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9章 德·拉文奈尔夫人可不是这么好做的!

    直到目前,格里菲斯的真实情报一直被小心隐瞒。

    索尼娅把一份档案推了过来:“在预备军司令部的档案中,你是序列8“代行者”而非“破障者”;此外,档案里记录的是你得到了水之女神的眷顾,可以使用晋阶的冰甲术形成护盾作战。”

    格里菲斯愣了一下:“啊?还有水之女神?我一次都没有去过祂的神殿。”

    只有少数熟人知道格里菲斯的真正能力,而他本人根本不信仰水之女神,一次都没有去过祂的神殿。一想到竟然还真有掌握相关权柄的神祗,他就心虚起来。

    “当然啦,你这话好失礼啊!”索尼娅笑着批评他,“改天我们去一次。”

    ……

    8月的骄阳如火。

    索尼娅停下手里的笔记,揉了揉额头望向窗外。

    这几天来,她很少见的心情不太好,没来由的觉得烦闷。

    维罗纳的战事变得更激烈了。遍地的叛军就像是地里长出来的一样无穷无尽,掀翻了一个又一个当地贵族的城堡。

    手边的报纸上用大大的字体写着标题:“维罗纳贵族正逃向东海岸。”

    索尼娅还知道许多报纸上没有的信息。夏季两院会议刚结束,拉莫尔伯爵就和家里告别,登上港口的军舰,直奔旧镇与齐装满员的第6军团汇合。他要在那里带上新组建的辅助军团,协助夏龙伯爵和第10军团守住东岸,歼灭叛军,维护秩序。

    根据夏季会议的决定,第三个拜耶兰军团——第4军团也已经动身,同样由知名的元老统帅。重要的国策和议案能否落实,就有赖于这三个强大的军团了。

    战争离的这么近。

    伯爵没有对熟人说什么,只是随便点评了两句,认为当地的叛军不值一提。威廉·德·拉莫尔伯爵是天下有数的名将,他这么说大家自然是放心的,熟悉的显贵们纷纷献上了热忱的祝福。

    爱莲娜·德·拉莫尔伯爵夫人也一点都不担心。在丈夫离开拜耶兰的时间里,她会统筹这里的事务。

    但是,这两天伯爵的来信里没头没脑的问了索尼娅一句:

    “格里菲斯什么时候回来?他返回以后尽快与海因茨教授汇合,熟悉暴风骑兵中队和603技术试验中队。”

    信上也没有细说什么。索尼娅觉得一头雾水。

    那可是嘉拉迪雅的生日会,格里菲斯同时代表了拉莫尔府去送上礼物,怎么可能提早回来。爸爸难道又忘事了吗?

    海因茨教授这些年一直都在帮爸爸出谋划策,甚至有消息说他会出任西线参谋长。格里菲斯回来的时候也开学了。难道维罗纳的战况其实很严峻,需要他们一起来帮忙?

    “菲欧娜,夏龙伯爵有消息吗?”从思绪中回来的索尼娅忧虑的摸摸书桌对面闺蜜的手。从贝洛蒙遗迹返回以后,这个暑假的大部分时间两人都是一起过的。

    “么有~他只写了一封信,妈妈已经怀疑他是不是在那里勾搭了别的女人,这两天就会亲自去旧镇质问他!”菲欧娜叹了口气,“哼,都是借口,肯定是想自己男人,想到不行了呗。我还不知道他们。”

    “那里的战事怎么样?”

    “看起来是不怎么样,几个月都没有扫平,还加派了两个军团。叛军并不厉害嘛,当地贵族搞不定我还理解,怎么我爸也压不住他们?果然我才是家里最厉害的!”

    你那是一波莽穿了叛军,格里菲斯和拉萨尔在你身边都吓死了。索尼娅在心里批评了她一句。

    说到格里菲斯,他现在在做什么呢?是不是和嘉拉迪雅玩的很开心,迦南一定很美吧。我也好想去啊……

    索尼娅漫无边际的想着事,随手在笔记本上涂了起来。

    如果爸爸征召格里菲斯去维罗纳前线,我要不要阻止……如果是格里菲斯,说不定会在战争里声名鹊起,爸爸私下说过他会是一个好指挥官,但是需要磨炼。

    爸爸和他的朋友们得到了一些维罗纳的贵族传承,其中有一个是已经断绝了子嗣的古老的德·拉文奈尔家族,格里菲斯是候选继承人之一。这个名字真好听,但是格里菲斯想要得到必须付出不少代价吧,爸爸不会那么大方的。

    德·拉文奈尔……德·拉文奈尔夫人,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啊!我在想什么呐!

    索尼娅的脸噌的一下红了,低头看了看自己在笔记上的涂鸦。

    炭笔栩栩如生地绘出了格里菲斯的侧脸。无意间的笔触在纸上留下锋利的视线,坚毅的轮廓,将他的果断、决绝、极端理性与强大的自信真实地描绘出来了。

    索尼娅啪的一声把笔记本合上,紧张的看了对面的菲欧娜一眼。

    “哎呀,索尼娅你也开始画小漫画了吗?感觉画的很不错呐!”菲欧娜只是瞟了一眼,并没有看清,“你画的是什么?让我看看!”

