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3章 俺寻思这主意不错

    在高悬的天幕下,一片阴森、异常的黑暗密林向着天际线延伸。风中夹带着难以辨认的声音,像是永不停息的空灵笛声。

    这片神秘的腐化森林和霍蒙沃茨附近的呓语森林一样,充斥着疯狂和扭曲,将迦南和兽人的领地隔绝开来。哪怕是规模宏大的战争,双方都没有尝试过直接穿越这片森林展开突击。

    空气中弥漫着危险的气味。

    格里菲斯占卜了一下嘉拉迪雅的位置,女神像以往一样为他做出了清晰的指引。但是,在寻找精灵女孩的路上没走多久,他就察觉到了黑暗中有动静。

    一个强悍的掠食者正在窥伺着他。

    掠食者在岩石和大树后移动。他的体型巨大,力量强悍,而且极其狡诈,正等着格里菲斯进入无法躲闪的狭窄小路。

    冰气立刻凝聚,投枪和流光护盾在呼啸的风中具象。格里菲斯抓住冰枪,向着阴影中的敌人回身一掷。

    “乌拉!”

    强壮的身影冲出黑暗,向着格里菲斯冲来。他的四肢长而矫健,全身筋肉如雕塑般完美雄壮,脖颈粗壮,宽厚的大嘴里獠牙闪闪发光。

    兽人!

    这个强壮的兽人以难以想象的敏捷和速度躲开冰枪的投射,手握钢斧迎头劈来。

    “极冻新星!”

    格里菲斯展开冰霜魔咒,同时向着身侧一闪。

    兽人战士被结结实实的冻在远地。格里菲斯都有些惊奇,这兽人如此凶猛,魔抗却并不高?

    就在格里菲斯试图掷出第二发冰枪的时候,兽人将大斧掷来,掀起呼呼劲风。这一击打乱了格里菲斯的节奏,就在他躲闪调整之际,兽人摆脱控制,向着他扑了上来。恐怖的巨大拳头轰的一声砸下,把大树的树干都打断了。

    格里菲斯以含光扫去,划伤了兽人的肩膀,撕开肩甲。但是,一轮重拳劈脸而来。

    强大的力量打在他的手腕上,含光被打飞出去。格里菲斯顺势抽出“剔骨”匕首往前捅了兽人一下。

    但是他的敌人来势汹汹,抽出两把随身短斧,舞的呼呼作响。格里菲斯甚至来不及捡起含光或者拔出断罪,只能以匕首和坚毅盾迎击。虽然人类的力量一般比不上兽人,但是25点力量也可不是可以轻辱的的威力。

    兽人硬接匕首,用钢铁般的肌肉卡住,一斧劈开了准骑士的肩甲。但是格里菲斯抡起盾牌就给了他的下巴重重一击。

    “嘭!”

    这一下盾牌猛击打的兽人大脑在颅骨里直颤,几乎要将他打晕过去。但是强大的体质还是让他坚持了下来,只是退了几步稳住步伐便一拳砸下。

    两个强大的战士在林中恶斗。他们的武器和防具先后被对方击飞,开始用风暴般的双拳对打。

    在乒乒乓乓的打斗中,格里菲斯被打飞了一颗牙齿,眼角重重挨了一拳,血流不止,两眼发黑。

    他也全力往兽人的下巴上招呼,试图依靠步伐和敏捷击晕对方。

    恶战打的风云变色,原本鬼魅魍魉聚集的黑暗林地上,阴毒的蛇虫都被这两个狂徒喷涌的斗志吓得四散惊走。

    黑暗中血光闪闪,战意沸腾。

    “你,很强。”被打的满嘴牙酸的格里菲斯终于抓住机会再次冻住对方,拉开距离取回自己的含光。下一回合,他终于可以用利刃砍了这个兽人。

    “俺寻思着你也不赖。”兽人吐了一口血沫,捏着被打歪的鼻梁扶正。

    格里菲斯只觉得满嘴都是血腥味,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他握住捡回的含光,抽出腰间的断罪打开击锤。

