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7章 明明是我先的

    格里菲斯的大脑一片空白,仿佛直面无法反抗的末日一般绝望。

    精灵小姐自顾自说着,说完以后就信心满满、满脸期待地望着准骑士。她好像在等表扬,满脸都是“真不愧是能想到这个好主意的我”的快乐表情。

    但是,很快的,她脸上的自信转变为惊讶,甚至有一些苍白。

    “格里菲斯,你怎么了?”她的声音结结巴巴,甚至有些恐惧,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我和索尼娅,那个,已经缔结了灵魂契约,就是之前在呓语森林被围攻的时候。”格里菲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女孩期待的目光。

    每一个字都带着千斤重担,无法承受的恍若背叛的愧疚和无奈让他极度难受。

    “灵魂,契约?”嘉拉迪雅明亮的双眸几乎在一瞬间失去了颜色。她的手缓缓抬起捂在嘴边,身体微微颤抖,几乎要站立不住,“就是那种需要契约之神注视的?”

    “是。”

    “通过直接身体接触,就,就可以互相补充灵能?”

    “嗯,是,一方面。不是全部。”

    嘉拉迪雅咬着嘴唇没声音了。夜色下的花园寂静无声,连夜莺都捂住嘴躲了起来,一个音节也不敢发出。

    刚才还在注视这里,准备给予美好祝福的遥远存在神圣而温柔的气息已经悄悄离开。

    格里菲斯看着女孩的脸色阴晴变化,先是震惊、无力,然后闪过愤怒、不甘和焦虑,最后定格在无可奈何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你们,你们太过分了,大骗子!”泪光在嘉拉迪雅的眼睛里打转,“背着我契约也就算了,竟然,竟然还是这么不知羞耻的契约。”

    “……”格里菲斯明白大事不妙,却不知道怎么解释。

    “是我,明明是我先来的……一起冒险也好,心意相通也好,明明都是我先的。

    “太过分了,你知道让你来迦南是多困难的事吗!

    “我花了一整天准备仪式,向神灵祈求垂青和庇护,银月和星光女王在注视着我们呢!你却,从来没有和我说过。

    “你们还做了什么,还有多少事瞒着我呀?”

    嘉拉迪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形势的发展完全超出了格里菲斯的认知范畴。

    “你还嫌我做的巧克力不好吃。我做了十几次才成形的……”

    精灵小姐突然就开始翻旧账了。她先是抱怨的责备,接着便是抽泣,转眼间就哭的梨花杏雨。格里菲斯的大脑一片空白,眼看着女孩转头跑开了。

    “……”

    格里菲斯完全乱了分寸,呆呆的站在原地,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米诺斯认为你应该追上去,”在尴尬的沉默中,一直都沉默的骨戒突然冒出一句,“虽然这和向更高级生命形态进化没什么关系。”

    啊,你这烂骨头竟然一直在偷听!格里菲斯被吓了一跳,但是他没空计较这个。

    “我去和她说什么呢?”

    “为什么要说什么?”米诺斯问道,“生命体并未寻求解释。”

    ……

    啊,我都干了什么?费了好大的心思祈求女神的注视,得到了祂的回应,自己动手悄悄布置仪式和凉亭。就这样竟然被索尼娅抢先了,我还不知道。

    太羞耻了,这种事情不应该是格里菲斯他主动的吗?!

    我这么主动,竟然还失败了,陛下一定看不下去了,快给我神罚吧!

    嘉拉迪雅简直是羞愧难当,甚至几次想一头跳进湖里。她稀里糊涂地跑出了花园,穿过市区的街道,在一座桥边漫无目的的走着。

    夜晚的长街上没有几个行人,她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孤零零地走了几步又回头望望空荡荡的街道。

    他竟然不来追我!这个大木头竟然不来追我!我要把他的分数都扣光!嘉拉迪雅简直要气炸了,又羞又急的往挂着水晶的路灯上狠狠踹了一脚。

    “DUANG!”

    走过的精灵们都被吓了一跳,远远地避开。

    突然,她望见街道尽头出现了一个人影。格里菲斯正往这边跑来,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精灵的脚步轻盈又敏捷,根本不是他能追的上的,在短短的时间里已经跟丢了好几次。

    这……

    嘉拉迪雅望望从远处追来的格里菲斯,坏心情少了一些,但是依旧伤心又生气,垂头丧气地坐在桥边望着下面潺潺的溪流。

    噫?那里好像有人的影子在晃动,就在桥下的阴影里。她忍不住好奇地探出头去。

    “嘉拉迪雅。”格里菲斯已经追了上来,高声喊住她。

    女孩的脸上满是泪痕,委委屈屈地望了他一眼。就在这时,一个披着罩袍的精灵从她身边悄然走过,推了她一把。

    嘉拉迪雅毫无准备,手边一滑,向着桥下翻了下去。格里菲斯大吃一惊,急忙冲了过去。神秘人迅速消失在街巷的阴影中不见踪影。

    袭击者?格里菲斯一阵紧张,他来不及追击,急忙赶到护栏边纵身跃下。

    ……

    “你下来干嘛?”精灵一脸不高兴的望着高高的护栏,“你下来以后我们从哪里上去呢?”

