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1章 One Light

    1444年7月11日,上午九时许。围剿贝萨琉斯战斗中启明镇民兵阵亡烈士的葬礼在启明镇烈士公墓举行。

    这是一块地势较高的缓坡,白色的石碑一块接着一块的矗立在茵茵绿草之中。草坪修剪得非常整齐,清新的草叶味让人平静。杨树和枫树在远处发出沙沙的响声。

    绿草和林荫围绕的缓坡上,大理石堆砌的墙上刻着一个个名字。

    石墙的最上端雕刻着“启明英雄烈士墓”的文字。这里长眠着在建设和保卫启明镇的事业中牺牲的烈士。

    拳头与启明星的旗帜被降到一半,罗兰远远的从马上下来,缓步来到绿草环绕的英雄烈士墓前。士兵们向他致敬,请他主持葬礼。与贝萨琉斯的战斗中牺牲的22名炮兵,还有两个半路上因为运输事故不幸遇难的民夫将被埋葬在这里。

    格里菲斯和大家都来参加今天的葬礼,若是没有这些勇敢的战士,长眠地下的便是他自己。一名衣着朴素但是神情威严的军官站了出来,大声念诵英雄的姓名和生前的事迹。战死的士兵们大都牺牲于贝萨琉斯的魔法反击,许多人都没有找回遗体。

    索尼娅觉得自己的喉咙很干涉,说不出话来。牺牲的士兵和民夫她一个都不认识,却有种深切的悲哀和伤感,仿佛有人勒紧了她的喉咙。

    镇上的居民在上百人聚集在一旁,低声哀悼。没有悲伤的音乐也没有牧师、祭司的吟诵和祈祷。军号手吹响如泣如诉的号声,随着号声响起,致哀的人群也安静下来。

    罗兰的方阵兵派出了一个中队,穿着浆洗的干干净净的灰色军服。他们迈着庄严而缓慢的正步,举着长枪和火枪走来。随着号声停歇,士兵们跟随鼓点缓缓展开。

    长枪兵分为左右各两列,举起寒光闪闪的长枪在上方交错,另外两列举起火绳枪排成横队。

    军鼓慢敲,二十四匹马牵引着十二辆黑色的马车从枪林下慢慢驶过,每辆车上都安放着两口简单的棺木。在庄严而缓慢的鼓声中,马蹄敲打着石板的路。悲哀而饱含敬意、钦佩和感动的心情在人们心中涌动。没有比这一切更能体现出哀悼和悲切,庄重的气氛的几乎让人窒息。

    随着棺木被缓缓放下墓穴,一个军官呼道:

    “举枪,放!”

    列队的火绳枪士兵同时举枪对空击发,密集的枪声和白色的烟雾在草地的上方萦绕。格里菲斯摘下头盔,拉纳拔出佩剑,向下葬的士兵致敬。

    四周一片寂静,在寂静中,司号兵将熄灯号缓缓吹响,随着24个音节缓缓奏出,在场的女孩们都哭泣起来。

    仪式很简短,棺材开始覆土,在场的士兵列队离开。罗兰一脸肃穆的站在一旁,注视着自己的士兵,发出轻轻的叹息。

    “战死者是罗兰骑士的好朋友吗?”菲欧娜擦着眼泪问道。

    “不是,都是普通的民兵和军士。”拉纳低声说道。

    “啊,为什么?”菲欧娜几乎是下意识的问道。这样庄重的仪式,由领主和领主的高贵客人们参加,怎么会不是高贵的人物或好友呢?

    格里菲斯看了她一眼,但是很快发现没有必要解释。因为故事里浪漫的骑士成了秃顶的大叔而理想幻灭,一直在生闷气,从见面开始就在讽刺罗兰的菲欧娜不啃声了。

    维罗纳的战役胜利后,她和大家一起匆匆离开了。她确定,家族和官方会妥善处理好这些士兵,会按照约定支付奖金,会收敛战死者,会照顾他们的家人。

    此刻,她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

    “贝萨琉斯曾经是一位正直而智慧的精灵净化者。但是他在变异的污染扩散之初便已经被别的存在占据,意识早已消亡。你们在地下遭遇并且与之战斗的,便是沉睡于地下的存在。

    “你们刚来沼地的时候看到了那扭曲的气息,变异的野兽来自地下古老的神秘生物。你们前往遗迹以后,我从变异生物的残骸中发现了一线线索,还试图到遗迹找回你们。但是,当我抵达的时候,入口已经塌陷。

    “我向帝涅菲斯求助,得到了强大的占卜协助,便预先布置了伏兵接应你们。那时起,我就已经在策划对抗他们。”

    罗兰骑士对回到启明镇的考察小队说道。他望着窗外,手边的桌上摆放着贝萨琉斯的战刃、骰子和遗留的非凡特性。

    大家沉默地看着他,突然,嘉拉迪雅站了起来:“罗兰骑士,我的族人没有派人来接应吗?我表姐呢?”

