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9章 颈泽,或战争

    第二纪1444年9月30日。

    身披精甲的拉萨尔手持骑枪,向看台上的封君和朋友们高高举起。作为二年级最好的骠骑兵之一,他的枪术也很不错,曾经在战斗中多次担任先锋。

    只要赢下这一场,他就能晋级8强。激昂的音乐和欢呼如潮水般阵阵涌来。

    霍蒙沃茨的全体师生拍打着护栏,在看台上跺脚。他们聚集在竞技场里,为即将登场的骑士们发出歇斯底里的欢呼。今天是两年一次的霍蒙沃茨锦标赛。大家从昨天开始就不读书了,一起通宵达旦的竞技、聚会和游戏。经过29日一整天的预赛,霍蒙沃茨9月30日校内竞技和庆典迎来了。

    这其中最精彩的比赛兴起于古老的时代,不论贵族还是平民,非凡者还是凡人都为之疯狂。这就是——

    马上枪术竞技!

    四个年级最好的骑士和准骑士们轮番对冲,用空心苹果木的长枪,在尖叫和欢呼中全力一刺。今年还尤为特别,刚毕业不久的康茂德王子以上届冠军的身份参加最后一轮较量,而且说服了校方允许见习骑士也上场竞技。

    拉萨尔觉得自己的力量在翻涌。

    赞美王子!只要能上场来,那些靠着姓氏和血脉得到头衔的骑士小哥们怎么是我的对手……

    天地间似乎没有什么能抵挡自己风驰电掣的突击。他转过身去,对赛道旁边担任监督的银发女孩说道:

    “库拉拉,你能感觉到吗?我的骑枪将会贯穿天际,向你保证,桂冠将会挂在我的枪尖上送给你。”

    明艳动人的库拉拉眉眼弯弯的向他歪歪头:“好啦好啦,如果你能赢,嗯,不对,如果你能坚持到本轮第三回合,我就同意和你约会。”

    拉萨尔大笑起来,兴奋的挥了挥拳头:“替那位挑战我的可怜虫惋惜吧,16强就是他的极限了。”

    嘹亮的军号吹响,不同分院的旗帜在看台上招展。拉萨尔感觉到风暴之神在注视他,狂风指示了胜利和荣誉。

    “是谁?”他高呼道,“告诉我那个可怜虫的名字!”

    库拉拉翻翻名册,不禁扬了扬眉毛。她正要开口,笼罩全场的热烈声浪仿佛被猛兽惊扰的夜莺一般躲了起来。

    “拉萨尔,祝你好运……”

    所有人一起望向赛场另一侧的出口。幽暗深邃的通道中回荡着让人心悸的声响,在突如其来的寂静中格外摄人。

    “呼,呵——”

    这是一顶头盔,也是囚笼,平缓的呼吸在面甲和头盔间聚集为沉重的回响,仿佛巨兽踏过地面仿佛的轰鸣。

    呼吸声仿佛覆盖黑甲的大手,淌落鲜血,穿过绝望的呼号,越过虚空扼住咽喉。

    “呼,呵——”

    无畏的拉萨尔蠕动着干涩的喉咙,惊疑和迷茫像融化的冰水一般顺着他的脊椎蔓延。他想要转头问问边裁,却连扭头都做不到。

    “库拉拉,我是和人类竞技的,是吧?”

    女孩早跑到一边去了。

    来自黑暗中的骑士拉动缰绳。他骑乘雄壮的黑马,猩红的血光如同彗星般旋转闪烁。他高举骑枪,踢打马肋,一人一骑从阴影中喷涌而出。

    “竞技开始!”

    风暴在上,那是什么鬼东西!

    随着一声令下,拉萨尔下意识的举枪发动冲锋。沉重的马蹄叩击大地,转眼间他便穿过半场,在接敌前平举骑枪,接着呼啸的冲锋猛刺。

    在这一瞬间,他看清了敌人。那是一顶罕见的暗金色头盔,上窄而下宽,面甲的缝隙间,刀锋般的目光如同被鲜血浸透的红月一般。

    冷酷和恐惧仿佛化成了实体,向着拉萨尔举枪迎头一击。

    “嘭!”

    骑枪在空中崩裂,强大的撞击打弯了拉萨尔左肩盾牌,撞击在他的头盔上发出巨响。漫天的木片高高飞起,在一片惊呼声中洒落下来。

    “噢——!”

    拉萨尔的面前闪过一道白光,仰头失去了知觉。他的身体失去控制的栽倒下去,挂在受惊的战马马镫上,拖着跑了一路。看台上为他加油的封君小姐直接晕了过去。

    黑马的骑士反身回到休息室。胜利的声音才在身后响起:

    “胜利者格里菲斯!”

