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章 小鱼干

    霍蒙沃茨大厅外正在刮着可怕的风暴。狂风劲吹,风中传来树枝折断的噼啪声。古老阴沉的城堡和屋顶吱嘎作响,落地窗在鬼魅般嚎叫嘶吼的大风中发出呯呯声。

    校长像每个学期开学那样做了欢迎致辞,但是这一次比以往还要简短。做完了一年级新生的天赋测试以后,大家开始吃晚饭。

    这几天,索尼娅总觉得哪里不对,巨大的危机感紧紧抓住了她,却又说不清楚。这种奇怪的异样在年初老兵事件来临时有过隐隐约约的体验,但是这一次感觉更近,更奇怪,更失落一些。

    她有些忧愁的翻阅着报告。伯爵府的情报渠道会定期给她抄送一份。

    在最近的这段时间里,不少观星者途径的占卜师纷纷反映说他们梦到了非常怪诞而扭曲的东西;拜耶兰的艺术家创造了一堆不可名状的扭曲雕像,就好像他们集体服用了过量的魔晶地嗪混合剂,让本来就敏感脆弱的理智更加错乱起来。

    探险家们写给爱莲娜伯爵夫人的信件里,恭维和奉承少了四分之一,多了许多怪诞的发现,或是声称某个兽人、巨魔的部落开始举行神秘的血腥仪式。

    未闻其名的邪教徒在各地举行诡异的祭奠,边远小镇传来不详的嘟哝和低语。

    梦境途径的通灵者们受到的影像似乎最大。霍蒙沃茨的希拉分院就有不少这类人。他们声称连续几天都处于恶梦之中。

    不安的消息在长桌间流传。哪怕是一年级的新生都被压抑的气氛感染,低头不语。谣言在晚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到达了顶峰,负责通灵课程的副教授突然在座位上抽搐起来,口吐白沫。

    在一阵阵尖叫中,这位可怜的副教授被送走治疗。宴会大厅再也安静不下来了。

    大家纷纷传说,迦南执政官,超凡之巅,世界上最强大的半神之一,秩序守护者与校长的好朋友在不久前遇刺,家族的核心成员全部陨落。

    凶手据悉是他的亲生儿子和一个神秘的黑暗组织。而执政官的女儿,正坐在密涅瓦院二年级的长桌边,平静不语。

    精灵执政官和维兰诺伊家族的毁灭将会带来不可预料的危机。许多学生都在自己的家族里听到了令人紧张的传闻。

    军队在调动,神秘世界的大人物四处奔走。超凡者已经被集合起来。

    据说,邪神已经向着现实伸出触手。

    整个大厅像是住了数不清的老鼠一样,充斥着窃窃私语。

    “看,那边黑色长直发的学姐就是。”

    “她真漂亮~!”

    “现在是神秘事件的主角。她的哥哥担任过一段时间魔咒课程的教授。”

    “他可帅了,真想不到……”

    悉悉索索的低语声没个尽头。难以言喻的阴影笼罩着大厅。主桌旁的校长和教授们一个个心事重重,即没人祝酒,也没人说话。

    “吱嘎!”

    银橡叶骑士鹰帜章的获得者,格里菲斯三级突击中队长突然站起身来。整个大厅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突然没了声音,就连教授们都疑惑地看着他。

    大家心怀顾虑,又很好奇,却只能压制着提问的,甚至不敢往那里偷看。

    两个一年级男生在远处交谈了一会,并肩向着格里菲斯身边走来。他们的靴子敲打石板,坚定的声响把鬼魅魍魉般的纷乱阴影又驱散了一些。

    “长官!”他们一起立正行礼,向三级突击中队长致以敬意。

    “暴风骑兵中队三级小队长,吉尔·德·艾斯。”

    “同属,随军圣职者,见习修士约书亚·玛纳多。”

    两位新兵神情庄重地注视着格里菲斯,引来许多人羡慕或好奇的目光。

    消息已经传开了,拉莫尔家族的准骑士在迦南的事件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护送着前任执政官的女儿突围,直到置于雅兰的艾维娜·希尔芙女士保护之下。

    “很高兴见到你们,”格里菲斯向他们伸出手去,“来,先生们,随我走走。”

    看到他们往露台走去,安静的大厅一时间又被悉悉索索的声音充斥。

    ……

    格里菲斯和两个年轻人打完招呼很快就回来了,依旧像往常那样坐在索尼娅对面,嘉拉迪雅身边。

    “说什么呢~”嘉拉迪雅往他的身边蹭了蹭,在长桌下悄悄把手放到他的手心里让他握着。

    “认识一下,讨论了一下接下来的作训安排,”格里菲斯向她歪歪头,然后望向对面的索尼娅,“如果最近无事,伯爵准备安排几次训练,把暴风中队集中到附近让我们熟悉一下。这样等到临时有任务时,我们不会太生疏。”

    “嗯,好的。”

    索尼娅点点头,望着格里菲斯,莫名疑惑狭窄的长桌给人一种天堑般的距离感。嘉拉迪雅和格里菲斯坐的很近,但是这样的情况也不奇怪,她自己也常常紧挨着格里菲斯坐。轻轻靠着他的胳膊,会让人有种安心的惬意。

    但是,好像就是有哪里不对呀~

    格里菲斯从迦南回来以后她就觉得有些不一样。发生了那么可怕的事,索尼娅很担心格里菲斯的安全。他最后全须全尾的回来了,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还晋升为序列7,这真的是双份的快乐呀!

