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6章 135吃鸡,246花姑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格里菲斯换了一身干净的轻骑兵制服。他现在是骑兵军官,想不出穿什么或者没钱买新衣服的时候就可以穿制服。

    索尼娅穿着彩云般绚丽的长裙,裸露的肩膀已经低到了礼仪的极限。她提着裙摆,轻快地跑过来挽住格里菲斯的胳膊往拜耶兰之手大厅走去。

    “格里菲斯!”她一脸心事地拉拉准骑士,让他把脑袋凑过来。

    虽然答应过妈妈不把爵位的事情说出来,但是藏在心里又难受得不行。索尼娅实在是忍不住了!

    “怎么了?”

    “你是一个贵族姓氏继承者的候选人,可以继承一个古老的家族和头衔!”忍了好几天的女孩几乎是咬着他的耳朵在说话,“德·拉文奈尔家族。”

    “呜,啊!”格里菲斯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什么都不要说,”女孩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下,“要好好表现!”

    来来往往的都是大贵族。但是索尼娅坚持要还没有成为正式骑士的格里菲斯陪她跳第一支舞。

    第一支舞开始了,一肚子好奇和期待的格里菲斯保持着谨慎的姿势,将手放在索尼娅的腰上。即便如此,他还是感觉女孩轻轻的颤抖了一下。索尼娅舞跳的非常好,她是拜耶兰最明艳的珍珠,今晚的舞伴正排着队等她。

    这样轻柔谨慎的动作可不应该有这种反应。格里菲斯慌了一下,以为自己的手放错了位置。

    但是,好像没有。索尼娅顺从的将手搭在他的肩上,跟随旋律舞了起来。

    “哥哥可能会和敖德萨的一个大家族联姻,具体叫什么我还不知道,”索尼娅轻声说着另一件事,把伯爵夫人的秘密抖的干干净净,“我们家在敖德萨的边境有一大块领地,是先祖的产业和早些年战功封赠的。

    “虽然我们平时不怎么去那里,但是通过这里联姻,爸爸有可能升为侯爵。诺兰会继承对方家族的头衔,他坚持要这么做,由我来继承拉莫尔家的爵位。”

    “恩——”格里菲斯长长的嗯了一声。

    “不知道会给我安排什么样的人,”索尼娅柔声说着,放在格里菲斯肩上的右手轻轻的捏了一下,“其实我觉得,诺兰作为侯爵也一样,边境的领地管着好麻烦的。”

    “除非那里有座失落的遗迹。”格里菲斯轻声笑道。

    “一个遗迹不行,”索尼娅连连摇摇头,

    “要两个!”

    两人小声说着悄悄话,直到开场舞跳完还说个没完。那些排队的贵族们已经在考虑和格里菲斯决斗的事情了。

    ……

    接下来一位元老向大家致辞,并且宣布了授予罗兰伯爵头衔的决定:

    “德·西塞尔伯爵的工作对我们有极大的帮助。这位坚毅、勇敢的骑士曾经为王国立下许多功勋。他为王国的军队带来了具有革命性的火药武器,并且通过简单的实验向我们展示了火枪和火炮的射击原理。这个实验在国王陛下和诸位高贵的元老注视下进行,伯爵本人没有隐瞒任何细节,如果说他有什么顾虑之处,那也只是出于安全的考虑请各位大人离得稍微远一些……”

    这位可敬的元老的讲话又长又没有重点。看得出来他是非常博学的学者,什么都懂一些,又什么都想告诉大家,但结果就是引得在场的女士们连连打哈欠。

    终于他冗长的致辞说完了,侍从们在舞会大厅的门口报出长长的头衔:“贝洛蒙的领主,王国捍卫者,屠龙者,精灵与土灵之友,罗兰·德·西塞尔伯爵大人到!”

    所有宾客都把视线转向了门口,那里出现了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来客。

    他的穿着打扮就像是拜耶兰的时髦公子,深色的笔挺蓝外套上披着伯爵的绶带,钻石金橡叶骑士鹰帜勋章在灯光下煜煜生辉。他的锦绣背心、衬衫和长靴都是最好的裁缝和鞋匠的手艺,左手洒脱地按着镶嵌黄金和钻石的佩剑上。

    拜耶兰的英雄,大家所熟悉的故事的主角在红毯上昂首而立。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带着征服者的气概,雄鹰的目光扫过仰视他的众生。他步入皇宫的客厅,仿佛他才是这个世界和这个时代的主人。

