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9章 死亡骑士在注视着你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嘶——!”

    在场的堕落精灵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死亡骑士!”

    “为什么死亡骑士要干涉我们?”

    “怎么,怎么办!”

    塞缪尔的法袍已经湿透,冷汗顺着脖颈滚落下来。他的同伙各个面如死灰。

    冰冷的马蹄叩响在灵魂深处,恐惧和死亡的寒气扼住了他们的咽喉。

    死亡骑士,序列5的超凡者,传说中半神之下最强的怪物,死亡与恐怖在世间的具象,他的驾临难道是神祗的意志?

    主宰指派我们执行祂的意志,但是,难道其他的神祗,那位伟大的虚境的生命织缕竟然如此不满,派遣死亡骑士尊主亲临来干涉我们。

    “这真是死亡骑士么?我没有见过。”波隆两股战战,他长那么大都没有这么怕过。

    “我听说过,没有见过。”另一个序列7的精灵骑士吞咽着口水说道。

    堕落精灵们窃窃私语,胆怯的目光小心打量着前方的怪物。

    “不会弄错吧?”

    听说死亡骑士以尸体建立军队,看这黑压压的不死怪物,没错了。

    听说他们被极北的寒意笼罩,呼吸饱含鲜血的腥气,这冰寒和血气,的确如此。

    听说他们的铁蹄伴随着发自灵魂的恐惧和尖嚎,我现在真的是怕的要命啊!

    这东西看着像,闻着像,感觉也像死亡骑士,这TM还能不是死亡骑士吗?!

    他刚才说什么来着,向地上的一切生灵与天上的诸神,宣告,他反对。对了,他反对,那就是执掌凋零和复苏的存在和意志在反对!见了鬼了,我们的任务竟然被虚境的生命织缕陛下反对?

    我们,我们只有选择妥协,或者死亡……

    塞缪尔虽然是邪神的疯狂信徒,但是不蠢。他注视着充斥视野的骸骨和行尸,在一瞬间完成了推理和猜测。他又不甘地看看身边的同伴,发现各个面无人色,最高大强壮的波隆已经像只小鸡一样躲到了大家后面。

    格里菲斯并未留给他们思考和行动的时间。

    “米诺斯,展开部队,古拉托尼也交给你。这些蝙蝠眼屎一样恶心的杂碎,我要扬了他们!”

    尸群如墙而动。

    一看到嘉拉迪雅残破的衣衫和满是血迹泪痕的脸,格里菲斯被狂怒和憎恶吞噬。他发出狰狞的咆哮,驱赶死亡的仆从,要它们嚎叫着掠过废墟,滚过长廊,从倒塌的墙壁下飞奔而过,在破碎的古老遗迹中分成数条纵队合围过来。

    尸潮堵住了逃亡的生路,将视线的四角填满,像洪水一样分散,然后如时钟一样精准的聚集。

    转眼之间,堕落精灵就已经被团团包围。势不可挡的气势仿佛连诸天神祗也要扯下神座,哪怕是千沟万壑也要踏平。

    格里菲斯令骨戒驱赶活尸和自爆球从四面聚集,自己策马持剑踏血而来。他一点不担心会误伤嘉拉迪雅,毫不在乎堕落精灵会不会以她为人质。

    没有怜悯,没有妥协,在直面邪教徒的时候,要比他们更残忍、更疯狂,让他们恐惧我胜过恐惧他们的神灵!

