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0章 罗兰想要平静的生活

    贝萨琉斯回答:“代价?把罗兰给我引来就行,这不算一个糟糕的代价吧。如果你不答应,那就要死在这里。”

    格里菲斯从地上坐了起来,沉默了一会:“听起来我好像没有什么可选的。”

    “没错,不同意便是死,”贝萨琉斯喝道,“那你接受我的条件喽?”

    听到这话,格里菲斯仰起头:“不,我拒绝。”

    这简单的话语让贝萨琉斯愣了一会,然后暴跳如雷。

    “愚昧的虫子,我要把你的肉一片片切下来煎熟。”它亮出炙热的火刃,一脚迈入河水中,惊人的热度在格里菲斯的脸上舔舐,哪怕是间隔一条小河的距离都留下烧灼的伤势。

    “原因有三,”格里菲斯看着迫近的怪物淡然说道,“其一,我不相信你说的是真话。

    “其二,这不是我的真身。

    “其三,我刚才趴地上的时候听到,我的援军来了。”

    格里菲斯话音刚落,贝萨琉斯就用火刃斩去。被击中的格里菲斯瞬间灰飞烟灭,但是更远的地方也显露出他真正的身影。

    贝萨琉斯正要追击,草地上突然出现了一名闪电般飞驰的骑士。他被金色的光芒包裹,快如迅影地一掠而过,抓住逃窜中的格里菲斯扔上马背,调头就向后方跑去。

    “罗兰?”贝萨琉斯一开始还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它很快陷入了狂喜之中,“哈哈哈!真是地狱无门你来投!我要把你撕成碎片!”

    它狂呼酣战,以惊人的速度和紧紧追赶,一路上还招来流星火雨,想要截断罗兰他们的退路。

    “你怎么来得这么快?他的目标是你,罗兰骑士!”格里菲斯气喘吁吁地看着紧追不舍的怪物,“他想要以我为诱饵,把你引出来杀死!”

    “我也一样!”策马狂奔的罗兰回望了他一眼,“我也一样,格里菲斯!”

    他们疾驰了一段,来到一片马蹄状的丘陵中。眼看着贝萨琉斯越追越近罗兰抓住格里菲斯往地上一滚,掏出一个勺子用力吹响。

    四面立刻传来闷雷般的巨响。紧随他们追来的贝萨琉斯高大的身体突然抖动了一下。密集的黑色铅丸呼啸而过,正面轰击在它魁梧的身躯上。

    它蹒跚着停下脚步,不可思议地瞪着自己的胸前。在那比金属还要坚硬的胸膛上,赫然出现了许许多多凹陷的大洞。

    连绵的巨响次第响起,疾风骤雨般的霰弹从四面八方覆盖过来,在贝萨琉斯的身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密集声响。恶魔抽搐起来,狰狞的大嘴里流淌出墨绿色的液体。包裹在蹄子、犄角和手腕上的火焰都变得黯淡。

    在它的前方约两百米的位置,赫然出现了12门环状分散布置的黑沉火炮。炮架旁还丢弃着隐蔽用的树枝和稻草,弹药箱整齐码放成堆。

    头戴草帽,披着草衣的军官们向着身边的炮位下令:

    “可靠的同志继续发言,霰弹齐射!”

    炮位旁的嘉拉迪雅和索尼娅紧张的大声阻止:“等等,格里菲斯和罗兰骑士还在那里!”

    “不碍事的,他们趴着就行,”军官说道,“罗兰骑士说了卧倒以后被命中的几率只有,不到百分之三!”

    “啪!”一片霰弹把奔跑的战马打的粉碎。

    贝萨琉斯高大的身形就是最好的目标,它闪闪发光地出现在视线毫无阻拦的空地上上,根本没有遮蔽的掩体,立刻陷入了四面八方的弹雨之中。

    连绵的炮击发出翻滚的怒吼,将一波又一波的铅弹向贝萨琉斯泼去。它在前方张开巨大的能量盾,弹丸轰击在上面激起阵阵赤红色的涟漪,无法破盾而入。

    密集的炮轰发出地动山摇的震颤,格里菲斯埋头躲在一个土堆下面,看着密密麻麻的铅弹从头顶呼啸而过。他开始拼命挖坑,好让自己藏得更深一些。

    “好硬的护盾,卡特应该会上实心弹,”罗兰注视着炮击的战果,摸了摸腰间的武器,转身对格里菲斯说道,“它的护盾不是无止尽的。我的步兵也会展开,从各方面包围。等到它的护盾被充分消耗以后,我来了结他。”

    启民镇的民兵中立刻挥动旗帜,上百名手持火枪的士兵分成好几个分队,在军官和军士的带领下向着两侧迂回。

    炮兵们飞快刷洗炮管,取出沉重的炮弹装进炮膛。与此同时,遭到连续轰击的贝萨琉斯行动起来,向炮兵阵地发动冲锋。

    它沉重的身躯践踏大地,发出让人心惊胆战的巨响。就在这时,一颗硕大的铁球凌空飞了过来,正朝着它的前方。

    铁球看起来速度不快,甚至给人一种可以用棍子把它打落下来的感觉。但是,当这枚炮弹轰击在红色的护盾上时,贝萨琉斯也一起颤抖了起来。

    坚固的护盾如同玻璃一般片片破碎,化作晶莹的粉尘散去。紧接着,更多的铁球和霰弹迎头扫来,在贝萨琉斯的身躯上掀起腥风血雨。

    “低贱的虫子!竟然冒犯我的威严,简直是自寻死路。”

