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2章谁还不会作弊呢

    鱼人密密麻麻的朝着后排的祭司小姐扑了过去,像狂风下的草球般速度快的惊人。正在准备恐惧术的阿斯兰忒显然没有大范围攻击的魔咒,转身跑向同伴那里。

    但是鱼人跑的比她快的多,甚至在伯鲁纳夫反应过来以前就扑到了祭司小姐身上,开始啃咬那层浓稠的黑雾。

    阿斯兰忒抬手一举,将无形的恐惧漩涡扫过全场,所有鱼人刹时间一窝蜂的逃散开来,在火焰包裹的竞技场上满地乱跑。她干掉了几个,但是更多的在度过了恐惧的支配以后又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

    与此同时,霍格正把格里菲斯打的应接不暇。他的两柄战斧挥舞如飞,每一次攻击都附带着击飞甚至击晕的效果。双方都是强化了力量和体质,但是霍格的攻击附带着惊奇的力量,每一击都像是波纹般扩散开来。

    格里菲斯先是被击飞,然后被一斧头拍在盾牌和头盔上,陷入了短暂的眩晕。他刚从眩晕中挣脱准备拉开距离投两发投枪,霍格就发出一声凄厉的狼嚎,格里菲斯的双腿立刻如灌了铅一般。

    近战型超凡压制我,大群生物用密集攻击打断不擅长群体攻击的圣职者施法。巴洛克族长的准备很充分啊,那么,他本人的能力莫非是……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阿斯兰忒,原地别动!”格里菲斯被豺狼人压制的连基本战术动作都做不出来,展开冻气的同时扔出一瓶减速药剂定住豺狼人,然后化成蝙蝠冲向祭司小姐身边,“我来对付鱼人。”

    巨魔小姐正在被鱼人追的满地乱跑。她只要一停下来,立刻就会有大群鱼人扑上来咬他。纵然黑雾的防御短时间咬不穿,但是在密集的攻击下她也别想做别的事了。

    听到格里菲斯的召唤,她一时不明白要停在哪里。一团蝙蝠席卷而下化成人形,挥剑将一头鱼人斩杀两段,但是更多的小怪物直接越过他,不舍不弃的紧追巨魔祭司。

    鱼人的数量有几十头,让人无法想象它们是怎么挤成一堆伪装成人形的姿态。遭到格里菲斯冲击以后,它们一部分满地乱跑,其他的还在继续追击巨魔。

    场面积极混乱,硕大的豺狼人也已经挣脱束缚。蹦跳的鱼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甚至把霍格的攻击都给挡住了。

    “别走!”格里菲斯击退一群跳来跳去的鱼人,伸手一把抓住到处乱跑的阿斯兰忒把她举了起来。

    “啊,你干嘛!”阿斯兰忒只来得及惊呼一声就被扔了出去,掠过跳着想要咬她的鱼人头顶。

    “rua rue~ rua rue~”

    鱼人眼看着猎物飞过,立刻就要转身追击。格里菲斯扔开巨魔顺手往腰间的口袋一掏,翻手之间手中已经多了一瓶药剂。粉色的微光在水晶中荡漾,美丽的光彩中带着几分危险的气息。

    这是一瓶次级迷情药剂,有较小可能让对方在短时间内不可救药的爱上你,有较大可能彻底激怒对方。

    他抓起药瓶就往地面砸了上去。粉色的迷雾立刻随着飞溅的药水弥漫开来。

    所有的鱼人停了下来,用可怕的死鱼眼注视格里菲斯。它们恐怖而狰狞的脸上闪过困惑和厌恶,随即被愤怒笼罩,如同潮水般直扑过来。

    “rua~!”

    很好,次级迷情药剂大成功!格里菲斯手持含光旋转起来,接着将坚毅展开成为护盾,直面密密麻麻的攻击不闪不避。

    鱼人的尖牙咬在层层护盾上,根本打不穿格里菲斯的防御。

    格里菲斯双目如同刀锋,举起含光向着最前面的鱼人劈下。

    “哗嚓!”鱼人当场被切成两半,鲜血和一条电蛇喷涌而出,化作血色的长鞭直接抽在后面同类的脸上。

    还不等它们惨叫,格里菲斯一把撕开已经两半的尸体向旁边扔去,直扑其它鱼人。

    “哗嚓!”一道雷电在含光的剑锋上炸开,照亮了鱼人狰狞的红眼和恐怖的狂笑。

    格里菲斯化作一道雷霆,挥剑在鱼人之中左劈右砍,对雨点般的攻击全然不顾。一个鱼人张开锯齿般的大嘴咬来,被格里菲斯一脚踹翻,接着一剑劈开脑袋。

    “雷霆之怒”在这一剑中被激发。雷光的力量在剑身环绕,产生一道连锁闪电在鱼人间跳跃。格里菲斯在原地极速挥舞,密密麻麻的鱼人让他的攻击毫不落空。

    上一道雷电还在摩肩接踵的敌人身上跳跃,下一发又已经从剑芒中迸发。

    含光汇聚犀利的剑气,挥舞之间无形的风压切开鳞片和血肉,把它们的黑血和碎肉向天空泼洒。

    他德斩击还带着风暴般的气旋,没有被剑锋劈开的敌人被横扫而过,如同狂风下的野草纷纷向着四面倒伏。一个个狂乱的生物眼中闪过迷茫、惊异和恐慌,若不是它们被狂化的血液驱使,此时早已抱头鼠窜。

    格里菲斯将飞溅的黑血冻成坚硬的冰矛化作一道寒光,噼里啪啦地穿透三四个鱼人的身体,一击清出血肉的坦途。

    他挥舞长剑,不断旋转腾挪,电光闪闪的剑芒向着四面八方挥洒死亡,穿过漫天的血雨,道道的雷霆以他为中心绽开血色的花瓣,飞舞的血肉漫天挥洒。

    “嘶啊!”