    ……

    伯鲁纳夫送的金冠在雅兰被嘉拉迪雅拿走了,经过检测和重新精炼,其中的力量被重新分配、调整。再次回到手中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格里菲斯19岁的生日礼物和特制封印物——统御头盔。

    这是一顶精工打造的头盔,坚固而光滑,精雕细琢的工艺带有精灵风格的精致和典雅,呈现出罕见的暗金色。头盔坚固的外壳下面有减震衬里顶部有一根钉刺,用红黄色的羽毛装饰。正面可以放下面甲,帽檐略微向外,保护耳朵和后颈的同时可以防止雨水滴下流进衣领也可以遮阳。

    头盔的两侧耳帽内置了高品质回音水晶、尘晶凹槽和灵能增幅魔纹网络,能够在战场上提供更加稳定清晰的通讯能力。

    格里菲斯戴上头盔以后,脸和眼睛被阴影笼罩,给人以阴森恐怖的感觉。与此同时,他还会接触到曾经影响火石部落老族长的金冠的残留特性。

    金冠作为一件封印物已经被破坏,部分有用的特性被提纯,负面效果较强的部分残留下来一些。艾维娜·希尔芙女士亲自主持了改造工作,揉入了更多的珍稀材料。佩戴这顶头盔可以针对性的强化持有者非凡特性。

    在第一次触摸头盔的时候,格里菲斯便获得了一些特别的神秘学知识。统御拥有君权途径的非凡特性,指向性强化了持有者的特有能力并且会虽则持有者的成长而衍生出新的能力。现有的能力包括: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 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特性:强禁锢(破法者途径专属)。破法者途径的持有者扰乱或者破坏附近魔法构型,或创伤施法者的心智、意志和精神的作用范围显著增强,遭到影响的施法者将会面临更长时间的无法施法状态,魔法构型将更加脆弱。经由统御的增强,这一特效拥有更强的优先性,可以对抗高等级超凡者的反禁魔措施。

    特性:恐惧(破法者途径专属)。遭受持有者攻击的敌人有较大概率陷入短时惊骇,遭受一定程度的理智创伤。每次效果之间的冷却时间为48小时。

    特性:战术制御。统御可以帮助持有者强化战场感知,形成投影于意识的中小范围战场地图在短时间内锁定密集的大群敌人中最有威胁的单位,甚至标识出他们的非凡特性。

    负面效果:头盔似乎是活着的。它遭到了创伤,像野兽一样隐藏起来舔舐伤口。

    ……

    格里菲斯摘下头盔,那种奇怪的感受和气息也随之而去。

    他刚刚下马,灵巧的身影也从马厩旁闪了出来:

    “索兰小姐吓得晕过去了,这竞技太血腥了!”

    格里菲斯摇晃着脑袋,还在回味刚才的突刺,过了一会才说道:“嗯?拉萨尔的封君吗?那小丫头看到拉纳被打下来的时候跳的最欢。”

    赛场上又是一阵欢呼,声浪冲进休息室,在耳边嗡嗡作响。

    “你看,”格里菲斯比划了一下,“近战型非凡者不会那么容易被弄死的,大家打心里喜欢这比赛呢,巴不得再血腥残暴一些。”

    嘉拉迪雅瞅瞅破碎的短枪和落在马鞍上的木片,帮助格里菲斯松开束带,卸下胸甲,检查有没有裂缝并且清理卡在里面的碎木片:“接下来能不比了吗?你每年才练几回马上枪术竞技呢~他们有些圣骑士没事就练习,
康茂德王子都毕业了还来参赛,肯定很凶残。”

    “我很强的,”准骑士不以为然,“你看,就连拉萨尔都不是我的一合之敌,哼哼,他们这些骠骑兵总觉得我们枪骑兵没什么大不了的。”

    “看你等会被打翻在地的时候还说不说得出这话,”女孩小声责备这时候他,“我就在场边等你,如果你受伤了来得及抢救一下。”

    格里菲斯突然抬起头,幻想了一下:“那也不错,如果我受伤住院,我想吃黄桃罐头。”

    “瞧你这出息!”

    这时候,诺娜跑了进来,望了一眼正在帮忙拖盔甲的精灵小姐,飞快地说道:“格里菲斯,八强确定了,来看看对战表!”

    她把一份表格交过来就转身跑了出去,把安静的房间留给两人。

    “你觉得,大家知道了吗?”嘉拉迪雅望着关上的门,凑近他的耳边轻声问。

    这就不知道了……格里菲斯想了想:“我们要不要宣布一下?”

    “啊,不行,会有很多外交问题吧?”女孩想了想,“我们到哪都会有人打探的,出去吃个饭都不自在。”

    说的没错!