    来吧,刚才是我被偷袭被你占了便宜,下一轮就打爆你。他一边这么想,一边说道:“三级突击中队长格里菲斯,很荣幸与你一战。”

    兽人捶了一下胸膛,抓了斧头在手,又从背后摸出一个诡异的头骨狞笑起来:“俺是维萨里奥大酋长的血勇士,坚不可摧的伯鲁纳夫。”

    双方在林间挪动脚步,蓄势待发。

    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决一死战,但是并非出手。有一股极端邪恶和黑暗的气息从阴影中降临,摄住了他们的心魄。

    新的敌人出现了,正在威胁着他们。

    黑暗笼罩的活物在寂静中显身。她浓墨般的身形有几分窈窕和性感,但是黑暗的气息加持下,让人觉得更加的诡异、混乱。

    活物缓步走来,手持一根造型邪恶的尖锐法杖,也可能是某种非凡的长矛。黑色的雾气如有实质,在她的衣裙边紧紧跟随。

    活物像是人形,但是又像是黑泥捏出的诡物,除了漆黑没有一丝别的颜色。

    这样的怪物真是从未见过。

    “先祖在上,这定是一个深渊的业魔!”伯鲁纳夫惊呼道,“小心,人类的勇士,一旦被它污染,寻死都是奢望。”

    “我们先对付它,”格里菲斯也转变了攻击方向,“消灭它以后再决一胜负。”

    “俺寻思这主意不错。”

    话音刚落,黑暗中的活物便抬起手来。

    它的攻击来了!伯鲁纳夫和格里菲斯同时出手,向怪物扑去。

    格里菲斯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恐惧从心中滋生,几乎吞噬自己,无处躲藏。他陷入了短暂的混乱,但是涌动的血气抵抗住了这次冲击。

    冲锋中的伯鲁纳夫扭头就跑,像小熊一样冲进了草丛里。

    这么强大的恐惧术,竟然连兽人勇士都无法抵挡?!格里菲斯惊异无比,但是他已经冲到面前。由于不清楚对方的真身和护盾情况,他没有离开使用断罪。在阴影包裹的业魔挥舞尖锐的法杖刺来,在武器交锋的瞬间,他手腕一翻,灵巧的用含光挑开了法杖。

    业魔在急速吟唱,一股强大的邪恶魔能已经涌现。与此同时,格里菲斯向着她投去恐惧术。

    “啊——!”业魔竟然也尖叫了一声向后逃去。她的身形闪烁妖异的黑光,瞬间解除了恐惧的影响,回身战斗。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格里菲斯迎头一剑斩去,剑锋劈在业魔的黑暗护盾上,就像是撞上了一堵坚固的墙。但是,圣剑的威能岂容轻视,道道电弧抽打下来。

    业魔又惨叫了一声。
她立刻抬手一指,指间出现了邪恶的法术,格里菲斯感觉自己的力量和鲜血在流逝,并且补充自己的敌人。

    生命抽吸吗?哼,雕虫小技!

    格里菲斯血气激荡,聚集破法的力量然后照着业魔一拳打下。

    业魔的护盾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在附带破法力量的沉重攻击下瓦解。它举起双手想要抵挡,但是雨点般的连击接踵而至。

    这一连串蕴含破法之力的打击竟然把黑暗之雾也打的动摇了。业魔被打的黑血四溅,竟然显出了人形,双手抱头颤颤发抖。

    她从黑暗中转变,呈现出身穿法袍的女子形象。失去了黑暗的笼罩,竟然还有一点神圣高贵的气息。

    这是一个容貌年轻漂亮,留着及腰的银色长发,耳朵比精灵略短,身材非常性感的巨魔女祭司。

    这一瞬间,格里菲斯有一种模糊的感觉,刚刚消失的妖异而黑暗的气息,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转变为祭司形态的巨魔小姐抱着头大喊:“别打了别打了!”