    破军的威压在肆意宣泄,簇拥在嘉拉迪雅身边的堕落精灵像炸锅一样慌乱地尖叫起来,有的抱头鼠窜,有的还抓着她的衣角和长发忘了松手。他们本也不是这样懦弱胆怯的精灵,但是他们一直在筹备邪神的仪式,被疯狂的邪恶腐蚀已经变的癫狂,被从未见过的不死生物恐吓,在恐怖的骑士面前分寸全无。

    尸群在米诺斯的协调下展开进攻。通灵者结晶与骨戒共鸣起来。

    一队活尸突然互相搂抱在一起,彼此融合,聚集成缝合怪古拉托尼的身体。它活动着笨重的身体,挥动骨链向人群中的精灵小姐掷去。

    波隆和祭司正抓住女孩的长发瑟瑟发抖的躲在塞缪尔身后。空气中突然响过呼啸,一条惨白的锁链朝着他们脸上抽来。只听得一声巨响,试图阻挡的塞缪尔手指被抽断了几根,波隆的眼珠直接爆裂开来。

    骨链像蛇一样缠住嘉拉迪雅,拉着她腾云驾雾般越过滚滚而来的自爆球直接到了安全的后方。

    一个堕落精灵惨叫着往窗口逃去,迎头撞上了包抄过来的尸潮,瞬间被无尽的酸液溶解。

    “立场,阻挡它们!”塞缪尔还有几分神智,忍着痛用魔杖仓促挥动,构成无法逾越的立场屏障孤绝在大厅中。

    但是,仅仅他一人的施法无济于事。成群的活尸像遇到礁石的洪水一般轻松绕开,从两翼卷来。

    格里菲斯抬手一扬,恐惧术的波动冲击塞维奇乌斯的大脑,让他疯狂惨叫,丢了魔杖逃窜起来。绝望的波隆拔出佩剑想要抵挡。但是雷光锋刃一剑便将他的佩剑和脑袋斩作两截。

    精灵祭司展开圣光术想要反击,撞上厚重的血气像是棉花糖一样不留丝毫痕迹。他正疑惑的看看魔杖,又看看死亡骑士。狰狞的血气已经凝聚成一双半悬空中的饱含残酷和杀意的眼睛,注视着他,蚀骨的凶光直入脑髓。

    “救命啊!”精灵祭司刹时没了勇气,惊慌的转身逃跑,没跑两步就摔倒在平地上。他张嘴想要向邪神祈求挽救,呼救还没出口铁蹄就踏碎了他的肋骨和胸膛,然后直接从脑袋上踩了过去。

    剩下的堕落精灵全部瓦解,他们像无头苍蝇一样逃窜,被恐怖的尸潮卷入,转眼间被粉碎成碎肉和残肢。

    ……

    死亡来的太快,格里菲斯甚至还没有出气,一群由超凡者率领的序列7精灵骑士、游侠、圣职者就灰飞烟灭了。

    “饶命,饶命啊!强大而高贵的死亡骑士尊主!”刚刚迈入序列6行列的塞缪尔勉强逃过自爆球的堵截,但也是命悬一线。他全身上下没有几处完整的衣物和皮肤,匍匐在地拼命求饶。

    “这都是吾主的神谕,我无法拒绝,只是执行,不是我的本意啊!”

    格里菲斯从马鞍上取下一条毛毯披在嘉拉迪雅身上,转头冷冷地向堕落精灵说道:

    “要不要饶你,问问她吧。”

    “嘉拉迪雅小姐,饶命啊!”塞缪尔像他的人类仆人一样趴在地上求饶,“给我一次机会!我不知道还有死亡的代行者大人在守护您啊!给我一次机会,求你,求你了!”

    “不!”嘉拉迪雅说道,“你会被活尸撕碎,为你的无耻下作付出代价。”

    塞缪尔绝望了,开始恶毒地咒骂起来:

    “你这个和死亡骑士勾勾搭搭的臭婊子!不知羞耻的恋尸癖,我诅咒你!我的神会诅咒你!我的亡魂要你永世不得安宁!”

    “塞缪尔,你知道吗?”嘉拉迪雅的声音格外平静,甚至带着一丝笑意,“愤怒、怨恨和痛苦是死亡骑士最喜欢的食粮,再多来一点,多来一点哟!”

    她拍拍身边骸骨军马上格里菲斯的胫甲:“亡魂什么的,他最喜欢了!”

