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9章 国策:“女朋友或战争”

    格里菲斯说的好像有道理,但是总觉得让人难以接受。

    嘉拉迪雅无言以对,被牵着手走过长长的幽暗通道。静谧和幽暗包裹着他们,仿佛这就是整个世界。

    她的思绪飘散开来……

    多么奇怪的感觉啊,火热的手,真大,有时候还会捏疼我,像是在占我的便宜,却有一种无法挣脱的魔力,哪怕只是离开一小会,也想赶快回去。

    他并不是多么英俊啊,虽然也不难看,但是一点都不精致,也不细腻,容貌比起精灵差远了。他还喜欢戴那些破头盔,将来肯定会秃头的。

    他有好多缺点,没有虔诚的信仰或者干脆每一位神灵都信一点;特别崇拜金币,每天算计着那些金属片;明明和我在一起,竟然还会瞟路过的漂亮女孩子,而且是发自内心和本能的。谁知道他和索尼娅还有那个军官姐姐偷偷做过些什么,啊——!气死我了!我敢打赌要是质问他,这个花心大萝卜肯定不承认!

    他是很勇敢,但是有时候好凶啊~他很聪明,哎不对,他的成绩可不好了~而且迦南也有勇敢又聪明的精灵,仔细找找爸爸应该可以给我找到一大把。他是挺有趣的,时不时有个好想法,可是歪脑筋也很多呀!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准骑士。好吧,我承认他比普通的骑士厉害一点,但战斗力大都来自耐打和那个来历不明早晚会出事的戒指辅助,没有爵位,没有势力,恩,其实他什么都没有。

    到底是什么地方吸引我呢,只要一天不见,我就想他……好奇怪啊!

    嘉拉迪雅低着头,脸红的厉害,既不服气又害羞。

    凑巧的是,一伙抱着大箱小箱的人急匆匆的从正面过来,所有的行人都慌忙为他们让路。抓住这个短暂的瞬间,她巧妙又不引起注意的从格里菲斯的手里逃了出来。

    对呀,其实仔细想想也就这么回事,虽然我也有点怪怪的,但是想清楚了也就释然了不是吗?

    嗯哼,我明白了,他一定是利用了心理学上那什么来着,在我几次陷入危险的时候恰好出现在附近,在我慌乱的时候乘虚而入。

    打击哥布林那次也是,守望堡那天晚上也是,晋升仪式也是。他和大家的差别在于他和我一起冒险,有机会的优势!

    对,就是这样!我要揭穿这个心理学上的小把戏,然后我又成长啦!

    计议已定的嘉拉迪雅扬起下巴,哼哼两声注视着绕开人群回到身边的格里菲斯。

    “格里菲斯,我明白了!”女孩兴高采烈的叫喊起来,“我发现了你的小秘密!我要戳穿它们!”

    “什么秘密?”格里菲斯先是下意识的慌了一下,然后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被温暖的力量抓住的嘉拉迪雅一下就没声了,她的大发现转眼间烟消云散,再次被柔软的幻想和依恋包裹。

    她软绵绵的靠在准骑士的胳膊上,用低微的只有她自己可以听见的声音小声说:

    “这不公平~”

    ……

    迦南的地下世界其实并不隐蔽。

    两人走过整修的非常好但是有些阴暗的隧道,在一座巨大的殿堂地下室找到了回到面的道路。

    迦南璀璨如银河的光辉再一次呈现在眼前,夜色下的城市被幽蓝和粉色装点,美丽而圣洁。

    “感觉自己进行了一场小小的冒险!”嘉拉迪雅的眼眸又一次明亮起来。格里菲斯犹豫再三,还是松开了她的手。

    “守护骑士的事,我很抱歉,”格里菲斯帮嘉拉迪雅脱下便宜的罩袍,摸摸自己的鼻尖,“我会成为正式骑士的。”

    “成了正式骑士你也没有入境资格呐,迦南又不认人类的爵位;只有守护骑士这种特殊身份才能让我摆脱家里的束缚,”精灵小姐重重的叹了口气,“算了,要是真的订了守护契约,我爸知道了说不定要打断我的狗腿。”

    “你竟然,没有告诉执政官一声……”格里菲斯简直无话可说,“这是真有可能打死我的事情。”

    两人在幽静的建筑下轻声笑。

    “格里菲斯,”嘉拉迪雅似乎一直在犹豫,最后的最后,她小声问道,“没有守护骑士我就不能对抗家族的决定,不能随便外出冒险,迦南的制度就是这样,

    “如果我成年了,真的被安排嫁给了某个婚约者,你觉得,呢?”

