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6章 线索

    前方战斗的格里菲斯听到树林里爆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可能是退到后方治疗的伯鲁纳夫遭到了攻击,但是眼前的战斗让他无暇他顾。

    突然袭来的怪物有着菌类植物的纹理和形状,却像是动物一样活动。它的躯干上生出类似人形的四肢,双腿矮短而迅捷,上肢紧紧握成锤子般的大拳。绿色的菌盖上有两大块白斑,像眼睛一样。但是,它似乎并不依靠目视来锁定敌人的行踪。

    它滑稽而狰狞,伴随着叮叮咚咚的虚幻声响,仿佛发自植物躯干内部的回音直接烙印在心灵深处。

    在目睹它的瞬间,格里菲斯一直感觉到的那隐隐约约像是水滴落下的滴答声变得急促起来。

    击飞了伯鲁纳夫以后,蘑菇怪物立刻盯上了格里菲斯,像野牛一样冲撞过来。

    嘉拉迪雅抬手一指,地上的黑色荆棘疯狂生长,构成囚笼捆住蘑菇怪物的双足。格里菲斯乘机绕着怪物旋转,在它类似人的后颈,也就是连接菌盖的位置挥出含光。以圣剑的锋锐,这一剑斩下竟然也让格里菲斯感觉到奇怪的生涩阻碍。剑锋斩裂了蘑菇的菌帽和菌干,飘出一团灰色的烟霾。

    这股烟霾附着到格里菲斯的流光护盾上,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侵蚀破坏。

    “避开那些孢子!”精灵小姐在远处喊道。

    虽然不知道这些孢子有什么异常,但是格里菲斯也被极其强烈的不安笼罩,立刻调动骑鹰勋章形成第二层护盾抵挡。

    “格里菲斯,不要和它近战!”

    嘉拉迪雅的话语伴随着银色的箭矢接踵而至,利箭击穿了蘑菇怪物看起来是头部、手臂和躯干的位置,炸飞大块的表层组织。但是,蘑菇怪物轻描淡写的接住了这一轮密集的射击,反倒将更多的孢子扩散开来。

    被这片云雾般的孢子覆盖的区域立刻呈现出一片灰蒙蒙的枯萎死寂。那些在腐化的林间顽强生长的灌木和植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就连嘉拉迪雅召唤出来的荆棘也像是放置了几十年的朽木一样崩碎破裂。

    怪物抬手一拳,拳风如山崩地裂般迎面轰来。格里菲斯急忙躲闪,同时靠着护盾抵挡。他被拳头的风压擦过,没想到自己也和兽人一样飞了起来。

    巨大怪力、无要害的身躯和强腐蚀的孢子。格里菲斯意识到这不是可以近战对付的敌人,落地后立刻放弃了近战的打算,拉开距离用冰枪投射。

    但是蘑菇怪物的爆发力惊人,转身以狂猛的突击向精灵迫近。嘉拉迪雅急忙调动“风行”的能力,闪避怪物的攻击并且高速行动。

    她一边跑一边跳,在跃动中转身回射,轻盈的像是在飞一般。怪物虽然速度和声势惊人,但也只能在后面追击,被接二连三的箭簇炸的坑坑洼洼。

    嘉拉迪雅真是太厉害了!格里菲斯赞美一声,但是也意识到危机没有解除。一旦精灵的非凡能力超过了使用时限,她被追上是必然的。

    必须找个办法配合她。格里菲斯集中精神,将非凡力量向腐化的地面灌注。冥冥之中,他感知到沼泽和腐土下面有许许多多的骸骨。

    老鼠,蛇,变异的巨大蟾蜍,人类,座狼……

    他的灵能依次扫过这些早已腐烂或是半腐烂的尸骸,寻找可以借助的力量。终于,他在不远处的泥土下找到了一头死亡不久的变异座狼。

    就是你了!死灵魔咒的力量驱动着地下的座狼复生。巨大的爪子挣脱泥土的掩埋,破烂的毛皮、腐烂的筋肉包裹着苍白的粗壮臂骨,向着虚空握去,仿佛要重新抓住生命的气息。

    骸骨座狼从死亡中复苏,等待着格里菲斯的命令。它的体型比熊还要大,强壮的四肢既然已经腐烂依然能让人看出它曾经具有惊人的爆发力。碧绿的幽火在它的胸腔中燃烧,将空洞的双目点燃。

