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章 德·拉尔奈尔

    贝洛蒙的遗迹真是挺吓人的,一路上食物不够吃,几天洗不了一次澡,还遇到怪物……但是吃了很多苦,从可怕的遗迹和怪兽魔爪下侥幸逃生,坐船横越美丽的宁静海,回到凉爽又舒适的家里的以后,索尼娅又有点想念神秘又古老的遗迹了,洞穴中星星点点的微光,隐藏在泥土下的化石。

    她对那十来天留下的新奇又刺激的探险充满了美好的记忆,甚至连小蛋卷味道的蛆都有点喜欢上了。

    如果不遇到怪物和生命危险,遗迹真的很适合作为蜜月旅行的目的地啊!

    伯爵小姐一边幻想一边推开门,来到爱莲娜·德·拉莫尔伯爵夫人的书房里。

    “妈妈,你叫我?”

    这间二楼的漂亮书房飘着淡淡的玫瑰熏香,可以望见楼下的大花园,还有花园中间独立办公室窗户后面的伯爵少了许多头发的脑袋。

    伯爵夫人穿着轻柔的裙子,长长的金发简单束起披在一侧的肩上。她正在翻阅着贝尔教授的笔记,手边还放着最早一批送来的化石和标本,美艳成熟的容貌因为沉思而愈发迷人。看到女儿进来,她便把笔记和标本放到一边:“我听说小骑士8月中要去迦南执行任务。”

    她的话特别委婉,其实西迪厄斯致伯爵府的函件早就送来了,就放在桌上。

    “是的,他会代表我们给维兰诺伊小姐送上生日祝福和礼物!”索尼娅一想起这事就激动,开开心心地说道,“我准备了可好的礼物呢!让他带上。”

    “……”伯爵夫人看着女儿沉默了两秒,“索尼娅,你知道获得迦南的入境许可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吗?拜耶兰的军官尤其如此。”

    “是的,嘉拉迪雅会帮格里菲斯处理好的!”索尼娅信心满满地说道。

    “格里菲斯不是因公入境,而是接受私人邀请?”伯爵夫人看着女儿,补充了一句。

    “对的!真是太聪明了,这样就省掉了许多申报和背景调查,”伯爵小姐倾佩地说道,“嘉拉迪雅担任邀请人和保证人!据说这可难申请了。”

    “索尼娅……”伯爵夫人一时间有些接不下去。

    索尼娅不觉得有任何问题,好奇地歪歪脑袋:“怎么了妈妈?”

    伯爵夫人看着天真浪漫的女儿,犹豫了一下说道:“你是不是有时候脑子不好使?”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啊,这,妈妈你为什么突然攻击我!我可是霍蒙沃茨的年级第一名!”

    爱莲娜·德·拉莫尔伯爵夫人扶了一下额头,从抽屉里取出一份文档推到女儿面前:“索尼娅,你看这个。”

    这是一份记录和报告,有关在西境断绝了传承的贵族家族——德·拉文奈尔。

    “这是?”

    “如你所见,古老的贵族姓氏,他们的先祖和某位公主有过一段催人泪下的故事——公主为了爱情,亲自从侩子手那里求来恋人的头颅安葬。这个家族如今已没有了继承人,可以奖励给我们家族的封臣和盟友,让某个年轻人获得至少是上级骑士的身份,未来甚至可以成为男爵,”伯爵夫人站起身,把笔记和化石在书柜上放好,“这是威廉在维罗纳分到的战利品之一。”

    “我们可以指定一个人来继承吗!”索尼娅的心情一下灿烂起来,“真是个好听的姓氏!”

    “是呢~你有人选了?”

    “暂时没有。”

    “暂时?那么你是想长远以后给小骑士吗?”伯爵夫人一边在自己顺滑的长发上打着卷一边问。

    “怎么会呢~”索尼娅转过头去,摸着垂下的发梢,片刻之后又转了过来,“可以吗?”

    伯爵夫人看着她,捂着嘴轻笑:“也不是不行,只要他取得了足够的战功和力量。或者……”

    “或者?”索尼娅立刻歪了歪头。

    伯爵夫人优雅起身,绕过书桌,来到女儿身边,从背后搂着她,在耳边问道:“你在遗迹里遇到了一些危险吧?”

    “恩,有一些。”

    “你是不是丢失了一些理智,陷入昏迷?”

    “啊,你怎么知道的?”索尼娅差点跳起来,这事她还没有和家里说起过,但是妈妈竟然已经知道了。

    伯爵夫人搂着她:“贝尔教授都被小骑士变成非凡特性带回来了,你觉得呢?索尼娅,你有时候呆呆的,最可爱了。”

    “……”

    “然后呢?在那个危险、疯狂又黑暗的地方,小骑士和你在一起,有没有~”伯爵夫人在女儿耳边柔声问道,然后在软软的耳垂上咬了一小口。

    “啊——!并没有好嘛!”索尼娅满脸羞红的轻叫起来,“他很正直的!”

