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4章 破法者的力量

,最快更新血税最新章节!

    格里菲斯轻轻放开女孩,后退一步,捶击胸甲:“说的对,嘉拉迪雅和长老先行撤退,我打爆了这个水人就来。”

    他说完这话就转身离开,将战马拴在一边的树上。在与超凡者一对一的战斗中,普通的战马会被轻易杀伤,反倒成了骑手的妨碍。

    温杜长老看看他,又看看嘉拉迪雅,默默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应该留下来阻击,最后还是叮嘱了一句:

    “维埃里是施法者途径的超凡者,但是,他的作战具有鲜明的刺客途经风格,时常以水团或水元素形态出现,擅长高速机动、隐匿和近战攻击。我已经破除了他的领域,他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将无法借助暴雨进行长距离位移,在干燥的陆地上,他的机动性会受到最大程度的压制。”

    超凡巫师“液体”维埃里安静地等在那里听他们把话说完,不反对也不在意。直到嘉拉迪雅和温杜长老骑马离开,这才再一次彰显气息。

    他的形体从地上的水洼中慢慢涌出,外表像是一个放大的水滴,圆润剔透。格里菲斯仔细看了看,觉得又有一点像是霍蒙沃茨校外小镇上卖的糯米团子。

    超凡者摇摆身形滚来滚去,似乎在很有兴趣地打量着准骑士。

    “破法,不对,破障者,我不太理解,为什么神谕会指引我们尽量单独与你战斗并优先击杀?”维埃里一边说,一边从水滴的形体中伸出海马一样的头颅和粗大的手脚,转变成全身如浪花一般波动的高大水元素,“算了,反正小姑娘那里也有安排,我也不想和温杜这家伙厮杀,坚持虐菜路线是我的人生哲理。

    “来吧,也就是几分钟的事。”

    格里菲斯放开骑枪,紧握坚毅盾和含光。澎湃的力量在体内奔涌。通过秘银吊坠,他已经知晓自己的力量在刚才吞服魔药以后已经攀升到了25点,已经达到了超凡之下的极限值。

    虽说没有晋升魔药不能直接突破位阶,但是他的身体已经做好了准备,接下来,就要用实战捶开序列7的大门!

    维埃里以水元素形态逼近,发出潮汐般的轰鸣巨响。他每时每刻都在改变形体,在力量和敏捷中寻找极致的平衡,地上的积水和飞溅的水花仿佛都是他身体的延伸和触须。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面前的超凡施法者竟然给人一种近乎兽人勇士那般无法撼动的压迫力。

    格里菲斯双目如炬,一步向前刺向敌人。维埃里却在交锋的瞬间身形闪烁,魁梧厚重的身躯突然变得异常灵敏矫健,直接绕到格里菲斯身后挥出水刀。

    “呯!”

    这突然的攻击来去匆匆,甚至有几分轻抚杨柳一般的随意和缥缈。但是,格里菲斯依然感觉到背上一阵剧痛。盔甲被攻破了!

    坚固的阿尼玛胸甲背后的防御比不上前胸,直接被这一刀劈开缝隙。内衬的锁甲也碎裂成散落的铁环。

    这个狡猾的施法者能够在力量形态和高机动敏捷形态间随意切换,突袭我的背后!格里菲斯立刻驱动魔咒,将极寒扫过水面,把地上的积水冻成坚冰。

    “极冻新星!”

    迎战的维埃里没有预料到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冰寒虽不至于造成可观的创伤,但还是将它的双足冻住。

    格里菲斯转身一剑斩去。他将力量灌注到剑锋和盾牌上,锋芒冲散了维埃里的波浪形体,像是切开胶水一样斩作两段。

    利刃切开的断面可以隐隐看到灵能泯灭的闪光,但是维埃里跌落的上半身对伤害无动于衷。他在身体滑落的过程中双手一抬,手臂凝聚成两把犀利的水刃迎面刺来。

    坚毅盾发出让人牙痒的嗡鸣,水刃从盾面擦过,与此同时,另一把水刃从格里菲斯腰间划过,破开了坚固的胸甲和锁甲,在右腹上留下深深的伤口。

    这一击直接从正面破甲,格里菲斯本能地要发出哀嚎,倒是腹部的伤势让惨叫声到了嘴边只有“赫赫”的嘶鸣和喘气。

    超凡巫师的近战杀伤竟然如此骇人!

    刚刚被切断的水元素立刻重新聚合在一起。刚才的一击确实对维埃里有所创伤,但是被元素身躯的特性压制到了极限,只有剑锋上附带的血气残留下来能够造成一点实质的伤害。

    精灵开始绕着格里菲斯旋转,冰冻的效果仅仅是造成了瞬息的不便就消散而去。他的速度快如洪水,手握巨大的冰刺和水刀,用最粗野疯狂的方式与准骑士对刺。

    短短的三分钟之后,格里菲斯已经是遍体鳞伤,摇摇欲坠。坚固的胸甲被多处刺穿,鲜血喷出裂缝,把银甲染成了血红色。

    在这过程中,超凡精灵巫师就像激流一样围着他旋转。他隐约可以看清这个敌人的轮廓和他穿行的身影,却无法追踪他迅捷的速度。

    犀利的足以破甲的利刃不断刺出,维埃里身为一个超凡施法者对攻击的耐受力高的惊人。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伤害,用以伤换伤的打法压着准骑士猛攻,坚信对方已经会先于自己倒下。