    格里菲斯解下一根束带往破土而出的骸骨座狼脖颈套去,翻身一跃而上,向嘉拉迪雅的方向疾驰而去。

    ……

    伯鲁纳夫抹了抹嘴里吐出的血,又看看自己依旧骨折的右臂胳膊。经过治疗,本来只是骨折的手臂又多了撕裂和内伤。

    “治疗有风险的,”暗影祭司小姐转过头去,手指在银色的长发上打着转,用最小的声音嘀咕,“对,不,起~”

    她的话音刚落,一头从未见过的怪物从他们前面疾驰而过。

    它看起来像是变异的座狼,但是全身上下没有一分完好的皮肉,粗大的灰白色骨头支撑着它的身躯,骷髅头骨滴落着黑色的腐液。它像一团闪烁的绿光掠过黑色的林地,向远处正如风一般上下翻飞的精灵扑去。

    伯鲁纳夫和阿斯兰忒目瞪口呆地注视着这个噩梦中才会出现的亡灵,大脑一阵阵眩晕。他们接着注意到格里菲斯正骑乘着这头怪物,惊骇更增了几分。

    “不愧是死亡骑士!”伯鲁纳夫愣了一会,拍着大腿高喊起来,“这种事俺可做不到。”

    嘉拉迪雅在极速的战斗中已经开始感觉乏力。她不仅要维持灵能输出来强化攻击,也要在高速机动的同时将感知扩散到极致,以免自己在风一般的飞舞中撞上石头和尖锐的树枝。

    她越来越疲惫,意识也开始有些迷糊。终于,她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在靠近。

    庞大的骸骨座狼切入到她和蘑菇怪物中间。格里菲斯掏出断罪,对着扑来的怪物举枪射击。这一枪没有预装精金弹,而是用普通的铅弹射击。炙热的弹丸射向蘑菇的菌盖,把厚厚的植物组织打飞了一块。

    格里菲斯也没有指望在高速机动和急停的情况下自己的射击能有什么战果,转身就向嘉拉迪雅伸出手去想抱她上来。

    精灵小姐“嗖”的往后一闪,躲开揽向纤腰的大手,抬手一抓,按住他的胳膊,脚步轻点直接跃上座狼的背脊。

    她也没有坐下,双手弯弓搭箭,一脚踩住狼背,一脚踩在格里菲斯头顶:“快动起来,我不喊停就不许停!”

    骸骨座狼在林中狂奔,快的像黑色的旋风。由于空间有限,它只能在空地和树木稀少的地方绕圈。追击的蘑菇怪物片刻不歇,紧紧追击上来。

    格里菲斯听着耳边狂风呼啸,周遭的树木、岩石都在拖着虚影极速闪过。奔跑的座狼上下颠簸,几乎要让他把刚吃的蘑菇都给吐出来。

    在“呜呜呜呜”的疾风呼啸中,骸骨座狼并不发动冲锋和进攻,而是围着蘑菇怪物奔跑,保持十几步的距离

    在这样的狂奔颠簸中,嘉拉迪雅仿佛完全不受影响。她踩在座狼的背脊和格里菲斯肩上,轻盈地晃动身体保持平衡,连续不断的射出银光箭矢。

    她的每一箭都包裹着灵能,命中蘑菇怪物的同时便会撕裂它的身体,炸开一大团孢子迷雾。每当她要转向的时候就用力踩格里菲斯一侧的肩膀,座狼立刻往那一侧转身。

    这种情况下,格里菲斯只要专心致志骑乘座狼。背后紧追的那个蘑菇怪物尽管强悍,却是拼了命也追不上。

    这个变异的植物没有脸,也看不出表情,如果它有意识的话,一定会感觉到深深的绝望。它的近战力量非凡,速度很快,而且能够在受伤的情况下四处挥洒具有强大腐蚀效果的孢子云雾,
面对近战非凡者或者巫师都极有危险。

    但是,格里菲斯和嘉拉迪雅却构成了它最害怕的组合——游侠的射术精绝,座狼的机动性也极高。

    无论这头变异生物再怎么强悍,生命力再如何顽强,它也被稳稳的压制住了。不到一分钟时间里,嘉拉迪雅就射中了它十箭,每一箭蕴含的灵能都让创口炸裂开来。即便它生命力强横,没有要害,但是累积的伤害也把它射的千疮百孔。

    如果蘑菇怪物能喊叫的话,它一定会用最恶毒的语言来咒骂这对男女的无耻。面对这样追不上摸不着的远程射击,换了任何智慧生物都要憋屈的吐血而死。

    终于,它的伤势到了快要难以承受的地步,粗大的茎秆也快要因为一个个缺口断裂。

    一股狂乱的呼啸飓风在蘑菇怪物身边旋转起来,伴随着愈发清晰的诡异笛声和铃音,一阵阵呓语声在格里菲斯的耳边旋转。眼看着自己拿奔驰的座狼和射手没有办法,蘑菇怪物启动了某种特别的能力,大幅度提升了损伤理智的能力作用范围。