    “她来是来了,不过和我吵了一架,就回去了,”罗兰耸耸肩膀,“不过,就算没有我和她出手,也会有更厉害的强者支援你们。”

    索尼娅问道:“地下的梦境之主到底是什么?邪神吗?”

    “嚯,小姑娘,你还是别知道为好,好奇心最容易触碰邪恶的触手,而且,邪恶阴谋无穷无尽,知道又能如何呢?”罗兰说道,“这是常有的事。在过去的十几年中,这是常有的事。”

    启明镇的领袖站起身来,为大家敞开大门:

    “一个勇者接着一个勇者,周而复始的冒险清洗罪恶的尝试会成功吗?

    “每一个勇者的故事有何不同?神秘永存,滋生邪恶的土壤可曾改变?我早就厌倦了一个接着一个消灭它们的工作。

    “来吧,年轻的朋友们,我带你们参观一下。”

    大家跟着罗兰穿过小树林。菊红色的黄昏下,远处的河流边灯火通明,仿佛落在地上的星河。高大的烟囱时不时向着渐渐落下的阴暗天幕喷出一束火星,像是节日里的烟火。嘶哑而单调的蒸汽鸣响,巨大的吊斗和杠杆在嗥叫,还有绞盘发出时断时续的尖利声响。

    叮叮当当的敲打巨响和锯木头的吱吱声此起彼伏。

    黄昏下有一头巨兽正在苏醒,它巨大的身躯匍匐在山丘与河流之间,用钢铁的肺部吞吐云雾。

    格里菲斯的眼神中闪过惊疑和敬佩,他转头看,发现所有人都被从未见过的景象折服,无声地注视着这头可怕的由金属、木材、煤炭、砖石和奇怪构件组成的怪兽。。

    “很美,是吧?”罗兰微笑道,“这就是,

    “我的选择。”

    “这是您对抗邪恶的力量,是吗?”索尼娅倾佩的说道,“感谢您的慷慨,我们会严守这一切的秘密。”

    “严守秘密?不,小姑娘,不用的,”罗兰笑道,“我已将秘密扩散出去,很快,整个世界将会被这份力量所折服和渗透,然后不可逆转的沉醉其中。文明最终都会因此获益。”

    在众人的注视中,罗兰转过身:

    “这就是我,罗兰的勇者之道。

    “我终究只是人类之躯,当朋友和战友们离我而去,时过境迁,我迟早会奈何不了永远杀不完的魔王,

    “但是,我真正的传承将会放下甲胄和旌旗,离开辉煌的圣殿,穿起布衣到世间去。

    “看吧,诸位,

    “到那个时候,尘世就是我们的圣殿,而圣殿将成为魔王徒子徒孙的囚笼。”

    ……

    据镇上的人说,图兰沼泽奇怪的变异气息正在消散。它们像是受到惊吓的动物一样,悄悄躲回幽深的地底。

    为了庆祝战斗的胜利,镇上将为参战的民兵们举办一场晚会。大家要为牺牲的士兵哀悼,但是活着的人还要鼓起勇气,找回快乐。

    霍蒙沃茨的三个女孩很坚决的要为大家献上一首歌曲。
虽然这里没有合适的首饰打扮,但是换上白色的长裙戴上花环的她们这让启民镇的大伙都很开心。

    格里菲斯和罗兰坐在一起。骑士看着上台的少女们,轻声点评了一句:“不错,但是要穿格子裙才好。”

    “格子裙?”格里菲斯惊讶地问道。

    罗兰接着说:“对,在膝盖上至少十公分的短裙。颜色要鲜艳,搭配白衬衫和同色系格纹领带那就更好了。”

    啧,你这粗胚!格里菲斯在心里惊叹道。怎么能让嘉拉迪雅穿那么短的裙子站在台上,除非台下只有我一个人!

