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3章 喂,你们2个有完没完?我可看着呢!

,最快更新血税最新章节!

    严密防护的车队沿着良好的道路疾速驶过。

    格里菲斯很快发现有迅捷的人影就在远处的树梢上闪烁,显然已经盯上了车队。在他们的前方更是出现了弯道和道路旁的大片密林,被阻挡的视野让人看不清前方。

    如果我是敌人,一定会在那里布置伏兵。格里菲斯正要发出警示,2号车上的温杜长老已经喝令道:

    “伊兰克斯,出手,不用顾忌。

    “将那片森林一起扫除。”

    最前面马车上的序列6超凡巫师挥动魔杖,另几位施法者一起配合。在繁复而恢弘的咒语之后,林中突然升起冲天的烈焰。蒸腾的火墙甚至让百米之外的格里菲斯都感到令人窒息的灼热。

    触目惊心的烈焰将整片森林摧毁。火光中隐隐可见树木和人影化作扭曲的残骸,在惨叫和轰鸣声中灰飞烟灭。

    超凡巫师的力量真是恐怖!格里菲斯被这超凡的力量震慑,如果有一支伏兵潜伏其中,必定是十不存一。他下意识地看了2号车里嘉拉迪雅一眼,发现她也在担忧地看着自己,这才安心了一些。

    吟唱完这个魔咒以后,伊兰克斯也是有些疲惫的坐了下来,3号和4号车次第上前替换位置,依旧将嘉拉迪雅所在的2号车保护在中心。

    他们转过弯道,火光后冲出一团黑色的人影,许许多多身披斗篷的人形生物正从四面合围过来。他们看来是打算等到车队进入弯道再出手,但是预设的主力已经被火浪吞没。

    格里菲斯暗暗心惊。蜂拥而来的袭击者都有着杂驳的灵能波纹痕迹,每一个都是序列9。

    “只是魔药催熟的半精灵和人类贱民罢了,短暂的力量,随时都会疯狂的怪物,”温杜不屑地说道,“在真正的超凡力量面前,毁灭是这些蝼蚁存在的唯一意义。”

    超凡精灵居中观察着敌人的动向,一丝一毫的动静都不放过:“5号,10点方向,距离200,雷暴。”

    雷霆和闪电在空中酝酿,强大的打击接踵而至。5号车的塞缪尔出手了。

    他的魔咒召来惊天霹雳和银色的闪电。电弧发出撕裂空气的恐怖巨响,在人影间跳动,将一个烧成灰烬以后弹跳至另一人,不断吞噬着鲜活的生命。

    2号车的温杜长老本人紧接着出手,他没有攻击附近的敌人,而是召来一股火焰风暴投向远处的山丘。格里菲斯甚至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就看到山坡上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蓝色和橘色的火光照亮天幕,某个袭击阵地尚未出手就遭到毁灭,大批的尘晶和燃料在这次攻击下殉爆。

    希尔芙的车队就像是5个移动的炮台。施法者们在居中超凡者指引下一个接着一个向着道路两侧的可疑目标发动攻击,将成群的敌人歼灭或者驱散。车顶上的射手则隐蔽在半开放的护板后,用利箭狙击那些想要靠近的零散敌人。

    这样的战术格里菲斯还是头一次见到。虽然私下里他一直认为精灵在和巨魔的治安战里把自己打傻了,但是目睹面前的作战还是让他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强大火力、高速机动、坚固防御。如果能把这样的力量集中起来攻击敌军防线的侧翼……

    “轰!”

    4号车突然在格里菲斯的前方横着飞出道路。一支巨大的火焰长矛从侧面贯穿了车体,正在攻击的施法者和射手破碎的断肢,扭曲的车体和数不清的零件碎片在他的面前化成飞舞的雪片,呼啸而过。

    “2点方向,光影之锋!”

