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8章 嘉拉迪雅与格里菲斯的奇境冒险

    “格里菲斯,这里是什么地方?她们是谁?”

    两人从混乱的人群中走过。格里菲斯的气势就像是踏碎了垃圾堆,将无数蟑螂惊吓得四处逃窜。嘉拉迪雅被他的体温和气息温暖,慢慢从失神中返回。

    “迦南的地下世界,这些老侍女看来就居住在这里。”

    “她们在服用什么奇怪的东西!”嘉拉迪雅发现地上有许多遗落的小瓶,“你看,到处都是。”

    格里菲斯捡起一个嗅了嗅。

    地嗪,浓度很低的地嗪。

    这种神奇的混合物可以有效缓解疼痛和多种疾病症状,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改善精神力,长期服用有极小的几率可以造就非凡者。但是,它有严重的成瘾性,服用者会产生幻觉,甚至严重损害身体和意志,是一种受管制的麻醉药剂。

    聚集在这个地下世界的年老侍女们竟然在大量使用这种麻药。

    不仅如此,下水道的顶部还有淡蓝色的光雾在萦绕。供给全城的魔力也在这里的空气中弥漫。

    “我们找找出去的路,应该就在附近。”格里菲斯把精灵的手紧紧握着。

    嘉拉迪雅挣扎了一下。不过格里菲斯很坚决,一点没有给她把手抽回去的机会。

    穿过迷宫一般的隧道,空气变得不再臭的那么单纯了。一股混合着酒精、汗味和其他味道的混合气味扑面而来。

    “这里竟然有一个城市!”嘉拉迪雅惊讶地说道。

    这里的空间更加开阔。层层叠叠的房屋沿着石阶和平台而建,就像是故事里矮人建造在雪山下的王国一般。船夫划着小船,怡然自得地在下水道的小河里徜徉,有些重要的地方还修起了简单的桥梁。

    东一处西一处的小铺在派发食物,有白面包,果酱,土豆泥、蔬菜色拉、培根和苹果,还有一些茶和饮料。许许多多上了年纪的男男女女排着队,领走他们的那一份,也不多拿。派发的人穿着体面些,不做任何统计,似乎谁想拿,想拿几次都无所谓。

    更深处的沿街小屋里飘来与环境格格不入的香味。成群的食客排着队,听着老板的大呼小叫,然后在好不容易空出来的地方找个座位坐下,呼噜呼噜的大吃粉条、小排和鸡爪一类的食物。

    这里的主人就不再是那些年老的侍女。各式各样的人类走来走去,甚至还有精灵穿梭其中。他们摸出一些人类的钱交易,几乎没有人用迦南精美的灵能水晶。

    “我想要一件袍子。”嘉拉迪雅拉拉自己的短裙低声说道。许多路过的男性目光都在她白皙的长腿上扫来扫去。

    格里菲斯随手就从一旁的小店里买来一条淡紫色的罩袍披在精灵的身上,给她拉好兜帽。不得不说,虽然这只是一条5个银郎的便宜货,但是嘉拉迪雅穿起来依然很好看。

    他用罩袍给衣裙单薄的女孩包好,感觉自己也安心了几分。接着,他被四周扑鼻的香味吸引。这味道就像是久违的老朋友一样直入灵魂,根本无法抗拒。格里菲斯感到无比饥饿,所有的味蕾都剧烈蠕动起来。

    宴会刚开始不久,他们俩就溜了出来,什么都没来得及吃。现在闻到这股香气更是感觉饿极了。

    “我们去看看那里在吃什么,晚饭我们俩都没有好好吃。”格里菲斯一边说,一边撩开罩袍的下摆去抓嘉拉迪雅的手。

    精灵小姐被吓的跳了一下,不过这一次没有挣扎,很顺从地被牵着手往前走。

    这里的每一家店好像都是客满,食客都是毫不拖沓时间,吃好了立刻走人,绝不耽搁。如果他们赖着不走的话,看起来很凶悍的人类老板和老板娘便会拿着菜刀咆哮起来。

    格里菲斯突然发现有一家饭店正有客人离席,立刻就拉着嘉拉迪雅挤了过去。

    这家店也是破的可以,从店名到菜单几乎就没有几个地方的文字是完整的。厨房里却飘来一股非常诱人的香气,让人无法想象小店距离散发着淡淡臭气的下水道小河不到五米远。

    “我们要……”格里菲斯仰着头,努力辨识菜单,却看不懂,也不认识那些菜名。嘉拉迪雅也加入进来。但是菜单上混合了人族语、精灵语和矮人语,鬼知道在说点什么。

    “好了好了,”壮的像是山怪一样的老板娘挥挥手,“去那边坐好。小姑娘脸色不好,美人胶原锅,凤爪,豉汁蒸排骨,还有梅子焗花虾,两碗米饭,去去去,别浪费时间。”

    两人乖乖地退了下去,刚在桌边坐下,老板娘又嚷嚷起来:“并排坐,别两人霸着四个人的位。”

    嘉拉迪雅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跳了起来,老老实实坐到格里菲斯身边,把手放在他的手心里让他握着。

