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章 预兆

    光怪陆离的碎片渐渐被拼凑到一起,呈现出骇人而真实的图景。格里菲斯恍惚察觉了自己在这幅图景中的可怖位置,拼命想要躲进平静、安宁的黑暗空间。他有一个模糊的念头——若是不能将已知的事物相互联系起来,这一定是世上最仁慈的事情了。

    第二纪1444年8月30日早上6:00。晨曦穿过玻璃窗,光影照在格里菲斯的脸上。他拉了拉薄被单,把自己藏了进去。

    就这样又睡了五分钟以后,格里菲斯钻了出来,望望窗外。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滋生出难以言喻的感觉,冥冥之中,某个隐藏在黑暗中说不清道不明的存在,正在彰显恐怖身躯的一角。

    格里菲斯在伯爵府的阁楼上醒来,揉揉眼睛扫过简单的书桌,只能躺下一人的小床和塞满床底的书籍、衣服和行李,取下衣架上的衬衫和骑兵制服款式的外套穿上,将勋章挂在领口。

    外套是挂在墙上的,冬天衣服比较多墙上不够挂的时候就只能堆在桌角,让房间显得很拥挤。衣柜是没有的,这个不到四平方米的小房间如果搬进衣柜就会挡住路,或者必须把书桌搬走。格里菲斯宁可衣服有些褶皱也不愿意没了看书的地方。

    这个阁楼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呐,暑假返回伯爵府的时候,仆人们称呼我骑士先生,但是看到我还住在这个小阁楼里眼神有些怪怪的。

    如果能有一间带衣橱的卧室就好了,最好能有个带沙发的起居室,否则想要躺一会或者坐着吃点东西就只能去床上或者书桌上,很不整洁。

    如果有了起居室,那最好能有独立的盥洗室,我就不用跑去三楼的公用盥洗室,那里经常需要排队,紧急情况下太不方便了。

    独立的厨房和瓦斯管道也难以割舍,自己炖点吃的会让夜晚变得更美妙,伯爵府供应的夜宵太简单了,夜店心也是给客厅的贵客吃的,我去偷吃还得和他们聊上几句……

    格里菲斯揉着脸往三楼走去,在那儿刷牙洗脸。他走过旋转的楼梯,望见楼下庭院里缤纷的鲜花和玻璃花房里的奇异水果,又开始幻想起来。

    有了起居室、盥洗室和厨房,那还是有个小花园更好啊,可以种上桃树,把钥匙藏到树洞里去,嗯!喷泉太奢侈了,但是草坪要是能有一小块就很好,能和朋友们一起坐在那里仰望夏夜星空……

    哎呀,要是能和嘉拉迪雅躺在一起再看一次夏季大三角那就再好不过了!

    抵达雅兰以后嘉拉迪雅一直非常忙碌,出席各种会议和舞会,确保社交界知晓她已经平安无事。在这种情况下,格里菲斯几乎找不到和她独处的时间,贴心的艾维娜女士就安排人手把他给送回了拜耶兰。

    格里菲斯算计了一下自己的财产和收入,开始满心期待的勾勒了一个心目中的小屋。

    他从小小的卧室开始幻想,给自己的小据点补上沙发、壁炉、地毯和窗台下的蔷薇,最后认定再加上精灵小姐的陪伴就完美了,不需要更多了,真的,如果还不知足那一定是思想有问题而且会有危险。

    从东方的战场来到伯爵府的那一天像是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遥远,青涩的二级小队长已经成为了独当一面的指挥官,序列7的非凡者,拥有银橡叶骑士鹰帜章,不出两年就可以成为正式骑士,每月110银郎的月薪和津贴也已经涨到了350银郎。按说这已经是惊人的速度,但是格里菲斯依然觉得已经过去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克丽丝塔的秘密背后藏着难以捉摸的层层阴谋,伊洛蒂的仇还没有报,生命织缕和造物主是神灵般的存在;霍蒙沃茨的两位魔法至尊与危险的邪神和怪物纠葛;针对嘉拉迪雅的阴谋还未查明,迦南就发生了更大的剧变……

