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8章 决定了,西迪厄斯,我要尊称你为……

    栗子卡尔炖酒馆的客房就是两层的地窝,非常简陋,一点装饰和陈设都没有。但是这里宽敞干净,通风良好,地上还铺着毛皮和稻草。火石部落常年和人类进行贸易,对于许多细节都很注意。在这样有秩序的地方,还能找到供应井水的浴室和盥洗室,只要肯出钱,也还是能休息好的。

    格里菲斯打理好自己就坐在一堆干草上,摩挲骨戒:

    “米诺斯,如果爆发战斗,你需要多少时间可以集合部队?”

    骨戒回应了他:“米诺斯侦测到附近存在大量的生命物质,可以制造军队。米诺斯建议预先注入能量,并且制造小规模的部队待命。米诺斯可以安排它们执行简单重复任务,等待你的进一步命令。”

    “距离呢?”

    “在现有条件下,不超过三千米范围的部队将会严格执行米诺斯和你的指令,超过该范围可能会失去控制,被血肉吸引进行猎食。”

    格里菲斯思考了一下,让米诺斯先创造一些活尸潜伏起来,然后,他提出了另一个问题:

    “血勇士和暗影祭司的魔戒是否也是隐者先生制造的?你了解多少?是什么能力?”

    “米诺斯并不了解茹切与祖尔提拉的能力,但是可以确定各枚魔戒之间具有完全不同的能力,均为隐者先生的造物。”

    隐者先生制造了这九枚魔戒,将不同的力量赐予参会者,每一枚很可能都拥有不同途径的非凡力量……

    格里菲斯靠在墙上思考着。骨戒米诺斯被他得手有一定的偶然性,那一天进入下水道作战的五人可能都在隐者先生的预测范围内,任何人得到都是预料中的结果。自那以后,骨戒靠着不断吸收源质和材料取回力量,这只能看作是使用戒指所必须支付的使用费。

    得到价值本身的代价,隐者先生和米诺斯都没有主张,像是免费的一样。

    免费的一定是最贵的。

    格里菲斯心生戒备,但是,现在的他离不开米诺斯的辅助。在一系列的冒险中,要是没有冰霜、鲜血和死灵符文,他早就……不对,如果没有米诺斯,安塞姆男爵的战斗中格里菲斯就该谢幕了。

    格里菲斯泛起一个个不好的念头。

    就算离开了残酷的前线,看似安全的后方一层层的阴谋残忍的成色也没有丝毫衰减。如果没有骨戒,他不可能活着离开呓语森林,那么嘉拉迪雅在前几天迦南的事件中会怎么样呢……西迪厄斯,虽然他一直表现得很讨厌我,还嘴硬,但是实际上是把妹妹和含光一起交到了我的手中,如果我不在,他会做怎样的安排呢……

    一个个糟糕的念头涌了上来,格里菲斯想着一大堆有的没的,抱着头在干草垫上打起滚来。

    “格里菲斯?你在做什么?”嘉拉迪雅推开小门走了进来,正好看到准骑士在干草上滚来滚去,“铺床吗?”

    她穿着无袖的单薄衬衣,裸露的胳膊上还挂着水珠。旅行时穿的长裤和靴子已经脱掉,淡绿色的裙摆短短的,一双白皙光滑的长腿毫无警惕的从格里菲斯面前走过。

    “这里的井水还挺清凉的,”精灵女孩在格里菲斯身边坐了下来,取出毛巾擦拭自己的长发,“你也去冲个澡吧?”

    格里菲斯只觉得淡淡的清香拂过心灵,窈窕的曲线在衬衣和月光下若隐若现。一团烈焰在胸中熊熊燃烧,让他觉得自己随时都能变成火龙烧了这个小镇。

    “怎么了?”看到准骑士毫无反应,嘉拉迪雅往他的身边靠了靠,“你该不会在想一些,这样那样的事吧?”

    您真是明察秋毫!格里菲斯被戳穿了心思,就差点头坦白了。他揉揉额头:

    “我,去给你准备一间房间。”

    “让美丽的精灵少女独自睡在一个到处都是可怕兽人的地方吗?”精灵小姐凑过来,手指轻轻点着他的手背。

    这本子一样的剧情,如何使得!格里菲斯立刻摇摇头:“那么,和阿斯兰忒一个房间?”

    “我们会在五分钟内打起来。”

    “那么,那么,我睡到走廊上去,在外面守着……”

    “你准备答应兽人的请求,帮助他打竞技场吧?”精灵小姐摇摇头,“不休息好怎么行~”

    说的没错,但是你在这里我横竖不可能休息好啊!格里菲斯转过头,看见衬衣遮掩不住的香肩和白皙的胳膊,还有更下面一些裙摆下紧紧夹着的那双玉石般润滑的长腿,大脑一片空白。

    嘉拉迪雅往格里菲斯身上蹭了蹭,完全靠在他的怀里,撩动心弦的柔声呢喃在心间回响:“我还有几天,就成年了。”

    “Emmm……”这话听着有许许多多的意思,格里菲斯忍不住往最大胆的路径猜想。

    “也许,那个兽人已经准备了阴谋,等会就会有一群敌人来围攻我们。”