    后厨上菜上的飞快,转眼间就把几道菜送了上来。嘉拉迪雅尝了一口,立刻两眼放光,大口大口吃了起来。这里的排骨也不知道用哪种可怜的动物做了受害者,一口下去鲜美滚烫的汤汁就会喷溅出来,让人忍不住就要刨上一大口米饭。

    这些都是拜耶兰少见的菜色,也不知道是谁发明,怎么流传起来的。

    焗花虾的肉质劲道,满口鲜香,梅子、葱蒜和虾汁混合,实在是回味无穷。

    至于美人胶原锅更是绝的让人说不出话来,看上去是浓汤,其实爽口甘甜,没有一点刻意提鲜的口感,滚过喉咙的时候带来无比的满足和充实。

    笼罩在两人身上的失落和不快如烟而散。

    “真好吃啊!”嘉拉迪雅赞美道,刚才的郁闷已经不见踪影,望向格里菲斯的眼神只有满满的快乐。

    是的,非常好吃,比起分配中心的食物强出无数倍。虽然那里的巧克力和酸奶不错,但是需要细心烹调的食物就显示出了差距。

    “我都不知道迦南还有这样的地方,”嘉拉迪雅指了指头顶,“这里可是下水道哎,他们怎么忍受的了呢?”

    “
当务之急是先找一个出口,不能让你失踪太久。”吃饱喝足的格里菲斯东张西望,拉着精灵的手在一个人来人往的斜坡那里找了条路出去。

    “可是可是,你不觉得这里问题很大吗?就像是衣柜里的小王国一样,”精灵紧紧搂着他的胳膊,完全适应了被牵着走的状态,对陌生人也不害怕了,软软的声音好奇地问道,“要不要举报他们?”

    胳膊上传来让人开心的要飞起的丰满而有弹性的触感,格里菲斯没有理她,只希望这个下水道没有尽头。

    两人走过一个食品摊。长桌后面有明显人类相貌,但是长着半长尖耳朵的半精灵举起一袋面包和苹果向他们招呼:“嘿,小哥,来点苹果吗?”

    “刚吃饱。”格里菲斯笑着摇摇头。

    “那要开个房间吗?往里走。”摊主瞥了眼抱着格里菲斯胳膊的女孩,没有看到兜帽遮住的尖耳朵。

    “不但送吃的,还送住的地方吗?”嘉拉迪雅好奇的问了一句。

    “房间是要钱的,不过可以按小时算,”摊主随口说道,“按半小时算也是可以的噢!”

    “真是灵活的机制啊,对旅行者很方便,”嘉拉迪雅表扬了一句,拉住格里菲斯问道,“我们进去看看这里住的怎么样吧!我很好奇!”

    格里菲斯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猛的咳嗽了一顿,拖着想进去试试的精灵走开了。

    “哎,怎么就走了,不进去看看吗?我都没有来……”不依不饶的精灵嚷嚷着,直到她看见一对男女搂抱在一起,一边亲吻一边走进黑暗中,顿时就惊呆了。

    格里菲斯低头看了一眼,发现她的脸颊像炉火一样通红,扑扑的冒着热气,几乎要把兜帽点着了。

    “我,我要举报!”脸面丢光羞耻至极的嘉拉迪雅气哼哼的说道,“我要举报这个藏污纳垢的地方。”

    “嗯。”

    “你可不能和别人来这种地方啊,不可以的,”嘉拉迪雅捂了捂脸,“等一下,为什么格里菲斯你好像刚才就知道那是做啥用的,快交代,你是不是和谁去过!?”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下城区。”已经习惯了这种状况,早就想好应对方式的格里菲斯立刻就用一个话题岔开。

    这种时候就算他说没有,女孩很可能也会没完没了的纠缠下去再扣他几分。

    “只不过迦南的下城区在地理上真的位于地下,”格里菲斯继续说道,“那些偷渡来到迦南,或者无处可去的人类寄居在这里,成为不在册的迦南居民。”

    “这不是违法的吗?”精灵嘀咕道,“而且怎么会有这么多偷渡者,我们的海关又不是筛子。”

    “除了偷渡者,想必还有许多精灵与人类的混血子嗣吧,”格里菲斯闪过一个不舒服的念头,“他们无法得到迦南的公民权,又不愿意离开这里。迦南官方一定是知道的,默许他们的存在,而且一直在慷慨的供应他们食物,可能还有别的许多补助。”

    嘉拉迪雅的表情变得非常严肃,UU看书www.uukanshu.com她想发表一些不同意的观点,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虽说你们有永不衰竭的魔力,用之不绝的食物,但是,也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无尽的。”格里菲斯说道。

    “怎么可能!”女孩不同意了,“神之眷属的国度一切都是极丰富的,怎么可能还有不足。不要用你们人类的视角来揣测我们。”

    “人力。”格里菲斯说道。

    “什么什么?”

    格里菲斯稍稍挥舞了一下手臂:“使魔和魔法傀儡不可能处理所有的工作。传输魔法的线路需要维护,草莓、棉花要精细采摘,城外的道路和桥梁要修葺。没有厨师就烹饪不了特别的食物。给你梳妆、打扫房间、提供各种服务的工作总不可能都是魔法、使魔和傀儡完成吧?

    “既然你们的物资无限,那同样是精灵,为什么要去服侍另一群精灵?他们大可以不去做繁重而基础的工作,在充裕的生活里让自己也过得很舒心惬意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