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4章 敖德萨

    一起来的还有603中队的常务指挥官贝尔纳·德·鲁奥中尉,测试准尉萨斯特·盖尼夫和测试军士长芬里尔·冈特。

    格里菲斯事先看过有关他们的档案材料,知道贝尔纳中尉原本一名骑兵军官。603试验中队组建的时候由于缺乏人手。虽说测试任务直接来自于预备军司令部的指派,但是上级对于工程兵出身的军官负责指挥和训练很不放心,就把主动报名的贝尔纳调来。毕竟,即便贝尔纳不懂火炮和新式武器,骑兵部队也是拜耶兰的亲儿子部队,由他负责日常管理至少不会让人担心部队失控。

    根据格里菲斯的眼线,维罗纳战斗中听命于他的塞纳蒙测试准尉的报告,贝尔纳中尉到了部队以后对新技术开发和测试异常积极,甚至不顾危险多次参加一线的新装备测试。他结合自己的战斗经验,认为炮兵的未来和意义在于机动、突袭和紧急增援,要能跟上骑兵和步兵的快速行军。为此,他努力推动炮车车辆结构改良,向预备军司令部申请降低火炮身管倍径来减重,想把重炮都给踢出去,只用8磅或者6磅炮作战。这个观点让他和中队里的其他测试军官相处得很不融洽。

    萨斯特准尉则是个怪人。他的家中百年前或许出过一个骑士老爷,但是到他这一代家里也没几个子了。这人不想结婚,嗜酒如命,爱好吹牛,从没想过余钱,过生活走一天算一天。他最让大家讨厌的是失败主义大嘴巴,哪怕是条顿集群这么强大的兵力,他在嘴里也总是嘟嘟囔囔着“完了完了”,“我军要败了”这样的丧气话。他甚至还喜欢说什么我们打不过兽人老爷们,说什么兽人旱地行舟,新朝雅政。

    这人最怪的地方在于他极度钟情于重炮。以他为代表的一票测试人员都是满嘴“口径就是正义”,“口径越大信仰越虔诚”。为此,以萨斯特为首的“重炮派”和中尉的“骑炮派”互相看不顺眼。

    塞纳蒙在他的小报告里恭恭敬敬的提请自己的恩主格里菲斯注意,这两票人可能给美丽的拉莫尔小姐带来不快,千万不要让他们一起出现在伯爵小姐面前讨论军务。

    芬里尔军士长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神色冷漠,少言寡语。他当过工程兵,来自北方的边境,妻女死在兽人的袭击中。他在新建的火炮工厂短时间的做了一段时间工人,征兵以后就加入了测试中队,希望能带着自己的大炮走上前线。与中尉和准尉们不同,他的双目中有一种决然的毅力和坚定,仿佛点燃火星的草堆,随时都能燃起熊熊大火。

    格里菲斯与他们一一见过,然后问道:“兰萨达在哪里?”

    这个女扮男装的妹子聪明、勇敢,而且对格里菲斯的命令完全服从。虽说她不是职业军人,但是有这样一个圣职者帮忙,格里菲斯可以获得有关安茹少女的第一手资料。

    “队长,兰萨达在安茹还没有回来。”帕休·瓦姆乌立刻高声回答。他一直在等着和心目中的英雄说话的机会,这会可算抢到了。只不过,他说完这句话就不知道说啥了。

    德赛补充道:“队长,那里连续几天都在交战,圣女带领三千多民兵逐退了兽人的侵扰。根据最新的消息,圣女准备稳定局势以后就带着民兵前往条顿堡为王子助阵。”

    敖德萨大区的北部边境受到兽人的袭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那里的民众团结在各个教会周围组成民兵也在情理之中。格里菲斯点点头,暂时不过问此事。他是三级突击中队长和准骑士,今晚要和索尼娅一起参加敖德萨方面的招待舞会。

    ……

    敖德萨是白石和蓝瓦的美丽都市,北境最瑰丽的宝石和最繁荣的市场。白色的城墙环绕于碧海边的悬崖之上,清澈的贝伊河穿城而过,在港口汇入大海。河上缀着72座白色的拱桥,如同项链上的珍珠。

    这里有北境最大的港口和造船厂,坐落在城市的最南端,宁静海的海边,受到悬崖、城墙和要塞的保护。附近的高墙之上布满了投石机和箭塔,哪怕是半神都会在这样的防线前望而却步。

