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7章 强盗,骗子和猎人

    距离舞会结束的时间还早得很,出席的贵人们已经分散成一个个小群体,讨论着接下来的议案、自己新买的马和南大陆的产业。

    索尼娅时不时张望一下窗外,到了晚上九点半的时候,她拉拉格里菲斯的袖子。

    “我们回去吧。”

    这可不像她平常的样子,在拜耶兰和霍蒙沃茨的时候,她可以和大家一直玩到深夜才回房间。

    格里菲斯立刻向伯爵夫妇报告了一声,护送着索尼娅离开大厅。

    他们穿过无忧宫长长的过道和庭院中的花园,沿着悬崖上的通道往后花园那的房间走去。格里菲斯看见整场舞会都没有出现的国王从二层的回廊上走过。他被禁卫军簇拥,向着花园另一侧喧闹的大厅投去视线,然后便消失在拐角。他就像是一座高高在上的雕塑,无声地注视着忙忙碌碌的蚁群。

    索尼娅挽着格里菲斯的胳膊,完全没有注意到国王的身影。狭湾的对面是灯光璀璨的城镇,那里正在举行热闹的夏夜祭典,据说有很多好玩的东西。

    “那里是布蕾米镇,你白天摔下来的地方,”她遥指了一下灯火和喧闹中的小镇,“据说在无忧宫下面的悬崖和沙滩上藏着通往那里的小路!”

    “嗯。”格里菲斯有些茫然地看了看那里,又看看黑暗中高耸的崖壁,幻想了一下隐藏其中的幽静小道。

    索尼娅拉拉自己的准骑士,带着他往悬崖上的花园里走。轻柔的海风吹起她的金发,带着缕缕芳香挠着格里菲斯。她望着对岸的灯海,满脸向往:“听说十点的时候他们会放烟火哎~”

    “有了烟火却没有早一些发明火炮。”格里菲斯不无遗憾地说道。他突然冒出一个念头,烟雾和火光,用在战斗中说不定会很不错,等有空了可以尝试一下。

    “……”索尼娅有些期待的看着准骑士,发现他望着大海出神,等了一会也没有反应,不由得抱怨又娇嗲的瞧了他一眼。

    玫瑰花海在脚边发出沙沙声,梯形的花园从宫殿的脚边一直向着悬崖下的大海铺开。他们穿过大理石台阶、低垂的石榴树和薄云般的蓝花楹,来到静谧的崖边。

    在那里,索尼娅竟然发现了一条通往沙滩的下路,兴高采烈地跑了上去:

    “每一位神灵的祭司都会来的,在这个特别的日子向风暴、银月、契约、圣光祈求会得到额外的恩宠,获得荣誉、祝福恋情,或者护佑交易和研究,很神奇的!格里菲斯你会向哪位神祗祈祷?”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准骑士仰头望望天,思考了一下:“诸位陛下真是忙碌。我,肯定是每一位都祈祷一下。”

    “贪心~”伯爵小姐放开他的胳膊,脱掉高跟鞋,沿着悬崖边的石阶往沙滩走去,在细腻的白沙上跳起舞来,“只能选一样!”

    “可是我全都想要,而且只选一个的话,不灵验岂不是,亏了。”

    “格里菲斯你信仰灶神吧!今晚有许多好吃的,糖渍苹果,烤虾和棉花糖!”

    烟火,祭祀和甜食,噢——!格里菲斯看着面朝大海的少女美好的背影,想了想说道:“索尼娅,你想去那里玩是吧?”

    “才,没,有,呢!”

    “你参加过庆典吗?”

    “没,有,呢!”索尼娅一字一顿地说着,踮起脚尖向大海走去。从这里游过峡湾,对岸高高的悬崖上便是热闹的城镇。

    海水正在退潮,留下沙滩和贝壳,还有匆匆忙忙想要逃回大海的小海蟹。索尼娅一把抓住它们,然后用细沙埋起来。

    “索尼娅,现在是退潮,快回来一些。”

    “不,要,你,管!”一向乖巧听话的伯爵小姐今晚突然变成了叛逆少女,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明天一早就该离家出走去远行了。

    话音刚落,一股大浪掀起浪花和泡沫,发出轰隆隆的声响拍了过来。把正在玩沙子的她吓了一条。

    “好刺激啊!”索尼娅欢呼起来。海水浸湿了裙摆,她理所当然地挽了起来,向沙滩边的修托拉尔欢呼:“格里菲斯你也来吧!”

