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4章 我不会把宝贝女儿给你的,去死吧,小混蛋!

    看来这里是看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失望的格里菲斯躺在舒适的床上。他原计划去迦南大图书馆查询资料,但是公开的书籍如此隐晦,大图书馆里详实的信息想必也在目录之列吧。

    现在距离睡觉的时间还早,要不要出去走走呢~如果嘉拉迪雅上来坐的话还能玩几盘自走棋……格里菲斯望望窗外,深蓝的天幕上仿佛有一块蓝水晶般清澈剔透的无形屏障笼罩着城市。天空与远方星云圣殿尖顶上时隐时现的弧光交相辉映,映射出多彩而神秘的斑斓。

    迦南的上方莫非罩着一层魔法护盾?这些尖耳朵也太奢侈了吧……带着这个想法,格里菲斯不知不觉进入睡眠。

    他睡得极不安分。

    某个极度恐怖的梦境一直纠缠着格里菲斯。他仿佛身处一处昏暗的祭坛,脚踝浸泡在粘稠的仿佛鲜血的液体中。一个形同恶魔的身影在人群的高处,他举起利刃,面前的石床上似乎躺着一位少女。

    在那恶魔的身后有一团看不清的影子正在缓缓蠕动。它似乎已经极度衰竭,奄奄一息。恶魔将面前的少女抱起丢了进去。影子像是丢进木炭的火堆一样突然变得汹涌而炙烈,喷射出邪恶的绿光和鲜血般的液体。

    信徒们在疯狂欢呼,他们张开嘴,伸出舌头去接落下的血水。他们的身影原本模糊而怪异,就像是枯萎腐朽的老树一般扭曲的毫无生机,直到饮下血水方又变得滋润。

    这混乱而荒唐的梦突然破碎,格里菲斯的灵感被触动,惊醒过来。

    他的卧室像是有了生命一般,从墙壁中传来一阵阵悉悉索索的搔抓声和乱窜的凌乱脚步。他从窗上跳了起来,警惕地聆听着。

    这细微但清晰的声音让人厌恶,而且不是幻觉,像是成群老鼠匆匆跑过。会是墙里有老鼠吗?

    它们肯定在这些厚实的墙壁后面来回奔跑,发出尖利的如同骚动一般的叫声。

    格里菲斯刚从噩梦中醒来,迷迷糊糊的,只能借助窗外的微光观察墙壁的动静。过了一会,混乱的声响渐渐远去,他便从床上起身,点亮一个烛台,顺着声音远去的方向寻找过去。

    那是一处狭窄的楼梯,黑暗又隐蔽,幽深的不知道通向何处。正在他好奇的时候,一个半精灵管理员从附近走过。

    “这是通往哪里的楼梯?”格里菲斯向路过的半精灵问道。

    “哪都不去,”管理员说,“这里禁止入内。”

    说完,他便过来关上了楼梯入口的门。

    这里很奇怪,隐蔽的小门和楼梯仿佛是暗道一般,简直是刻意为某些不应当为人所知晓的过客或者货物准备。但是,又是谁在使用?管理员为什么不愿意让我知道呢?

    “这里是不是在闹老鼠?”格里菲斯问道。

    管理员在注视着他,很快,他用异常的低语说道:“不可能的,这些墙壁内部都是实心的石灰岩块,除非几个世纪的流水已经在里面腐蚀了一条跑老鼠的隧道。但是,这不可能,我从来没有在神殿里见过老鼠。”

    说罢,这位半精灵便离开了,把满腹狐疑的格里菲斯留在原地。气流穿过门缝,将烛台上蜡烛的火焰吹的轻轻摇晃。

    看起来,这扇小门通往的地下室有很大的空间,呼呼的风声从那里吹向格里菲斯所在的位置。

    他在那里站了一会,发现除了把门拆掉没有办法进入地下。作为客人,格里菲斯不想找事,自然不会去拆门。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那悉悉索索的声音又一次传来。

