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5章 虚境低语与隐者先生

,最快更新血税最新章节!

    灼热的精金弹丸打进了维埃里流动的躯体中。液体表面立刻如沸腾一般剧烈荡漾起来。维埃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发了疯一般切断水刀,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

    包裹着破法特性的精金弹在疯狂毁伤他的灵能,然后将错乱的能量顺着液体的流动扩散。维埃里“嘭”的一声炸成两截,上半身飞了出去。他的液体外形难以维持不住,呈现出溃散的迹象。喷溅的水花中甚至出现了碎肉和血水。

    维埃里用从未有过的声音放声惨叫。若是维持着人形,这一枪就会让他屎尿横流。

    “我会回来的!”他碎裂成一大片老鼠大小的水滴,蠕动着逃向山坡下的水洼中。

    ……

    格里菲斯退到一块干燥的岩石后面暂避,喝下一点生命药水恢复。他已经是摇摇欲坠,鲜血不断的从伤口处留下,几秒钟就成了血泊。

    挥出刚才的一击之后,他已经接触到了全新的力量,但是,体力和血液的流失让他神智开始模糊起来。

    他毕竟只是序列8,身体和灵能支撑不了长久的消耗。

    危险的超凡施法者并没有跑远。他的哀嚎和混乱的气息在山坡下的水洼中回荡,大声赌咒要把格里菲斯撕成碎片。

    即便失去了暴雨的加持,无处不在的积水依然是维埃里的盟友。他的身影飘忽不定,犀利的水刃防不胜防。

    维埃里的能力介乎于刺客与法师之间。水元素化的形体让他难以被重创,即使被攻击也能迅速治愈。这样的元素形态与格里菲斯听说过的洛尔德斯曾经展现出来的能力极其相似。他们以自己的魔力转变身体形态,然后施展出人体无法拥有的战斗力和生命力。

    作为一名脆弱的施法者,元素形态下的他们已经将物理攻击克制到了极限。刀剑可以穿透他们,战锤可以瓦解他们,但是永远无法伤及核心。只要调动灵能,他们就会迅速愈合。

    格里菲斯可以依靠新掌握的能力来对付他。但是,维埃里的机动性远在他之上,在彼此对攻之中,格里菲斯的每一次攻击也会附带惨重的创伤。

    虽然他没有像维埃里那样不停地惨叫,但是自己很清楚刚才的伤势和失血有多么严重。

    短短几分钟的搏斗之后,格里菲斯的胸甲完全挡不住水刀的威力,在犀利的刀锋中多处破损。他已经遍体鳞伤,左右腹部都被捅了一个洞,换作凡人早已送命。即便他是体质强大的近战型非凡者,在这样的搏斗中很可能也是他先倒下。

    如果,如果有一把强大的武器!

    格里菲斯想要使用含光的力量。刚才的那一击他已经触摸到了破法者的特性,正在向着序列7转变。但是,即便完成晋升,他依然与敌人相差一个位阶,仅靠拳头也缺乏对这个强大超凡者造成连续沉重伤害的能力。

    他带着这个念头,触摸了不属于他的圣剑。

    圣剑发出嗡鸣,竟然感知到了他的诉求。在这一瞬间,格里菲斯意识到含光是强大的无法想象的封印物。

    一个声音在警告:

    “不要回应,不要回应。”

    警告声转瞬即逝。

    含光的剑锋放出让人心悸的气息。这把圣剑竟然引向了几个不同的高位存在,正在为他们创造沟通的桥梁。

    格里菲斯并不敏感的内心响起一阵回响。最开始只是轻柔的低语,随后变为强烈而刺耳的呼唤,几个声音先后述说。

    在遥远而神秘的灵界深处,存在着一片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虚境。

    第一个存在拥有永不衰竭的生命力,凋零与复苏的循环,进化。祂和蔼亲切地触碰格里菲斯的意识。祂没有用言语多说,而是用景象,观念,理念渗入格里菲斯的内心,如此温和如此轻柔。