    尊贵的客人在抵达港口以后可以换上舒适的游艇,沿河前往位于市中心的城市广场。

    那里矗立着北方的奇迹,富丽而庄严的夏宫,同时也是敖德萨元老院的议事厅。夏宫前的广场和拜耶兰的广场一样,被四周的建筑和公园环绕,由白石河鹅卵石铺就,规模宏大的惊人,摆开两个军团也绰绰有余。

    夜幕降临时,耳边传来夏宫悠远而庄严的钟声。索尼娅手扶船舷,满脸好奇地眺望着河岸边漂亮的都市。今晚,她和王子、拜耶兰贵族们作为尊贵的客人和勇敢的援军一起被邀请参加欢迎舞会。

    秋天的夜晚舒适的让人陶醉,贝伊河两岸往来的市民们穿着丝绸和薄布衣料,颜色鲜艳而丰富。

    事先做了功课的索尼娅拉拉格里菲斯的袖子,指给他城南的贸易区。那里有北境最大的市场,每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城市半数的银行、酒店、商会和交易中心都在此处。全世界的商品都可以在这里买到。如果没有拜耶兰,这里就是世界的中心。

    市场东面过了河是旧城区,曾经是古老的海岸要塞和周边的小村落。那里古韵犹存,却已经成了阴暗的街巷。据说,那里有阴影中潜行的刺客们的行业公会,拜耶兰的情报部门和各方的探子们每日在那里出入。

    城西的丘陵是高贵的施法者的领地。巫师们既是贵族也是这里的主人。繁荣的贸易为他们送来闪亮的尘晶和珍稀的材料。大家沿河而上时可以望见山顶上闪烁的冰与火元素撞击的光芒,眩目的奥术光辉仿佛落地的银河。

    这里也是圣光信徒的城市,大教堂就在城市中心的广场和夏宫的北面。那些生活在敖德萨北部产粮区和平原的居民是虔诚的信徒。据说在教会培养圣女的年代,每个重要的节庆都有美丽的少女为大家带来祝福,成千上万的信徒们聚集在广场,用欢呼声呼唤圣女。

    ……

    游艇抵达贝伊河边,夏宫广场附近的码头。这里已经停靠了许多漂亮的小船,前来参加舞会的贵族就在船上更衣,然后穿过广场前往夏宫。

    格里菲斯换下胸甲,穿上红纹黑底的长礼服。他在试衣镜前转了转,还是脱了外套,将已经不常穿的细密锁甲穿在外套下面。

    他审视着岸上灯火辉煌的夏宫,往来的都是衣着华美的男男女女、莺歌燕舞,毫无大战在即的紧张和危险的迹象。暴风骑兵中队的一部分骑兵被里恩中尉带来,聚集在岸边进行警戒。

    一想到率领援军的拜耶兰王子和贵族、将军们都被邀请参加晚上的舞会,格里菲斯就心跳加快,对正要下船的同伴问道:

    “诺娜,你们怎么安排?”

    修托拉尔小姐身穿板甲,头戴银盔,全副武装的站在一旁,她歪歪头:“我带着你的骑兵在广场附近列队,和其他家族的侍卫们一起,如果有什么异样……

    “恩,如果有什么异常,大家也别指望能安全回到船上,这里的广场太大,宫殿距离岸边至少有六百米距离,横穿而过就和靶子一样。

    “如是事有反常,我就占领一处附近的建筑,靠近下水道和街巷,和附近建筑的屋顶距离越近越好,等待你们过来汇合。”

    格里菲斯点点头。王子和各位贵族、将军的部队大都在城外。虽然敖德萨公爵向拜耶兰国王和元老院效忠,当地的贵族也很热情,修托拉尔们还是要准备一套紧急情况下的方案。

    “
诺娜不参加舞会吗?你换上裙子很好看的!”

    索尼娅已经安娜的帮助下梳妆打扮好了,俏皮地凑了过来,迷人的香气挠的格里菲斯心头痒痒的。

    她穿上了一套浅蓝色的晚礼服长裙,金发高高盘起,繁复华丽的裙摆上镶嵌着繁星般的水晶,发出让人心神摇曳的沙沙声响。

    “我们要预防紧急情况。”格里菲斯替诺娜解释道。后者行了一礼便转身离开,召集骑兵集中到广场上。

    “小心不是坏事,”索尼娅挽住格里菲斯的胳膊,小心地走下游艇,“但是敖德萨有几个军团?就算解决掉王子、我们和这里的两个军团,他们也没法对抗全国的另外20个军团。”