    岁月已经让他的头发变得稀薄,但是坚毅的线条和非凡的气度、高贵的身份和精彩的故事让他依然是让人着魔的情人。离开拜耶兰的岁月让他的身体依然如战马一般雄壮结实。当他微微颔首时,最骄傲的公爵也下意识的回礼。

    蛰伏的英雄回到了文明世界的中心。灯光已经点亮,幕布即将拉开,好戏即将开演。

    ……

    “马克·康茂德·安东尼王子殿下,

    “狄安娜·德·米兰提斯公爵小姐。”

    舞会进行到三分之一的时候,王子才和南境守护公的女儿一起驾临。

    格里菲斯不由得抬起头来。他是头一次见到王子。从年龄上看比自己大不了几岁。

    “王子刚刚从霍蒙沃茨毕业,你一直都没有见过他么?”索尼娅挽着准骑士的胳膊,“他和狄安娜小姐有婚约,也是同学,今天是正式的订婚仪式呢!”

    “诸神在上,我一个也不认识。倒是见过米兰提斯公爵,”格里菲斯想了想,侧过头在女儿的耳边低声说,“在一次秘密会议上,公爵说只要王子和公爵小姐一起带上一队修托拉尔就能解决所有的神秘危急。在场的大主教还嘲笑他呢。”

    索尼娅转过头飞快的看了他一眼:“这可不是公爵的玩笑。他们两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一起冒险,处理过许许多多的案件,是拜耶兰最有名的情侣呢!

    “哪怕和故事书里的英雄相比也难分高下。”

    格里菲斯点了点头。突然,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王子和公爵小姐?处理案件?他们为什么不把这些事交给骑士和军队去做。”

    “嗯~不知道,他的导师,圣骑士马克西姆斯将军一直在悉心教导他军事理论和剑术。”

    米兰提斯公爵小姐和康茂德王子是宴会的主角。他们完美的就像是一对陶瓷的小人,哪怕是最挑剔的人都挑不出缺点。

    罗兰伯爵很早就退场了,格里菲斯注意到他和麦克唐纳将军的夫人有说有笑地去了花园里。

    几圈舞以后,格里菲斯看看时间,准备回房间小睡一会然后开始执勤工作。原定值班的高年级的修托拉尔在小事故里伤了胳膊,上级抽签决定由他负责12点至凌晨2点期间王宫内圈一个区域的警戒工作。

    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索尼娅匆匆过来抓住了他,带着他来到王子和公爵小姐面前。

    “殿下,公爵小姐,他就是格里菲斯·布兰顿三级突击中队长,银橡叶骑士鹰帜勋章的获得者,我的修托拉尔。”索尼娅认认真真的介绍道,

    王子亲切的向他点头,用是学长和朋友的和颜悦色说道:“伯爵小姐和我说起你,准骑士,维罗纳和瑞文的战斗中你很活跃。

    “隐秘的危险在时刻威胁着我们的国家,但是,安逸消磨了我们的志气,只有伟大的事业才能唤醒高尚的灵魂。”

    王子向准骑士伸出手去:“准骑士先生,很快,我就会正式开始统领军队。这个国家将由我来继承,我誓将带领她走向伟大。你愿意加入我的队伍吗?”

    “

……”格里菲斯一时无法回答。他惊呆了。没错,他是拉莫尔家的封臣,伯爵也是国王的封臣,但他并不是国王的封臣啊!

    虽然从指挥链条上看也没有大的问题,但是要他直接向王子效忠,那么他对拉莫尔家,对伯爵和索尼娅的忠诚又该如何解释。

    索尼娅正用闪闪发光的眼睛看着他和王子,竟然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其中的问题。

    米兰提斯公爵小姐站在一旁。她看看王子,看看伯爵小姐,又看看准骑士。好在,她和格里菲斯一样还是清醒的。

    “殿下,为你冲锋陷阵的勇士已经够多了。我听索尼娅说,她的骑士是一位不错的情报和参谋军官,之前的战斗为我们证明了这一点,请不要将他的才能放错了地方。

    “就让他留在后方多陪陪拉莫尔小姐吧。”

    公爵小姐挽着自己婚约者的胳膊,微笑着指出王子的小错误。

    噢——!说得真好,这可真是王后的风范啊!赞美公爵小姐!格里菲斯在心里连连说道。

    “对,是这么回事!”王子看着像是明白了,但是也有点不明白,“我们正在研究,按照罗兰爵士的建议成立参谋部,统一指挥权,回头你有空就来和我们一起进行沙盘模拟吧,我对维罗纳和瑞文的战斗很有兴趣。”

    “您的意志就是我的行动,殿下。”格里菲斯捶胸致意。

    “好啦,我们非得收集一晚上人材吗?难道殿下的忠臣良将还不够多么?”公爵小姐向索尼娅投来一个迷人的微笑,“还有人记得现在是舞会不是御前会议么?”