    格里菲斯就像是被野狗围攻的狮子一样被不断放血。剧痛之下,格里菲斯的清算被触发了,用含光给了扑上来的维埃里迎头一剑,劈开对方脑袋的同时自己的手臂也被刺穿;他抓住坚毅盾,用锋锐的盾横扫过去,砸的水元素液体四溅。

    这一轮攻击似乎撕裂了维埃里的身体,将他打的连退两步。被斩断的部位挂在身体上,就像是烧融的蜡烛。

    “嘿嘿嘿嘿——很有气势嘛~”维埃里摇晃着挂在身上的脑袋和断手,发出狰狞的笑意,“换作凡人本当即死。”

    贯穿伤急速愈合,就像是胶水汇聚到凹陷处。没有流血,没有颤抖,没有呻吟,甚至连一丝紊乱的气息都感觉不到。超凡施法者对格里菲斯的全力攻击泰然处之。

    格里菲斯审视着敌人,
不由得暗暗心惊。

    锐器的斩杀和钝器的猛击破坏了形体,但是维埃里依然可以在几秒钟内愈合,对于物理杀伤几乎完全免疫;但是,每一次攻击时附带的少量血气却残留在水元素的身体上,像红色的电弧一样萦绕撕咬。也就是说,只有附带了非凡特性或者魔法效果的攻击才能对这个超凡施法者造成实质的伤害。

    我明白了,对付这样元素形态的超凡者,必须将我的非凡特性灌注在每一次攻击之中!格里菲斯醒悟过来,开始尝试着调动全身的血气,不再将他们散佚开来,而是集中,为下一次攻势集中。

    除此以外,这里满地都是积水,维埃里的机动速度很快,在刚才的战斗中,格里菲斯只有三分之一的攻击命中,其他都被高速闪躲的敌人躲开。

    那么,能够有效打击他的手段便是……还要避免被他闪开……一念及此,格里菲斯掀起暗血斗篷一卷,将身形隐匿拔腿就跑。

    “噫?要跑?”维埃里的身体立刻垮塌,完全融入积水之中。

    格里菲斯借助隐匿的帮助,向着一旁的高地快速闪去。但是,他刚刚奔出几步,脚下的积水中便伸出两支粗大的液体触手抓向他的双脚。

    他的身体立刻化成一团蝙蝠挣脱触手,呼啸着掠过水面,向着干燥的山坡飞去。

    这次的飞行时间并不长,他刚刚落地,耳边突然传来山洪翻滚般的呼啸。一股洪流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洪流轰然落下将格里菲斯拍倒在地,手中的剑盾都飞了出去。超凡精灵维埃里的形体随即从地上的积水中涌出:

    “无用的小聪明,人类,哪怕没有大雨和积水的支持,我也能轻易追上你。凭着一点小把戏,你又能逃多远呢?”

    他的话音刚落,格里菲斯一跃而起,空手朝着维埃里直扑过来。

    超凡施法者狞笑起来:“嚯嚯,不是逃跑还是冲向我吗?最后的挣扎是么?”

    空气中突然激荡起惊天的气势,山怪的虚影在格里菲斯背后咆哮怒吼。他没有像以往那样凝聚冰枪,而是挥手握拳向着维埃里轰去。

    致命一击,必然命中,集中的血气,超越极值的力量。经过一场又一场的战斗,格里菲斯全身弥漫的血气已经和他融为一体,随着旺盛的斗志被调动起来。

    “不靠近一点,怎么把你的S.H.I.T也给打出来呢!”

    这一击卷起盛大的红色光芒,向着水波状的元素生物全力一拳!

    维埃里在这一拳之下竟然失去了闪避的能力,眼睁睁看着陨石般的拳头袭来。

    “啊——!”

    震耳欲聋的巨响在林中回荡,维埃里被一拳轰飞了半个身体,血光如同飓风一般扫过,甚至将背后的水气、落叶都一扫而空。

    空气为之静止,UU看书 www.uukanshu.com整个山林都在咆哮中俯首。

    维埃里水液般的面容上竟然露出了痛苦、惊讶的表情,血光正在如附骨之疽一般咬住他身体的破口,不断粉碎他的元素形体,露出血肉的踪迹。

    在这一瞬间,格里菲斯突然获得了几分清明而纯粹的意念。一堵高高矗立在他面前的墙壁轰然倒塌。他没有理由地意识到自己掌握了使用非凡特性进攻,驱散魔法状态的能力。从此刻起,他便是魔法的天敌,神秘在他的攻击下溃散!

    一把极其锋利的水刃发出撕裂空气的呼啸,破开胸甲捅穿了格里菲斯的左腹,从腹部穿过,破体而出。

    “你突破了?但是没用的,”维埃里一边旋转着捅进格里菲斯腰间的水刀,指指自己身上正在快速愈合的大洞,“我这就愈合……”

    他的话语被堵住了一半。

    格里菲斯对腰间骇人的重创无动于衷,在水刀穿腹而出的同时,他已经拔出了银光闪闪的燧发枪,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