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0章 命运的馈赠皆有价格

    嘉拉迪雅想要逃出去,但是她从来没想过自家的花园怎么这么大,大的没个尽头。她不断地经过花田、树林、小溪和草地,直到她意识到自己在同一个地方徘徊。

    她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发现执政官府邸的上空笼罩着一层穹顶般的淡蓝色屏障,如湖面般悄然波动。

    “这里与外界存在阻隔,但是我能够与格里菲斯联系,说明障壁的力量并不强大,应该是制造了幻象和遮蔽的效果。”

    嘉拉迪雅站在原地聚集灵能。她的左眼转变为瑰丽的红色,向半空中的穹顶投去注视,视线的焦点所到之处立刻呈现出一片片如水晶破碎的幻象。

    这层淡蓝色的屏障刚刚消散,她的前方便出现了几个身影,其中两个特别熟悉——执政官和西迪厄斯站在那里,他们贴的很近,好像在说什么。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几个隐蔽在不远处。

    “爸爸,哥哥,救命啊!”

    果然还是爸爸和哥哥靠谱,格里菲斯你这个笨蛋。嘉拉迪雅跌跌撞撞地冲了过来:“家里,家里出了怪事。”

    “是这样么?”

    西迪厄斯向她投来冰寒的视线,接着又转向执政官,右手用力,向前一推。

    迦南的执政馆,精灵的领袖,超凡之上,世界上最强大的半神之一,费雷拉斯·维兰诺伊像倾倒的雕塑般仰头倒下。他的容貌已经枯朽而凋零,生机不复存在,胸前刺入了一把锋锐的利剑,道道电光萦绕不散。

    嘉拉迪雅认得那是西迪厄斯随身的佩剑,神秘而强大的圣剑“含光”。

    “这,这,不。”

    嘉拉迪雅的大脑一片空白,理智快要崩溃了,她扯着自己的秀发,用绝望的声音问道:“哥哥,你做了什么?不对,这是假的,这是某种幻觉。”

    她一件接着一件启动自己身上的饰品,调动魔眼的威能,试图摆脱虚假的幻象困扰。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西迪厄斯就在那里,执政官倒在他的脚下,如同废弃的朽木。

    “我的傻妹妹,不要逃避,这一切,就是现实,”哥哥丢掉以往的微笑和关怀,用冷漠的语气对自己的妹妹说,“我的傻妹妹啊,难道你不知道自己被神灵定下的命运,看不出发生了什么吗?事到如今你还想继续逃避,沉浸在虚妄的迷梦中?

    “迦南的执政,费雷拉斯·维兰诺伊已被我终结。他的兄弟,姐妹,傲慢而愚蠢的维兰诺伊亲族已经覆灭,仅剩下你,和我。”

    嘉拉迪雅像石化了一样呆呆站着,双眼几乎失去了一切光芒和希望。

    “怎么办,要带她走吗?”西迪厄斯的身边还跟着几人,每一个的气息和灵能都非常强大。其中一个精灵颇为恭敬地问道:“神眷者独自出现在这里,机会难得。”

    “你做不到的,拉斯,”前执政官的长子摇摇头,“我的使命已经达成,不想做多余的事。如果你不甘心,可以上去试试,看看群星的眷顾是什么意思。”

    “她只是一个没有经验的序列7,我们皆是超凡,怎么会奈何不了?”拉斯挥挥手,向着身边的人下达命令,“维克,帕罗,跟我来,拿下她。”

    跟随在他身边的两个精灵超凡者取出魔杖和匕首,用强大的护盾保护,或者隐匿身形,小心跟上。他们还未靠近,一股异常的灵能摄住了他们的心魄。

    空气中仿佛响起了夜莺献给死者的哀歌,云层掩去最后一缕月光。与此同时,所有人都听到了可怕而虚无的哭号,预示着凄凉而惨烈的死亡。

    阴云消散,银色的月亮转变成血色的月镰挂在天上。

    跪倒在地的嘉拉迪雅魔眼中精芒四射,纯粹而恐怖的血红色风暴和法球正在围绕她旋转嘶吼。她没有使用魔杖,早已准备好的饰品已经启动,和魔眼的力量共鸣,全面增幅了她的灵能和感知,并且在身边形成强大的护盾。

    她被包裹在血红色光弧中,像巨大的红球一般,猩红色的电弧之鞭肆意抽打。撕裂空间的气息已经铺天盖地般席卷而来。

    一团幽魂般的红色火焰在世界的障壁上撕开裂隙,掠过天空,在她的身边疯狂宣泄怒意和疯狂。

    “这是虚境之火,无视一切防御的泯灭之力!”躲在后排的一个神秘人惊叫起来,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西迪厄斯的身影立刻变得虚无。虚境之火扑向他站立的位置,穿身而过咬住了更后方的一个神秘人。幽魂般的火焰疯狂撕咬,一转眼就咬穿护盾然后开始侵蚀他的。

    在骇人的惨叫声中,准备出手的拉斯刚刚下达命令就突然陷入了异样之中。他的身体变得生涩,连大脑都僵硬的像是凝固的泥水。

    他动了动嘴唇,却说不出话来。惊异的目光扫过自己的肩膀,发现一团虚境之火已经点燃了他那里。他想要寻求队友的支援,却看到名叫维克的同伴正被虚幻的火焰撕咬,像舞台上的小丑一样被扭曲、拉扯,形成浆糊般的液体。