    ……

    公爵小姐带着她的王子走开了。格里菲斯觉得有些口渴,便和索尼娅一起来到大厅一角的长沙发那里休息。

    菲欧娜和拉纳也在那里。离开拜耶兰很长一段时间的夏龙伯爵竟然从维罗纳前线回来了,正拉着拉莫尔伯爵聊天。

    “索尼娅,你快来公布答案!”看到两人过来,夏龙伯爵抓住想要逃跑的拉莫尔伯爵喊道,“王子想要拉拢你的骑士,是不是?”

    “也不能这么说,伯爵,王子只是希望格里菲斯能和他一起为王国的未来服务。”索尼娅委婉的纠正道。

    “这可不就是拉拢么?”夏龙伯爵哼了一声,“你们看,我猜对了。王子急着想要军权和地位,想把我们元老院当空气呢!”

    拉莫尔伯爵看着自己的好朋友沉默不言。

    “他是王子,整个国家早晚不都是他的么?为什么不可以。”菲欧娜迷惑的问爸爸。

    “啧,你说,威廉。”喝醉的夏龙拉着朋友的胳膊不让他走。但是拉莫尔伯爵不理他,只是警惕的左顾右盼。

    夏龙伯爵没办法了,只能自己解释道:“秩序,年轻的朋友们,秩序是王国存在的基石。哪怕是邪恶的秩序也胜过无序的善良百倍。”

    这话说的大家都有点听不懂了。

    伯爵接着说道:“我到了维罗纳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我的军团在那里建立秩序。什么事能做,什么不能做,要有个明确的边界。哪怕是烧杀淫掠,怎么烧怎么杀,怎么淫怎么掠,也得有个章程。拉纳,你说是不是?”

    “我什么都不知道,伯爵!”拉纳闪电般回答道,然后飞快的看了菲欧娜一眼,发现她正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

    夏龙伯爵今天多喝了两杯,兴致很高,一看就是在维罗纳憋坏了。他接着说道:“假设我的士兵们一三五要吃鸡,二四六要花姑娘,周日休息,这就是秩序。这也比无秩序要好百倍。

    “要是都像王子这样,今天星期二心情好大家伙早点出门去找花姑娘,走到一半发现嘿这家人家的鸡真肥,于是一刀把村民宰了,把鸡吃了,花姑娘的事明儿再说,这都什么事?说好的今天只要花姑娘不吃鸡呢?”

    “伯爵是打了个比方,意思是要在各方之间塑造一个可以预期的稳定的行为模式,减少彼此之间的误判和猜疑。并不是真的要吃鸡和花姑娘。”格里菲斯急忙把话接了下去,他已经看到索尼娅和菲欧娜的脸色不对了。

    夏龙伯爵赞许地看了他一眼,接着说道:“秩序的作用,就是让即将发生的一切已知化,从而最大限度避免因为恐惧导致的对抗。不可知是最大的恐惧。

    “如此一来,大家就知道咱们一三五要吃鸡,顺带还能兜售点别的什么,二四六也会安排好姑娘们提供更好的服务来讨价还价。这样一来,大家都有利可图,秩序成了惯例,惯例即是法律,天下也就太平了。”

    撇开荤段子不说,夏龙伯爵的言论还是相当高明的。格里菲斯都忍不住要在心里记录下来好好学习。

    菲欧娜一脸生气地瞪着每周二四六去花小姑娘的夏龙伯爵。

    “UU看书 www.uukanshu.com我只是打个比方,女儿,”伯爵大着舌头说解释了一句,“再说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威廉,两位小骑士都知道,前线的士兵怎么可能免得了这事,嗝。”

    “没这事!”

    “我没有!”

    “别瞎说!”

    格里菲斯、拉纳和拉莫尔伯爵像齐射的炮兵阵地一样嚷嚷起来。

    菲欧娜的眼神都冷了下来,虎视眈眈的看着爸爸:“你又喝多了胡说八道,快别说了,妈妈很快就要过来打你了。”

    “柯内莉娅哪有我懂军队?”夏龙伯爵又喝了一大杯,“王子想要军权也好,找花姑娘也好,这都得有个章程,今天不能找就一定不行,明天是日子了也绝对不能拉下,这就叫作……

    “怎么了你们这是?呵呵,都什么表情,难道柯内莉娅在我背后不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