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5章 隐者先生的第2次聚会

    其他人一个接着一个出现在圆桌旁,互相问好。血勇士伯鲁纳夫最后一个抵达。他先瞅瞅阿斯兰忒,然后咧开大嘴用雷鸣般的吼声呼喊道:

    “大家好,从这次聚会开始,俺的称号变更为勇不可挡的族长,暗影祭司小姐的丈夫!”

    “……”

    你之前参会还是用“我”来掩饰一下的。格里菲斯忍不住扶了一下额头。

    在场的人一片沉默。阿斯兰忒抬手一指,朝他丢出一个恐惧术,让伯鲁纳夫围着桌子跑了几圈。

    隐者先生威严的身影出现在上首的座椅,与会者纷纷起立,向他行礼。祂微微颔首,像是小学生聚会的会议也因此变得庄重而肃穆。

    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格里菲斯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他恭敬起身,就之前得到的帮助向隐者先生、观星者先生和各位客人表示真诚的感谢。

    神秘的存在没有任何反应,但是能让人感觉到祂的目光在平和地注视着格里菲斯。片刻之后,祂缓缓说道:“来自虚境的生命织缕正在试图干涉现实,某些代价终将要付出。

    “阻止祂的阴谋,或是击溃祂在现实的代理人会获得高昂的回报。

    “你们可以开始讨论和交易。”

    隐者先生发布了任务?格里菲斯还不熟悉这里的规矩。他左右看看,准备看看其他人如何反应。

    “睿智的隐者先生,诸位正神的力量正在调动,来自虚境的造物主也在阻挠生命织缕的计划,”仲裁人先生首先说道,“我是否可以理解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将会是诸神与外神的代理人之战?”

    隐者微微颔首。

    即将到来的战争,神的代理人之战……格里菲斯神色微动,挨个扫过在座的参会人。

    魔术师小姐请求发言:“仲裁人先生,你说的虚境的造物主会是七神的盟友么?”

    仲裁人回答不了这个问题,转身征求聚会主人的意见。

    隐者先生回答了她的问题:“来自虚境的生命织缕、喰煞、造物之主与梦魇之神会给予,然后索取高额的代价,祂们是无法进入的猎人。”

    这四个名字让在座诸人听得心惊胆战。格里菲斯更是被猎人这个词所触动。他发现恋人小姐和阿斯兰忒低下头去,恨不得捂住自己的耳朵。

    大家好 我们公众 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 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 年末最后一次福利 请大家抓住机会 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我们还有多少时间?”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勇者先生问道,语气中带着微微的颤抖,“这些,外神还有多久抵达?”

    有那么一瞬间,格里菲斯察觉到聚会在骚动。所有人都沉默不言,但是紧张和忧虑如无形之水包裹着这里。

    隐者先生回答道:“几年,或者几百年,取决于这个世界的决定。”

    观星者先生,已经可以确定就是西迪厄斯的参会者直视着格里菲斯:“虚境的触须正在向现实蔓延,潜伏下来。一旦有所发现,我们应当立刻彼此知会。”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勇者和血勇士、仲裁人一起点头。

    隐者先生看起来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说更多。

    “那么,我们开始吧,”仲裁人先生继续推动会议的进程,“虽然外神快要把我吓死了,但是,生意还要继续。我希望交换情报,了解兽人的战争准备,进攻方向和计划。可以公开或者私下交换。我可以提供财物、粮食、武器、神秘物品作为对价。”

    好家伙,这个环节我喜欢!格里菲斯一下来了精神。长期以来,他受制于学业,对于霍蒙沃茨之外的情报一直缺乏了解。

    按照他在东方战场的习惯,哪怕是手头最拮据的时候,他也会省下钱来向商人、后勤部队和水手购买情报,了解其他战场的情况,什么时候补给可能会不堪重负而中断。来到拜耶兰以后,虽然他没丢了这个习惯,但是已经没有什么空闲时间可以外出进行情报收集了。

    没有足够的情报支持,格里菲斯感觉自己的实力被压制了一大块。隐者先生的聚会终于给他补上了重要的拼图。

    在座的所有人一起把视线转向伯鲁纳夫和阿斯兰忒。

    “俺们正在进行战争动员,但是集结大军还有待时日,”伯鲁纳夫毫不在意地说道,“可惜俺没有可供交换的情报,细节不是俺可以取得的。”

    暗影祭司小姐补充道:“这将是一场大战,规模不亚于一年前在东线结束的那场战事。我可以拿到氏族联盟两个方面军的将领名单和部分情报,如果你需要的话。”

    “我非常需要,”仲裁人回答,“那么,我们单独交流,物资还是通过之前的方式交给你么?”