    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好犹豫的。格里菲斯的意志坚定而明确:“如果基于你的自由意志,我会祝福你。”

    “如果不是呢!”精灵急切的问道。

    “我会带着我的大军,拆了你们的森林,把你带走,”格里菲斯毫无犹豫的说道,“我说到做到。我不会让你像牛羊一样被拉去配种的。如果有哪位神灵阻挡在我的面前,我便来让祂试试我的骑枪利还是不利。”

    “……”

    嘉拉迪雅脸红的要命,她愣愣的看着格里菲斯发了一会呆,突然扑了上来,在他的脸颊上匆匆的吻了一下。

    她的动作快如闪电,一转身就往执政官府邸的方向逃了过去。

    格里菲斯在后面想要追她。那自然是没有没追上了。

    ……

    嘉拉迪雅穿过街区,翻墙避开门口的视线,躲在自家花丛里观察了一圈,确定没有人发现自己。

    维兰诺伊家族的家教很严,未成年的女儿不按时回家会被严厉惩罚,从不给零食、责骂开始逐步升级,禁足甚至打一顿都是有可能的。

    明明已经是婷婷玉立的少女了还要被爸爸打这种事情何以堪啊!而且,这多有损日夜为国操劳的执政官的体面,作为一个好女儿我要多体贴他,不能让他发现。

    嘉拉迪雅现在的心情好的飞起,觉得自己的逻辑完美自洽,毫无负罪感的攀上露台,爬进二楼自己的房间。

    “有人在家吗?”嘉拉迪雅轻轻拉开窗,蹑手蹑脚地翻了进去,用小小的声音问道,然后自问自答,“没有人,快进来吧。”

    柔软的被褥铺得好好的,窗边的小桌上还放着夜店心。嘉拉迪雅把一块饼干丢进嘴里,抱着大大的枕头在床边坐好。

    霍蒙沃茨的寝室睡久了,家里的床真大,应该两个人睡。我会不会被挤下去……啊,我在想什么!

    她吃着小饼干,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现在想想,我就是太优柔寡断了,用神秘之王的话来说就是国策树出了问题。“一起冒险”,“从同学到好朋友”,“最亲密的异性”,直到这里都是没问题的,可是在索尼娅,军官姐姐还有其他好多好多坏猫的威胁下我迟迟下不了决心,这样下去迟早会演变成“你们都是我重要的人”,啊——!这不就完蛋了吗!?

    精灵小姐扑倒在床上打起滚来。

    不行,这不行啊——!都牵手了,格里菲斯刚才都说出那样话了……我不想把他让给别人啊~

    嘉拉迪雅“噌”的一下坐了起来。

    嗯,事到如今,是时候做出决断了。接下来的国策应该是“短裙的魅力”,“夏夜焰火行动”,“不可言说的战争计划”,对,就应该这样才对,赶在离开迦南,其他坏猫发起攻势以前向他摊牌呀!

    “女朋友或战争”,“嘉拉迪雅大胜利”,耶——!全点完格里菲斯就成我的傀儡国,啊呸,男朋友了!

    是的,对,赶在索尼娅动手之前,千万不能让那个军官姐姐发动雷雨般的攻势。

    我要以闪电的速度把格里菲斯拿下,他这种单身的少年就如一幢摇摇欲坠的破房子,轻轻一踹就可以让他倒塌!

    呜,好棒啊——!

    想明白了这个的嘉拉迪雅扑倒在床上,把脑袋埋在枕头里,右手激动的拍打着床垫。

    突然有种感觉,在这里住一天少一天的感觉,有点怀念又有点感伤。说不定什么时候格里菲斯就来把我抓走了。
哎呀,我在想什么!

    嘉拉迪雅按住胡思乱想的念头,捂着火辣辣的脸羞愧了一会,站起身来往浴室走去。她觉得自己全身都怪怪的,得好好泡个澡放松一下才行。

    “丽萨,给我拿一条睡袍好吗?”她呼唤着自己的贴身侍女,打开浴室的大门,发现那里什么也没有准备,既没有热水,也没有花瓣和蜡烛,更没有最喜欢的玫瑰精油。

    嘿~该不会大家都忘记我了吧!我说过今晚回家的,而且我每天晚上都回家的,夜不归宿可不得被打断腿么?

    嘉拉迪雅不太满意地推开门,来到宅邸的走廊上。

    “丽萨,你在哪?丽兹,你在吗?”

    空荡荡的执政官府邸用回音答复她。

    谁都不在吗?她们该不会躲在哪个地方准备给我一个惊喜吧!我的生日不是还有几天时间么?

    嘉拉迪雅推开二楼一个个书房、卧室和休息室的门,谁也没有找到。

    “大家快出来,我不玩啦!再找不到你们我就不——玩——啦!

