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7章 你荣幸的成为我进阶破法者之后的第1头猎物

,最快更新血税最新章节!

    格里菲斯渐渐苏醒,发现自己置身于藏身的岩石之后,脚下的血泊显示这就是方才战斗和隐蔽的位置。四周一片寂静。

    隐者先生和祂的神秘领地,不明身份的奇怪客人,含光,破法者和固有领域仿佛一场梦。

    他惊恐万状,急忙触摸自己的伤口,恐惧的无以复加。若是刚才的一切皆是虚幻,只是自己在流血和压力下沉睡的梦境……

    那么,重伤和流血就不会愈合,破法者的力量尚未取得,没有强大的武器,随时会出现的超凡精灵巫师一定会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杀死自己。

    嘉拉迪雅会遭遇怎样的命运?永远不能触摸她柔顺的长发,闻不到美好的气息,一切都将陷入黑暗。

    不,不要啊!

    格里菲斯差点被自己的恐惧压垮。若是说之前他还对自己与诡秘的存在接触心怀顾虑,这一瞬间的惊恐也彻底打消了这念头。

    一旦抓住了强大的力量,抓住了生存和美好未来的希望,还有比从梦中醒来发现两手空空更让人崩溃、害怕的事情吗?

    不,不行啊!

    若是刚才的一幕是梦,那么谁都行,哪怕向邪神献祭我也要得到力量。太可怕了,这太可怕了,哪怕是做一个恶人也好,只要能让我活下来,我愿意向恶人的救世主臣服!

    好在,这似乎不是梦。

    格里菲斯发现自己盔甲缝隙下的伤口已经愈合。他活动身体,感觉体力充沛,灵能激荡,全新的能力准备就绪,含光的锋芒在鞘中低吟。

    他伸出手去,血气和灵能汇聚激荡,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势不可挡的破军之力已然启动,为即将到来的厮杀欢呼。

    多么美好的感觉啊!这就是力量!欢呼吧,战斗吧!敌人在哪里?!

    格里菲斯拔剑起身,傲然四顾。

    液体“维埃里”在哪里?决定了,我要用你来祭旗。

    就在这时,远方传来地动山摇的巨响,尘埃冲天而起,整个森林都可以看到直冲云霄的烟柱。地震和冲击波从脚下传来让人颤栗的抖动。

    格里菲斯不由得向那里投去视线,仅仅是目睹着惊人的爆炸就可想而知现场是怎样的惨烈。

    “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超凡巫师维埃里的液体形态出现在山坡下,轰隆隆的向山坡上滚来。

    他看起来已经从刚才的战斗中恢复了不少,气势再次变的神秘而危险。刚才遭到的打击也在他身上留下了丝丝萦绕的血光,正在疯狂撕咬他的元素形体。

    这个凶残的水元素战斗法师没有立刻逼近,而是注视着岩石旁的格里菲斯,算计、审视着什么。

    作为拥有压倒性战力的一方,维埃里没有兴趣冒险,他在靠近水洼的山坡下晃动,决心让猎物自己送上门来。

    “我和你说吧,可敬的温杜长老自爆了,你心爱的维兰诺伊小妞这会应该已经落在我的同伴手里了,”维埃里发出嘿嘿的笑声,“我已经接到了通知,很有出息的塞缪尔带人拿下了小丫头,应该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是,终究一切都在主宰的指引下,分毫不差。”

    他在试图用言语引诱我主动进攻,在对他有利的地形上战斗。看来我刚才展现的能力已经让他心生顾虑,虽然他依然认为实力在我之上,但是战斗意志已经动摇了。我不可以因为他的挑拨乱了分寸。

    格里菲斯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手按佩剑注视着超凡巫师:“你们的主宰,是哪一位存在?”

    “不告诉你,嘻嘻嘻,不过呐,你很快也会知道的,”维埃里保持着距离在四周游动,双臂转化为水刃:“你知道,维兰诺伊的小丫头是用来做什么的吗?”

    一丝不祥的预感让格里菲斯颤抖了一下。

    维埃里耐心解释道:“她有很多用处的,有些用处太神秘,我也不清楚。不过,根据主宰的旨意,维兰诺伊小姐将会成为祂降临这个世界的容器。”

    容器?这个词让格里菲斯生出无比的厌恶和警惕。他想到了语焉不详的迦南历史里那些被注入邪恶成为容器的少女。

    “嘻嘻嘻嘻,你猜这是什么意思?”维埃里没有进攻,而是注视着准骑士越来越凝重的表情,“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打扰你们两个卿卿我我吗?希尔芙血脉的女孩都喜欢人类,玩的很野,这事大家都知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维埃里水流般的脸上竟然能看到猥琐至极的笑意:“但是,但是呐,你可知道,她还是上好的母体啊!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了,这么多年来维兰诺伊一直在悉心浇灌,终于迎来了开花结果的这一天!

    “很快的,塞缪尔,如果这家伙还活着,噫哈哈哈哈,他会和另外几个神使一起享用她,一个接着一个,直到她怀上不知道谁的子嗣,成为主宰降临的肉身!”

    “自己的心上人被蹂躏,怀上别人的子嗣,这种感觉是不是超棒的!

