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9章 臀宽大过肩

    三个兽人隐隐结成队形。为首的大哥举起盾牌向他撞来的同时,已经用宽厚的肩膀将两个同伴隐藏。

    格里菲斯在和哥布林、叛军的战斗中常常遭遇这样的组合。面对这种阵型连续发动的攻击往往需要避开,否则即便击倒第一个敌人也会被接二连三的攻击杀伤。

    但是,现在不同了。

    格里菲斯轻捏剑柄,锋锐气势如险峻的悬崖般不可逾越。当为首的赤背兽人扑到面前,他挥舞含光一剑斩出。剑锋撕裂盾牌的铁制边缘,斩碎硬木,将盾牌手的胳膊一起斩飞出去。

    赤背大哥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惨叫一声,格里菲斯已经持剑向前一步捅穿他的胸膛,左手掏出流星锤越过他的肩膀砸了过去。

    赤背二哥刚刚从身后跃出就迎面挨了一锤,牙齿、鼻骨和眼球一起飞了出去。

    此时第三个兽人从侧面绕了过来,握住匕首往腰间捅去。这一击先是撞上冰盾,然后被狼皮和胸甲挡住。

    格里菲斯抓起背后的盾牌扫过“断脊者”卡兹卡·赤背,锋利的盾边几乎扯掉了半张脸。他顺势收剑一抓,拎起卡兹卡·赤背举过头顶,抬膝撞了上去。

    “呯!”

    在一声让人胆寒的骨裂声中,赤背兽人被反折成了两截,血水从嘴里潺潺涌出。

    伯鲁纳夫连连点头。阿斯兰忒认真的拍了拍手,对他俩说道:“好刺激!下午的战斗我来!”

    上午的比赛就这么结束了。根据乌鲁亥的赛程,三天时间里各小组每天分别进行上下午两场比赛,六轮厮杀之后会决出最强的一组在第四天挑战族长和他的两个帮手。在这期间,敌人的强度和赛场都会随着晋级而不断提升。

    一群群的兽人、巨魔、半兽人,甚至还有人类和哥布林组成的队伍同时在好几个预赛场地展开厮杀。每一场战斗都短促而残忍,超过三分之一的参赛者会没法活着下来。

    有时候,甚至前一场战斗的败者还在捂着断肢惨叫,下一场的比赛者已经登场,站在血水和内脏、肉片里打斗起来。

    在等待上场的时间里,格里菲斯发现有许许多多的商人带着武器和食物来卖给参赛者。活下来的选手也把刚刚杀死的敌人的武器卖给他们。整个火石部落就像是一台轰鸣的风车,不断注入鲜活的血肉,疯狂的产出死亡。

    “乌鲁亥该不会每年春夏秋冬各有一次吧?”格里菲斯看着一具具尸体被拖走,甚至有些怀疑氏族联盟的人力是不是会被放血流干。

    “那当然了,”伯鲁纳夫点点头,“你觉得太频繁了?”

    “那当然,这样厮杀一次,至少得有几百个死伤者,”格里菲斯低语道,“勇敢的战士不应该死在这样的战斗里。”

    格里菲斯话音刚落,附近的一个竞技场爆发出雷鸣翻滚一般的欢呼。一个嘶哑而疯狂的声音像野兽般肆意咆哮,无数个声音在高呼难以辨认的名字。

    某个强大的战士为观众们奉上了血腥而壮烈的战斗,得到英雄般的欢呼。

    “嗯?骑士先生你觉得这毫无价值吗?”兽人咧开大嘴笑道,“俺可不这么认为。”

    他指点着简陋的城镇说道:“你也看到了,俺这疙瘩过得实在不怎么样,吃的不好,食物也不充足,就连火石镇这样比较富裕的地方也是如此。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用你们人类的话说,俺们都住在泥巴糊的窝棚里,除了赌博和打斗实在没什么乐子。晚上你和游侠小姐一刻的时候,还不知有多少勇士蹲在楼下听个响呢。”

    “呯!”嘉拉迪雅抢过阿斯兰忒的法杖给了兽人一下。

    “你说的没错,”格里菲斯好奇的看着兽人揉揉屁股爬起来,“所以~”

    “游侠小姐您别见怪,俺是个粗人,”刚挨了打的伯鲁纳夫先道了歉,然后像没事人一样笑嘻嘻的继续对格里菲斯说道,“所以,不管是大酋长还是各部落的族长,都会时不时给大伙找点乐子乐呵乐呵;要是大伙没有乐呵乐呵,那只能把大酋长和族长们拿来乐呵乐呵。

    “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个兽人说的很有道理。迦南发生内乱以后,拜耶兰和精灵得联盟肯定会被削弱,接下来,等到了秋收的时候,集中了控制权的维萨里奥大酋长是免不了要带着他的大军来找我们乐呵乐呵。

    就在格里菲斯思考的时候,他们这一组的比赛也排到了。

    “毫无观赏性的无名杂碎进入乌鲁亥复赛!”

