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2章 藏好自己,做好清理

    婉转空灵的歌声直入心神,将听者的思绪引向神秘的幻想。歌声甚至穿过霍蒙沃茨的城墙,轻抚因为战争降至而躁动不安的灵魂。

    格里菲斯深深沉醉于歌声中,甚至产生了一股抑制不住的渴望,想要跳下悬崖去追寻阿兰黛尔动听的歌声,甚至拥有她。

    他下意识地摸索着领口,要想从令人窒息的诱惑中喘口气。他触摸到了领口间的秘银吊坠,突然被惊醒,不由得收回发散的思绪,四处看看,一时有些发懵。

    夜幕下的悬崖上别无他人,岩石上散落着少女的衣裙,像极了杀人不眨眼的血腥屠夫谋害了少女又将她推下悬崖的场面。

    更别提,迷人的女孩从远方来拜访,孤男寡女在夜幕下的悬崖边漫步,只回来了一个……

    这……

    阿兰黛尔肯定是早就做好了回去的安排,但是这夜黑风高的场面要是被谁撞见可就解释不清楚了。格里菲斯飞快的捡起衣裙在手里包成一个团,还往里面塞了一块石头,用丝带捆捆好,朝着歌声远去的方向扔了过去。

    行,这下不留痕迹了。他拍拍手转身就要离开,一阵淡雅的香风拂面而来。

    嘉拉迪雅出现了!

    她的脚步又快又轻,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消息,突然就出现在悬崖边。她歪歪头看看格里菲斯,又看看四周,甚至踮起脚尖想看看他的肩膀后面是不是藏了人。发现没有人影,她很困惑:

    “格里菲斯,你的客人呢?”

    不等准骑士回答,黑暗中隐隐约约的传来重物落水的“扑通”声和轻声尖叫。

    “悬崖下面,”格里菲斯摊摊手走了过来,“她自己跳的。”

    “那女孩跳崖了!?”嘉拉迪雅惊呼一声。

    格里菲斯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看到精灵小姐的眼睛里闪过千奇百怪的光芒,急忙用最快的语速说道:

    “她不是人类。快停下你的幻想,这可不是什么寻上门的殉情,悬崖下面的小姐是一条人鱼,来自奈奥珀里斯的神秘种族,跳下悬崖对她来说就和串门一样。”

    “那么,神秘的美人鱼小姐找你做什么呢~”

    “那自然是,”格里菲斯思考了一下,“嗯,说来话长。她给了我一把骑枪。”

    嘉拉迪雅抱着胳膊,满脸疑惑的望望悬崖下的大海。她非凡的视力很快找到了波浪中摇曳的倩影和鱼尾,先是受到了一丝惊吓,接着发现了更重要的事情。

    “她没穿衣服!”

    “可能是觉得会碍着游泳吧,”格里菲斯不由得想要捂脸,但是强大的意志拦住了他,“嗯,这样,你来问,我回答。如果你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反正都是误会。”

    嘉拉迪雅最后看了眼渐渐消失在视野中的曼妙倩影,一脸严肃的说:“那我可要问了~”

    我可要问了啊——!精灵咬牙切齿的在心里嚷嚷起来。

    哎,问什么好呢~计较他和别的女孩子有没有暧昧?这真的是一点都没有正宫,啊呸,女朋友的威仪啊!可是,什么都不问的话,又觉得不甘心,万一他真的有什么难以忘怀的前女友什么的,哪一天突然跳出来站在我的面前说“明明是我先的”或者“夺走格里菲斯初吻是我”,那我怎么办好呢?!

    我完全就不知道怎么办好嘛!嘉拉迪雅急的简直要揉脑袋了。

    果然我的知识还存在盲区,菲欧娜给的言情小说果然都太浅薄了,根本就处理不了正宫,啊呸,女朋友的现实问题。在格里菲斯离开的这段时间,我需要买些新的本子学习一下……

    嘉拉迪雅涨红了脸想要问点什么,却又觉得说不出口,胸闷的要命。

    格里菲斯牵住她的手往回走去,满心期待的说:“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和你玩上新婚小两口的问答游戏。”

    正在酝酿问题的精灵小姐被呛住了,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她抚了抚心口,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满心气苦的捶了一下格里菲斯的胳膊:“马上都要出征了,你就没有更好的话要说了吗?”

    是哎,这两天应该就要启程出发……格里菲斯把精灵的手紧紧握住:“我已经开始想你了。”

    “真的?”