    塞缪尔刹时闭住了嘴,恐惧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总所周知,死亡骑士以死灵为食,以奴役亡者为乐。哪怕死后,他的身体和精神也逃不出奴役。

    他像生了疟疾,抖着一团,脸上转换着讨好、求饶、祈求和绝望。

    美丽的精灵在满脸的泪痕和血迹中露出浅浅的微笑,仰头望着身边的骑士。

    “快看啊!他还真信了!”

    格里菲斯轻哼一声,策马上前挡住她的视线。

    密密麻麻的活尸蜂拥而上,瞬间用撕扯和咀嚼将塞缪尔·塞维奇乌斯和他的惨叫淹没。

    ……

    邪恶的遗迹被不死生物清空。

    数以百计的半精灵和人类亡者用空洞的眼神注视着格里菲斯和嘉拉迪雅,等待进一步的命令,又像是在期待别的什么。

    它们密密麻麻的站在那里,牙齿和骨头上还挂着刚刚撕扯下来的血肉和碎布。其中的一些取下堕落精灵的特性结晶、随身的魔药和装备恭敬地呈送上来。

    它们带着染血的物资步步靠近,把嘉拉迪雅吓得往骑士身边靠了靠。


    格里菲斯俯下身体伸手将她搂住,抱进自己怀里在马鞍上坐好。

    嘉拉迪雅的手镯已经被堕落精灵破坏,短时间内很难得到希尔芙女士的支援,而且即便有支援,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敌人数量可能更多。

    格里菲斯将精灵抱在怀里,策马向外面奔去的同时轻唤一声:“嘉拉迪雅。”

    “嗯!”女孩立刻抬起头来,激动的眼眸比往常更多了许多温柔和依赖。

    格里菲斯非常紧张,现在天色已经渐亮,围捕他们的敌人会越来越多,破军的效果开始消散,仅凭他和手下的这些活尸不足以打退两个以上超凡者带领的正规部队发动的围攻。他开始认认真真地讲述接下来的安排:

    “我们要抓紧时间,这附近有多处要塞和哨站堵住了出去的路,强大的军队很快就会赶来,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是敌人,暂时谁都不能相信。

    “刚才缴获的非凡特性能给我创造一支更强大的军队,我可以用他们组织防御坚守到希尔芙女士赶到,或者展开进攻突围。但是……”

    他唠唠叨叨的说着战术方案,嘉拉迪雅仰头望着他,迷离的目光好像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

    “但是我缺乏强大的作战单位,部队数量虽多,面对超凡者的时候依然很危险,守很可能守不住,”格里菲斯的心情有些焦急,“所以,我决定突围。突破北面的山地,从腐化森林迂回过去。”

    嘉拉迪雅低下头,蜷缩在格里菲斯的怀里,轻轻敲着他的胸甲,把玩着他的腰带和剑鞘,失望中带着一丝笑意:“大笨蛋。”

    “……”

    我们的敌人不只是邪教徒,迦南的正规军也会加入,无论他们了解不了解实情,都会优先控制嘉拉迪雅,然后很可能顺手宰了我。原定的第一和第二方案现在已经难以实现,必须越过山谷进入那片无人的腐化森林,迂回到雅兰。我的方案应该没错啊……

    格里菲斯愧疚地道了个歉:“对不起,我们不能冒险对付两个以上的超凡者。但是,突围出去我还是有……”

    嘉拉迪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摘下嘀嘀咕咕的格里菲斯的头盔,望望他严肃的面容,伸出手轻抚他血染的脸和发梢,搂住他的脖颈抬起身来,在脸颊上深深的吻了一下。

    “你真的变成带着不死生物大军来拆我家了呢。”

    这一吻让格里菲斯身心都荡漾起来,杀意和气势都烟消云散:

    “呜,对不起,照这个趋势,怕是还得和你的族人大打出手才行,

    “越来越多的神灵派出代理人,都是蓄谋已久的行动,我们只是棋盘上的棋子。”