    看台上的地精举着话筒嚷嚷着,招呼观众们给格里菲斯一组下注。然后他抬手一指,对着场边的三个食人魔高呼起来:

    “快看呐,聪明又强壮的食人魔来啦!”

    出现在竞技场对面的生物体型非常高大,但是没有山怪那样坚韧有力。居中的食人魔有着蓝色的皮肤和两个脑袋,一个凶悍一个狡诈。右边的脑袋控制着左半边身体,握持大棒,左边的脑袋控制右半边身体,以一根法杖作为武器。

    两个棕皮的食人魔战士跟随在他的身边,个头尚未小一些。战斗尚未开始,食人魔法师就开始吟唱嗜血术。得到了加持的食人魔战士体型暴增,气势惊人。

    食人魔战斗法师!格里菲斯立刻警惕起来。这样的敌人他在东方遇到过,是兽人大军中很有威胁的单位。

    “这些食人魔法师掌握的魔咒不多,但都有强大的杀伤力,”伯鲁纳夫问道,“祭司小姐,让俺和你一起吧?”

    “不,你们给我加油助威就行。”巨魔小姐一口拒绝,独自向前走去。

    她的身材高挑性感,瀑布般的银色长发垂在纤细腰间,和挺翘的臀部一起轻轻摇摆,摇曳生姿。

    “啧啧,你这看尤物,”伯鲁纳夫抬起胳膊肘捶了格里菲斯两下,“可不比精灵带感吗?”

    格里菲斯回头看了看嘉拉迪雅,发现她已经去观众台了,不由得放下心来:“阴影之神的教宗能同意圣职者婚配吗?”

    “不同意!?”伯鲁纳夫低吼道,“教宗,他有几个军?嗨,你看你看,这摇摆,这曲线,这宽度,嘿,比肩还宽,可不得是……”

    他的话说到一半,突然被恐怖的气息扼住了咽喉。

    格里菲斯也觉得口中干涩,心灵像是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纱布。恶意、悲切和绝望化作狰狞的模样从深渊中爬出。

    阿斯兰忒已经转化为浓墨般的阴影形态。她轻轻的脚步每迈出一步,便在每一个注视她的生灵心头勒紧一分。

    直到绝望让人求死不得的恐怖彻底吞没世界。

    “啊!那是什么怪物!?”观众席上看到阿斯兰忒重回阴影的形态都被吓了一跳,甚至有人用苹果核砸她。

    为首的食人魔法师也惊恐喊道:“我没搞明白那家伙是个啥东西。(我也是。)”

    阿斯兰忒展开了阴影姿态。恐怖的波纹在嚎叫,三个食人魔还没有发动冲锋就挥舞着手臂四散跑开。

    她被笼罩在一圈黑光之中,施展大范围恐惧术的同时举起那把造型狰狞而尖锐的法杖向前一指,一股要撕裂心灵和的魔能肆意鞭挞逃窜的食人魔。

    第一个食人魔转眼间就被杀死。它不甘的灵魂甚至在空气中形成幻象,然后被法杖吞食。

    另一个食人魔战士刚刚挣脱恐惧向她奔来,同样被魔能撕咬倒地。

    仅剩的食人魔法师放弃了冲锋的打算,开始吟唱寒冰魔咒,一支冰枪逐步成型,呼啸着投射过来。

    阿斯兰忒一闪身躲到竞技场竖起的石柱后面,绕着柱子跑了起来。她一边躲避寒冰投枪的射击一边等待自己魔咒的冷却时间,然后闪身而出向食人魔投去一个接着一个恶毒又残忍的生命抽吸。

    食人魔在暗影魔咒的鞭挞下皮开肉绽,
惨叫声惊天动地,甚至连阿斯兰忒的衣角都没有碰到就被杀死了。

    观众们惊恐地注视着可怕的战斗,直到暗影祭司小姐解除阴影形态重回光明都没有缓过气来。

    ……

    第一天的战斗结束以后,大家又回到了栗子卡尔炖。有了乌鲁亥的刺激,本来很多怨言的兽人们也不再满嘴牢骚了。

    “明天的战斗可没有今天这么轻松,”伯鲁纳夫说道,“敌人越来越强,我们要加以提防。”

    格里菲斯点点头:“从明天开始我们一起作战,熟悉一下彼此的配合。”

    这个时候,酒馆老板拖着一辆小车走了过来,向每一桌的客人问道:

    “武器还是情报?”

    他的小车里放着满满当当的武器。看起来,他不仅主营餐饮和住宿,还兼职军火贩子。格里菲斯在武器中翻看了几下,眼神突然犀利起来。

    除了兽人常有的战斧,这里还有成捆得拜耶兰制式投枪、强弩和长剑,维护情况良好,没有一点生锈和破损。老板简单减少了一下,然后指指店门口,那里甚至堆放着专门对付大型生物的破甲枪和长戟。

    这些装备不是普通商人和走私贩子可以带来的货物。

    “哪里来的?”格里菲斯压抑着紧张的心跳问道,“质量有保障吗?”