    阿斯兰忒点点头:“物资直接交给血勇士,他会安排接收途径。”

    恋人小姐小小的“哇”了一声,然后拍了拍手。伯鲁纳夫魁梧的身躯直接在座位上扭动起来。

    巨魔小姐说完,就盯着血勇士说道:“物资安排等我的通知。”

    “亲爱的,嗯,祭司小姐,你说啥都行!”伯鲁纳夫大吼一声,吞进去几个本来要吐出来的词,换了一些更得体的说了出来。

    哎?阿斯兰忒不是还要考验这个兽人吗?怎么他们进度这么快?伯鲁纳夫,你,可以啊——!

    格里菲斯疑惑起来,但是很快就打消了最初的设想。

    不对不对,这巨魔妹子怎么卖自己人的情报卖的这么自然,看起来她和仲裁人之前没少合作。她背后的势力一定有自己的谋算,一直等待着合适的机会。

    等等等,两个方面军?氏族联盟的方面军可是最高级别的战略单位,每一个方面军都是相当于拜耶兰2个以上的军团和辅助军团组成的大军。她怎么可以拿到这么重要的情报?

    阿斯兰忒的身世并不好,来自家族的支持可能是很有限的。那么,她的行动是七神之一的黑夜与阴影之神的意志,还是部分教区的独走?

    这个时候,魔术师小姐向思索中的格里菲斯投来视线:“死亡骑士先生想必会出战吧?”

    格里菲斯点头确认。他的军人身份是掩盖不住的,也没有隐瞒的打算。

    “那么,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魔术师小姐申请了单独会谈,将格里菲斯带入孤立的空间中。

    她的容貌无法辨识,声音也有所改变,得以毫无顾虑地提出自己的期望。

    “死亡骑士先生,如果我的推测没错,你应该是一名拜耶兰的年轻军官。”

    “是的。”

    “嗯~”魔术师小姐思考了一会,“虽然看不清楚,但是从气势和风度上推测,再结合你能够加入这个聚会的实力,你多半是禁卫军的骑兵军官,是吗?”

    “你真是敏锐,”格里菲斯并不隐瞒,“的确如此。”

    魔术师小姐小小的开心了一下:

    “我想请你注意安茹的少女,如果前线上她有什么异常,请立刻通过隐者先生来告知我。对于你的情报,我可以提供金钱,神秘材料或者其他情报和神秘学知识作为交换。”

    “隐者先生?”这个请求和联络方式有点出乎意料。格里菲斯对于交换情报这事非常热衷。

    “是的,在你需要的时候,可以通过米诺斯阁下联络隐者先生提出请求。”

    “我知道了,只不过,”格里菲斯想了想,“圣女会有哪些方面的异常?”

    魔术士小姐在恍如黑夜的空间中走了两步,梳理思绪:

    “从我已经获得的情报来看,她是圣光教会的圣女,是一位美丽、纯洁而善良的少女,生活简朴,作战勇敢,拥有凡人无法想象的魅力、亲和力和彰显神迹的力量。
但是,她的真实容貌和来历却不得而知,这些信息我迟早会知道的,但是,截至目前,有神秘的力量在施加阻碍。

    “如果王子领军作战,圣女必定会带领圣光的信徒们前来支援。这从各方面都说得过去,也理应如此。教廷的支持,民众的信赖,再加上军权,如果战争胜利获得威望,王子手中掌握的力量不是太强大了吗?

    “应该会有许许多多的势力不喜欢看到这一幕。

    “我有一种预感,圣光教会,或者别的某些组织可能正在策划难以察觉的阴谋。”

    格里菲斯对此表示非常认可。圣光教会的圣女选拔与培养工作早已被新教规所禁止。他下意识的捶胸致意,接受了魔术师小姐的请求。

    他们返回聚会的圆桌以后,仲裁人接着说道:“还有什么要求和建议吗?”

