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章 1片雪花

    “那是自然,这些邪恶存在的位格和力量已经不能用人类的常识来理解。即使将祂的完全粉碎,灵魂也会以微小的颗粒存在于我们的潜意识之中。如果集体无意识发起呼唤,已经消亡的黑魔法至尊,甚至是邪神都可以打开位面的裂隙,借助某种特定的情绪和精神能量重铸形体。”

    “这可太危险了。”

    “也没有那么危险,别一副吓傻了的样子,”海因茨教授摆了摆手,“祂们得以聚集形体,重返世界的精神能量和意志条件是极其特殊的,否则灵界的大门不得每天都人来人往吗?依靠恐惧为生的就一定容不下勇气和快乐,也不能和绝望、癫狂融合。

    “几万,几十万的人聚集起来,以那样异常而统一的情绪共鸣,哪里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官方早就提前预防和阻止了。

    “复活邪神是极其困难的事情。”

    那便好。格里菲斯松了一口气。看来可怕的危险也有苛刻的条件。只要给予及时的阻止和打击,摧毁祂们赖以维系的精神基础,那么祂们也无法穿越位面的障壁来到这个世界上来。

    关键还是速度。这应该就是伯爵他们需要快速反应部队的原因吧。

    教授讲完了故事,心满意足地瞅着准骑士。

    “听懂了吗?”

    嗯,啥?要我听懂什么?遇到邪神复生的时候让我带着骑兵中队冲一冲吗?格里菲斯迷惑地思考了一会。

    海因茨教授敲敲留给他的小说,摇头晃脑地去找来仆人,问问伯爵有空了没有。

    他刚走,索尼娅就出现在客厅里。她脚步轻快地走进小客厅,看了看桌上放着的新书。

    “格里菲斯,为什么你也开始看《安·哈萨维》了?”伯爵小姐好奇地问道,“真是稀奇。”

    我总不能说这是为了讨好迦南执政官吧……格里菲斯嘀嘀咕咕了一会也没说出个理由来。

    “罪恶的行为总有一天会被发现,虽然地上所有的泥土把它们遮掩。”索尼娅看着他,来了这么一句。

    啊,这,这,索尼娅你怎么会读心了?而且,这不能算是罪恶啊!格里菲斯大惊失色,不知道从何说起。

    “这是《安·哈萨维》的句子,超棒的吧!”索尼娅围着他转了一个圈,仔细看了看蓝色的骑兵制服,“我本来也想推荐给你的。你一定会看入迷,我保证!”

    呼,原来是引用啊~格里菲斯嘿嘿笑着,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伯爵夫人放你出来了?”

    “是呀,得收拾东西参加夏季会议去,”索尼娅拉拉格里菲斯的袖子,让他稍稍低下头来,“第一天的检阅和游行以后会有宴会和舞会,你知道要做什么吗?”

    格里菲斯想了一会说道:

    “和其他修托拉尔一起接受国王检阅,接下来有可能参加分列式,但是没有的可能性大一些。

    “然后是新武器和装备展示,协助伯爵记录和分析。

    “当天晚上要和大家轮班负责无忧宫内圈的警戒,这次人多,应该轮不到我……”

    索尼娅等他一项项说完,不太满意地说道:“你是不是忘记了最重要的事?”

    “……”

    两人站在那,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了一会。

    “啊,晚上的舞会,请允许我邀请你跳第一支舞!”格里菲斯急忙喊道。

    “这还差不多,”索尼娅满意地拍拍准骑士的脑袋,“警戒值班能不参加最好,康茂德王子也会出席,我要把你介绍给他的。”

    ……

    1444年7月20日。

    今天是夏季议会的第一天。根据日程,国王将会在郊外检阅青年禁卫军,检阅之后和元老和议员们一起观看分列式,然后观看新型武器的演示,最后是舞会和宴会。

    格里菲斯还是头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很有些紧张。他和一大群熟悉和不熟悉的年轻甲骑兵一起集结到无忧宫附近。封君们前往宫殿休息以后,他们就被收走了马匹来到城堡原地待命,无所事事的站着聊天。

    高高的围墙将他们四面围住,看不清上面有什么人在做什么,只是看到一些人头和旗帜急速闪过。

    格里菲斯仰望着不可触及的高墙,乱七八糟的想着要是在上面埋伏一队弓弩手,居高临下……。

    拉纳也望着那里,嘀嘀咕咕的说道:“如果关上大门,用强弩射击,我们肯定束手无策。”

    米典麦亚连连赞同:“然后击鼓为号,冲进王宫,那必然是无法抵挡。”

    夏天的太阳让人心烦。披挂整齐的甲骑兵们在阳光下保持着队形,满头是汗的等待着命令。一开始,格里菲斯的心里只想着嘉拉迪雅,巴不得能赶快到去迦南的日子,立刻就能见到她,到了后来,他就热得除了冰镇酸梅汤什么都不去想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突然,急促的鼓点从四周传来。在场的甲骑兵顿时炸开了,纷纷去附近的大树和屋檐下寻找隐蔽,还有些速度快的家伙已经在准备朝屋顶还击。

    一队身披胸甲和紫袍的骑兵纵马穿过城堡的正门,直奔广场而来。带队的军官看了乱糟糟的他们一眼,大喊道:“修托拉尔,列队!”