    “光是想想都让我嗨到不行啊,虽然我对这种事没什么兴趣,但是看着你们,想想她的遭遇,嘻嘻嘻嘻,说起来有点下流,我,嘿嘿。”

    格里菲斯被彻底点着了。

    维埃里一点都不在意,自说自话的嗨了起来:“我对这种事没有什么兴趣啦也并不追求维兰诺伊势力的宣称权。但是但是,一想到你的女人被大家排着队玷污的画面,我就嗨到不行啊!她会被注入,灌满,一转眼就会怀上主宰在世间的化身!

    “这污秽的画面,我真的是,嗨到不行啊!”

    狂怒如飓风咆哮,格里菲斯从岩石后面走了出来,向着强大的精灵超凡者靠近。虽然他知道要克制,要等待时机,但是,这样的情况下他如何还能忍耐的住呢!

    你们这些恶心的东西,
我要撕碎你们!

    “哈哈哈哈,过来了,过来了!”计谋得逞的维埃里狞笑着挥舞水刃,“那我……”

    突然,维埃里感觉自己的喉咙一窒,仿佛被无法直视的凶兽注视一般,从内心深处感到惊人的恐惧和颤抖。

    格里菲斯手握含光双目如电,脚踏血气直取超凡者。他抬起手,用一根手指向超凡精灵巫师:

    “你这个比青蛙的小便还要下流的东西,死吧。”

    一句平常的话语,竟然如同天意一般让人恐惧。在聆听到这句威胁的同时,维埃里甚至有种感觉自己是已经被打的屎尿横流,然后才听到这句骇人的威慑。

    他气的颤抖起来,作为高贵的超凡巫师,被一个人类恐吓而感到害怕是想都不敢想的羞辱。

    “肮脏的虫子,我要捏碎你,用尿冲到烂泥里去!”维埃里狂叫起来,想要冲上去和他厮杀,但是,敏捷的身体竟然迟疑着不敢行动。

    我,我在害怕!我竟然在害怕一个人类,这是什么情况!?匪夷所思的维埃里急忙晃动身体。液体的身躯碎裂开来,掉落下五团水液。它们剧烈蠕动,转眼间膨胀成五头水元素,手持水刃冰枪四面围来。

    “撕碎他,我的仆人们!”维埃里大吼一声,“把他的脑袋给我带过来当尿壶!”

    格里菲斯含光在手,向着水元素迎头斩去。苍蓝的雷光和猩红的血色交错,绽放出让人心悸的夺目光辉。

    雷霆和闪电具象的圣剑第一次在他的手中激发力量,光弧随着剑芒挥出。在轰鸣的呼啸中,一头疯狂的元素奴仆先是被劈开脑袋,紧接着被电流钻进体内。

    电弧击穿了它的形体,在它的元素内核里撕裂激荡。水元素像个电耗子一样噼咔作响,波纹状的外壳都开始碎裂。

    “呯!”

    强悍的水元素当场炸裂。维埃里望着漫天雨点,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想不明白自己的元素奴仆为何变得如此脆弱。

    电弧飞向最近的另一个元素,惊天的光亮把天空都照亮了。蜂拥而来的元素一个接着一个被点亮,在黑暗的天幕下闪烁。

    格里菲斯如旋风般杀进水元素的包围之中,极寒的冻气紧随而来将一众水元素冻结,森然剑锋迎头就斩。

    维埃里的水元素举起冰枪和水刃乱刺,在格里菲斯的护盾上撞击,破碎的冰凌向风暴一样四处横扫。它们接连遭到重创,发出海螺般的遥远回响,接二连三的炸裂成漫天水花。

    格里菲斯已经持剑踏水而来,漠然问道:“怎么,不敢上来和我交锋吗?”

    “你,怎么?”维埃里难以置信地注视着自己的元素崩解,惶惶然连退几步到积水之中。

    “既然你不敢来,那我便来了,”格里菲斯抬剑一指,“打起精神来,小水球,你荣幸的成为我进阶破法者之后的第一头猎物。”

    他的语气平缓,UU看书 www.uukanshu.com但是目光光却充斥着嗜血的疯狂和怒意。维埃里心跳的如鼓点一般,仅仅是直视准骑士的眼睛,就有一种自己被架在火上烤的恐怖幻觉。

    “不对,不对啊!明明就是个序列7!”维埃里的水之刃撕裂空气,在凄厉的呼啸中切来。利刃切开冰甲和铁甲,刺入格里菲斯的肉体。

    但是,本应将格里菲斯一刀两断的斩击突然消弭于无形。水刃在瞬间瓦解,变成飞溅的水花和泡沫。

    “啊,这!”

    维埃里被绝望淹没。就在他想要化作波浪抽身而去的时候,格里菲斯已经抓住了他的胳膊。本应化作水流四溅的右手竟然出现了精灵白皙的胳膊,被手甲牢牢锁住一拧。

    细长的手臂咔嚓一声就断裂开来,断骨甚至刺出肌肉和皮肤暴露在空气之中。

    元素形态被这一击泯灭!维埃里从灵魂深处发出痛彻心扉的惨叫声。

    “啊——!!!我的超凡之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