    “真的。”

    嘉拉迪雅轻轻“嗯”了一声,尖尖的耳朵抖动了一下。她轻捋起垂下的发梢,靠在准骑士的胳膊上:“这里可能,会被人看到的。”

    格里菲斯转过身,在月光下将精灵窈窕的身体紧紧抱住:“我每天都会给你写信,到了能寄送信件的安全营地就寄出来。”

    嘉拉迪雅挣扎了两下,发现推不开他,便深深蜷缩在他的怀里。

    “你可要说到做到。如果做不到的话,我就认为你变心了。”

    ……

    晚上十点的时候,格里菲斯再次找到无人的隐蔽楼梯,向上走去。他的小屋还没有布置好,而且这几天事情很多,来不及躲到那里去。

    很快,他被神秘的灵能气息包括,出现在隐者先生的聚会大厅。

    风翔小姐第一个到了。她深深的靠在石椅中,仰头注视着大厅上方宛若星河的天穹,独自思索。即便是如此安静的状态,她的气质也流淌着无法掩饰的张扬和热烈,如同明亮的火焰般也让人侧目。

    风翔小姐注意到格里菲斯的到来,抬手竖起二指轻轻一挥,高傲优美的姿态如女王一般。

    “死亡骑士,你丢失过记忆么?”

    “有过,”格里菲斯回答,“混乱、不甘,困扰,而且,令人愤怒。”

    “简而言之就是失去了安全感,”魔戒布伦希尔的持有者说道,“不知道自己还失去了什么的不安,失去对局势掌控力的担忧会根本的改变你,毕竟,你甚至无法确定自己什么时候会发现又丢失了什么。”

    的确如此。格里菲斯点点头,来到自己的座位上。

    很快,其他参会人陆续抵达。在隐者先生的许可下,仲裁人宣布会议开始,在座的均可以提出需求和交换。

    仲裁人自己和魔术师小姐、血勇士都有意向。他们正准备开口,风翔小姐轻叩了两下座椅,所有人立刻安静下来,等待她的发言。

    “隐者先生,我想寻求您的知识,”英气逼人的年轻女子说道,“如何在半神或神明前隐藏自己?”

    什么如何隐藏自己?潜行吗?格里菲斯思考了一会,觉得自己对此毫无发言权。刺客途径的非凡者肯定擅长此道,而他本人如果要隐藏自己只有一个途径——把沿途的敌军探子统统扬了。

    可是,面对半神甚至神明,就没那么容易了。

    隐者先生没有保留,对在座的所有人说道:“完全的隐匿是不存在的。凡人对信息收集能力来自于五感,非凡之上所拥有的感知即第六感,有效的第六感侦测,甚至在那之上更为神秘的第七感均依靠灵能驱动。

    “围绕灵能的对策和反制措施中比较有效的方法有三种,

    “其一是信息的扰乱。藉由过量的灵能信号制造感知盲区。哪怕是半神的占卜和预言都会在潮水般的混乱扰动中失控,神明也许能找出线索,但是,祂们不能降临到这个世界上,需要多少时间便要视情况而定;但是,大量的灵能干扰犹如天边的雷云,扰乱一旦启动,观察者都会得到预警;

    “其二是信息的屏蔽。相对于扰乱更加隐蔽。通过特定的遮蔽手段阻隔灵能探查。掌握屏蔽能力要求很高,极少数能做到这一点的能力都很难获得。

    “
其三,压制自己。”

    压制自己?格里菲斯立刻疑惑起来。

    隐者接着说道:“在强大的存在面前,扰乱和屏蔽都是直接的、积极的对抗策略,一方的知识更丰富,能量更强,那便可以隐匿或者刺破对方的隐匿。

    “但是,消极措施也不失为可取之道。若是不想被半神之上关注,引来风险,那便将自己的灵能和知识压制在一定程度。压制程度的高地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关键在于向观察者证明自己并不存在危险,和纷纷扰扰的众生无异。没有威胁,那就不会引来注视。

    “风翔小姐,请注意,已经摆上棋盘明棋很难藏好自己,勉强为之还会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若是你在寻找隐匿自己的途径,那我还有一个额外的建议适合你,

    “做好清理。”

    隐者先生说出最后的言语之时,格里菲斯发现祂似乎在注视着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勇者先生的方向。

    风翔小姐微笑道:“做好清理是否可以理解为提前把敌对方半神和神明在世界的爪牙干掉?”

    嚯?这个我熟,可不就是我们骑兵部队驱逐敌方斥候的思维方式么!格里菲斯忍不住翘了一下嘴角。

    隐者先生点了点头,表示了认可。

    “感谢您的慷概和智慧,”风翔小姐起身道谢,“我会尽快抓捕你需要的猎物作为对价。”

    隐者先生微微颔首,并不催促。

    大家进入到自由讨论以后,伯鲁纳夫又提了一个问题需求帮助:

    “俺的大酋长来了命令,要俺带上勇士们加入大军。可是俺和祭司小姐的婚礼还得几年时间,舍不得俺的部落和物资在战争中受损。要是不参加大军,便违背了俺的诺言,部落里的许多勇士也不答应。各位智慧的朋友们,能不能给点建议?”