    五,四,三,嗯,三,二……格里菲斯一边快步往前走一边默数计时,看着一波大浪朝着蹦蹦跳跳的伯爵小姐拍过来。

    海浪哗啦一声把索尼娅卷了进去。她听到背后的轰隆声,张开的小嘴还来不及闭上,一股又咸又腥的味道就灌进嘴里,直冲喉咙的深处。海水和泡沫溅的全身都是,不可抗拒的力量把她推倒在水里。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格里菲斯急忙投下弧形的冰墙,伸手抓住全身湿透的伯爵小姐扛在肩上退回到安全的沙滩上。

    看着湿漉漉的女孩,格里菲斯忍不住的想笑:“索尼娅,就算被海浪卷走也不会冲到对岸的小镇,只会滚到深海里面去!”

    索尼娅想要反驳,但是呛了几大口海水以后咳的话都说不出来。她拉拉湿掉的裙子,有些伤心的望望海湾对岸布蕾米小镇的灯光。

    “嘭~啪!”一颗蓝色的光点飞上夜空,绽放成一片花瓣般的橘色亮光。晶莹的光斑还没有落下,火树烂漫的烟花就飞了起来,如缤纷的雨点般落下。

    “快看快看,烟火!”索尼娅激动的大喊起来。

    格里菲斯有些惭愧的摸摸鼻子。

    索尼娅其实是很想去那里玩的啊!她含蓄的说自己知道去那儿的小路,然后把烟火祭祀甜食挨个说了一通,希望格里菲斯能够主动提出去镇上,甚至硬拖着她去那里玩。

    但是,如果要让她自己明确说出愿望,可能还早了一些。

    格里菲斯有些懊悔和自责,如果刚才就主动提出,他们俩这会多半已经在镇上玩起来了,只要能赶在12点以前回来,伯爵夫妇应该不会太在意,晚上的执勤也不会受到影响。

    “索尼娅,下一次,我带你去。”格里菲斯向着远处的小镇扬扬下巴。

    “真的!”伯爵小姐激动的拍了拍膝盖,“真的吗?”

    “骑士言出必行,”格里菲斯认真点头答道,“你只要告诉我哪里好玩就行,不用拿糖渍苹果,烤虾和棉花糖当借口。”

    ……

    格里菲斯在床上小睡了一会,临近午夜时被仆人唤醒,开始准备执勤。警卫旗队的老禁卫军会负责无忧宫的安全工作,但是修托拉尔依然需要根据惯例和制度在宫殿的各个区域巡逻。

    虽说并不会有什么危险,警卫旗队的精兵就驻扎在宫殿的外围,宫殿内也到处都是强大的人物,但是警戒还是需要的,否则万一遇到两个蟊贼,总不能就让超凡者和元老出手吧。

    格里菲斯披挂整齐,手按佩剑在宫殿内侧巡视。距作为身份较高的准骑士。他负责的是更靠近内圈的安全区的巡视工作。偶尔,他会看见一两位大贵族从远远的回廊下走过。离他不太远的地方有另外几个近卫,但是彼此都看不见对方的身影。

    百无聊赖的夜晚寂静无事。凉爽的晚风让他的思绪变得分外清晰。格里菲斯手按在剑柄上沿着回廊走动,时而抬头望望夜空,银色的月亮弯弯的挂在天上,像是嘉拉迪雅的细眉一样好看。

    夏季大三角和那天晚上一样明亮,嘉拉迪雅在做什么呢……再过几天,我就可以休假,不对,就可以去迦南执行公务啦!格里菲斯一边开心的想着,一边伸手去摸自己的吊坠。这时,他的手触碰到了内衣口袋的《魔药调制笔记》。他忍不住打开翻了翻,最近显示出来的魔药他还有不少没有来得及制作出成品。

    最近,他也开始对自己的战术和炼金调制有了一些想法和心得,
尤其是罗兰对火药武器的使用给了他许多启发——战斗时可以借助火药爆炸的烟雾和闪光来隐藏自己,展开鲜血傀儡和战术!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格里菲斯就觉得大有可为,仔细构思了多种配方,准备稍后尝试。

    在这之外,这本笔记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泰伯里恩和萨洛里安两位半神的情况也很不妙,该采取哪些措施防范呢?

    他慢慢翻着页,一张水彩画从笔记里掉了出来。水彩画上的格里菲斯戴着刚刚获得的铁鹰勋章,克丽丝塔和中队的伙伴们簇拥在他的身边。难言的惆怅和忧愁立刻笼罩了他。手一抖,画纸就掉在地上了。

    要命!格里菲斯急忙弯腰去捡,悄然而至晚风吹着画纸往走廊的拐角飞了过去。他急忙快走了两步,向画纸伸出手去。

    在他之前,一只苍老的手出现在走廊的拐角,把画纸先捡了起来……

    沧桑而憔悴的长者拿着画纸,无言端详了片刻,露出一线和善的微笑。

    “你画的?”