    “慢!”从恐惧中回来的伯鲁纳夫喊道,伸手拦住格里菲斯的痛击,问被压在下面的巨魔,“你是暗影祭司小姐?”

    “是~”巨魔回答道,“血勇士先生?”

    “没错,正是俺!”伯鲁纳夫一拍大腿,看了看格里菲斯,“这个时间,这个位置,根据观星者先生的指引,莫非你是死亡骑士先生?”

    “……”

    格里菲斯一时无言以对。

    这两个混蛋是隐者先生聚会中上的血勇士和暗影祭司?你们不是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的神秘莫测的组织的邪恶成员么?这就是你们的真面目。就这?就这水平!?

    格里菲斯犹豫了一下,放开被打的满脸是血的巨魔,退了几步握持断罪盯着他们:“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巨魔祭司小姐从地上爬起来,摸了摸嘴边和脸上的血迹,拍拍尘土,就像是没事人一样恢复了神圣高冷的气息:“血勇士在隐者先生的聚会上提出了一项请求。这是过去常有的事,我们经常互相交换情报和资源,偶尔也会协同进行了一些合作,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勇者先生把这个叫作线下聚会。

    “血勇士先生最近接到了一个危险的任务,无法拒绝。隐者先生和观星者先生预言他在冒险途中会经受考验,不仅对他本人,对整个神秘世界的未来都有不可测的重要影响。”

    “俺就提出请求,请大家帮忙,祭司小姐就来了,”伯鲁纳夫说道,“没想到死亡骑士也在。其实那天俺们也讨论了合作的细节,观星者和仲裁人都给了宝贵的建议。死亡骑士,那时候你正在消化新获得的武器,估计没听到我们的对话。”

    “……”

    格里菲斯的心里有种难以言说的复杂感情,感觉怪怪的。硬要说怎么回事的话,那就是这个神秘组织的成员实际形象和他们最初留下的神秘印象不太相符。

    “真是再好不过了!”伯鲁纳夫乐呵呵的说道,“有了祭司小姐,还有死亡骑士先生,俺对于完成神圣的使命又多了几分把握!”

    “且慢,”格里菲斯摆摆手,“我正忙着。我的同伴,一位精灵小姐失踪了,我正在寻找她。”

    “嘉拉迪雅·维兰诺伊?”巨魔女祭司张口问道。

    “对,你怎么知道的?”格里菲斯大喜过望,“莫非你接到了有关她的神谕或预言?”

    “倒也不是。”祭司小姐歪歪头,避开格里菲斯的眼睛。

    ……

    在不远处的林间,格里菲斯找到了嘉拉迪雅。她全身湿漉漉的,点了一堆草和树枝取暖。黑暗的林中,她抱着双腿坐在地上,落寞又孤单,UU看书 www.uukanshu.com浓浓的悲伤在黑暗中徘徊。

    “嘉拉迪雅!”格里菲斯惊喜的呼唤道,向她冲了过去。

    在听到呼唤的瞬间,精灵小姐猛的抬起头来,激动又欣喜万分的笑容在深深的黑暗中绽放开晨曦般的光芒。她还留着几分谨慎,抹着眼泪哽咽。

    “你终于来了,等等,等一下,我这里有甜巧克力和辣巧克力,你吃哪一种?”

    格里菲斯一把将她拥入怀里,甚至没有给她完成身份验证的机会。

    “你做的,带一点苦味的那种,我什么时候还能吃到?”

    “啧啧,”巨魔祭司小姐远远看着,砸吧了一下嘴,“这下不好办了?”

    伯鲁纳夫很疑惑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这不是感人的重逢吗?多亏了你。”

    “恩,这个嘛~”巨魔小姐为难的挠挠头,“我刚路过这里的时候,看到她,打了一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