    但是,为什么,会有这样说不清楚的感觉呢……索尼娅想起从家里离开返校的时候,爱莲娜伯爵夫人还特意叮嘱了两句:

    “不要在意一时的输赢,赢到最后的才是真赢家。”

    妈妈没头没脑的说什么呢!索尼娅用拳头轻轻敲敲长桌,没来由的生起闷气来。

    ……

    晚宴结束以后,格里菲斯按照老习惯去校园的城墙上转悠了一圈,期待着精灵是不是也会来陪他一会。

    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生。格里菲斯无奈地返回寝室。他一边走一边摸摸脸,手指上残留的香气钻进鼻尖,让心神都摇曳起来。

    霍蒙沃茨的寝室由三间两到三人的卧室共用一个宽敞的起居室。那里有沙发、地毯、壁炉、装冰块的铜箱,闲暇的时候大家会聚在那里喝茶看书。

    格里菲斯握住门把,刚刚推开一些就听到好些人在里面七嘴八舌的说话声。

    “
嘘,小鱼干回来了!”起居室里传来一个小小的声音,嗡嗡响的喧闹声顿时安静了下来。

    小鱼干,什么小鱼干?格里菲斯莫名地循声望去。

    拉纳、米典麦亚、贝尔蒂埃、德迪乌斯一伙人正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聊天。甚至连奥菲莉亚、诺娜和库拉拉也在。

    “晚上好,”格里菲斯向几个女孩点点头,“为什么你们可以流窜到男生寝室?”

    “可不就是学校乱成一团,管不了我们了呗!”奥菲莉亚说道,“我们正在召开会议呢!”

    “讨论什么呢?”

    “讨论形势和即将到来的战争……”起居室里的人像背书一样说道。贝尔蒂埃轻声补充了一句:“其实就是鬼故事大会。”

    格里菲斯给自己倒了杯水也坐到了沙发边:“那么,你们讨论出什么来了吗?”

    “大狗,你说你说!”库拉拉用杯子戳戳拉纳。

    “我对于谣言的立场一直是鲜明的,不听,不信,恩,”拉纳一脸严肃的说道,“你再这么叫我,我就把你从窗户扔下去。”

    “本来要叫他小狼狗的。”贝尔蒂埃又嘀咕了一句。

    噢——!大家开始互相起外号了啊~格里菲斯很有兴趣的看看大家。

    在前线的时候,战友们互相起外号是常有的事,有些新人刚补充进来就战死了,如果他的名字太拗口,大家就只记得他的外号。

    而且,像是贝尔蒂埃·德·乌瑞纳斯这样体面的名字,在工事里挖土的时候就很有一种违和感,必须得有一个琅琅上口的叫法才行。

    “大家都有外号了吗?”格里菲斯随口问了一句。德迪乌斯想要拦住他但是没有来得及。

    “当然!这是我们今晚会议的主要成果,”奥菲莉亚指着大家一个个说起来,“大狗,翻译官、小火球……”

    贝尔蒂埃和德迪乌斯一起做了个鬼脸。

    “然后是,死正经,”奥菲莉亚指了指不满的诺娜,然后点点库拉拉,“人形靶。”

    她的目光最后挪向米典麦亚,强忍着笑,嘴角像波浪一样抽搐着:

    “疾风之狼……”

    所有人都咒骂起来,看起来都很不满意。

    格里菲斯满脸批判的瞪了奥菲莉亚一眼:“那你呢?”

    “是啊,你自己呢?!”其他人跟着嚷嚷起来。

    红蓝异瞳的女孩手指着下巴想了想:“金眼妖瞳?”

    “不行!”所有人都反对。

    “那么,美女?”奥菲莉亚拍拍手,“这个可以吧?”

    “这算什么外号,你给我们起外号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哎,你们好麻烦啊~”奥菲莉亚为难了,“要是给自己起不好听的外号,岂不是很残忍吗?”

    “你对我们就不残忍吗?”

    “嗨~”女孩叹了口气,看看格里菲斯,“小鱼干,你有什么建议吗?”

    靠——!小鱼干原来是我!格里菲斯差点跳起来。

    “小鱼干还不错吧,”奥菲莉亚得意的拍拍大腿,“多亏了你,好多同学都有了外号,比方说小菊胖猫,小黑呆猫……”

    “UU看书 www.uukanshu.com你给我等一下,”格里菲斯立刻警觉了起来,“小菊胖猫,小黑呆猫都是谁?!”

    客厅里立刻安静了,库拉拉挠挠头,起身想要溜走。

    “小菊胖猫是茜茜小姐!我和她不熟,不是我起的!”诺娜嚷嚷起来,“小黑呆猫是……”

    奥菲莉亚跳起来捂她的嘴,两人在沙发上扭打。一边打,奥菲莉亚一边转过头来大喊:“嘉拉迪雅小姐是黑长直,黑长直啊!嘿,好听吗!”

    这个时候,拉萨尔开门进来,对沙发上的奥菲莉亚说道:“喂,狼骑兵,人菜瘾大全副武装,正在楼下等你呢!”

    “哇啊——!”奥菲莉亚抱着头尖叫起来,“太污了,住嘴,住嘴啊!”

    格里菲斯不由得转过头去看看拉纳:“人菜瘾大是……”

    “菲欧娜,”拉纳强忍着笑说了一句,“一开始叫她神秘之王玩家,她觉得不好听,然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