    听了这话,格里菲斯摇摇头:“不用担心,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会调动尸潮袭击这个城镇创造机会。当然,如果能用不那么引人注目的方式离开,还是别动用尸潮为好。

    “协助伯鲁纳夫会带来一些危险,但是我们加上阿斯兰忒一起战斗获胜的把握很大。让他夺取族长之位是最可控的方案,能够增加一个我在氏族联盟的强大盟友,也能够减少万一巴洛克族长依然在位的情况下强化封锁和搜查的风险。”

    这个问题格里菲斯已经思考过了。随着实力的增强,他越来越倾向于采用主动的进攻性策略打开局面,而且在诸神都开始博弈的当下,他急需提升实力。

    兽人信守诺言,如果有一个兽人氏族联盟的族长作为盟友,领地还占据着交通要道,未来能够运作的事情就很多了。

    “你又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精灵小姐轻笑着抱怨了一句,坐起身,轻轻拉拉他的肩膀。

    格里菲斯顺从的倒了下去,枕在嘉拉迪雅的腿上。

    噢——!感觉不一样,索尼娅的更柔软,嘉拉迪雅更有弹性!

    精灵小姐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手指滑过脸颊,
按压着他的额头。

    “别胡思乱想了,早点休息。”

    “嗯,”格里菲斯点点头,“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们也只能住这样简陋的地窝……”

    “我并不在意呀~”女孩捏了捏他的耳朵,“能和你一起安全离开,我就很满足了。”

    “我是说,嗯,如果,不是这么危急的局面,”格里菲斯瞪大了眼睛看着泥土和木头做的屋顶,嘀嘀咕咕的说道,“如果能有条件的话,我觉得头顶有块可以看见星空的玻璃窗比较好,下面垫着细腻的羊毛毯。”

    “嗯,不错哎~”女孩点点头,“还有呢?”

    还有?什么还有?为什么还有?格里菲斯愣了愣,开动脑筋拼命想:

    “蜡烛,许多白色的蜡烛,嗯,还有玫瑰?”

    “对呦,还有呢?”

    “一瓶红酒,嗯,我会拿出最好的私酿!啊,对了,还要一个栗子蛋糕。”

    “嗯,值得表扬,虽然栗子蛋糕是可以免掉的,”嘉拉迪雅明亮的眼眸像是含着一波秋水,“还有呢?”

    怎么还有?难道我有变出万物的魔法瓶不成?格里菲斯疑惑的摇摇头,表示自己已经进入了知识盲区。

    “还要有一个大浴缸,放满热水,撒上玫瑰花瓣,旁边也要有蜡烛,”女孩仰起头幻想起来,“玫瑰精油也不能割舍。”

    嗯,那真是不能割舍啊……

    格里菲斯醒来的时候,微亮的晨光穿过小小的窗户照了进来。他转过头,发现嘉拉迪雅正躺在身边,发出轻轻的喘息。晨曦洒在她的身上,给及腰的长发和白皙的长腿带来淡金色的光晕。

    娇美的俏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不知道沉浸于哪个美好的梦中。她侧身躺着,纤腰下的曲线构成赏心悦目弧度,光滑的长腿轻轻摩擦着……

    格里菲斯深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念叨一个神秘而强大的名字:

    “西迪厄斯·维兰诺伊,虽然还不知道你的真实意图,但是,我愿意给你加上至高的尊号,等到下次见面的时候,我要尊称你为——

    “大舅子,嗯。”

    ……

    今天是第二纪1444年8月19日,一行人抵达火石部落的第二天。

    在戒严和封锁中,四面八方的兽人、半兽人、巨魔、人类,甚至还有矮人和其他种族来到竞技场,迎接庄严而神圣的乌鲁亥当年第二赛季。

    一个地精拿着铁皮卷的话筒在看台上嚷嚷:

    “来自天知道哪个疙瘩的三个渣渣现在登场。”

    格里菲斯和伯鲁纳夫、阿斯兰忒一起走进预赛竞技场。这里看着不太正规,就是一个杂货场、马厩和垃圾堆圈出来的空地。七七八八的观众们坐在屋顶上,一边吃着肥蛆,一边抠鼻孔。

    迎战他们的是三个兽人伙计。他们有着青灰色的皮肤,个头不高但是很魁梧,手里握着闪闪发光的匕首和金属边的红色圆盾。这三个家伙都穿着少见的鲜艳的红色衣裤。

    “有请赤背三兄弟!他们来自景色宜人风光秀丽的湖畔小镇,专门伏击过路客,UU看书www.uukanshu.com手里有数不清的人命!”

    观众们发出了一阵有气无力的欢呼声。

    “他们三个是街匪路霸,”伯鲁纳夫朝三个兽人撇撇嘴,“专门袭击人类,你要不要练练手。”

    格里菲斯拉了拉狼头面具,拔剑向前。含光在手中低吟,为即将到来的战斗欢腾。

    “我是赤背大哥。”

    “我是赤背二哥。”

    好好,那你就是赤背三弟是么?格里菲斯扫了一眼另一个兽人。

    “我是卡兹卡·赤背,断脊者,鲁莽的冒险者杀手,巨石阴影的潜伏者,”第三个兽人庄重而严肃的说道,“我是立志要成为路霸之王的兽人。”

    “……”

    格里菲斯突然感觉一阵无力,他叹了口气:“你们三个一起来吧,我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