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8章 向地上的1切生灵与天上的诸神,宣告,

    叫声未落,陨石般的拳头向着他迎面打来,破开水花。维埃里抬起另一支胳膊抵挡,但是重拳破开水花,湛蓝的液体之躯被打得爆裂。

    液体形态在破军的泯灭之力下烟消云散,维埃里精灵的身躯和面容暴露出来,

    紧接着,强大的力量将试图逃走的他拖回,在轰鸣和白光中又是一拳。超凡巫师以自己的正脸和下巴接了这一拳,满嘴的碎牙混合着鲜血直冲鼻腔和大脑。

    “呯!”

    大脑在颤抖,每一个细胞都哀鸣惨叫起来。

    要死了!

    要被打死的啊!

    超凡精灵左手一挥,竟然是切断了自己的右手挣脱出来。但是不等他逃走,一把怪异的武器已经将他锁死。

    那是一根银色的铁管,有着精巧的轮廓和结构。一股无法描述,让所有施法者作呕的气息正在黑暗中的深处凝聚。

    “又是这东西!”维埃里惊呼一声,就要躲进积水中去。

    强烈的血气在扰动,他的身体变得僵硬而呆滞。超凡者双脚一蹬扑向水里。

    “扑通!”

    他的身躯没有与水波融合,像个傻子一样以脸着地,结结实实的拍在地上。

    近距离施法干扰!我被沉默了!维埃里全身都颤抖起来。他仿佛回到了某个仅有只言片语流传的古老时代,回想起了施法者被烙印在灵魂深处的被破法者奴役的恐怖。

    “饶命啊!”

    话音刚落,格里菲斯扣动了扳机。

    燧发枪断罪射出一颗普通的铅弹,把维埃里的半张脸和耳朵打碎。

    高傲的超凡施法者的天资和积累仿佛在这一瞬间被打碎了,和脸骨一起飞了出去。

    这一枪把维埃里打的灵魂和尊严都要崩塌了,仿佛要倒退回序列7的位阶。

    “啊,不……”久居超凡者的高位,即将迈入序列5的“液体”维埃里拼命的想要抓回自己丢失的自尊,却只能抓到空气。

    “我的力量!我的魔力啊!”

    他失魂落魄,跪地惨叫起来。本应是猎物的人类突然间成了猎手,不到一分钟就打垮了他的心智。他就像是大海上的孤舟,被无尽的波涛尽情蹂躏,随时都会降临的终焉之刻让他恐惧万分。

    “饶命,饶命啊!大人!”

    超凡精灵惨叫着,在地上打滚。

    格里菲斯踏在他的胸膛上,一言不发的俯视着他。

    他就像品鉴红酒一样将火枪举到面前,慢条斯理的取出密封防水的定装弹药,用枪管下的通条塞进枪膛,双眼平视前方打开枪击。

    他的动作不急不徐,像保养藏品的收藏家一样有条不紊。

    击锤打开的瞬间发出清脆的声响,他这才收回投向远方的视线,带着淡淡的厌倦和烦闷表情将枪口指向飞了半张脸的超凡者。

    “不要啊!”

    他会开枪的,他会开枪,他一点都不在乎我的性命和情报。他怎么不问问维兰诺伊小姐的去向?难道他一点都不关心,难道他只是想要我的超凡特性吗!?

    维埃里痛哭流涕,疯狂坦白,什么条件都顾不上了:

    “维洛诺伊小姐被带去附近的一处遗迹,那里是主宰隐蔽的祭坛,地址在这里西北十二里处,附近有一片荒芜的坟场,是抛弃半精灵和人类死者的地方。

    “他们要在那里举行献祭的仪式,然后侵犯她,不不不,那些杂碎应该被碎尸万断。

    “别开枪,别,等等,求您啦!

    “我只是一个走卒啊!”

    格里菲斯没有回答。

    “大人,我可以帮你,真的,好不好,我可以帮助你一起解救维兰诺伊小姐。”

    “我知道很多事情的!

    “不要啊!”

    “呯!”