    嘉拉迪雅突然连连踩格里菲斯的脑袋。准骑士想了一下,这应该是停下来的意思。他立刻收住座狼,狂风包裹着银色的箭簇从空中掠过,直奔怪物而去。

    这一箭在飞行的过程中就泯灭了尾羽和箭杆,箭头拖着闪光的尾迹贯穿蘑菇的躯干。耀眼的光芒突然熄灭,极致的黑暗几乎要将碧绿的月光和空气都吞吸进去。

    蘑菇怪物像是石化般愣了一下,突然全身都变得银光闪闪。一团球状的闪电在破口处乍现,然后“轰”的一声掀起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阴湿淤积的林中被一股清新的风吹过,充斥耳边宛若风暴的呓语呼啸随即消失,清醒和理智的感觉重回大脑。

    格里菲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跳下座狼。伯鲁纳夫和阿斯兰忒正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这两个家伙一点忙都没有帮上。他在心里批评了一句,准备去搜查蘑菇怪物的碎片和战利品。

    就在这时,嘉拉迪雅拉拉他的手,凑了过来:

    “要提防那个兽人。”

    “嗯,怎么说?”

    “别看他看着憨厚,说不定有什么阴谋,”精灵小姐一边若无其事的向兽人和巨魔招招手一边说,“他的体质和力量很强,但是魔法抗性比你差很远,对于战士来说有些奇怪。

    “其次,作为一个强大的勇士和非凡者,他冲向蘑菇的举动太鲁莽了,大酋长会把争夺族长位置的重任交给莽夫吗?”

    有道理……格里菲斯暗暗点头。

    精灵小姐接着指指满地的碎片:“这个蘑菇怪物我是第一次见到,对它的了解不多。但是,我总觉得它看起来像是个大号的绿蘑菇,会不会是因为我们吃了许多的同类来和我们寻仇呢?兽人知道绿蘑菇可以食用,我担心他是故意引来这个怪物与我们交战。”

    “目的呢?”格里菲斯轻声自言自语,“应该不是指望用这个怪物杀死我们,否则他应该乘机动手。那么,我怀疑他在试探我们的能力?”

    “有可能,”嘉拉迪雅深深点头,在蘑菇的残骸里捡起一块瑰丽的结晶收好,“我有一个猜测,但是没有证据,等我们到了火石部落才能印证。”

    ……

    消灭了蘑菇怪物以后,一直若即若离窥伺的气息都纷纷离去。四人又走了一段路,翻过一座矮山,阴湿灰暗的气息就消弭了踪影,一个兽人的城镇出现在他们脚下的河谷中。

    这里就是火石部落的城镇,不知道什么原因已经戒严。大股的狼骑兵骑乘座狼在大道上往来奔驰,箭塔和瞭望台上都布置了半兽人的士兵。

    “有点不太对劲,”伯鲁纳夫让三个同伴在隐蔽处藏好,自己先走了出去。

    格里菲斯警惕地观察着四周,暗暗将非凡特性准备好。如果兽人动歪脑筋,他就复活这里地下的尸体,拆了这个部落。

    火石部落与人类的大型城镇差不多,坐落于干旱炎热的山谷中,城墙巧妙的和河谷、山脊融为一体,形成坚固的屏障。黄色的土地上搭建着红黄色的建筑,让人看了有种粗犷的温暖热情。

    宽阔的大道直接修建在河谷的平地上,UU看书 www.uukanshu.com两边分布着密密麻麻的地窝和店铺,凌乱却又干净整洁。

    一些人类的商队竟然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个地方,带着大队的骡子和货物与兽人贸易。他们的脸上有些烦躁和焦急,但是双方也只是交谈,并没有动起手来。

    根据已知的情报,格里菲斯知道兽人正在和敖德萨大区进行边境冲突,安茹的少女在领导边境军民对抗他们。但是这些人类依然在兽人领地做着买卖,就好像交战的人类不是他们的同族一般。

    这个城镇由城墙覆盖的区域并不太大,但是地势险要。格里菲斯还是头一次来到这里。他观察了一会,发现火石部落占据的是连同东西的河谷和周边地带,向北可以通往兽人的核心领地,向西则可以抵达雅兰和一些精灵领地,或是敖德萨大区的东北部。

    这里是一个位于兽人、精灵和人类之间的交通要地。

    格里菲斯开始隐隐察觉到兽人大酋长派遣伯鲁纳夫的意图,同时对于现任火石族长的立场态度也有了一些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