    ……

    格里菲斯陪伴索尼娅从二楼的台阶上走进舞会大厅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的头衔、光芒四射的美貌和绚丽的长裙吸引了过去。

    准骑士又有了一种被投枪般的视线集火的感觉。

    “我还是觉得,自己不太适合这里,”跳第一支舞的时候,格里菲斯小声对索尼娅说道。

    “为什么呢?”女孩轻声问,“我的骑士很受欢迎的。”

    “等会来找我决斗的人太多,”格里菲斯望望四周,觉得自己正在被架在火上烤,“我可能会清空整个敖德萨的贵族。”

    索尼娅带着甜甜的笑意,纤纤玉手捏了捏他的肩膀,骄傲地轻轻扬了一下头,嘴角强忍着笑意微微翘起。她正在舞池的中间,自然万分注意自己的仪态。

    一曲结束,回到座位的时候索尼娅突然靠近格里菲斯,精致小巧的脸蛋都靠在他宽阔的肩膀上:

    “落地窗边的那几人,从左到右依次是窥秘人雷金、索兰、基里安,其中的索兰巫师和拉萨尔所属的索兰小姐是远方亲戚。阴森的男人是追猎者贝马,正被女士包围的是光影之锋迪拉兹,旁边是怀言者科莱恩主教。”

    噢,敖德萨的超凡者们!格里菲斯立刻集中精神,努力将他们的长相一一记住。

    科莱恩主教壮的和熊一样,但是面容慈祥又温和。他就是与克丽丝塔有关的瑞文主教,能在敖德萨进入权力高层意味着他没有因为擅自培养圣女而被冷遇,甚至很可能正在主持安茹圣女有关的事务。

    格里菲斯安静地听着索尼娅介绍一个个本地名流。他的军衔不高,还不是正式贵族,既不太擅长舞会上的客套和俏皮话,也不认识几个名流。

    女孩的记忆力好的惊人,许多本地的超凡者和大贵族她只有一面之交,但是依然能准确指出他的特点和地位。

    “敖德萨公爵和本地的半神在哪?”格里菲斯轻声问道,“我似乎没有看到类似的人物。”

    “大公和本地的施法者领袖都上了年纪,很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索尼娅拉着他转过头去,在人群中找出了一个气宇非凡的人物,“序列5超凡施法者“神秘领主”塞德利茨·冯·库尔茨巴赫是敖德萨的神秘侧实际领导者。”

    敖德萨的贵族姓氏前都带着“冯”,和拜耶兰的习惯类似。奥菲利亚就是本地的贵族出身,不知怎么的成了一个修托拉尔。

    格里菲斯注意到一部分敖德萨的贵族和非凡者聚集在一起喝着酒,小声聊天,每当拜耶兰方面的军官和贵族从他们附近走过便会投来几道不善的目光。另有一部分人看起来就很亲切热情,排着队过来认识索尼娅,称赞她的美貌和圣洁让安茹的圣女也黯然失色。

    又是这位不显山露水的圣女,敖德萨人如果不是特别虔诚,就是想通过这位圣女实现惊人的图谋。格里菲斯在心里把圣女的重要性排序进一步提高,又有点担心兰萨达的安全,怕她不能活着来和自己汇合。

    就在这时,舞会大厅突然热闹起来,塞德利茨带着一大群人呼啦一声跑向入口,像小学生般欢呼起来。

    “为我们未来的国王致敬!”

    “UU看书 www.uukanshu.com王子统帅的军队一定会战无不胜!”

    在此起彼伏的喊叫声中,康茂德来了。他带着一队骑士和军官,身上穿着盔甲,气派非凡的走进夏宫。

    大军的统帅马克西姆斯将军跟随在王子身后。这位老将军是强大的圣骑士途径序列5神罚骑士,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和无与伦比的资历,就像是慈祥的长辈那样注视着年轻的王子。

    他们是师生,也是好友。

    “杀光兽人,犁庭扫穴!”

    “打到克里穆,活捉大酋长!”

    本地的大人物热忱地请求王子扫清北面的兽人,盛赞他的英姿仿佛胜利在人间的具象,就好像战争已经赢了一样。

    肉麻的恭维转眼间到了让人难堪的地步。康茂德王子也热烈的赞美了敖德萨和圣光。他的未婚妻,美丽的狄安娜·德·米兰提斯公爵小姐也出席了舞会,微笑着倾听他们的对话,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了,找了个借口往索尼娅这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