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章 《安·哈萨维》和《暴风雨》

    格里菲斯合上档案,陷入沉思。

    伯爵的队伍正在筹建的是一支高规格的骑兵,装备精良而且拥有多位非凡者。

    王国的北方并不平静,来自各种途径的信息证实兽人正在跃境袭扰边境领地。只是,敖德萨大区的情况与维罗纳相似,虽然包括拉莫尔家族在内的多位拜耶兰国王直属伯爵在那里有边境领地,但是,这一大区的主要势力仍然是敖德萨大公旗下的本地贵族。甚至连当地最大的都市敖德萨也没有掌握在拜耶兰,是独立性最强的大区。

    这是要发生什么?

    罢了,就算是要打仗也不是什么大不了,拜耶兰哪年不打呢?这个我熟。最最棘手的还是嘉拉迪雅的礼物!战争算什么。

    格里菲斯放下手中的文件,开始看自己的日程表。在出发前往迦南以前,他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做。

    拜耶兰夏季议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国王、元老和议员们会集合到城北郊外的无忧宫避暑,同时召开元老院和奥术议会的两院议会决定国策,如果涉及更换政府的会议将会持续两周,其他情况下的时间是10-12天。

    拜耶兰的大贵族不是元老就是议员。格里菲斯和其他的修托拉尔自然要随行,参加会议前的新武器和禁卫军检阅,然后帮助封君准备有关的议案。

    伯爵府的仆人们正在修理他的胸甲,准备肩饰和绶带,马厩里还有一匹骏马做好了准备。

    就在他算着给精灵小姐的礼物什么时候能准备好,自己的胸甲还剩几个窟窿需要填补的时候,一个男仆来到图书室通报:

    “准骑士阁下,地区指挥大人到了,正在客厅等你。”

    哎哟,海因茨教授亲自来了,省了我去军部的事。格里菲斯齐声,整理了一下领口,确认勋章好好挂着,这才匆匆往客厅跑去。

    教授在一个独立的小间喝着咖啡休息,看起来是准备和伯爵讨论什么,开会前抽空和格里菲斯聊上几句。

    “早上好,三级突击中队长先生,”教授似乎很中意格里菲斯的骑兵制服和军官领章,“你会和伯爵一家去参加两院夏季会议吧?”

    “是的,”格里菲斯点点头,“我没有去过,有什么我需要注意的地方吗?”

    教授认真想了想:

    “阅兵式的时候小心控制马匹。你是第一次参加,号角响起的时候马可能会受到惊吓,每年都会有骑术高超的骑士在队列里摔倒。”

    我可是老手,秋天还要参加骑枪竞技呢,怎么可能走个队列的时候摔倒。格里菲斯不以为然的想了想,但还是感谢了可敬的教授。

    海因茨教授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看似漫不经心地接着问道:“你接下来要去迦南?”

    “是的,教授!”

    “想必你会见到费雷拉斯·维兰诺伊执政官,是吧?”

    听到这个名字,格里菲斯就下意识的抖了一下。

    海因茨教授看着他,忍不住闪过一丝笑意:“多么珍贵的殊荣呐,没几个人类有这样的待遇。你知道执政官喜欢什么吗?”

    他女儿吧……格里菲斯感觉有一滴汗从脖颈上往下淌,结结巴巴地说:“不,知,道哎~”

    “亏你还选了情报学,暑期报告我会扣你10分,”教授骂骂咧咧地从随身手提包里拿出两本书放到小桌上,“执政官对文学有很深的爱好,甚至会在会议上引用。趁着还有时间,好好读一读,别每天想着和对面咖啡馆的招待小姐勾搭。”

    我没有,噫,对面咖啡馆的招待换人了吗?格里菲斯急忙接过看了看,发现这是两本精装小说,分别名叫《安·哈萨维》和《暴风雨》。

    教授瞪着他,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如果执政官说,嘉拉迪雅不需要你这样的人类,她有一个好哥哥了,怎么办?”

    “我……”

    “你可以说,就算有好几千万的哥哥,把他们全部的爱聚集到一起,也抵不上我一个人的这份爱。”

    “我和嘉拉迪雅不是……”格里菲斯的脸红的快烧起来了。

    “我说是就是,哎,为什么精灵小公主会邀请你呢?”教授叹了口气,“这个世界脱节了,这是怎样一个被诅咒的因果啊,我竟然是为了纠正它而诞生于世!”

    格里菲斯目瞪口呆地看着了不起的教授用特别像中学生的语气说话,突然意识到他应该是在引用某个台词,应该是吧。

    两人在小会议室聊了一会。格里菲斯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便请教道:

    “老师,您对那位遭到记录抹杀刑惩罚的至尊了解吗?”

