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章 危险的霍蒙沃茨

    “很好,嗯,很好,”海因茨教授看完了格里菲斯的暑期报告,连说了几个好。这可是难得的待遇。

    也不知道他是说我的报告写的好,还是看起来要开战了这事很好……格里菲斯默默看着教授,等候训示。

    他一回到学校就提交了一份有关兽人氏族联盟的调查报告。贝洛蒙遗迹之旅也是不错的暑期课题,但是迦南和火石部落的事件对于他这样的修托拉尔来说更有价值。而且,自己写的东西也不会涉及抄袭,拉纳肯定会抄菲欧娜的报告,教授们要是看出来……

    不管怎么说,经过近两月的冒险,格里菲斯发现边境地区存在大量的粮食贸易和武器走私,氏族联盟方面以毛皮和矿产进行交易,实力每天都在增强。

    伯鲁纳夫在火石部落的冒险只是大酋长收紧控制权的一个缩影。来自大酋长麾下的勇士们正在逐渐取得各个中小部落的控制权。他们以武力取得威望,也必须按照兽人的规矩用战利品来安定躁动不安的氏族成员。

    伯鲁纳夫这样隔天就开始自己地盘打算的兽人也许是个案,但是大酋长把自己的力量分散开,如果他不做点什么,这些部下或早或晚都会具有独立性,渐渐离开他的控制范围。

    “间战期只有短短的一年呐,”教授收起报告,轻叩了一下桌面说道,“你的报告值一个A,我会列入保密文件保存。如果爆发战争,你觉得会在那里?”

    格里菲斯思考过这个问题:“如果按照常规来设想,应该是一场边境入侵,塞瓦斯托的北方有迦南的协防,防御力量强大而且比较荒凉,氏族联盟会试图在敖德萨方向夺取一些物资和土地。战争规模会比较有限。”

    “嗯,按常规,就是一场有限的边境冲突来稳定大酋长的控制权,”教授点点头,“但是呢?”

    格里菲斯接着说道:“但是,从过去一年的事件来看,诸位神秘的存在正在策划某些我们所不了解的阴谋。亡语教团是这些事件的主要策划者,与七神教廷和世俗力量对立。

    “据我所知,信仰邪神‘造物主’的信徒们也在妨碍亡语教团的行动,目的不明。如果这场战争有他们的推动,性质就不同了。”

    海因茨教授站起身,从书架上取出一些记录:

    “邪神与我们不同,祂们拥有浩瀚的灵能,存在于其它的位面,却总是在诱惑世人。

    “从过去的记录来看,能够引起邪神兴趣的东西几乎都是祂进入本世界的途径。办法有很多种,比方说举行邪恶的仪式,通过大量信徒的献祭和精神共鸣撕裂位面,或者让信徒的承载祂的力量,铸造可以行走于世间的分身。这都能让祂的一部分力量投影下来。

    “一旦降临完成,嗯,这事我是没听说过,但是一旦降临,整个世界都会被祂诡秘的力量污染。

    “七神在人间的力量投射是有限的,如果让邪神得逞,必将是一场浩劫。

    “格里菲斯,你觉得该怎么阻止这一切呢?”

    准骑士回答道:

    “去那些能够从罪行中获利的人里面寻找罪犯。去事件的源头寻找利益的流动。

    “邪神需要信徒的配合才有降临的可能。信徒的信仰不是无缘无故的,他们所追求的一定是灵能、寿命、财富或者类似的利益。这些利益的集中和调动会被我们发现。只要摧毁他们获取利益的途径,便能挡住他们主人的降临。”

    “是喽,”教授拍拍桌子,“有进步。这也是让你指挥暴风和603中队的原因。这两支小部队固然是不可能打败邪神的,但是够快,够犀利,就像是一把匕首。

    “你要保持警惕和独立性,一旦发现端倪,立刻就要投入战斗。”

    海因茨教授话锋一转,开始说起别的事情:

    “你知道圣光教会在多年前就已经停止选拔圣女了吗?”