    罗兰接着说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点评,什么每个人的发型要不同啊,惯用语不同,气场和人设什么的,就好像他很懂一样。他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听起来非常挑剔,但是他的眼睛闪闪发光,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开心极了。格里菲斯按了按头,安全不知道如何接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女孩们开始了。菲欧娜首先站出来,对台下的观众们说道:“我们把这首歌——《One Light》献给罗兰骑士和启民镇的英雄们。”

    罗兰在台下泰然自若的点点头,还嘀嘀咕咕地点评了两句说这歌名不错什么什么的。但是,当歌声响起,他突然失去了言语。

    “与你相遇的,这份心灵独一无二,

    “它绝非一个错误,

    “因为我们都怀抱着同一个梦,

    “思索着我们分歧的道路,

    “将被遗弃的憧憬再次举起,

    “在荒野中前进!”

    这本是留给霍蒙沃茨寒霜节庆的新歌。一向担当中音的菲欧娜仿佛切换了人格,不再是伯爵小姐,而是一位在冒险中跋涉的勇士。她的歌声动人而有力,甚至压住了嘉拉迪雅的高音,释放不羁的野性。

    “那微笑也好,那泪水也好,

    “高举那圣洁的,

    “那无名的我和你的旗帜,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在仍看不到尽头,不断延续的这道路彼方,

    “那唯一的一束光芒!

    “早已在数千心灵中闪耀。

    “仰望着天空,坚信着

    “那在东边高高闪烁的启明星——”

    这首歌似乎就是为罗兰谱写的一般。格里菲斯失神了,他仿佛看到了罗兰过去的身影,为他的理想共鸣。

    “你轻声地叹息。

    “封闭的夜晚,就像是不被诱惑一般,

    “哪怕胸口刺痛无比,我也要迈步向前——”

    少女们的歌声时而高昂,时而美妙婉转,透彻心灵让所有人陶醉。

    当格里菲斯望向无言的罗兰的时候,发现他的表情先是一阵阵的震惊,混合着迷梦一般的茫然,继而是近乎癫狂的狂喜和感动,甚至想要跪下来。

    他仰头望着看不到尽头,不断延续的星空彼方,笑容无比满足。

    泪水在人到中年的骑士眼眶里打穿。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念念叨叨的罗兰捂着脸,在格里菲斯身边发出无法抑制的哭泣声:

    “还我K团。”

    ……

    晚会的气氛在歌声中达到了最。甚至连远处放哨的士兵都被深深吸引,片刻都不能移开视线。

    他们背着火枪和长枪,呆呆地站在那里。直到一曲结束,他们才发现身边出现了一个裹在罩袍里的女孩。

    她全身上下都被淡蓝色的衣袍遮掩,兜帽下只露出柔顺的金发和精致的嘴角和小巧的鼻梁。仅仅是这样,站岗的士兵们也认定罩袍下一定是位美貌惊人的少女。

    女孩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边,再往前一步便是晚会的会场。虽然这里并不禁止居民围观,但是在那以前也需要好好的核实身份才行。

    “停步,”一名士兵说道,“请出示你的身份证明。”

    他的态度很温和,毕竟,一位可爱的少女,能有什么危险呢?

    “我只是在这里远远的看一看,可以吗?”少女甜美的声音问道。

    士兵们立刻就没来由的内疚起来,UU看书 www.uukanshu.com为自己妨碍了她的感到万分惭愧和惶恐。他们惊慌地退了下去,不敢再给她舔一点麻烦。

    她就这样远远地望着前方,没有去注意台上动听的歌声和美丽的女孩们,而是在台下的人群中搜寻。终于,她欣喜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激动地踮起脚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

    “铛——!”

    她的身后传来一声金属撞击,仿佛雷霆叩响在心灵上一般直击灵魂。冰蓝色的剑刃锋锐的要灼伤眼睛,闪电般的光芒在黑暗中一闪而过,随即隐匿于剑鞘之中。

    少女仿佛触电一般转过身来,注视着背后街巷中的阴影。

    “你是谁?”

    持剑人听到了她的问题,从黑暗中现身。他的气势非凡,魅力让人无法抵挡却充斥着高傲而残酷的意味:“西迪厄斯·维兰诺伊,序列5守秘人与星界骑士。

    “尽快去死吧,小姑娘。再流连人世的话,可就连求死都办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