    沉闷的枪声在林中回响。

    格里菲斯取走维埃里的非凡结晶,剥下他的饰品,取走补给,飞快的向着树林外的马匹跑去。

    ……

    格里菲斯拴在树下的战马已经被维埃里一刀杀了,躺在水洼里已经凉透。

    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开始驱使符文的力量。

    “马,给我一批马。”

    已经倒下的战马发出虚幻的嘶鸣。黑紫色的幽光在空气中旋转环绕。在不可描述的低语声中,死去的战马重新站了起来。

    它雄壮的肌肉和漂亮的毛皮开始脱落,狰狞的骸骨包裹着绿色的邪光。它矗立在那里,冰冷地注视着自己的主人。

    一匹骸骨军马。

    格里菲斯满意地跃上马背。这冰冷的死物让他有种奇怪的安心和信赖。

    他握住嘉拉迪雅给他的秘银吊坠,向女神祈祷指引方向。

    静谧的气息立刻降临将他包裹并做出指引,的确是在维埃里交代的位置。这次占卜祈祷极其成功,他甚至在冥冥中有种感觉,那里有好几个序列7和序列6的敌人。遥远而神秘的气息为他祝福,催促他,赶快行动。

    赞美女神!格里菲斯催动骸骨军马疾驰而去。

    他穿过森林和荒原,丝毫不用吝惜亡灵生物的体力。很快,那片描述中的坟墓就出现在他的前方。

    “这里充斥着死亡的气息,米诺斯侦测到了一座古老的坟墓,”米诺斯的声音出现在脑海中,“这里堆积了大量生物的残骸。”

    格里菲斯往那里随意地扫了一眼。部分尸体暴露在林间,遭到了啃食,但是腐烂程度并不高,丢弃的过程相当草率和随意。从他们破损的衣物上可以看出是迦南下水道里见过的那些人类,死后被随意地丢弃在这里。

    嘉拉迪雅和主宰隐蔽的祭坛就在附近,那里的敌人一定准备好了作战。格里菲斯的眼神微动,立刻呼唤自己的骨戒:“米诺斯,检查一下这些尸体有没有异常?”

    米诺斯立刻回应了他:

    “这里的尸骸比较完整,残留了较多的血肉,也没有污染的迹象,

    “米诺斯还残留着上次战斗部分未使用的非凡特性,可以组建一支小型部队辅助战斗。”

    很有道理。格里菲斯微微点头,又拿出一块序列7的非凡特性,让骨戒将源源不断的灵能灌注大地。与红石融合的米诺斯可以替他做好这件事,消耗非凡特性结晶充能后获得的能量而不是他自己的精神力。

    “复生吧,荒野中的亡灵,我给予你们再次行走于地上的恩赐。”

    堆积如山的骸骨发出了悉悉索索的响声,苍白、死灰的腐肉和骨骸聚集起来,推开身上的骨头和泥土缓缓起身。它们空洞的双眼中闪烁着幽幽绿光,毫无感情又寂静无声,却让人滋生出发自内心的恐惧。

    大群活尸出现在格里菲斯的四周,拖着腐烂的身体向他围拢过来。

    “不死生物仅能有限时间内的形体,使用灵能维持和控制不死生物并不高效,”米诺斯的声音听不出有什么感情,单纯在描述现场的状况,“你可以驱使不死生物吞食腐肉、骨髓或其他有机物,提升它们的战斗力或恢复伤势。”

    “我在瑞文看到那些黑泥可以为活尸补充力量,提升它们的行动速度,你能创造出来吗?”格里菲斯问道。

    “黑泥需要高级死灵魔咒才能创造,建议搜寻相关知识。
”米诺斯回答道。

    好吧,那可不知道要多少时间了。格里菲斯挥挥手,下达作战命令。

    “将它们的一半转变为自爆球,准备进攻。”

    ……

    一群身负伤势的精灵在遗迹中忙碌着。

    温杜长老的自爆杀伤了他们的许多同伴,剩下的也有好些带着伤。但是,即便如此,被魔眼消耗以后的嘉拉迪雅也难以抵挡他们的围攻,很快就被抓住了。

    这些精灵的身上缠绕着浓重的黑气,皮肤和肌肉正在扭曲、腐化。而他们本人却全然不觉,双目中流淌着欲念和贪婪,流着口水卸掉嘉拉迪雅的银甲和武器,将她拖进一处遗迹中。

    他们画出错乱而邪恶的法阵,在墙上和石桌上点起气味恶心材料不明的蜡烛,一起癫狂而疯狂的行动起来。

    “嘉拉迪雅小姐,根据主宰的神谕,接下来就由在下与你结成配偶,诞下子嗣。”超凡者塞缪尔·塞维奇乌斯早已没有了学院里高贵的气质,和他的同伴一样两眼放光,狞笑着打量着她。

    “放开我,你们这些疯子,这样的婚姻毫无合法性,我也没有成年!”嘉拉迪雅严厉的痛斥他们,“元老们会否决,把你们吊在树上。”

    “谁在乎呢,反正就是个流程,重点也不是婚姻,”塞缪尔突然抓住她的衣领,向着两边用力撕开,然后贪婪的揉捏起来:“主宰已经赐下祝福,会让你怀上神圣的血肉。等元老院找到你,已经可以想名字了。”

    嘉拉迪雅的头“嗡”的一声巨响。身边站着的一个叫作波隆的精灵给了拼命挣扎中的她一拳,打的满嘴都是鲜血。

    “你疯了吗!塞维奇乌斯!邪神的眼中一切都是祭品,你们这些无脑的竹节虫!”嘉拉迪雅头晕眼花的大声喝斥,用尽全力挣扎起来,用一切能想到的坏话诅咒他们。

    “哈哈哈,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多么带劲!”塞维奇乌斯狂笑起来,按住她的双腿,“怨恨和痛苦将是主宰的子嗣绝佳的食粮,再多来一点,多来一点啊!”