    “我是认真的!我才不会把所有房间都找一遍的!”

    嘉拉迪雅从二楼来到一楼的客厅,永远灯火通明、忙忙碌碌的大厅和会客室连灯也没有亮,就好像所有人都已经从这里搬走,唯独没有把她带上。

    这是,玩哪出呢……

    嘉拉迪雅开始细细聆听,她的敏锐感知将会很快捕捉到微小的动静,把那些准备捉弄她的坏蛋都找出来。

    捉迷藏我是不会输的!噫,在朝北的房间,有轻微的抽泣和动静。

    嘉拉迪雅立刻走了过去。在一片黑暗和寂静中,她发现了一个侍女正趴在墙边低声哭泣。

    可算找到一个。嘉拉迪雅拍拍侍女的肩膀:“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吗?”

    “嘉拉迪雅小姐,你,你可回来了!”侍女激动万分地转过身来,声音苍老的无法辨识。她捂着脸,边说边哭:“帮帮我,救救我们!”

    怎么,怎么了这事!嘉拉迪雅倒退了一步,她完全认不出这声音:“你是谁?新来的吗?”

    “我是丽萨,我是丽萨啊,嘉拉迪雅小姐!”侍女扑了过来,双手抓住精灵千金的胳膊,“我,我……”

    星月投下皎洁的光芒,照在半精灵侍女的脸上。

    本应是青春貌美的侍女双眼凸出,饱满圆润的脸颊只剩下形容枯朽的如同骷髅的轮廓,褶皱的皮肤正在像老树皮一样片片脱落。仅仅是片刻之间,嘉拉迪雅的胳膊和手上就已经落满了灰烬般的细屑。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呀啊——!”

    嘉拉迪雅尖叫一声。从未想象过的景象吓得她大脑一片空白,奋力挣脱了侍女的双手,慌不择路地冲进一旁的房间。

    “呯!”

    房门在她背后重重关上,厚重的门与墙阻隔了侍女的哭号,给了她一丝安宁。

    什么情况,怎么回事!?那是丽萨?才一天不见,她怎么看起来有80岁的人类那么老,不对,人类也不长这样!正常人谁蜕皮啊!

    冷静,冷静下来。嘉拉迪雅拍拍胸口。爸爸和哥哥不见踪影,家里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不能惊慌,总而言之先联系上我的格里菲斯想想办法。

    恩对,只要格里菲斯出现,情况就会好起来的。

    嘉拉迪雅乒呤乓啷的在柜子里翻找起来。这里是执政官的府邸,回音水晶这种东西是很容易找到的!格里菲斯住的不远,只要用精神力驱动,寻找彼此间早就知道的波纹特征就能联系上。

    “喂喂喂,格里菲斯,听见吗!?”

    “听见了,怎么?”

    “太好了!”嘉拉迪雅欢呼道,“快到我家,执政官府来,别问为什么,快来,全速,有人阻拦你就说是我说的。情况不太对,大家失踪了,我的侍女变成了老树皮,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明白,十分钟之内。”

    呼~嘉拉迪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家伙有时候愣愣的,做起事来还挺果断。只要格里菲斯出现,情况就会好起来的。

    突然,房间的角落里有了一些动静。嘉拉迪雅长长的尖耳朵一下竖了起来,几乎和兔子差不多。

    “嘉拉迪雅,小姐。”

    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

    “是小姐。”

    “小姐回来了。”

    “我们有救了!”

    许许多多苍老的声音像潮水一样涌出。紧接着,颓废、蹒跚的身影纷纷从黑暗的角落钻出,向着这边走来。

    嘉拉迪雅全身一阵激灵,甚至有一种羞耻至极的尿意。她夹紧双腿,拉着短裙连退几步,银牙战战,连话都要说不出来了。

    “UU看书 www.uukanshu.com小姐,要来不及了。”

    “不能再等了!”

    苍老枯朽的人影从四面聚集,向着她包围过来。他们穿着仆人、侍卫和客卿的衣服,甚至还有同族大人物的华丽服饰,毫无疑问是朝夕相处的熟人,却没有一张脸可以辨识。

    落雪一般的皮层从他们的身上片片脱落。他们向前走,然后如同燃尽成灰的树枝一般纷纷瓦解,在女孩的面前变成了地面厚厚的灰烬,被风一吹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连非凡特性都没有留下。

    这惊悚的一幕吓得嘉拉迪雅魂飞魄散。

    “格里菲斯!”

    “爸爸!哥哥!你们在哪?!”

    她像挨了打的野猫一样惨叫一声,砸开玻璃跳出窗外,往花园里逃去。

    冷彻的月亮在高高的天空注视着精灵女孩在花园里夺路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