    “这事简单,”仲裁人说道,“我有一个办法。”

    在场的人都坐端正了,颇有兴趣的听仲裁人发言。

    “血勇士,你刚刚登上族长之位就向暗影祭司小姐求婚太不理智了。虽然我们不了解她在你们国度中的身份,但是现场的密探不可能不知道。你草率的求婚行动是一个信号,如果祭司小姐没有背景,大家会认为意味着是个胸无大志,沉迷于美色的莽夫,早晚还会寻找别的妻子……”

    仲裁人停顿了一下。他看到阿斯兰忒搓出了一团成分不明的阴影能量,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血勇士。坐在血勇士附近的观星者和魔术师小姐都往两边挪了挪。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仲裁人急忙说道,“血勇士,你和阴影之神的代言者接触,怎么可能是这样低俗的莽夫呢!你每靠近阴影一分,对于大酋长的忠诚就会减弱一分,这是显而易见的。

    “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

    听到这句话,阿斯兰忒不由得点了点头。

    血勇士长长的噢了一声:“俺寻思你说的可太对了!”

    仲裁人继续说道:“大酋长一定会怀疑你的忠诚。所以,勇士,别犹豫,动员你的部落吧。以最快的速度向大酋长表忠心,站在最前排拥护他,歌颂他,学习他的讲话精神,然后大张旗鼓的贯彻执行。

    “等到战争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我会派出人手来袭击你,留下一些尸体。你呢,自然会在袭击中受伤,然后……”

    “然后俺就可以不去战场了!”伯鲁纳夫兴奋的拍了拍大腿。

    “不不不,勇士,你必须坚持带伤出阵,要是能在刚出发的时候吐几次血就更好了,”仲裁人微微摇头,“接下来,我会提升袭击烈度。你的物资可以运走一部分储存起来,我的人会给你点上几次火来销账。

    “你的部落地理位置重要,在这样危急的局势下,大酋长纵然有所顾虑也会安排你和一部分战士留守。”

    魔术师小姐很好奇地听着,询问道:“大酋长不会怀疑吗?”

    “怀疑是必然的,”仲裁人说道,“目标并非打消大酋长的疑虑,而是以合理的理由减少领地在战争中的损失。血勇士,你的部落中必定会有一些勇士渴望战争和战利品,你组织一部分出战,兑现自己和大酋长的诺言,也能稳定部落未来的形势。

    “这是氏族联盟和拜耶兰之间的全面战争。在复杂的战争形势下,大酋长不可能细究每一件事的真相,何况血勇士表现得很忠顺。

    “你们可能还会问,等到大战结束以后,大酋长会不会再来细查,或者出征的勇士获得了大量的战利品和荣誉,日后挑战血勇士的权威怎么办?

    “风险是有的,但是并不高。请注意,接下来的大战是神意干涉的战争,我们甚至还不清楚生命织缕的真正计划。能活下来就已经是最大的成就了。”

    这次交流让格里菲斯耶收益匪浅。UU看书 www.uukanshu.com紧接着,作为对仲裁人建议的报答,伯鲁纳夫也提供了一些他所了解的情报,直接在聚会上和大家说了。

    氏族联盟的大军主力分为东西两个部分。东面沿着提尔涅河南下的是督军莽古鲁斯·血斧统帅的提尔涅方面军。他是威名赫赫的勇士,坚定如同磐石,侵袭胜烈火,总是亲临前线,哪里危险哪里就有他勇猛无畏的身影。有一次大军的营垒被突破,许多勇士都开始绝望的逃跑,莽古鲁斯高举将旗,带领部下阻击拜耶兰和敖德萨精锐步行骑士的突击,修补营垒,在几倍的敌人围攻下坚守到援军抵达。

    他的部队将会猛攻迈耶公爵的城堡,牵制图兰要塞和精灵方面的行动。

    另一路大军是督军乌隆指挥的颈泽方面军。这支军队由镇守在颈泽北部的鲁姆要塞守军与各路援军汇合,形成整条战线上最重要的主力部队来和拜耶兰的条顿集群打第一阵。乌隆督军也是老练的指挥官,麾下的军队规模比莽古鲁斯的军队还要大很多。

    这两路军队分别沿着河流和宽敞的大路进攻。除此之外还有好几支小规模的军队翻山越境,正在和拜耶兰-敖德萨的边防军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