    检查完盔甲,格里菲斯把精良的胸甲又拎了起来,拍了拍,觉得倍感放心。他点点头,准备离开准备室前往赛场边。

    “等一等!”

    女孩急忙挽住他的胳膊,和他一起往门口走去:“别伤到脸,舞会上我不想和别人跳舞。”

    “没有问题!”格里菲斯应道,“而且也不能伤到双手、双腿、腰,总而言之伤到哪都不行。”

    “伤到腰没事的,让你没心思看别的女孩子。”

    “这有关联吗?”

    “要不你等会试试。”

    女孩把他送到门口,竞技场里山呼海啸般的欢腾像军鼓一般催促着骑士们登场。

    格里菲斯的心情越来越激动了:“你快去看台吧,等我赢下桂冠就给你送来。霍蒙沃茨最美的人儿,嗯哼。”

    嘉拉迪雅轻轻的摇摇头,微笑着轻轻推了推准备出门去的格里菲斯,将半敞开的门关上:“生日快乐,格里菲斯,祝你一会就被0-3淘汰。”

    “哎,为什么,很丢脸的……”

    “是呦,”嘉拉迪雅踮起脚尖,将自己送到格里菲斯的嘴边,“早点被淘汰,早点来陪我,呜——”

    ……

    经过了预选赛的骑士们披挂煌煌甲胄,跨上骏马,手握骑枪,向诸神、国王、元老院致敬。

    格里菲斯跨上马鞍,接过一支空心苹果木长枪。

    他的骑枪仿佛真的被公主赐福过一般,所到之处无往不利。

    挑翻了一个个对手以后,他终于可以直面王子。他向嘉拉迪雅的方向举枪致意,好像他这辈子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康茂德王子英姿非凡,他的坐骑雄健无比。当他出现在赛场的对面的时候,格里菲斯激动的要欢呼起来。

    虽然你贵为王子,可我也没有客气的理由。今天的胜利为我的生日庆祝,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三声嘹亮的军号响过。这是开始的信号,格里菲斯拉下面甲,准备突击。

    就在这时,一个骑兵飞快的跑进赛场。他径直来到王子的身边报告了什么。本来已经准备发令的裁判也停了下来。

    片刻之后,王子放下骑枪,他的侍从来到主席台下,校长思考了一会,便给出了指令——锦标赛终止。

    王子带上近卫,像一阵风一样离开了竞技场,留下满满当当兴头上的观众们交头接耳。

    到了傍晚的时候,好朋友们聚集起来给格里菲斯庆祝生日。详细的报告和一份元老院公告也在这时送了过来。

    根据报告,在早一些的时候,氏族联盟的军队越过山区和丛林,以中队和大队为单位从几个方向袭击敖德萨大区的北部边境城镇和村庄。当地在领主的指挥下进行了反击。在夏季的袭击之后短暂的停歇了一段时间,似乎在争夺军队的主导权。

    拜耶兰和部落方面互相指责对方发动了大规模的越境袭击。氏族联盟要求拜耶兰将边境的所有驻军、哨所和定居点后退四十里,并且开始向连通敖德萨与氏族联盟领地的颈泽地区增派军队。

    双方的边境近乎于天然疆界,大军受限于边境复杂的山地地形、河流、糟糕的道路和补给等因素很难展开。

    但是有一片区域不同。

    一条古老的大河与湖泊干涸以后,留下了几条支流、沼泽和东西宽达十余里,南北长百里的河谷地带。河谷的南北出口分别被人类和氏族联盟控制,建有各自的巨大要塞。

    那里有良好的道路和大量的仓库,UU看书 www.uukanshu.com只要突破了河谷地区,双方的大军就能自由的袭击附近的平原。

    河谷的出口并非仅此而已,长达百里的山脉中有十几条山道和隘口,是走私犯、间谍和小股军队偷越的绝佳路径。这个狭长的区域就像是咽喉,因为遍布沼泽与河流被称为“颈泽”。

    颈泽河谷因为其至关重要的地形始终是争夺中的领土,未能被任何一方完全控制。拜耶兰方面从南面的河谷出口条顿堡的向北进军,经过多年的战斗占领了一大块领地形成巨大的突出部,敖德萨北部边境与迈耶公爵的要塞区分别位于突出部的西南和东南方向。

    换而言之,只要颈泽在氏族联盟手里,突出部就消失不见,北部的防线就能被拉平。

    针对氏族联盟的要求,拜耶兰方面也立刻给予了回应,要求对方撤出经由颈泽偷袭各处边境城镇的兽人驻军,把他们位于河谷北面的鲁姆要塞交出来。

    格里菲斯拿起刚刚收到的元老院公告,一眼就看到上面写着几个黑体大字:

    “颈泽,或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