    索尼娅从脸颊红到耳根,紧张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如果有谁想抢走她的笔记本,哪怕是神灵她都要反抗到底。

    如果菲欧娜来抢,她就和菲欧娜打一架!

    “别不好意思嘛!这是很好的事!”菲欧娜不嫌事大的说道。

    还很好的事……传出去我怎么做人啊!

    “来,我给你看看我画的!”菲欧娜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大大方方的给闺蜜看。

    索尼娅看了看,青涩的轮廓,简单的构图,画技不怎么样但是看起来赏心悦目。她不由得问道:

    “这是?”

    “连续的四格绘画。这是拉纳,我画的不错吧!”

    “真不错。”

    索尼娅满心钦佩的看了看菲欧娜。她的胆子真大,我就不敢画自己的修托拉尔,会被人看到的。

    索尼娅往后翻了一页,发现画册上的少年有些眼熟。
她惊叫道:“这不是格里菲斯吗?”

    “没错!”菲欧娜赞许的点了点头,“看来我画出了他的气质。”

    你,你怎么可以!索尼娅惊呆了,还生气了。菲欧娜是要打格里菲斯的主意吗?你们的确是一起夺取了胜利,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啊!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吗!格里菲斯是我的骑士!

    从未有过的愤怒和不甘在酝酿。索尼娅就像是眼看着金丝雀被偷腥小野猫叼走了一样,简直要脱了鞋去扔它。

    她一脸严肃的看了好朋友一眼,深知这事得和她谈谈清楚。

    要让菲欧娜知道,德·拉文奈尔夫人可不是这么好做的!

    “来,快看第三页!”菲欧娜根本没注意她的表情,就像是要分享心里藏了好久的秘密一样急切。

    索尼娅看了看,惊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他们,他们为什么抱在一起?!”

    “嘿嘿嘿,”菲欧娜笑得像朵花一样,“这是最新的流派技法和叙事,人称本子画法。

    “现在,嘿嘿,我们来看高潮部分!

    “捂住嘴巴哟!”

    ……

    格里菲斯又一次搭乘横跨宁静海的帆船,这一次他会沿着提尔涅河北上,从水路直达迦南。没有了朋友同行,漫长的旅行平静又无聊……

    本来应该是平静又无聊的。

    “决心不过是记忆的奴隶,它会根据你的记忆随意更改。”

    噢——!这书好带感,《安·哈萨维》,难怪岳父,啊呸,难怪执政官喜欢!格里菲斯抚摸着书封。这位笔名“挥戈”的作者真是有一颗通天之心,能够了解一切人物和激情。

    维兰诺伊执政官喜欢这些作品。

    一开始,看着这厚厚的两本书深感时间紧任务重的格里菲斯就像考试结束铃响起还在拼命答题的考生一样,从早到晚的阅读《安·哈萨维》和《暴风雨》。没多久,他就完全沉迷了进去。

    “当我们摆脱了此垂死皮囊,

    “在死之长眠中会有何梦来临?

    “它令我们踌躇,

    “使我们心甘情愿的承受长年之灾,

    “否则谁肯容忍人间之百般折磨,

    “如暴君之政、骄者之傲、失恋之痛、法章之慢、贪官之侮、或庸民之辱,

    “假如他能简单的一刃了之?

    “还有谁会肯去做牛做马?”

    他心情激动地大声朗诵,周围的旅客们纷纷绕道而行。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突然发现一个人对着辽阔的大海念昂扬而奇怪的台词非常带感。

    他重复书里的对白,深深沉醉其中。其他的旅客惊恐地看着全副武装的军官面朝大海说些文绉绉的怪话,都以为他疯了。大家一个接着一个地向船长报告,说船上的军官肯定是邪神的信徒。

    船长小心地看了看,UU看书 www.uukanshu.com发现全船加在一起怕是都打不过他,只能告诫大家绕着走。

    就这样,白天在甲板上消磨了激情以后,到了晚上格里菲斯又开始患得患失起来。

    他检查自己的骑兵制服,看看有没有脱线和破损,又翻翻给精灵小姐的礼物,一会觉得不错,一会又觉得不好。

    这是一枚在拜耶兰的能工巧匠那花费极大的心思和代价订制的戒指,秘银戒托,以魔偶师的非凡特性为宝石,可以让持戒人拥有控制和召唤神秘生物和植物的能力,非常适合嘉拉迪雅这样防御力较弱的非凡者。

    只是,这是一枚戒指哎,精灵小姐自然不能戴在无名指上,那是婚约者才可以做的。只能戴在中指,那表示有着热恋的情人。

    怎么办好啊!

    每当注视戒指和宝石的时候,格里菲斯就开始患得患失。

    我怎么就准备了这么一件礼物呢!这样的礼物一旦送出,我,我就在迦南和她摊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