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5章 拜耶兰夏季2院会议

    骚乱被很快控制了。掀翻在地的骑兵们大都默默爬起来回到马背上,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前进。有这么三四个倒霉蛋被倒下的人和马压在最下面,或者被马蹄踩了两下,伤了胳膊或腿,匆匆赶来的医护兵把他们送去治疗。

    分列式结束以后,拜耶兰北郊的小镇就成了庆典的海洋。这个小小的插曲不算什么大事,旁观的平民没有伤亡,也不会妨碍接下来的夏季度庆典和表演。甚至还有人遗憾的大声说错过了最精彩的瞬间。

    格里菲斯立刻赶往无忧宫附近的校场。数百个元老和奥术议会的议员,在参加接下来的夏季特别会议以前将首先观看新型武器展示。

    这次展示非常重要,直接关系到即将讨论的军政国策,牵扯几百万银郎的研发和生产投入。虽然很多巫师和尊贵的女士对新式盔甲和武器不感兴趣,但是作为接下来两院需要表决的预算案的一部分,这次武器展示还是必须要参加的。如果有哪位大人物对武器装备不了解,那么他就要需要身边的参谋和军官提供专业意见。

    拉莫尔伯爵因为多年卓越的贡献、对拜耶兰无可置疑的忠诚和拉莫尔家族的民望当选元老,成为睿智的元老院的一员。他在公开场合的每一个表态都很重要,格里菲斯也要认真的提供支持和建议,然后做好记录。

    他刚到试验场,几个禁卫军军官就找到了他,询问了一下刚才的骚乱过程并且做了记录。调查只是例行公事,毕竟刚才的骚乱只是一次倒霉的意外,没有谁需要受罚。

    只不过,受伤的倒霉蛋里面有今晚负责执勤的人,需要其他人来替代。

    “来,抽根签吧!抽到了就参加执勤,”禁卫军军官笑着拿出一个小罐子,“虽然你们没有责任,但是都在抽签范围。”

    “我晚上有很多工作要做!”格里菲斯立刻抗议道,“明天也有许多工作要做!”

    “拉纳也这么说,但是执勤时间最早从晚12点开始至第二天早晨,每个人只负责其中一段,”禁卫军军官笑了起来,“和我说说,三级突击中队长先生,这大晚上的,你准备在哪,为谁服务?”

    ……

    格里菲斯抽中了12点至凌晨2点的执勤。今晚看来是不能休息好了。

    仆人们已经在校场搭起凉棚,各处布置了冰柜,用舒爽的凉意和水汽驱赶夏日的酷热。但是现场的人又多又乱,冰柜的凉气都被人头摊薄了。

    索尼娅穿着一条得体的长裙,和其他小姐一样摇着扇子。她没有仔细看前方校场上的表演,而是左顾右盼的张望着。

    终于,她看到了自己的修托拉尔,向他举起扇子摇了摇。

    格里菲斯立刻赶了过去,在伯爵小姐的身边坐下。

    “帮我记一下介绍,再给点感想,”索尼娅用扇子挡在嘴边小声说,“爸爸说等会要考我们,可是我听不懂这些武器的介绍。”

    “轰!”

    一声巨响如同雷声一般从远处传来,把伯爵小姐吓得跳了一下。黑色的铁球呼啸着掠过黄沙和石砾,向着远处的靶子砸去。

    格里菲斯急忙将视线向前方投去。发现这是一门火炮在试射。6个炮手有条不紊的刷膛、装弹,调整射角然后再次射击。

    “这是一门鹰炮,专门设计用来针对步兵的火炮。炮口直径比我们在启明镇看到的炮径较小,大约在55毫米左右。”索尼娅摇着扇子轻声介绍。

    炮兵们搬运和准备的动作很快,可以看得出来,这门火炮的炮身很轻,可随小分队行动。如果准确命中的话可以轻松撕裂板甲和矮墙。

    过了一会,另一门火炮开始射击。它得身管更长,口径更大,发出更加巨大的轰鸣,射程也更远。

    伯爵向格里菲斯招招手,让他到身边来。

    “看到了么,格里菲斯,这便是拜耶兰的最新武器,”伯爵带着高深莫测的表情说道,“你知道是谁开发的么?”

    罗兰骑士,嗯。格里菲斯在心里说道,但是他一句也没有说。

    “发明人是罗兰爵士,”伯爵说道,“他在不知名的角落里沉寂多年,如今便带着这些东西回来了,真是个神奇的家伙。”

    “罗兰骑士回来了?”格里菲斯惊奇地问道。他倒是没想到罗兰会这么快出现在拜耶兰的社交界。

    拉莫尔伯爵摇了摇头道:“不是骑士,是伯爵,罗兰·德·西塞尔伯爵,陛下新近册封的,以表彰他卓越的贡献。”

    罗兰站到前台来了,回到了拜耶兰的上流社会,他的战略正在执行,还是察觉到即将发生什么?格里菲斯的心思一阵触动,飞快的思考起来。

    伯爵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些,继续一边观看着武器演示一边说:“他一共提交了七种新式武器的图纸,全部都绘制的异常精美而且详细。