    嘉拉迪雅一下闭住了嘴,银牙紧咬怒视着他们。

    围在她身边的堕落精灵一起狂笑起来。

    “快看啊!她信了!”

    “她害怕了,连叫都不敢叫!”

    “嘉拉迪雅,你是不是准备好好享受一番!被这么多人轮一次,以前想都没有想过吧!”

    嘉拉迪雅简直是羞耻至极,立刻就想咬断自己的舌根,但是波隆的大手瞬间扼住了她的脸颊,手指伸进口中硬将她的嘴张开。

    “在其他势力发现以前,我们有半小时的时间,”塞缪尔·塞维奇乌斯冷冷说道,“好好享受蹂躏吧,维兰诺伊小姐。”

    “等等,半小时?”塞缪尔的一个帮手突然打岔道,“这么多时间够我们每人轮一遍。”

    “说不定能轮两次,”魁梧的洛隆贪婪的目光在嘉拉迪雅的身上扫来扫去,“抓紧一点。”

    一个穿着体面的祭祀法袍的堕落精灵突然反应过来:“等等等,这时间是留给仪式的,快,按住她,我们得把向主宰祈祷的流程走了。祂的注视必不可少!”

    他一边在嘉拉迪雅的身上摸索,一边摇头晃脑地吟唱起来:

    “各位来宾,各位信徒,今天我们欢乐的聚集在这里,

    “见证吾主,执掌与孕育的主宰,见证祂尊崇的降临……”

    在场的堕落精灵一起大喊起来:

    “快一点,我们赶时间!”

    “你这废话的时间都够我来一轮了。”

    “好好好,总而言之,以神的名义发问,这门婚事,

    “谁赞成,谁反对?”

    “赞成,赞成!可以了吧!”在场的黑精灵一起嚷嚷起来,按捺不住的又开始撕扯嘉拉迪雅的衣衫。

    “很好,若有反对者选择沉默,从现在直到将来,也请永缄其口,不得……”

    摇头晃脑的祭司话音未落,地面上已经传来隆隆的巨响,瓦砾、烛火都在剧烈颤抖,无边的怒意正从远方滚滚而来。

    “发生了什么?”塞缪尔取出回音水晶问道,“韦索斯,外围出了什么状况?”

    回音水晶中只传来让人烦躁的杂音,所有的哨兵都失去了联系。

    隐隐约约的,大家听到远处有浆液爆裂、尖利的哀鸣、惨叫和无法形容的沙沙声,像是无边无际的蝗虫如潮水般涌来。

    堕落精灵齐齐扭头向大门望去。守在门口的游侠杜兰突然跳了起来,连滚带爬的向祭坛狂奔。

    “轰!”

    遗迹的大门被突破,从未见过的活尸之潮蜂拥而入。球状的怪物炸裂开来,奔跑的杜兰被破片、瓦砾和墨绿的酸液风暴卷入,当场惨叫一声滚落在地。

    堕落精灵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沉重的马蹄声敲打大地,涌入的活尸向着两侧散开,谦恭地迎接黑暗中的驾临。

    恐怖的气息、狰狞的影子踏过废墟,UU看书 www.uukanshu.com在惊心动魄的马蹄声中步步逼近。冰冷的气息在蔓延。

    “你是什么怪物!?”塞缪尔·塞维奇乌斯向着烟尘中的影子咆哮道,“要做什么!?这是神灵注视的祭奠,退下,不得过来!”

    森寒的铁蹄碾过在地上挣扎的杜兰,把他的脑袋踩爆成一堆红红白白的肉酱,将他的哀嚎和生机一起吞噬。

    恐怖的死亡骑士自烟尘中现身。

    他骑乘黑色的骸骨军马,身披黑袍与血色重甲,寒气与怒意是他的仆人,活尸与恐怖在他的脚边臣服。猩红的血光透过狰狞的面甲,将摄人心魄的视线投射在一个个堕落精灵惊疑而慌乱的脸上。

    他像蕴育雷霆的风暴一般不可阻挡,电光萦绕的长剑聆听他的号令,狂怒的咆哮几乎要撕裂在场精灵的耳膜:

    “向地上的一切生灵与天上的诸神,宣告,

    “我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