    奔来的骑兵是马克·奥勒琉斯·安东尼警卫旗队的甲骑兵和龙骑兵,是国王的老禁卫军。如果他们不是来把聚集在广场上的青年禁卫军统统消灭掉,那只有一个可能。

    所有人都紧张的呼吸起来,迅速整队,昂首挺胸地注视着国王将会出现的地方。

    在精悍的禁卫军护卫下,马车缓缓停在修托拉尔队列的不远处。一位长者从车上走了下来。他没有穿紫袍,而是随意地穿着黄褐色袍子。传令官注视着长者走下马车,向列队的甲骑兵下令:

    “向马克·奥勒琉斯·安东尼陛下,拜耶兰的统治者,大军的统帅,元老院首席公民致敬!”

    “Zick Kaiser!”

    所有的修托拉尔在命令中发出下意识的欢呼。
转眼间,他们的疲惫一扫而空。无论他们之前认识还是不认识国王,都在目睹国王的这一刻极度亢奋起来。

    先是一声,再是第二声欢呼,接着是一片潮水般的沸腾!

    “Zick Kaiser!”

    “马克·奥勒琉斯·安东尼陛下万岁!”

    有好些人甚至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用狂热的声音大喊,完全不顾军人的仪表和威严。

    国王颤巍巍的,有一点驼背。他穿着普通的袍子,一只手背在背后,就像是一个慈祥的老人,走到排在第一个的奥菲莉亚面前。

    “Zick Kaiser!”冷艳又高傲的奥菲莉亚激动的大喊起来。

    奥勒琉斯国王面带着微笑,从年轻人面前走过,一个接着一个检阅年轻的禁卫军们。他注视着朝气勃勃的甲骑兵们,有时拍拍他们的肩膀和胳膊,不停地说:

    “很好,很好。”

    十分钟以后,格里菲斯和修托拉尔们突然接到命令,要立刻准备妥当参加阅兵分列式。参加游行的原本应当是老禁卫军,修托拉尔们本来只是接受检阅,并不在分列式名单里,但是国王的意志很坚决,要求大家也加入进来。

    聚集在无忧宫的贵族们立刻行动起来,让仆人们用最快的速度擦拭胸甲和战马。

    到了早上九点,格里菲斯和其他人都骑上骏马,沿着无忧宫外面的道路集合。成千上万的邻近郊县的市民和农民也涌了过来,拥挤在拜耶兰城北的郊外大道上看热闹。

    今天天气极好。将近九点半,钟声齐鸣,在激昂的军乐声中,人群骚动起来。

    官员和将军们向国王陛下致词,数以万计的市民一起高呼国王万岁。

    接着便是国王的演讲和游行。

    “Zick Kaiser!”

    不计其数的公民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将花瓣撒向游行的骑兵。数不清的小贩穿梭其中,兜售酒和香肠,就好像今天是某个凯旋式一样热闹。

    格里菲斯和其他的修托拉尔一起骑在马背上。还好他们彼此熟悉,用骑墙冲过兽人也踩过老兵,就算是临时的编组和队列也没有问题。

    他错过了去年夏天的凯旋式,第一次参加分列式还有点紧张,小心地跟随着前面的队列,沿着大道在人海的簇拥下前进。一路上他发现附近的街道早就挂好了彩灯和装饰,还搭了竞技用的棚子和舞台,估计是准备乘此机会开一场庆典热闹热闹。

    甲胄煌煌的骑兵们从郊外大道出发,沿着古老的城墙,如同银色的潮水一般穿过诸位神祗的礼拜堂和城镇的广场,一直来到市政厅的观礼台前。格里菲斯眼角的余光发现索尼娅正在观礼台上拼命向他挥手,诺兰伸手拉了妹妹好几次。

    市政厅外的道路边给贵族们搭了观礼台,所以道路变窄了一些。骑兵们结成密集的纵队,在人群和观礼台之间小心通过,一个个都很紧张。

    格里菲斯与众不同的阿尼玛胸甲比别人的漂亮,人群中的少女向他丢来小花瓣。接近观礼台下方的时候,一阵阵的军号惊了格里菲斯的骏马。这匹第一次参加检阅的骏马出了列,吓得索尼娅脸色一阵苍白。

    大出意外的是,格里菲斯竟没有摔下来,在潮水一般的欢呼声中,骏马每每直立,让他觉得自己是个正向敌人的阵地冲锋的英雄,达到了快乐的顶点,幸福简直没了边儿。

    格里菲斯真棒!索尼娅开开心心地坐回座位,看着自己的准骑士回到队伍里。她一旁的菲欧娜还在向拉纳招手。

    “UU看书 www.uukanshu.com别让他们走了神,这里路不好走,”诺兰低声提醒女孩们,“每年都摔人的。”

    “怎么可能,我的拉纳最厉害了好嘛!”菲欧娜一边跳一边毫不在意地反驳道。

    高大的骠骑兵忍不住向女孩点了点头,就在这么一会的时间里,他的马踩进了大路上仅有的一个泥坑。拉纳身形一歪,密集的队形让他难以调整姿态。骑术高超的他只能右手发力,想要稳住骏马,结果抬肘就砸在奥菲利亚的脸上。

    骑术不太精湛的突击侦察兵小姐被大家挤在队伍中间,正紧张地跟着前面的人,突然就给重重的在脸上来了一下。她眼冒金星的往后一倒,下意识的抓了抓。

    这一抓扯到了诺娜的缰绳,她当场乱了套,和缪拉撞在一起。

    在雪崩一样的连环撞击和阵阵惊叫声中,格里菲斯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朝着地面拍了下去,眼角的余光看到自己的坐骑带翻了后面一片人。

    现场乱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