    “当然,正宗的拜耶兰出品,你看这破甲枪,这长戟,都是专门用来对付山怪的,”老板小声说道,然后往枪刺上一指,“看这。”

    精铁打造的枪刺上可以看到模糊的小字,其中有一个词仍然可以辨认——“迈耶。”

    这件武器在卖来的时候被抹去了产地和编号,但是做这个工作的人并不尽职,精铁套管上铭刻的字迹没有被彻底清除。

    这是一件来自提尔涅河西岸,拜耶兰国王最忠实的同志和封臣,赫尔曼·迈耶公爵领地的军用制式武器。

    格里菲斯的目光转向酒馆外的街道。那里的商人正在卸下一袋袋大麦和黄豆,把大捆的皮毛搬上马车。这些粮食莫非也是迈耶公爵那里来的?

    酒馆老板看大家没有购买武器的意思,就翻出一条皮制的斗篷,看着伯鲁纳夫不说话。

    血勇士愣了一会,拨了拨皮斗篷,突然警惕起来。他掏出一些钱交给老板:“这是哪里来的?”

    在收取了可观的小费以后,酒馆老板小声说道:

    “豺狼人霍格加入竞技。”

    这个名字格里菲斯不熟,但是嘉拉迪雅明显紧张起来。

    据说北境的人们经常在成年以后被豺狼人的叫声吓醒,无论他们已经多么强大,都不能忘记妈妈警告他们的噩梦——再不听话,霍格就把你吃掉。

    霍格只是代称。兽人氏族联盟里最凶残的豺狼人就会被冠上这个名字。他的凶名从敖德萨到迦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在边境游荡,带来血腥的黑暗记忆。传说霍格的身形比普通豺狼人大两倍,又传说他的爪子可以轻松地将步兵盾撕裂成两半,更传说他强健的双腿可以轻松追上那些企图逃走的可怜冒险者。但这些都只是传说,因为没人能在面对霍格之后还可以活着回来。他的名号牢牢占据边防军悬赏布告栏的头条,几乎所有被高额赏金所诱惑的冒险者都成了他的皮靴、披风和帐篷的材料。

    格里菲斯看了一眼老板放在桌上的披风。这是由好几块人皮缝合的斗篷,甚至可以看到哀嚎的人脸。

    ……

    8月20日,乌鲁亥进入第二天。赛场换成了正式一些的角斗场。

    昨天的比赛中下注食人魔获胜的地精在观众台上跳来跳去,他一看到阿斯兰忒入场就大叫起来——

    “卑鄙的巨魔婊子和她的两个爪牙勉强晋级。”

    一道暗影诅咒击中了在做下流手势的地精,把它从塔楼上打了下来。竞技场顿时欢声一片。

    格里菲斯他们的第三轮对手是一个奇怪的组合。

    他们是高大魁梧的兽人刺客,身穿法袍手握法杖目光深邃的巨魔施法者和一个满脸狂热的人类修士。

    “这个勇士竟然会去做刺客?”格里菲斯对伯鲁纳夫惊叹道,“他那么大块头玩两把小刀?”

    话音刚落,对面的兽人就舞起小刀来,刀光闪闪上下翻飞,如同山巅雪莲一般。

    “看到了吧,莫要低估了俺的族人,”伯鲁纳夫大笑道,“倒是那个巨魔出乎预料,他们不都是狂热的战士和信徒么?怎么就成了智慧的追寻者?”

    那位巨魔施法者正在地上写写画画。他写出一个个复杂的公式,格里菲斯甚至能隐隐听到他在和同伴们解说奥术的真谛。

    “你们看,根据希尔反应方程式,我们的攻击伤害将会呈函数曲线。在T+12这个时点达到巅峰后开始削弱,所以,我们的战术……”

    “UU看书 www.uukanshu.com嗯。”他的同伴们一起重重点头。

    人类修士看起来关系和他们很好。他为自己的钉锤加持祝福,接着为两个同伴祝福。他的工作严谨而细致,一边做一边给同伴解释圣光的原理、效能和持续时间。

    修士的讲解结束,刺客便开始安排战术。他指指格里菲斯和伯鲁纳夫:“看到那两个战士了吗?法师用减速控制他们的行动,修士确保我们的自由行动祝福,大家顺时针跑动来保持和他们的距离。”

    接着,他画出攻击和防御的站位,将攻击弧线的目标直指巨魔祭司小姐。

    “喂,对面好认真啊,他们要针对我!”阿斯兰忒瞅瞅旁边的柱子,准备躲进去启动阴影形态。

    “比赛开始!”

    在嘹亮的号角和观众的欢呼声中,格里菲斯冲到施法者的脸上,一拳打断了他的獠牙和施法;伯鲁纳夫扑上去两斧头砍翻圣职者。这个时候,隐匿起来的兽人刺客甚至还没摸到阿斯兰忒裙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