    格里菲斯犹豫了一下,举手说道:“我希望了解霍蒙沃茨的伊莱蒂亚小姐的情报。如果有谁听说过她,我可以支付货币或提供其他情报进行交换。”

    在场的客人们没有什么反应,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人的样子。虽然场面有些尴尬,但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格里菲斯向恋人小姐投去目光,发现她也注视着自己,浅浅的微笑了一下。

    ……

    聚会在开始半小时后结束了。在离开以前,格里菲斯向隐者先生确认了一下,在下次聚会开始以前,他可以通过戒指提出申请,请求隐者先生或者其他参会人的援助。

    恍惚之间,他又回到了刚才登上的楼梯,身边没有任何异样,也没有人察觉。前往参加聚会和返回都很便捷、隐蔽。

    但是,长此以往可不是个办法。参加隐者先生聚会可是实实在在的移动了位置,要是被教授们撞上或者被其他人看到引起关注,那会惹来许多麻烦。得想个办法才是……

    格里菲斯暂且放下这个念头,佩戴含光和断罪,悄悄溜出寝室,去仓库里取来刚领的手雷来到银月塔的图书室外面。

    现在已经是就寝的时间,但是格里菲斯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经历了越来越多的事件以后,格里菲斯发现他已经不可能回避古神和祂们伸向世界的触手。

    尤其是校长和萨洛里安教授两人都牵扯到了贝洛蒙遗迹可怕的怪物,怪物存在甚至牵扯到沉眠于地下的梦境之神的隐秘。如果两人遭到污染,霍蒙沃茨将不再安全。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世界就没什么安全的地方,连迦南的执政官和亲族都能在一夜之间覆灭,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呢?

    他召唤出鲜血傀儡,把一袋子手雷和油灯都给了它,然后呼唤骨戒:

    “米诺斯,你来控制这个傀儡,如果五分钟之内我没有从里面出来,你就点燃这些东西,原地引爆。”

    万一怪物学姐对我不利,用某些手段隔绝了我和外面的联系,想要吃掉我……那么,爆炸会把全校都惊醒。五分钟我应该还是能撑得住的。

    给出命令以后,格里菲斯又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如果你和我都被屏蔽在这个塔楼里,你是否也能控制傀儡?”

    “信息传递和干扰是复杂的课题,米诺斯无法确保,”骨戒回答道,“为了保险起见,建议将米诺斯留存在傀儡上,米诺斯将会强化傀儡,在神态、气味和眼神等各方面实现最大程度模拟,并且根据你的指示进行发言和行动,避免引起其他人怀疑,确保引爆成功。”

    “噢吼?是个想法,你真是一块聪明的骨头。”格里菲斯脱下戒指交给傀儡戴上。

    随着骨戒与傀儡的气息相容,两个看起来一样、闻起来也一样的家伙站在月光下,大眼瞪小眼。

    准骑士动动手腕,傀儡也动动手腕。他晃晃脑袋,傀儡也晃起脑袋来。

    格里菲斯动起脑筋,无声的发出指令,傀儡就用和他一摸一样的语气说起话来:“今晚月色真美。”

    这东西可以啊!看起来和真的一样。以后别的女生约我喝茶又推脱不了的时候,就让米诺斯去把茶喝了。甚至可以替我去上课,去考试啊!我可以在别的地方翻答案来告诉它!

    真是好主意啊,不愧是我!

    格里菲斯一下来了兴致,对着银月塔挥手一指:“你,带着手雷进去,根据我的指示进行对话。”

    “米诺斯发现你的两条指令前后矛盾,根据早先方案,米诺斯应当控制傀儡在塔外待机。”

    “对,”格里菲斯点了点头,“我改主意了,快,带上这几颗手雷。”

    ……

    “格里菲斯”来到无人的图书馆里,轻叩书架。

    很快,裙摆擦过书架和地板发出的悦耳沙沙声从楼梯上传来。那位出现在库的美丽学姐又一次现身了:

    “晚上好,死亡骑士先生,你怎么一个人来了?”

    她的话语直接点破了格里菲斯的身份。奇异的灵能波动扩散开来,虽然并无敌意,却将整座塔楼包裹在静谧之中。

    “晚上好,UU看书www.uukanshu.com”格里菲斯紧握手雷,装出全身的颤抖样子向她点头致意,“伊莱蒂亚小姐,我是来和你谈谈的。”

    “带着那些又粗又硬的东西来谈判?噫,你真讨厌,看着就很不优雅~”黑色长发的美丽女子像夜莺一样轻笑起来,“我所拥有的,就只有这个小小的图书馆了,还能允许什么呢?”

    她的笑声让格里菲斯轻松了一些,但是他丝毫不敢放肆,客客气气地问道:

    “我知晓了一些有关于你和萨洛里安教授的知识,而且随时都可能被征召前往战场。在这以前,我想知道,你在这里做什么?会不会对这里的人类、精灵造成危险?”

    “一个图书管理员,能做什么坏事呢?”恋人小姐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放心吧,现在的伊莱蒂亚对大家没有威胁,而且一点都不想和萨洛里安什么的有任何关系。”

    “嗯,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不,告,诉,你!”恋人小姐拉长了音调,有些淘气地说道,“你又不是我的男朋友,我干嘛和你说心路历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