    “……”海因茨教授一脸惊悚的看了他一眼:“都被抹杀了记录的存在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也是哎。

    但是,博学的教授想了想,还是笑了起来:“准骑士先生,既然我们都有时间,不妨听我讲个故事。”

    于是,在等待伯爵会见的时间里,海因茨教授和年轻的小军官说起了一个故事。虽然黑魔法至尊的隐秘已经被官方从历史中屏蔽,但是与他对抗的英雄们的传奇还在流传只言片语。

    那是很久之前的一天,详细的文献尚未解密,只留下一些引人猜想的碎片。

    那时,贤德而高贵的哈德良国王以他无与伦比的治世守护着拜耶兰。

    有一天,强大而恐怖的黑魔法至尊向着王宫走来。祂的身后跟随着汹涌的潮水,发出让所有人都心惊胆战的巨响。祂站在那里,却又遥远的难以捉摸,仿佛出现在王宫前的只是一个幻影。他的灵能强大的无边无际,远非凡人可以想象。

    祂的气息比今天的任何一位至尊半神都要强大。


    祂在广场上展示了近乎神迹的魔法,最强大的巫师都被他的伟力所震慑,不得不屈服或逃避。

    国王别无选择,只能派出了禁忌的刺客。他们是阴影和死亡的代言人,却在黑魔法至尊洞悉万物本源的视线下无所遁形。刺客们刚一出现在至尊的身边便被发现。

    黑魔法至尊进入王庭,国王身边最强大的骑士和圣职者去阻挡祂,但是这些非凡的勇士在无边的力量下瑟瑟发抖,甚至连靠近上去,触摸一下祂的衣角都做不到。

    如此一来,便无人可以阻挡祂的脚步。

    黑魔法至尊来到王座前的台阶上,说道:“陛下,我能够给予你亘古未有的权力,无可匹敌的力量,您将得以革除弊政,为国家带来任何一位贤王都无法想象的繁荣。”

    贤德的国王问道:“那么,代价是什么呢?”

    至尊张开双臂:“这一切。”

    国王便拒绝了这要求。至尊举起自己威能无尽的魔杖,威胁他屈从于自己黑暗的意志。

    国王再次拒绝。

    黑魔法至尊召唤了可怕的怪物。它们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和疯狂,像潮水一般拍打着宫殿的台阶。强大的巫师、刺客、骑士和圣职者们在这可怕的力量下惊慌失措,四散而逃。

    黑暗与疯狂便冲进了宫殿。

    哈德良国王拔出佩剑,对至尊和祂的造物说道:“我不会屈服于你的意志。虽然你的力量可以轻易毁灭我,虽然我平凡的心灵在恐惧下动摇,但是我的王冠不允许我退缩。从戴上着王冠的那一刻起,我便是拜耶兰,不允许你胡作非为。”

    “我知道的,”黑魔法至尊平静地说道,祂一直彬彬有礼,和那些疯狂的黑暗造物可不一样。但是,祂依然是毁灭的象征。

    国王举起宝剑冲进黑暗造物的大军。祂的紫色衣袍就像投进大海的火把一样瞬间消失了。

    在那之后,黑魔法至尊驱使祂的造物和仆人杀死了王后,四位年轻的公主和一位王子,还有在场的御医、厨师和仆人。祂接着屠戮了王室的旁支和忠义的将士,发誓要断绝血脉的传承。

    祂的统治注定不会长久,几乎所有的骑士、巫师都起来反对祂。

    这个时候,有个年轻人,他是军队中的下士,退役后本想要成为一名画家。可是,在那个时代,黑暗至尊禁止艺术的存在。

    无法成为画家的下士也加入到了反抗的队伍中。大家都说他是王室的旁支,也有人说他是哈德良国王的私生子。一批接着一批勇敢的守护者前来帮助他,誓要推翻黑暗至尊的统治。

    很快,黑暗至尊的统治就要垮台了。祂开始求助邪恶的手段,并且认定年轻的下士只是一面旗帜,真正有威胁的是聚集在他身边的勇士,其中之一就是亚伦·伦迪鲁斯的家族。如果能消灭这个家族,祂就能用恐惧压制其他人。

    黑魔法至尊派出了刺客,UU看书 www.uukanshu.com但是没有得逞。祂不得不亲自出马,却再也没有回来。

    ……

    格里菲斯听完了海因茨教授的故事:“这是哪本书和档案的记载呢?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是理所应当的,”教授回答,“这些故事是我的一点人生经历,你可不要外传。就连马克·奥勒琉斯·安东尼国王年轻时的事迹可都没有正式的公开文献哩。”

    “为什么?”

    “这很好理解,任何有关黑暗至尊的文字都有可能唤起祂的记忆,属于记录抹杀的范畴;国王的血脉高贵,并不需要炫耀自己的勇敢和事迹,自然也就无需赘述了,”海因茨教授说道,“你要明白,哪怕是只言片语流传开来,只要黑魔法至尊拥有足够的信徒,便能够将祂从灵界中唤回。”

    “什么?”格里菲斯大吃一惊,“祂还能复生吗?”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