    “是呢,诅咒,阴谋和陷阱,”嘉拉迪雅轻声说着,“我们就像是陷阱里的奶酪,用来吸引老鼠的。”

    看到她的神情低落下来,格里菲斯急忙安慰:“别担心,我们还有破局的机会。围攻我们的势力虽然强大,留给他们的时间却也不多。”

    精灵小姐抬头看着他,往胳膊的深处靠了靠:“嗯,我不害怕,看到你的时候就再也不害怕了。

    “如果这是无法改变的命运,我会勇敢的面对,我的格里菲斯来到身边的那一刻起,我没有一丝遗憾。”

    “不行不行,”格里菲斯认真地摇头道,“我可还有很多遗憾,我们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没做,故事才刚刚开始。”

    “真的?”

    “真的!”格里菲斯开始一个一个的比划起来,“给你的生日礼物,还揣在我身上没有到送出来的时候。”

    “噫,你这人。”

    “你要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嗯,那可是要比魔药珍贵无数倍,我可等好了呢。”

    “无数倍是一种修辞手法,你到时候不能乱提要求,不能提那种要求!”女孩捶了他两下:“还有什么?”

    “自然还有很多啦,”说到这个,格里菲斯不由得满心向往起来,“等回到了霍蒙沃茨,回到我们熟悉的生活里,只要是没人的时候,嚯,真是太期待了。”

    他一边说,一边把嘉拉迪雅的手紧紧握住,五指相扣。

    “啊,你讨厌,会被教授和大家看到的,违反校规的!”

    “我们可以每个周末休息的时候去镇上,那里不会有人发现。”

    精灵小姐红着脸轻哼两声,“你不读书学习了么!只能偶尔去,三周一次,嗯,两周一次吧~牵手什么的,也只能在没有人的时候。”

    那自然是在没有人的时候,嘿,感觉更刺激了。

    ……

    他们穿过幽暗的密林和山谷,向着离开北山的一处隘口奔去。亡灵生物的军队沉默的跟随在他们后面。

    在远离道路的荒原上,苍白的鬼火在闪烁。在黑暗的树林间隙,他们可以看见杂乱的坟墓和死寂的世界。

    “这里是精灵的墓地?”嘉拉迪雅疑惑地左右看看。

    格里菲斯摇摇头:“这里是那些半精灵或不应当出现在迦南的居民的墓地,那些不可接触者的墓地。他们死亡后没有被火化,被送到这里胡乱堆放。”

    他向着无边的墓园伸出手去,枯朽腐烂的手臂从地下伸出,在嘶哑的吼声和空灵、虚幻的呓语声中,活尸们苏醒了。

    越来越多的不死生物聚集起来。突然,一些奇怪的气息触动了他。

    格里菲斯将精灵放下马来,望向一处偏远的空地:

    “那下面埋着什么?我感觉可以用它们建立军队。UU看书 www.uukanshu.com”

    精灵小姐闭上眼睛,细细感觉了一下:“是龙鹰,一种会飞的中型神奇生物,速度很快,灵活敏捷,但比较脆弱。地下埋着许多它们的残骸。”

    “那么,就是它们了。”格里菲斯跳下马,取出一块非凡特性握在手中,“我要尝试复活它们作战,

    “嘶,竟然要消耗这么多非凡特性,战争真是烧钱的买卖。”

    非常珍贵的序列7非凡特性转眼消耗一空,肉疼万分的他只能又拿出一块。

    “你攒着这些非凡特性是准备卖钱吗?”嘉拉迪雅好奇地蹭到他身边,摸摸他的头发,看着非凡特性一点点消耗,“攒那么多钱想买什么?”

    “恩,那什么来着,留着钱未来求婚的时候可以有点积蓄,免得仓促间钱不凑手,”格里菲斯肉疼的连表情都扭曲了,“还没有捂热就没了。”

    “哈哈哈,守财奴!”精灵伸出手,在他的头上拍了两下,“你会拿到嫁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