    祂是来自虚境的生命织缕,对生命形态有强烈的好奇心和兴趣。祂展示了一系列让身体生长,改变,提升,进化,甚至不死的可能。

    只要格里菲斯将祂接入自己的血肉。

    祂亲切地等待着格里菲斯的答复,就像父亲等待他溺爱的孩子一样。

    第二个存在让格里菲斯感应到荒芜的气息,感受到祂的饥饿。这个存在不想浪费时间和话语。祂是来自虚境的喰煞,正在寻找吞噬的对象。

    祂的要求并不多,只是格里菲斯的一部分,不会超过他能支出的范围。作为交换,祂会赐予强大的力量,教导荒芜,饥饿的知识。祂会将渴望塑形为武器,足以打败任何敌人。

    只要让祂饱餐一顿。

    祂似乎急不可耐地想开始了。

    第三个存在似乎通晓心灵的秘密。祂将意念缠绕伴随着格里菲斯的心智,商讨、诱导着他。祂是来自虚境的造物之主,将赐予财富,力量,威望……一切凡人渴望的事物。

    代价?小意思,不比小费更多。祂声称只想知道什么最适合凡人,祂将帮助凡人,引导野心和梦想达成。

    只要格里菲斯答应让祂进入自己的内心。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第四个存在隐藏在宛若虚幻的梦境之中。祂飘渺而迷乱,让人无法辨识其形体。祂宣称通晓所有神秘的知识,并且愿意分享……只要同意祂进入自己意识。

    祂索取的代价微不足道,微小的甚至难以察觉的代价。

    祂的语气中透露着急切。

    格里菲斯想要拒绝祂们,他被这些来自虚境的存在吓得魂飞魄散。祂们说的话他一句也不信。

    这些存在索取的代价绝不会如此简单。

    但是维埃里很快就会回来,这个超凡者似乎还有余力。格里菲斯的前方一片灰暗,战败和死亡近在眼前。

    其实他并无选择。按照目前的状态,下一轮战斗中他没有精金弹的支持,血气也不足以打死维埃里,开战后几分钟他就会战死,嘉拉迪雅可怎么办呢?

    他必须采取行动,做出选择。

    就在这些存在让人惊悚的诱导之后,骨戒米诺斯的意志再次浮现:

    “格里菲斯,米诺斯一直在从你的战斗中获取复苏的能量,现在,准备已经就绪。”

    我格里菲斯说道:“有话快说,我的时间不多了。”

    米诺斯没有任何感情地说道:

    “请允许米诺斯向你介绍,时空的道标与救主,

    “来自灵界的隐者先生。

    “祂关注着你,从很久以前就通过米诺斯关注着你,如果你愿意,隐者先生想邀请你加入祂的聚会。”

    米诺斯弥漫开一股飘渺的灵能:“米诺斯判定,你已经具备了资格,米诺斯在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隐者先生和祂的客人们欢迎你加入聚会,但是无法对你承诺任何事。”

    与此同时,格里菲斯经由骨戒知晓了一些神秘的仪式。只要他将灵能扩散,
形成薄薄的六芒星屏障笼罩自己,骨戒就能为他呼唤遥远的存在。

    “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格里菲斯询问道。

    “隐者先生暂时不索取任何代价,但是提醒你在聚会上想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相应的对价,仅此而已,”米诺斯回答,“你想要回应那四位虚空中的存在,还是与隐者先生联系?”

    没有一个好东西,只能选看起来最弱的那个看看情况……格里菲斯最后看了一眼山坡下的水洼,下定决心。

    “联系,隐者先生。”格里菲斯散开自己的灵能铸成墙壁,将自己包裹起来。仅仅是一瞬间,他的身体仿佛穿越了位面,进入到从未认知的空间。

    在浩瀚如星空一般的大殿里,几个人影在围坐在圆桌旁。在圆桌上首,巨大的王座上有一个不可言说的存在正注视着他。

    一段清晰的话语在耳边徘徊。

    “恐惧带来欲念,欲念索取力量,

    “力量突破桎梏,我们终将自由。”

    格里菲斯发现自己全身的装备都在身上,刚刚撕裂的伤口还在滴血,一切都让他清楚地意识到是自己的本体并非意识发生了移动。

    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哪怕是最强大的半神也要依靠昂贵而繁琐的传送法阵才能实现位移,这位隐者竟然可以如此轻易的做到!