    “哎~真没劲,怎么和威廉一个样,哎!”伯爵夫人失望地抱着女儿,和她挤在一张椅子上,“德·拉文奈尔的事先对小骑士保密,我们说正事”。

    “什么正事?”

    “恩~是这样的,”伯爵夫人仰着头想了一会,“你哥到年纪了,有一门亲事,如此这般~”

    ……

    启明镇最后一晚的晚会上,也许是因为歌声,有可能是被大哭的罗兰感动,也可能是别的原因,格里菲斯感觉到强烈而异样的触动。
仿佛有人向他伸出手来,却飘渺而遥远。

    他站起身四处眺望,却什么都没有看到。这种怅然若失的恍惚就好像是自己的珍宝遗落在附近,却又不知道具体在何处。

    接着,他察觉到会场外不远处的街巷中有银色的闪光和动静,想去那里查看,但是极其强烈的危险预感阻止了他。冥冥之中,他有种感觉,只要去探索那里,一切就会改变,极恐怖的危险和未来就蛰伏在那片阴影中。

    他不敢大意,拉上大哭着几乎要满地打滚的罗兰一起前往。可是,当他来到那里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发现。

    两个负责外围警戒的哨兵离开了岗位,而且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格里菲斯警惕地请罗兰调查,但是这位勇者在现场转了转随便找了个理由把他打发走。

    从贝洛蒙遗迹回到拜耶兰的伯爵府以后,索尼娅被伯爵夫人叫去做了几天的隔离观察。据她说,近期会给越来越强大的格里菲斯准备一件圣器。

    因此,这段时间既不需要陪伯爵小姐出席晚宴和舞会也没有任务,除了功课和训练以外,格里菲斯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练习射击,或者和索伦秘书一起在图书室度过。

    这里的书架像拜耶兰海边的断崖一般高大,有各种专著和报告,最新的小说和诗集,出版社的编辑们每周五会把刚出版的新书送来。这里还有从世界各地汇集过来的情报。拜耶兰的探险家们从遥远的南方寄来报告,殷勤地向伯爵一家汇报他们在遥远密林和遗迹中的发现,请求一些资金支持,或者派拜耶兰大兵去痛打当地人。

    其中一份来自敖德萨领地的报告引起了格里菲斯的注意。

    根据伯爵领主管和指挥官的汇报,王国的北境出现了一位备受爱戴的圣女。她主要在敖德萨大区各地巡礼,也去过一段时间塞瓦斯托大区。

    她被称为安茹的少女,年纪约在16岁,是圣光的信徒,常常戴着兜帽,如冰山一角般显露出的美丽、高雅和圣洁让一切美好的言辞变得苍白,贵族和平民都爱戴她。圣女每到一地,当地的农户们就会蜂拥而入她停留的人家,把所有她摸过的东西都带回家珍藏起来。

    有关她的新闻突然涌现在当地报纸上,同时出现的还有北部边境城镇与兽人部族愈演愈烈的边境武装冲突。

    边地的居民追随安茹少女的旗帜,将不断袭扰的兽人驱逐出去。敖德萨的社交界和大街小巷都在传颂她的勇敢和神迹。

    边境地区,圣女?圣光教会不是已经废除圣女选拔制度了吗?兽人,怎么兽人又开始和我们冲突了?格里菲斯轻叩着桌面陷入思考。

    兽人的势力分布在北方和东方,呈弧形环绕着拜耶兰的国土。这是一个由成百上千个部族组成的神圣联盟,时而松散,时而团结,与拜耶兰进行着不间断的战争。

    格里菲斯在东线的战事便是与他们为敌。东线战事平息以后,他还没有听闻拜耶兰与兽人联盟爆发边境冲突,直到这份情报出现在面前。

    战斗的消息此前一直被小心隐瞒,UU看书 www.uukanshu.com却在这时和圣女一起冒了出来。巧合吗?

    经过瑞文事件,格里菲斯了解到圣光教廷改革后的新教规已经于1427年废除了圣女选拔制度。这次改革应该是各派力量协商后的结果,圣光教廷基于某些原因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退让。

    圣光教廷在敖德萨的势力很强,而且当地是一个比维罗纳独立性更强的大区,由敖德萨大公掌控。拜耶兰各界想必并不乐意看到这位圣女的消息。

    这个时候,邮差来到图书室,打断了他的思路,送来一叠信件。

    这是一份晋升命令和一封档案。

    “致预备突击中队长格里菲斯:

    “鉴于阁下在瑞文战斗中表现出的非凡勇气和卓越指挥才能,即日起,预备军司令部将阁下晋升为三级突击中队长,隶属关系不做调整。请于收到晋升命令后即刻向海因茨·威廉地区指挥阁下报告。

    “随信附上有关中队编制及人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