    “正在射击演示的试验武器被称为蛇炮,炮身超过3米,炮口直径10公分,射程超过500米。”

    格里菲斯连连点头蛇炮的炮身比鹰炮长很多,远看倒的确像是一条蛇。蛇炮发出剧烈的轰鸣声和烟雾,在多次射击后击穿了一堵矮墙。这些火炮的口径和模样和罗兰在启民镇展示的装备还有点区别,他应该是做了一些保留。

    “射程上不错,不过精度不堪入目,”坐在一旁德诺兰·德·拉莫尔点评道,“遗憾的是炮组不会干扰施法,和投石机、弩炮一样会在魔法打击下毫无防御;炮弹几乎呈直线,无法越过障碍物,射程和大型投石机在伯仲之间。”

    索尼娅端着一杯凉茶抿了一口。虽然有冰块降温,夏日的骄阳热力惊人,她简直想把长裙给撕了绑在腰上:

    “
哥哥说的没错,不过,我觉得这些武器使用了火药,能量德来源和传统武器不同,既不是魔法也不是杠杆和弹力,虽然我不是很懂,但是新的能量来源是它最大的意义所在。

    “这和已经有的东西不一样。”

    武器展示并没有持续太久,在这样大热天,观众的耐心是有限的。大约半小时以后,拉莫尔家的兄妹俩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说着,跟着伯爵夫人往试验场外面走。快走到出口的时候伯爵夫人才想起来:

    “威廉和小骑士呢?”

    “那边,”诺兰指指试验场,“靠近靶子那里。他们去捡炮弹了。”

    ……

    拉莫尔伯爵踢了一脚地上的铁球,从黄土里把这块沉重的金属捡了起来,在手里店了掂。

    他又看了看远处的蛇炮,一些炮兵正在把它套上马车,拖离测试场。双轮炮车在黄土上咚咚当当地驶离。

    尘土弄脏了靴子和衣袖,但是伯爵浑然不觉。他就像是发现了新玩具的孩子一样看看手里的金属球,又看看不远处作为标靶的矮墙和盔甲。

    大部分炮弹都打偏了,但是有一发命中了目标,轰塌了矮墙砸进后面的泥土里。

    伯爵眯起眼睛,又去看看板甲上的一个洞,从里面掏出一颗已经扭曲变形的霰弹。他把拧成一团的金属在手里握着,转头到身边的准骑士说道:“很美吧。”

    格里菲斯双目中精光闪烁:“是的,伯爵。它们比投石机轻便,可以跟上步兵的行动,展开的速度很快;威力又胜过弩炮,霰弹的射击效果更是无与伦比。如果道路良好的话甚至可以跟上骑兵。”

    拉莫尔伯爵点点头:“要是有这东西,我们也不至于用骑兵去冲击比蒙和战象。在关键的时候,只要能够来上一发。”

    “一发可能不够,伯爵大人,”格里菲斯说道,“一个中队齐射比较好。”

    “对,你说的没错,”拉莫尔伯爵把铁球扔进土里,脸上带着淡淡的遗憾,

    “为什么现在才出现呢……”

    ……

    武器试验就像是宴会的热场和礼花一样。当拜耶兰的头头脑脑们从武器试验场离开以后,他们就纷纷聚集到海边半岛上的无忧宫。

    这里和沙尘漫天,黄土飞扬,热的要命的试验场完全是两个世界。作为议程安排的第一天,参观完让人心潮澎湃的阅兵式和不怎么受欢迎的新武器展示以后,拜耶兰的大人物们终于可以在舒适的宫廷里举行晚宴和舞会。

    宫殿正殿中部为半圆球形顶,两翼为长条锥脊建筑。中心的圆形大厅是瑰丽的拜耶兰之手厅,也叫首相厅,天花板和四壁多用壁画和明镜装饰,UU看书 www.uukanshu.com辉煌璀璨。红、白、蓝三色的玫瑰花丛簇拥着宫殿的12级弓形台阶,喷泉里铺满了光彩夺目的水晶,让这里如同童话的梦境一般。

    据说无忧宫内有1000多座雕像。宫殿东侧还有珍藏112 幅名画的画廊,无一不是名家的传世之作。

    凉爽的海风、悬崖和大海、无边无际的玫瑰花丛让这里成为全世界最美的地方。无忧宫的墙角和回廊里放着冰柜,舒爽的凉意立刻驱散了夏日的炎热。在冬天的时候,这里会放上火炭,无论窗外的天气多么可怕,宫廷里都是四季如春。

    每一个大贵族都有自己奢华的套间。他们可以在那里休息,更衣,或者举行小规模的会议,甚至把亲近的封臣、近卫都带来。成群的仆人随时听候他们的差遣。

    拜耶兰夏季御前会议开始了。国王、元老和议员们要在这里举行舞会和会议,持续十天左右的时间。他们会形成许多的议案,拉拢支持者,先由奥术议会表决,再由元老院表决,最后经由国王签署通过。

    从现在开始,每一个房间,墙角和花丛都在策划可怕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