    “不,不是,”格里菲斯惊恐的快要石化了,“是别人给我的礼物,陛下。”

    他立刻双脚并拢,右拳捶胸:

    “Zick Kaiser!

    “向您致敬,马克·奥勒琉斯·安东尼陛下!”

    “别紧张孩子,我不会和别人说的,谁还没有个走神的时候,”国王又看了一眼画纸才还了回来,“你叫什么名字?”

    “格里菲斯·布兰顿,三级突击中队长。”

    格里菲斯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元老院首席公民、王国的统治者、大军的领袖竟然在和他聊天。

    国王本人并不在意。他的身边没有侍卫和仆人,随身没有一点武器和饰品,穿着普普通通的黄褐色袍子,若非头上戴着世间无二的王冠,便与乡间的老村长无异。他像唠家常一样说道:

    “真年轻啊,真好。

    “我离开军队的时候只是默默无闻的下士,还想过去美术学院成为一名画家,但是他们说我没有天分。恩,他们没有想到的事情很多。”

    马克·奥勒琉斯·安东尼国王把左手背在背后,挥舞着右手。他先是说了些琐事,接着话锋一转,在回廊里滔滔不绝的说个不停。

    国王本应在自己的寝宫,或者就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被元老和将军们环绕。但是,他却在大半夜和一个准骑士说话,说起他的战斗和理想。

    “我的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文明,一个在扭曲中挣扎的文明!

    “那场战争结束之后,我们的骄傲就没有了,那些强盗和骗子骑在我们的脖子上作威作福,它们随意践踏我们的尊严,一个文明的尊严!我们应该选择去做一个自由的斗士,还是一个奴隶?!”

    格里菲斯紧跟国王的脚步。国王在对他说话,却又像是在对着白天数以万计的公民演讲。奥勒琉斯国王的语言模糊而诡异,隐藏着让准骑士不寒而栗的暗示。

    “你们或许要说,奥勒留斯,我们只需要一个家,一顿饱饭。是的,你的说法很对,生命实在是太重要了。但是我要告诉你们。这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比生命更重要,那就是自由,平等的自由!”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国王的话题变得越来惊悚。他的目光仿佛穿透了格里菲斯的板甲和结实的胸膛,又穿过了墙壁和宫殿。

    他开始变得语无伦次:

    “灾厄终将降临,我看到了未来,这顶王冠,让我看到了许多东西。那些强盗和骗子是掠夺者也是可悲的幸存者,他们越强大,猎人来的就越快。

    “没有和平!强盗和骗子很饿,吞食完这个世界就会开始漫长的旅程,躲避猎人。”

    格里菲斯根本听不懂国王在说什么。

    但是,他大致能够猜到,按照海因茨教授的说法,精神和情绪会形成强大的能量,甚至是邪神撕开位面的钥匙。一位得到无数国民期待和欢呼的国王,他的精神状态是不是也会被扭曲呢?

    “有人在背叛我,背叛拜耶兰,你知道吗?最勇敢最忠诚的战士,我们要做好准备,三级突击中队长,”奥勒琉斯国王用急促的语气说道,“他们监视我,监视左右人,不让我说话。甚至想抹掉我们的记忆,把我们吃干抹净。

    “这些强盗,骗子,我不会退让的!

    “他们的阴谋会被粉碎,我不会被他们击败。我的拜耶兰,我的人民是不可战胜的!”

    他一边说话一边挥舞着右手,给人以无可置疑的信服力。他目视前方,没有看格里菲斯,仿佛在看着一大群簇拥在自己身边的朝臣和元老一般。

    “要武装起来,我的士兵。

    “UU看书 www.uukanshu.com要做好战斗准备。”

    格里菲斯惊恐万分,但是努力维持自己的仪态。一个极其恐怖的念头无法抗拒地在他的心头萦绕——国王疯了。

    “我们永远忠于您,统帅。”准骑士用半个宫殿都能听到的声音高喊道,以此替代警哨声。

    “对,忠诚,永远忠诚。”奥勒琉斯国王拍拍格里菲斯的肩膀,转身离开了。在他转身的瞬间,格里菲斯发现他一直藏在背后的左手在不停地颤抖。

    空寂的宫殿中立刻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沉重的靴子敲打地面,盔甲和武器发出威严的碰撞,一队禁卫军匆匆忙忙赶来,将他们的统帅紧紧围住。接着是数位强大的巫师和圣职者,他们簇拥着领袖离开,留下几个军官询问了一下格里菲斯刚才的情况。

    似乎并没有人在意国王和他说了什么,这伙人来的也快去的也快,空荡荡的回廊上转眼就又只剩下格里菲斯一人,仿佛刚才的一幕只是虚幻的梦境。

    不论如何,整个夜晚都被笼罩在浓厚的恐怖和不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