    一片又一片的鱼人扑向格里菲斯,嚎叫着无法理解的语言,完全将不远处的兽人和巨魔弃之不顾。格里菲斯就是一块磁铁,而它们是大大小小的铁钉。

    密密麻麻的鱼人咬向格里菲斯的大腿、肩膀、胳膊和后背,却攻不破护盾和铁甲。只要一个交错德短暂瞬间,鱼人的肢体和头颅就会四分五裂地飞起,
断肢混合着污血到处飞溅,鳞片化作片片碎屑。

    ……

    场外的观众们在疯狂欢呼,也不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但是可以确定一定是符合兽人审美的血腥暴力的肉搏战场面。

    伯鲁纳夫本来要上去帮忙,一团墨绿色的液体突然飞射过来,附着在皮甲上开始疯狂腐蚀,冒出刺鼻的白烟。血勇士手忙脚乱的脱掉着盔甲向一边扔去。

    巴洛克的身体被旋转的碧绿法球笼罩,魔力的气息在手边旋转。他颤抖着挥舞着一小段木棍,吟唱复杂的咒语,竟然是一个罕见的兽人法师。

    他的第二发墨绿色液体攻击已经蓄势待发:

    “没想到吧,

    “外面的蠢蛋只会看到我想让他们看到的厮杀,没有人真正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哈哈哈哈!

    “沙,我知道你不是破法者,在同伴被牵制的情况下,你可要独自挑战资深施法者了,可别说我作弊,作为一位长者,我……”

    巴洛克的笑容突然僵硬了。

    他瞪大眼睛,看着前方年轻的兽人。

    伯鲁纳夫不声不响的扔掉斧头,脱光了重甲扔在地上,露出古铜色的雄壮胸肌。一颗狰狞而扭曲的颅骨赫然出现在他的手中。

    昆虫般的黑气在颅骨的眼窝中涌动,向伯鲁纳夫的手腕萦绕蔓延,极度邪恶而黑暗。两个繁复而诡异的黑色法阵随即在他的身后浮现,疯狂旋转。

    某种怪物正带着惊人的气势伸出手来,试图越过位面的障壁。

    那是包裹着地狱烈焰的岩石巨人。它魁梧的身躯撕裂位面的间隙,以无法可阻挡的气势和恐怖站立于大地之上。

    “你带着什么封印物?”巴洛克叫道,“你不是勇士途径的非凡者?你这年轻人,难道想要用这怪物来打我吗?怎么这么无耻!?”

    伯鲁纳夫吟唱完不可辨认的咒语,抬手一指,熔岩巨人就向着霍格奔去,把豺狼人从巨魔祭司身边重重撞开。伯鲁纳夫一边继续勾勒法阵,一边慢慢说道,“不,这是给俺的妹子帮忙准备的。给你准备的是这个……”

    一头赤红色的怪物接着跃出法阵。它有着近似狼和蜥蜴的头颅,敏捷的身体和尖锐利爪,全身都被坚固的鳞片和火焰覆盖。四对凶残的复眼和六条蝎尾般高高扬起的触手昭示着它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身份,恐怖的气息仿佛在拷问目击者的灵魂。

    巴洛克族长惊诧的注视着这头怪物,莫名的知晓了一些神秘学知识。

    这是一头来自深渊的猎犬。

    从未目睹的生物创伤了他的理智。UU看书 www.uukanshu.com与此同时,深渊猎犬已经向巴洛克族长扑了过来。一发浓酸般的液体打在它的身上,破坏了一条触手,却不能渗入黏液溶解它的躯体。

    深渊猎犬一转眼扑到它的面前,几条触手如蛇般卷了上来。刚一被这些触手碰到,巴洛克族长就惨叫起来。他本来就苍老的肌肉变得更加干瘪,魔力像开了闸一样快速流失。

    “我的魔力,我的魔力啊!

    “这是,什么鬼东西?你是什么玩意?”

    伯鲁纳夫抚摸着手中的颅骨,慢慢说道:“这是深渊的看门犬,以施法者为食的猎犬,

    “俺是深渊途径的序列6‘恶魔术士’,平时兴趣使然玩玩斧头。

    “您别介意,就像一开始说的,来参加乌鲁亥,谁还没准备个作弊呢。”

    话音刚落,深渊猎犬已经将巴洛克扑倒在地,触手卷住他的手脚,甚至从嘴里转了进去。老族长先是惨叫,然后渐渐平息,只剩凄惨的呜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