    格里菲斯急忙放下手中的烛台,小心地匍匐在地上聆听。

    这一次的动静规模远远超过了几分钟之前,异常的无法用语言来解释。就好像整个迦南的老鼠都跑过来一下,在通往地下室的隧道尽头挖掘撕咬,来回跑动。神秘的骚乱响动没个止境,甚至还有隐隐绰绰的影子和微光从门缝下的地下室中一晃而过。

    这黑暗中的动静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又向着远处延伸,老鼠们莫非是准备从神殿挖出一个通往执政官府的地道。

    这惊心动魄骚动让格里菲斯听得心跳加速。

    仅仅是从这动静来揣测鼠群的规模就让人不寒而栗,至于为什么迦南这样整洁的地方会有如此之多的老鼠,这个问题更是让人产生对于未知的强烈恐惧。

    被管理员锁住的地下室到底在发生什么,难道那些古老的恶魔还在阴暗中策划不可告人的阴谋?

    格里菲斯离开星光女神的神殿,来到街道上。他想要绕道神殿靠悬崖的那一端看看是不是河流或者风声让他产生了夜晚的错觉。遗憾的是,这毕竟是一位女神的神殿,虽然被用来让旅行者休息,但是规模也相当宏大。

    他沿着大街走了一段距离寻找能抵达悬崖的道路。突然,他被一种不详的感觉笼罩。仿佛他刚刚离开银月和星光女神的庇护,许多蛰伏的邪眼就从无法察觉的角落盯住了他。

    隐秘的存在在黑暗中窃窃私语,彼此交融,形成邪恶又难以揣测的呓语。格里菲斯立刻紧张起来,伸手按住了腰间的武器。

    他紧张地四处张望,空荡荡的大街上竟然除了他就没有别人。

    麻烦了,麻烦了,有危险!

    格里菲斯再迟钝也意识到大事不好,他转身就跑,但是一直对他友善又照顾的银月和星光女王的神殿还有一段距离,危险去已经从黑暗中逼近。

    “哟,一个人类小骑士,这么晚了在这里做什么呢?”

    随和的话语中隐隐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询问者是一位衣着随意的黑发男性精灵。他没有佩戴任何武器,犹如猎豹般矫健优雅,随意的举止间有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好感和潇洒的气度。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萦绕在附近的呓语和黑影便突然没了踪影。

    “晚上好,”格里菲斯急忙答道,“我是格里菲斯·布兰顿三级突击中队长。”

    “噢——,噢!格里菲斯,不错的名字呐,我是艾斯塔斯,”高大的精灵答道,“第一次来迦南吗?一定手足无措吧,我带你四处玩玩。”

    这,不必了。格里菲斯急忙礼貌拒绝。他被那悉悉索索的地下室,刚刚从附近消散的呓语和阴影吓得惊恐万分,很想现在就逃回房间躲进被子里。

    “别这么快拒绝嘛~”艾斯塔斯一把搂住他的肩膀,“有些地方,姑娘们可不会带你去噢,来吧来吧。”

    头一次见面的艾斯塔斯先生力量大的惊人,竟然让格里菲斯无法挣脱,就这么半推半就地跟着他走。

    精灵带着他推开一个酒吧的门,向半精灵侍者招呼了一下,熟门熟路地拉着格里菲斯坐下:“从前有个人类对我说过,男人之间没有什么是一杯酒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杯。”

    并没有听过这个说法……格里菲斯心神不宁地坐在椅子上,看着艾斯塔斯给自己满上晶莹的蓝色液体,忍不住就想谢绝,但是对方的身上有种奇怪的吸引力。一位精灵引用一个人类的话语,这倒也是不多见的情况。格里菲斯想了想,不由得询问道:“他是你的朋友么?”