    车队里不知道谁喊叫起来。

    不知名猎魔人超凡者的攻击拉开了攻击的序幕,刚刚还是成片用来的杂兵都不见了踪影,确认带着的是连绵不断的火球和光矛向着车队掷来。

    车队成了靶子,发现嘉拉迪雅不是那么好得手以后,有些袭击者转变思路,准备把她也干掉免得被别人得到,开始肆无忌惮的攻击起来。

    温杜急促吟唱魔咒,在车队上方展开无形的屏障。恐怖的攻击接踵而至,掀起阵阵涟漪,无法穿透。但是,格里菲斯也发现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呼吸也愈发急促,显然这层护盾要依靠他的精神力支撑,而且坚持不了多久了。

    “我们要隐蔽!”

    伊兰克斯的1号车又回到了领头的位置,在视野开阔的大道上遭到密集攻击。远处的缓坡上有高高的树篱,遮住了袭击者的身形,但是时不时爆发的闪光显示那里隐藏着可怕的敌人。

    若是在成千上万人激战的战场上,涌动的血气会遮蔽施法者的视野,扰乱他们的心神或是魔咒飞行的轨迹,其他途径超凡者的远程攻击也会遭到或多或少的削弱或干扰。

    但是,在这样小规模的施法者对攻中,视野、隐蔽和位置更好的一方就会占到压倒性优势。匆匆赶路的护送车队根本来不及占领阵位,仓促的反击毫无用处。

    “冲进那片河谷,遮蔽视野!否则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眼看着事不可为,塞缪尔急忙指了一条岔路,带头冲下斜坡,向着低洼的河谷冲了进去。

    “不行,那里情况不明!”伊兰克斯高声阻止道。

    不等领队的温杜下达命令,第二发火焰之矛命中了伊兰克斯一号车的右后方,坚固的车体挡板完全扭曲但是没有被击穿。火焰之矛就在凹陷的挡板上发生了弹跳,以难以置信的角度击中车厢里起身施法的伊兰克斯。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或者说不知道伊兰克斯这位超凡者在准备什么危险的魔咒,1号车的车厢突然燃起火焰,超凡者的身体转眼间被大火吞噬。

    “轰——!”

    1号车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成了一个明亮的橘色大火球。惊人的气浪席卷而来,把格里菲斯连人带马掀翻在地,他倒下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看到升起的蘑菇状烟云,1号车的车顶和车顶上的半截游侠一起飞到了天上,然后重重落下。

    ……

    只剩下三辆马车的护送队冲进了岔路的河谷,在狭窄的河岸小路上拼命奔逃。格里菲斯带着唯一还能行动的马跟上他们。

    情况非常糟糕,这条路线是事先规划之外的道路。唯一的好消息是由于视野的原因,那个已经在今天取得两个战果的超凡猎魔人无法再发动攻击。

    天空中划过道道银蛇,接着是滚滚雷鸣,夏日暴雨已至。瞬间的大暴雨淹没路面,连车轮都浸没进去一小半。

    车队开始减速,小心前进。

    “这大雨有些古怪。”温杜低声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
前方带路的塞缪尔的5车突然向着路边一扭冲了出去,带着车上的精灵一起冲进了河水的激流里。

    雷电中夹杂着不详的咒语,积水的路面上凝聚出几头巨大的元素生物。他们没有腿,上肢在手和长鞭的状态中不断转变。每一头都被固定着水流状的枷锁。

    水元素。

    元素生物刚一出现,立刻向剩下的精灵咆哮扑来,射出雨点般的锐利冰枪。

    “温迪涅家族的刺客,”温杜长老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他们从不落后,我们走,不要在水边和他们纠缠。”

    3号车的精灵们立刻冲上来厮杀,掩护2号车逃走。但是他们却抓不住这些敌人,水元素们在雨水和积水中穿行,快如闪电。

    2号车赶车的精灵护卫也是序列7的强者,他毫不停歇,纵马疾驰而过,将战斗和厮杀抛在身后。

    道路贴着悬崖延伸,渐渐冲出河谷来到一块平地上。这一带没有白石大道,迦南宏伟的轮廓也被隔绝在视野之外。

    突然,雨中飞起两条切断的马腿,马车突然失控,向着一旁翻了出去。

    格里菲斯急忙赶到翻到的马车旁,却看到车夫已经软软的倒在泥水里。这位序列7的骑士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切断了脖颈,身下早成血泊。