    敌人越来越强,围绕在格里菲斯身边的阴谋如同蛋糕上的奶油般一层压着一层。

    当然,他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曾经必定要穿在制服下面的锁甲已经没有了意义,防护效果并不超过护盾,还会因为负重影响机动性。

    以前不离身的匕首也几乎失去了携带的价值。有了流星、剔骨之后,一大把的飞刀和普通匕首的杀伤力变得不值一提。如果用上含光断罪,一年前要慎之又慎应对的哥布林巨怪,甚至山怪已经可以被格里菲斯轻松杀死。

    虽然这只是一年之间的变化,但是让人莫名地感觉已经过去了很长的时光。

    格里菲斯打理完自己的脸,沿着伯爵府旋转的楼梯来到地下一层。那里的厨房已经准备好了早餐的煎蛋、培根和面包,还有特意为他准备的蜂蜜和牛奶。

    嚯嚯,这个是不变的。格里菲斯满意的吃了起来,抬手向走过来的熟人招了招:

    “早上好,安娜。”

    “早上好,骑士先生,”索尼娅的贴身侍女安娜也端着盘子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赶在伯爵小姐起床以前吃完早饭,“今天也起的很早呐~”

    伯爵府仆人和侍卫们都会早早起床来地下一层的餐厅吃早餐。格里菲斯渐渐有了身份和地位以后也没有改掉这个习惯。戴着骑鹰勋章的他来到餐厅的时候,大家一开始还有些拘束,没过几天也就习惯了。

    大家默默吃着早饭,安娜突然抬头看了看他:“骑士先生,你有什么地方变了呢~”

    “是吗?哪方面?”

    “说不准,也许是不像刚来的时候那么僵硬呆板,不像行走的原木了。”

    “……”

    “你以前每天板着脸,现在带上了一些笑容,有点腻腻的,但至少是笑脸吧。”

    “谢谢,安娜,你说话真好听。”

    安娜飞快的吃完了自己的食物,看看正在用一小块面包把蜂蜜小心翼翼吸走的准骑士:“但是把盘子舔干净的好习惯还是保持的好好的。”

    “是吧~”格里菲斯给自己的垫子倒上一点水,摇摇盘子,把残留的蜂蜜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不忘初心。”

    今天是返回霍蒙沃茨开始新学期的日子,八点半点钟的时候,索尼娅满脸迷迷糊糊的被安娜打扮好送到马车上。她的哥哥诺兰这一次不会送到港口,在伯爵府的白石车道上交代两句就要去忙自己的事情。

    格里菲斯注视着伯爵的长子,觉得他的气质和以前几乎没有改变。那是一种很稀薄的存在感,虽然他贵为伯爵的长子,以后也必然是大贵族,但就是不那么引人注意。

    这也不奇怪,伯爵府的女主人是爱莲娜女士,如果她说月亮是方的,伯爵就会立刻召集爪牙去把月亮削了;现任的拉莫尔小姐索尼娅更不用说,拜耶兰的珍珠在任何时候都是光彩照人,费尽心机想和她说说话的人随时都有一长串,只要给每人塞一把武器就能编成一个中队。

    “哥哥你又去洞穴探险了吗?”索尼娅抓住哥哥的手腕问了一句,“又是淤青。”

    “是啊,你们想来试试吗?”诺兰漫不经心的掏出药膏,给手上的淤青处抹上,“很有趣的。”

    格里菲斯笑着谢绝了。


    与拉莫尔家的其他成员相比,诺兰先生真的是不引人注意。他脸色苍白,眼圈黑黑的,像东方山里的花熊,看起来昨晚又熬夜了。他的打扮中规中矩,没有奢华的装饰,没有强大的气息和魔力。据说他每天和实业界的商人往来,订购了不少罗兰伯爵发明的新玩意进行洞穴探险,仅此而已……他甚至连绯闻都没有,就算大家知道伯爵夫人在安排他的未婚妻,社交界也没人特别在意,如果非要说道说道的话,那么大家都会简单的一语带过——伯爵夫人会安排好的。

    ……

    到了港口以后,格里菲斯全副武装的登上了一艘和飞叶号配置相同的附魔帆船,像往常一样开始检查船舱,走过一个又一个的舱室和楼梯,来到靠近船头的下方舱室。

    经过一连串的事件以后,只要不是在校内行动,校方已经不再禁止修托拉尔随身携带武器登船了。

    他不禁想到一年前那场恐怖而激烈的战斗,他和拉纳向可怕的触手怪物发动近乎决死的冲锋,就连缪拉和米典麦亚都束手无策,教授被大伙的血气干扰,全船乱成一团。

    如果这次再遇到一头海怪……

    嗨,一头怕是不够大家分呐!