    “知道的,教授。”

    “嗯,这事可疑,那个安茹的少女很神秘,到现在为止我们都不知道她的样貌和来历,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冒出来了呢?”海因茨教授满脸都是怀疑,“拜耶兰方面向圣光教廷发出了询问,但是这些神棍什么都不肯回答。其它诸位神祗的代言者也纷纷提出交涉,指责圣光教会破坏了协议和默契。

    “我怀疑,这不是教廷的直接意志,否则不会做的这么粗糙,很可能是某些地方教会的独走,圣女在阴云密布的危险时刻和底层民众当中的号召力不可小觑,只要造成了既成事实……”

    格里菲斯的心咯噔了一声:“难道当前的局势和迦南的事件可能都是阴谋的一环,邪恶的力量正在布局。

    “但是,我不理解的是,圣女只会强化圣光的力量。到头来,不还是成为了邪教团的敌人么?该不会,该不会是……”

    “不会的!”海因茨教授打断了格里菲斯的猜测,“七神教会彼此间是有些龌龊和纠纷,但是在阻挡邪恶进入这个世界的目标上,他们是一致而坚定的。如果要猜测的话,倒不如推测圣光教会的部分中高层预见到了危机降临,提前采取了独走行动来对抗邪恶。这还符合逻辑一些。

    “当然了,面对邪神这种强大的怪物不能完全依赖常理和逻辑。当前的事件彼此间可能有着更深的谋划和布局,一些表面上看起来无害的举措和行为被用作掩护。”

    这个话题也就到此为止了。两人继续说下去就成了无根据的鬼故事。

    临出门的时候,
教授突然叫住格里菲斯:“你等会有炼金术课程吧?结束以后去实验室申领一些手雷测试一下。”

    “手雷?”格里菲斯惊奇地问道,“是催泪弹那样的瓷瓶吗?”

    “比那个强,是需要点火引燃的新产品。小心别炸死自己。”

    ……

    作为高等学府的学生,能够略有清闲的时间也仅仅是假期而已。回归霍蒙沃茨的日常学习以后,密集的课程设置,考核安排都让大家非常忙碌。

    从海因茨教授的办公室出来以后,格里菲斯立刻赶到萨洛里安教授的中级炼金术课。在经过了一年级两学期的初级课程以后,格里菲斯开始解除这么学科的高级课程。

    博学的萨洛里安教授也开始越来越多的参与教学。他精细地控制着实验进程,他对于魔药和炼金的理解无人能及。这门曾经并不受巫师待见的学科在他的带领下,绽放出无与伦比的光辉,开辟出全新的领域。

    而且,他似乎与罗兰建立了不少联系,在这个学期的课程上引入了对于颗粒火药与催化剂的爆炸反应研究。等会格里菲斯要测试的手雷就是合作的试验品之一。

    格里菲斯赶到的时候,课程已经开始了。他从门缝里溜了进去,站在人群的最后排。嘉拉迪雅和索尼娅也在一起,她们一会看看实验,一会看看教授,眼神既怀疑又提防。

    贝洛蒙遗迹之旅让大家了解到这位教授和校长都与某种可怕的生物有着纠葛。如果他们在那时就已经被感染,或者陷入疯狂,那么霍蒙沃茨就不再安全了。

    必须做点什么加以防范……

    格里菲斯思考应当如何采取行动。仅凭现有的证据怀疑无法做出定论,离开霍蒙沃茨也很难说就是安全合理的选择。他也不敢轻易试探半神。

    睿智的魔法至尊现在看起来一切正常,他的实验进行的有条不紊。他深爱的伊莱蒂亚却是一个怪物。人类应该都很害怕她吧,应该会很忌讳她的存在,但即便如此,萨洛里安教授还是深爱着她。

    惊悚而扭曲的形体能把索尼娅吓得几乎崩溃,同类的存在却幻化成纯洁美好的少女,甚至在交往中让年轻的天才巫师深深迷恋,多年之后也难以忘怀。银月塔上的学姐有可能就是伊莱蒂亚小姐,她确实很美。经历了这些的萨洛里安,站在他的角度,该如何面对世界呢?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的生活中也出现了这样惊人的存在。举个不适当的例子,比方说克丽丝塔被复活了,出现在我的面前……理智告诉我她背后的真相是如此残酷,邪恶和扭曲。但是,如果她看起来像人类,甚至无论形态如何,灵魂的实质与我们并没有不同。

    我该怎么办好呢?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我多半会疯掉吧……

    ……

    下了课以后,格里菲斯找到副教授和助教们,用海因茨教授的函件申请到了一堆实验用手雷。

    这是一堆薄皮的金属小罐,可以单手握住,通过顶端的火绳引燃。点燃导火索以后必须投出,否则会炸在手里。

    负责管理这些东西的是维洛诺斯副教授。他态度随和地介绍了一下:

    “进攻性手雷可以制造小范围的冲击波和闪光,但是杀伤力较弱。防御手雷则会炸出一堆破片,在有掩体的情况下使用比较安全。使用火药引爆外面的金属外壳,加入少量特定属性尘晶的情况下威力更强,但是非常昂贵。”

    “这东西用起来非常危险,我们用布朗尼测试,死了好几个。掷弹兵必须够高够壮,才能将手雷掷到目标位置,或者至少要能投掷到够远的距离,以免炸伤自己的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