    “倒也不能这么说。他,是我曾经的情敌,拐走了我的未婚妻。”

    “噗!”刚喝了一小口甜酒的格里菲斯一口喷了出来。

    精灵的脸都看不出年纪。也许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在格里菲斯提问以前,艾斯塔斯自顾自地补充了一句:“姑且也能算是我的朋友吧,反正最后美人还是和我在一起了。”

    “看来是你的魅力更甚一筹。”准骑士由衷地说道。

    “倒也不是,那个人类自己自说自话的死掉了,”艾斯塔斯略带遗憾地说道,“他是个勇敢、正直的家伙,剑术,恩,姑且承认在我之上,不受常理的束缚,仅仅为自己信仰的真理而战……却如天空的流星一般转瞬即逝。当我得知不幸的消息的时候,仿佛才刚刚与他认识不久,这还真是有些无法接受。”

    眼前的这个精灵想必是哪个大英雄的朋友。格里菲斯在心里揣测着。艾斯塔斯的仪表非凡,气度洒脱,与白天见到的那些恬静优雅的精灵截然不同,想必是迦南的上层。

    艾斯塔斯慢慢地喝着甜酒:“所以呐,这事让我学到了一个道理。”

    “噢?”

    “命运中所有的馈赠,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我的那个朋友有那么多的天赋,有美人的垂青和陪伴,终究还是无法避免凋零的命运。”

    他向着窗外美仑美奂的迦南夜景举起酒杯:“回想起来还真是有些惆怅呢。只不过,细细想想,倒也能够释然。

    “只有这无可挑剔的美丽和文明可以配得上永恒。让我们为这美好的夜晚敬上一杯如何?


    “愿迦南荣光永在。”格里菲斯诚心诚意地举杯祝愿。

    “哈,我只是说说而已,你竟然还是发自内心的,”艾斯塔斯笑道,“那便祝愿迦南荣光永在吧。说说你,一个人类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我受到朋友的邀请来做客。”

    “恩?那可不多见。能邀请人类做客的精灵并不多。作为受邀请者的你也不简单。”

    “多亏了我的朋友。我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人类。”

    “你太谦虚了,虽说你说的也是事实,”艾斯塔斯摇头道,“邀请你的是女孩吧?”

    “是的。”

    “见过她的家人吗?”

    “还,没有呢……见过她的哥哥。”说到这事,格里菲斯就紧张起来,“可能会安排在明天见上一面。”

    “哼,我的女儿要是带着你这样的人类男朋友来,我肯定打断她的狗腿,然后,我会对你说,”艾斯塔斯满脸杀气地对准骑士说道,

    “我不会把宝贝女儿给你的,去死吧,小混蛋!”

    “……”

    格里菲斯受到了惊吓,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在面对毁灭一切的雷霆和风暴,全身的细胞都在狂叫着让他赶快一死了之。他的身体甚至开始下意识的动了起来,想要找把刀了结了自己罪恶的一生。

    “我开玩笑,开玩笑的!”艾斯塔斯急忙拍了拍他的肩膀。滔天的杀气一闪而过,只剩下扑面而来的酒气。

    精灵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开玩笑的,就想说一次,好兴奋!你知道的,精灵说这话的机会可是很稀罕的,毕竟我们生育率低。啊,对了,为什么你今晚没有和她在一起?”

    这话就很让人疑惑了,格里菲斯不解地摇摇头:“这么晚了,女孩子怎么也应该回家吧?”

    艾斯塔斯来了精神:“嘿,年轻人,我告诉你,如果一只小野猫想要偷吃鱼干,那就应该瞅住机会赶快下爪。

    “想当年那个人类就很果断,竟然带着我的未婚妻跑了!我带着一队人去追他们,在悬崖和瀑布下和那家伙大打出手,彼此都亮了宝具,最后,好像是平手来着。结果我的未婚妻趁我晕倒的时候又带着那个人类跑了。我可生气了,世界观都要崩塌啦!