    他仰头看看头顶的木板,同学们跑向船头,发出“咚咚咚”的脚步声。比起人来人往的甲板,这里安静又清凉,还很隐蔽。

    可惜嘉拉迪雅不在……

    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艾维娜女士让女儿留在雅兰,等到开学以后直接通过昂贵的传送法阵前往霍蒙沃茨。所以,这一次航行中格里菲斯就没有精灵小姐的陪伴了。

    一想到她,格里菲斯就心里痒痒的。虽然只是分开几天,但是他很想现在就能把女孩的手紧紧握住,说说这些天分别之后的心思。想的都心痛了。

    带着这份期待,格里菲斯一路上都心神不宁。

    第二天,他刚刚抵达霍蒙沃茨的私港就找了个机会离开人群,悄悄走到僻静的立柱后面,躲进没有人的角落。

    过了一会,他望见熟悉的裙摆出现在大厅里,轻盈地匆匆跑过,然后停下来四处张望。

    格里菲斯急忙轻叩秘银吊坠,用特殊的回响作为信号。激动的心快要跳出来了,他全身都开始微微颤抖,忍不住又从立柱后探出脑袋,看了看刚才的位置。

    窈窕高挑的倩影不见了踪影。一阵凉风从背后轻抚而来,冰凉纤细的触感沿着他的背脊向前延伸。格里菲斯急忙转身,将悄悄袭来的危险一把抓住。

    “想我了吗~”精灵小姐揉揉他的头发,满心期待的看着他,“你怎么躲在这里?”

    格里菲斯左看看右看看,将嘉拉迪雅搂进怀里,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注视着樱红的嘴唇:“这里又黑又暗,一看就是好地方!”

    “怎么就是好地方呢?呜,嗯……”

    嘉拉迪雅被紧紧拢住,微弱的反抗转眼间就被火热的吻融化了。她轻轻扭动身体,娇柔的喘息都变得急促起来。

    她挣扎着,想要从群山一般的包围里逃出去,但是左右都是宽厚的肩膀。她扭过头,想躲开热烈的吻,长长尖耳朵从格里菲斯嘴边擦了过去。

    “呀!”

    带着颤音的尖叫声在无人的大厅里回响,把两个偷偷摸摸的家伙吓得停了下来。

    嘉拉迪雅全身软绵绵的,过了好一会才说出话来:“不可以,不可以了!你胆子太大了,这里是学校哎!”

    哎,确实。格里菲斯连连点头。

    女孩轻轻喘息,仰起头看着他,“不可以这样,万一被人看到,会被处分的!会变成大新闻的!只要是学校里都不行的,谁知道玛丽安女士有没有把自己变成猫潜行过来偷看呢~”

    “UU看书 www.uukanshu.com校外就可以吗?”

    “噫,你这人~”嘉拉迪雅心虚的看了他一眼,“不可以动歪脑筋!”

    好嘛……格里菲斯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刚才的拥吻把几天来的眷恋和期盼都给填满了,唇边还未褪去的香甜触感让他的好心情快要飞起来。

    “偶尔,牵手,可以吗?”

    “也会被看到的呀!”嘉拉迪雅一边说一边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但是,刚刚离开宽厚的肩膀,她就有种被抽空了一般失落的寂寞,很想现在就回去。

    她犹豫着,脚尖在地上画着圈,抬头看看满脸期待的格里菲斯,又立刻低下头去。白皙的手轻轻碰了碰他的手背。

    嘉拉迪雅脸红的像晚霞一样。她轻捋着垂下的发梢,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低吟:

    “没人看见,偶尔,

    “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