    嘉拉迪雅的魔眼的焦点在移动,亡命逃走的超凡者帕罗本来已经隐匿了身形,但是依然被魔眼和虚境之火捕捉,如陷入漩涡般无法挣脱,发出凄厉而绝望的惨叫。

    拉斯用闪电般的速度激活一柄光之刃,将自己的右肩和胳膊一起斩落,拼着自己被重创的代价挣脱恐怖的火焰。

    好几个隐藏在后方黑暗中的气息都被惊动。他们纷纷转身逃离,只剩下西迪厄斯再次从虚幻中现身。

    “多么扭曲而无用的力量,傻妹妹。”西迪厄斯叹了口气,汹涌的灵能如潮汐般涌动。他只是抬手一推,疯狂攻击的嘉拉迪雅就倒飞了出去。

    这一击把拉斯从死亡的边缘救了下来。逃窜中的精灵们躲得远远的,惊慌地窥伺这里的战斗。

    “
离开这里,星空的眷顾不是你们能够匹敌的,”西迪厄斯扔下罩袍,“屏障已经破裂,各方很快会察觉到这里的动静。”

    他的左眼突然呈现出旭日般的金色光芒。嘉拉迪雅的魔眼仿佛遭遇了宿敌,立刻展开漩涡般的虚境之火向他袭来,眼看着就要贯穿他身体却又一次从幻影般穿过,没有丝毫伤害。

    嘉拉迪雅立刻试图再次发动攻击,但是她的左眼已经开始流出血泪,剧烈的疼痛让她无法睁开眼睛。

    西迪厄斯就站在那,举重若轻地抬起手,在十几米外虚虚一握,嘉拉迪雅就像是被扼住咽喉一般突然喘不过气来。她挣扎着想要反抗,却怎么也抓不住扼住咽喉的力量。西迪厄斯的手改握为推。嘉拉迪雅的小腹上突然遭到了无形的重击,发出一声哀鸣砸进花田里。

    “得手了!”断臂的拉斯欢呼一声,他看来是为了这一天蓄谋已久,即便自己遭到了重创依然是决绝地向着嘉拉迪雅倒下的地方冲去。

    突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堵山峰,挟着不可撼动的威严赫然拦在他的面前,巍峨的气势甚至让人生出不敢仰望的畏惧。

    格里菲斯赶到了!他向着迎面冲来的拉斯一拳轰去,煊赫的气势撞击在护盾迸发出波纹和巨响。

    “别来碍事,虫子!”拉斯被惊退了一步,立刻将愤怒投向格里菲斯,左手握持魔杖凝结出一支光矛掷出。

    但是,准骑士毫不在意的用身体挡住这一击,光矛刺穿了他的胸膛,却没有任何疼痛和阻滞的反应。

    拉斯心中心震一惊,第二第三发光矛接连射出,把直面自己的准骑士扎成刺猬。

    “这是傀儡。”西迪厄斯喝道,却站着没有动。

    一团蝙蝠从天空直扑下来,在拉斯的背后聚集成格里菲斯的真身。冰枪在他的手中凝聚,山怪的巨影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

    “虫子,投枪是这样用的!”

    格里菲斯在极近距离全力一掷,冰枪击碎了拉斯的护盾,飞溅的碎冰剐得他面目全非。精灵施法者下意识的抬手一挡,第二层护盾已经荡漾着金黄色光晕自上而下展开。

    施法者只要到达一定的层次,在他的精神力和装备耗尽以前,防御的护盾是接连不断的。拉斯身为一名超凡者,在失去了右臂遭到重创的情况下还敢上前的一层依仗便是自己绵密的护盾防御。

    格里菲斯掷矛,收手,从腰间抽出银色的火枪,拨动击锤,瞄准,扣动扳机。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附近的敌人甚至来不及告警和支援,金色的闪光和宣泄的杀意已经从枪管中喷涌而出。

    “呯!”

    拉斯仿佛看到了命运为他敲响的丧钟。他来不及惊恐尖叫,定罪的铁锤就已经重重敲下。在无法抵挡的威压下,新的护盾刚刚成形就遭到灵能和精金弹丸的冲击破碎。UU看书www.uukanshu.com精金弹破盾而入,撕碎了拉斯的喉咙。碎肉、黏液、血和气管炸裂开来,呈放射状糊了一地。他的脖颈少了一半,耷拉在肩膀上血如泉涌,惨不忍睹。

    精灵超凡者带着满眼难以置信的惊骇轰然跪倒在地。他想挣扎或反击,但是全身的灵能都像是蒸发了一样离他而去。

    格里菲斯抢上前去,右手一抬,倒持火枪用枪托朝着拉斯抡去,接着左手翻转抓住一支成形的冰矛朝着倒下的精灵眼窝捅了进去。脑浆从捅穿的头骨后面“嘭”的一声喷溅出来。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他将嘉拉迪雅挡在身后,松开染血的冰矛,甩甩手拾起序列6的非凡特性,在手中轻轻一抛。

    准骑士锐利的眼神如鹰视狼顾,他环视周遭的敌人,有条不紊地取出药包和弹丸捅进枪管,威严又不是优雅。

    “下一个。

    “西迪厄斯,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