    贝萨琉斯疯狂地召唤陨石,恐怖的火雨转眼将两个炮位覆盖,掀起一连串的爆炸。但是,它的身躯也惨遭重创,甚至连那枚邪意的水晶都被一颗铅弹命中,发出惊人的巨响。

    甚至,在它的附近几十米的位置出现了细细的灰线。一排排的火枪手呈分散队形向它一轮轮射击。

    密不透风的攻击一直打到整个丘陵都被硝烟笼罩,启明镇的民兵才停下手来。

    ……

    势不可挡的贝萨琉斯已经成了一堆七零八落的烂肉。它坚固的身躯在反复的炮击和齐射中断成好几截。人形的上半身也只剩下一般。
它用剩下的手臂扒拉着泥土,拖着千疮百孔的身体想要逃走。

    这时,一个高大威武的身影出现在它面前。

    贝萨琉斯惊恐地看了一眼,但是黑血模糊了视野,让它看不清楚:“你,你是谁?”

    罗兰平静地注视着遍体鳞伤的上位精灵:

    “我的名字叫罗兰·西塞尔,41岁。领地在图兰沼泽东南的启明镇一带,已婚离异。我的领地是不值一提的小地方,每天都要照料农场、高炉和矿场的琐事才能回家。我不抽烟,酒仅止于浅尝。晚上11点睡,每天要睡足8个小时。睡前,我一定喝一杯温牛奶,然后做20分钟的柔软操,上了床马上熟睡。一觉到天亮,决不把疲劳和压力留到第二天。医生都说我很正常。”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贝萨琉斯一开始还只是迷惑,渐渐地,他的脸上显露出了仿佛撞见末日般的惊恐:“你……你在说什么?原来你是……!”

    罗兰的表情温和而满意:

    “我只是要说,我这个人别无奢求,只希望能够心情很平静地料理农场、发展工业。胜负、输赢,是我最不喜欢和人计较的。因为,那只会为自己弄来麻烦和敌人。

    “我就是这么知足的人,这也是我的人生观。当然,若一定要动手的话,我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也就是说,如果出现了妨碍我平静生活的麻烦和敌人,在对方开口前……就会碰到这个。”

    罗兰拔出一把与断罪相仿的燧发枪,但是更粗更大,两支枪管并联在一起。

    贝萨琉斯像筛糠一样抖了起来,“难道,这是真的,等等,等等等,我们是一样的,你早就知道了!”

    “不然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贝萨琉斯,”罗兰的火枪已经指向了贝萨琉斯的脑袋,“我本也不打算来寻找你,但是你这么真心诚意地送上门来,那我就大发慈悲地成全你。”

    “不啊!等等等,你杀了我能改变什么?和那些东西作对有什么希望!”贝萨琉斯哀嚎起来,“就凭你那一点点军队,不成气候的工业,难道能改变什么吗?那么强大的力量都失败了,我们这样卑微的小人物还能改变什么!?”

    “罗兰大人!”贝萨琉斯鼻涕眼泪流了一嘴,哭喊着去抓罗兰的大腿,“那些东西已经注意到了这里,你和你的军队是没有希望的,等待你们的只有毁灭,投降吧!和我一起,享受永恒的生命,无上的殊荣,这难道不好吗!”

    “这就是你的回答了,贝萨琉斯。”罗兰冷漠地说道,向他扣动扳机。

    两发普通的铅弹打穿了贝萨琉斯的脑壳,打的他脑浆四溅。但是这个强横的生物一时未死,反倒剧烈挣扎起来。

    “你这榆木脑袋是被打了钢印啊!”堕落精灵嚎叫着,“主人们可以消除这该死的东西,真的,真——的!”

    曾经的勇者,现在的启明镇的领导者就在贝萨琉斯的面前重新装填。这一次,他装入了两枚精金弹。这一次,他瞄准的是那块红色的晶体。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你这个蠢货啊!”贝萨琉斯歇斯底里地狂呼,“这个世界由神秘主宰!就算祂沉睡了,你的工业、你的图谋也等不到成就的那一天就会灰飞烟灭,神的力量深不可测,祂留下的仆从如烟似海,可以轻易的抹杀你,抹杀你的事业,抹杀你的记录。

    “你的挣扎注定失败,罗兰!你和你的女人,军队会被注视,然后死亡!

    “无论多少个勇者反抗他们,都没用的,混蛋啊!把你的枪拿开,你们的反抗只会无意义的流血,不要用那东西对着我啊!”

    “最后告诉你吧,贝萨琉斯,”罗兰的目光坚定而执着,“我并非要以一己之力改变什么,但是我的故事,我的事业将被传承,就算我被毁灭,那些东西将会发现火种已被点燃,时代的车轮将以不可阻挡的趋势回到正确的轨道。那些东西和你一样不会懂的,毁灭它们统治的不是一两个英雄,让它们在沉睡中等待天翻地覆的时代吧。

    “多说无益,”罗兰一脚踢开屁滚尿流的堕落精灵,“贝萨琉斯,原名不可考据,我代表文明、代表同志们,判处你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