    这里虽然不高,不至于摔伤两人,但是高度也不是徒手能够跳上去的。

    “我用冰搭一个阶梯,稍等。”这点小事难不倒急着想要弥补点什么的格里菲斯,他运转符文,在墙边构造出几级台阶。

    “不要你管!”嘉拉迪雅凶了他一句,转身就自顾自走了。

    格里菲斯立刻停了冰阶的构造,匆匆追了上去。两人转过一个拐角,走进了一个黑漆漆的大洞。

    这里没有灯,地面上也没有光洁的地砖,隐隐的还有一股淡淡的臭气飘来。嘉拉迪雅明显愣了一下。不等格里菲斯开口,她就咬了咬牙继续往里面走了进去。

    没有多远,周遭就豁然开朗起来。

    这里一个巨大的下水道,平坦的石头平台和通道从两边夹着缓缓的水流,就像地下的暗河一般。许许多多模糊的影子在前方不远处的昏暗光线中走动,

    越往前走,空间就越发开阔,水流甚至像蛛网一样延伸交错,四周活动的人影也密集起来。

    空气中弥漫着带着淡淡的臭味让人不适,
但是人们毫不在意地聚集在这里,如同集市一般。甚至有小船在交错的水道中划行,把客人送到不同的管道和平台上。

    他们在干燥的地上铺着毯子和纸板,简单地围出半开放的小空间,三五成群,分享茶水,小声说话,或是借着头顶缝隙间漏下的微弱光芒看书和吃东西。

    这些人以人类女性为主,面容憔悴,呈现出缺乏光照的极度苍白,甚至有许多穿着老旧的侍女服饰。地上的街道和殿堂里全然看不到她们的身影,就像是厨房的蟑螂一样聚集在阴暗的角落,盘踞地下的世界。

    不是说精灵对人类的入境限制很严格吗?怎么这里会有这么多人类。她们在这里竟然没有被发现……格里菲斯心生警惕,他感觉到一股异样的低语和视线在注视自己。除此之外,头顶上方的石缝中隐隐散佚着魔力的波动。

    这里的水流和道路弯弯绕绕,没一会他就彻底迷失了方向,只知道每一个角落都坐着衰弱颓废的侍女打扮的人类女性。

    嘉拉迪雅穿着漂亮的晚礼服,迷人的腰线下,短裙随着她的脚步晃动。在昏黄的光线中,衣裙上晶莹的水晶和坠饰像是夜空的繁星,勾勒出美好的曲线。

    她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有些害怕,不安的从人类侍女的身边走过。她们也抬头看着她。

    许多年老的侍女张开嘴露出发黄的牙齿,浑浊的双眼打量着美丽的精灵。甚至有人情不自禁地向着华丽的衣裙伸出手去。

    “呀!”

    嘉拉迪雅轻轻叫了一声,一个老妇人在她光滑的大腿上摸了一把。

    “多么细腻,多么柔嫩而富有弹性,”老妇人喃喃自语,就像是邪恶的巫咒,“艾罗萨斯大人总是赞美我的皮肤细腻,柔嫩,就像是温润的美玉。”

    嘉拉迪雅被吓着了,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但是附近的侍女已经起身聚拢上来。她们的脚步细碎而杂乱,起身时,身上盖着的麻布和纸片掉落在地上,发出悉悉索索的响声。

    她们用难以形容的嘶哑干涩的声音低语:

    “看,她多美。”

    “我的女主人容貌绝不逊色于她。”

    “不,我的主人才是最美的。”

    许许多多苍老的手向嘉拉迪雅伸去,抚摸她的细腰、肩膀和秀发。嘉拉迪雅没遇到过这样的场面,急忙打开她们的手想要逃出人群。

    但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就像是被糖块吸引的蟑螂,或是谷仓里的鼠群,密密麻麻的聚集过来将她团团围住。甚至有好几只手开始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揉捏。

    她们的话语带着怪异的回响和气息。无数苍老的手像枯树的树枝,布满肿块和畸形,许多甚至没有指甲,在墙上投下触手一般扭曲的黑影,蜂拥而来。

    “别碰我!”嘉拉迪雅大惊失色地喊了一声。

    但是这一声可爱的呼喊惊动了更多的老侍女。她们离开了纸箱小窝聚集过来,用迷离的目光打量着她。

    “为什么她在这里?”

    “也许是走丢了,我要把她带给主人,让她和我,还有我的妹妹一起服侍主人。”

    “主人会高兴的。”

    “主人会高兴的。”

    “主人会奖赏我!”

    层层叠叠的呓语声包围着嘉拉迪雅。以她的实力毫无疑问可以轻易脱困,但是她一开始不想对侍女们动手,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团团围住。

    无数凡人的呓语就像是无法挣脱的蛛网,她敏锐的灵感触及了更加不详而混乱的意念,渐渐地陷入到眩晕中。微光在下水道的石墙上投影出不可名状的仿佛触手和花瓣一般徐徐张开的影子,如同张开的口器在寻找鲜活的猎物。

    “散开!”一声怒喝惊扰了昏暗的下水道。

    “散开,否则就驱散你们。”格里菲斯快步走来。他的全身被血气包裹,靴子在地面上轰鸣作响。

    狂怒、血气和杀意在他的身后具象,呈现出肆虐的甲骑幻象。UU看书 www.uukanshu.com他未持武器,凌厉的气势却仿佛三千利刃从天际掷下。

    黑暗中的影子被他惊扰,发出惨叫一般的抽搐便破裂开来,在靴子的敲击声中惊慌逃散。

    “天呐,是骑士老爷。”

    “骑士老爷来了,快跑啊!”

    “骑士老爷,求求你把我的妹妹留下吧,她才八岁!”

    “我错了,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老侍女们一哄而散。她们惊恐万分,仿佛见到了深渊中爬出来的魔物一般,许多人在恐惧之下动弹不得,匍匐在地拼命求饶,裙子下也弥漫出一股恶臭。

    “嘉拉迪雅,跟我来。”格里菲斯一把抓过女孩的手,拉着她往前走。

    她的神智已经迷糊,手冰凉无比,比两人一起被大水冲走的时候还要冰凉,简直没有了体温。格里菲斯拉着她走了两步,精灵的气息才略微平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