    “当然,最后我们还是在一起,赢的人是我,哈哈哈哈哈哈!有了一对可爱,恩,有点小性子但还是和可爱的孩子。

    “现在想想,虽然过程有点波折,回头看看这段经历还挺有趣的……”

    艾斯塔斯没喝几杯酒醉了,毫无条理的胡言乱语。

    你,你比较超凡脱俗,我,自叹不如。格里菲斯一脸佩服地看着刚认识的精灵,心想要是嘉拉迪雅和别的男人跑了,自己怕不是当天就要投到黑暗面。

    “对了,作为一位长者,我要向你传授一点人生经验,”艾斯塔斯突然说道,“有关于女孩的。”

    “您请说。”格里菲斯不抱希望地说道。他自认为可没有这么豁达,真遇到这种事还不如了解一下如何向黑暗面献祭什么的。

    艾斯塔斯在醉意中注视着格里菲斯,双眼闪烁着罕见的智慧光芒,仿佛要看透命运和灵魂的迷雾一般。他看了一会,认认真真地说道:“和女孩子相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唯一注意的是一定别让她跑了。就算偶尔吵了一架,哪怕厚着脸皮也要追上去好好哄哄,她们有时候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的,理性的我们没有必要和她们一般见识。

    “有时候呐,就是那么一念之差会改变许多。”

    这倒是听着有几分道理,我得记下来。格里菲斯点头赞同。他不由得冒出一个念头,如果留住嘉拉迪雅去房间里坐坐,玩玩自走棋,自己也没有必要一个人听不知道哪冒出来的精灵唠叨。

    哎……原本应当是美妙的夜晚呐!格里菲斯抱着自己的头揉了起来。

    一直在嘀嘀咕咕的艾斯塔斯把杯中酒喝干,倒扣在桌上:“好了,难得的闲暇时间结束了,我要回去工作了。”

    “辛苦你了。”格里菲斯急忙起身。艾斯塔斯估计是位精灵的大人物,而且这么晚还在努力工作本身就值得他尊敬。

    “你可真有礼貌,”艾斯塔斯耸耸肩膀,“临走之前,问你一个问题。你喜欢的这女孩,多半是身份高贵,你怎么判断自己有没有资格向她求婚呢?”

    啊,这……格里菲斯立刻陷入了迷茫。他试探地问道:“应该不是我也拥有高贵的出身吧?”

    “那当然不是,又不是牛马鹰狗,非得要个纯血纯种的,文明的生物要有文明的样子,”艾斯塔斯回答道,“听说你们人类10万银郎财产,再有个5000银郎年金就可以提亲了。”

    “有这么一说。”

    “在迦南可不行,你一定会被打死,”艾斯塔斯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提财产那是对我们的侮辱。”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的确如此,财产在迦南似乎不重要。格里菲斯想了想以后问道:“那么,遵循自己的内心,只要是真爱什么时候都可以?”

    “你怕不是个傻子呦!”精灵听的笑了起来。

    对,我真傻……格里菲斯又认真地想了想,突然想到一个答案:“我明白了,艾斯塔斯先生,只要别人打不死我,就可以求婚的是吧?”

    “对,可不就是这么个道理嘛,你的脑子里意外的还是装了脑子的嘛!”艾斯塔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UU看书 www.uukanshu.com“你别看这城里的精灵一个个像模像样体体面面的,本质上他们和别的智慧生物有什么区别呢?非得分个三六九等才舒心,真是浅薄。这么多年了,这糟糕的想法还愈发根深蒂固起来,你不把他们打醒他们是不会听你好好说话的。”

    “这真不像是一位精灵说的话。”格里菲斯笑着说道。

    “可不是嘛,我有一个人类的朋友兼情敌,总得有点不一样才行。”

    两人肩并肩一起来到大街上。怡人的晚风让酒醉醒来,心中涌起别样的惆怅。格里菲斯甚至想要翻墙去执政官府上,找一部梯子爬到嘉拉迪雅的房间里去。

    “快去休息吧,格里菲斯准骑士,”艾斯塔斯伸展了一下懒腰,“你很快会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做,可不轻松,得休息好才行。”

    “你怎么知道的?”格里菲斯惊奇地问道,“‘很快’,是精灵的时间维度吗?”

    “不是不是,是真的‘很快’,”艾斯塔斯摆摆手,“这是了不起的预言术告诉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