    “魔戒米诺斯的持有者,”圆桌上首的神秘存在用毫无波澜的声音说道,“我是隐者,欢迎加入聚会。”

    圆桌旁的人影注意到了格里菲斯的降临,他们纷纷起立,向他颔首致意。他们中一位风度翩翩气质非凡的男子沉声说道:

    “你好,魔戒米诺斯阁下的执掌者。我们该如何称呼你?”

    圆桌旁的每一人各有不同。他们被迷雾包裹,可以看出体型、气质,却无法看清面容和衣着。每一人的身后都用不同的力量涌动。

    这些力量具象成天平、利剑、魔杖、火焰、星辰、风暴和书籍。

    他们中甚至有几位年轻的女性,有些惊异地注视着格里菲斯身上几乎可以看见后面的伤口。

    格里菲斯沉默地看了看四周,未作答复。他的伤势沉重,本来连说话都有些困难。但是,来到这里之后,伤势便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治愈。

    男子礼貌而庄重的为他介绍:“我是仲裁者,暗示契约与秩序的魔戒卢恩阁下的持有者。从我的右手开始,依次是——”

    “执掌毁灭与创造之戒伦杜尹阁下的观星者先生。”

    一位优雅的男子向格里菲斯点头致意。他长着精灵的尖耳,气质冷淡而高贵,却有一种难以描述的亲切感觉。

    “象征勇气与奉献的英勇之戒茹切阁下的执掌者,血勇士先生。”

    雄壮魁梧的持戒人从座位上起身,他有着兽人般魁梧雄壮的身躯,向格里菲斯捶胸致意。后者立刻以军礼回以敬意。

    “启迪智慧与想象力的魔戒珈蓝阁下的持戒人,魔术师小姐。”

    一位风姿迷人的年轻女子起身向格里菲斯提起裙摆,致以动人的微笑。

    “伴随光辉与胜利的冠军之戒布伦希尔阁下持有者,风翔小姐。”

    持戒人是一位留着长长马尾辫,英气逼人仿佛女武神一般的年轻女子,她颇有兴致地注视着格里菲斯。

    “这位是暗示秘密和发现的魔戒伊迪亚阁下的持有者,恋人小姐。”

    神秘的小姐留着垂到脚踝的长发,遥远飘渺的气质中带着几分温柔亲昵。

    “暗示黑暗与阴影的魔戒祖尔提拉阁下的持有者,暗影祭司小姐。”

    有着半尖耳朵的高挑性感的女子坐着向格里菲斯招招手。

    “最后一位是火焰与铸造之戒安菲努斯阁下的持有者,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勇者先生。”

    火焰幻象下的男子坐在正对隐者先生的位置,神情高傲地颔首致意。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勇者?这算什么说法,有一点难以描述的感觉,自我意识过盛、狂妄,又觉得不被理解、自觉不幸……感觉有点幼稚,哪有人这么介绍自己的。

    受了伤而且精神紧张的格里菲斯忍不住在心里笑了起来。

    仲裁者依次介绍了在场的诸位客人:“UU看书 www.uukanshu.com如你所见,我们和你正置身于智慧而崇高的隐者先生的领地。隐者先生的聚会于每月第一天晚上10点召开,今天是临时召集的特别会议。你已经通过了魔戒米诺斯阁下的选拔,可以畅所欲言提出自己的想法,并且和我们交换情报和物资。

    “请问我们该如何称呼阁下?”

    格里菲斯察觉到自己的异样,他转过身,发现冰冷的气旋正在自己背后化作恐怖骸骨。

    仲裁者先生再次说道,“无需告诉我们你的真名和来历,那是仅属于隐者先生的特权。”

    原来如此,格里菲斯小心地望了一眼高高在上的存在,祂有着人的轮廓,像威严的君王和慈爱的长辈一样注视着圆桌旁的参会者。

    格里菲斯谨慎而克制,向在场的人说道:

    “我是暗示死亡与复生的魔戒米诺斯阁下的持有者,你们可以称我为——

    “死亡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