能,一边赌咒说要扬了所有的不死怪物。

    真的是比王子还激动……

    康茂德王子亲切地安慰了未婚妻几句,就带着她在一大群军官和非凡者的保护下转身离开。

    发生危险的时候王子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出来援助,要不是我,公爵小姐今天就凶多吉少了。他们不是模范情侣吗?情侣可不是这样……格里菲斯在心里嘀咕着,腹诽了王子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