    在淹没脚踝的积水中,隐藏着神出鬼没的刺客。他在积水和雨点中穿行,他的声音就只有模糊的轮廓。他的灵能波纹和雨水融为一体,无处不在,却又无法捉摸。

    “竟然是‘液体’维埃里阁下,”多处受创的温杜将嘉拉迪雅保护在身边,但是他的护盾已经岌岌可危,“你这样即将晋升序列5的强者也要亲自出马来加入到争夺维兰诺伊继承人的争斗中吗?”

    “当然,为什么不呢?反正这么多强者要出手,也不都靠我一个。”

    无形的刺客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仿佛他已经与这大雨融为一体:“温杜长老要是愿意平静的离开,把小东西交给我的话,我可以拿出一枚序列6的非凡特性作为补偿,并且订立契约,为阁下晋升序列5的仪式提供全力辅助,

    “维兰诺伊的残余势力已经一团散沙,阁下在我们的支援下可以谋得极好的职位,比方说星云圣殿大学士,这个怎么样呢?”

    温杜长老没有搭理他,而是一直在默念着咒语。狂风变得越来越剧烈,最后形成直达天际的狂暴气旋。他威严的声音在天地间回响:

    “这种程度,就想要逼退我么?这场大雨是你的领域,是你隐藏形体的掩护,我岂会看不出来。”

    温杜的全力一击驱散了乌云。暴风骤雨也瞬间中止。但是,这一击之下,他的脸色也变得颓唐,显然消耗了极大的精力。他缓了一口气,对格里菲斯说道:

    “人类,你去和他交战,我来保护嘉拉迪雅小姐撤退。”

    嘉拉迪雅惊慌起来:“不行,格里菲斯不可以去,温杜长老。”

    “不,我去,长老已经耗尽了力量,接下来的突围还要请他协助,”格里菲斯向着嘉拉迪雅举剑致意,“雅兰再见。”

    “等等,等一下!”嘉拉迪雅跑到他的身边,格里菲斯也急忙下马。无需多言,两人在温杜长老惊诧的目光中紧紧拥抱在一起。

    “你能晋升序列7吗?”嘉拉迪雅担忧地问道。

    “没有准备好材料,但是狠狠打上一架,说不定可以吧。”格里菲斯微笑着摇摇头。

    贝洛蒙遗迹里大家宰了一头三首魔龙,收集到了一些龙血。但是这种常年居住在腐化遗迹中的怪物说不定已经严重变异,修托拉尔们没有一个敢用它的血来调制晋升魔药。

    精灵小姐摸出一个小小的水晶瓶塞到他的手里:“这是高阶力量强化药剂,虽然没有晋升魔药那么珍贵和强大,但是也能永久性地提升一些力量属性,UU看书www.uukanshu.com对于你冲击序列的门槛会有帮助的。”

    格里菲斯立刻拧开瓶塞,一口喝了下去。他立刻感觉到炙热的火流在体内奔涌,简直要烧起来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本来是准备给你做生日礼物的,”嘉拉迪雅抚摸着他的脸颊,“既然你喝了,那也没办法,只能给你准备一个更好的~”

    “还能再拿一次礼物?”

    “恩,比这个要珍贵无数倍,”精灵小姐恋恋不舍地望着他的眼睛,“你要是错过了,肯定后悔一辈子。”

    “我肯定不会错过,”格里菲斯凝视着她的眼睛,“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

    嘉拉迪雅轻轻捂住他的嘴,踮起脚尖,把自己往格里菲斯的唇边送去。

    “咳咳!”水洼中有一个声音不满地高喊道,“喂,你们两个有完没完?我可看着呢!你们该不会准备就这么说下去吧,该不会再来个深吻吧?时间可没有静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