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8章 我要烧死你们!

    眼前的贝萨琉斯魁梧怪异的身躯看起来比之前更加强悍威猛,背生蝠翼的姿态如同深渊的恶魔一般。格里菲斯只有在恐怖的画册和小说里才接触过这样狰狞的形象。

    唯一不变的是嵌入他胸膛的那枚红色晶体。这突兀的物件滋生出来的黑色魔纹已经蔓延到了他的全身,甚至还有活物般蠕动扭曲的迹象。魔纹的勾勒的图案甚至有些像是眼睛和面容,给人一种这才是贝萨琉斯本体的极其诡异的感觉。

    当他步步逼近的时候,青铜般的强悍上钻出白骨并且迅速凝结成块,在他的身体外面形成一层厚重的骨铠。

    这邪恶又强大的外形让格里菲斯看得心里直打鼓。他向转移中的精灵望了一眼,发现她还没有抵达预定的位置,必须先拖延一点时间。

    从之前的战斗经验来看,抛弃了精灵外形的贝萨琉斯以高杀伤高机动的近战为主,施法和远程攻击手段几乎没有。在覆盖了厚重的骨铠之后,他的防御力一定大幅度提升,但是速度想必也会相应削弱。

    这里是开阔地域,你竟然放弃了巫师的形态来和我们近战,哼,只要嘉拉迪雅发起攻击……格里菲斯思考了一下,决定先说点什么。

    “贝萨琉斯阁下,请问异端一说从何说起?”格里菲斯随口问了一个关心的问题。

    “我被囚禁了一万年,有关自由岁月的最后记忆还是一对狗男女在打情骂俏,最痛恨的就是那些叽叽歪歪没完没了的情侣,”贝萨琉斯竟然回答了他,而且愤怒的难以名状。他指着格里菲斯的鼻子破口大骂,“我要烧死你们!”

    啊,这,难道他还听到了我和嘉拉迪雅的对话不成……格里菲斯一时间无言以对。

    贝萨琉斯举起右手高声吟唱。他的手臂立刻被烈焰包裹,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球。

    “火焰构型6,聚形,投掷。火焰冲击。”

    这个状态下的贝萨琉斯竟然还能施法!格里菲斯大吃一惊,立刻钻进了一旁的树丛,左转右转从视野中消失。

    “蛆虫,你逃不出我的手掌,”贝萨琉斯迈开大步向前,“我要把你的骨头一根根抽出来,和剩下的皮囊一起做成鼓。”

    咆哮的话音刚落,火球落地的冲击波就汹涌袭来。

    “轰!”

    爆炸让整个森林都为之晃动了一下。大片树林在火焰冲击下烧成焦炭,爆燃的冲击波把拼命逃窜的格里菲斯也掀飞了出来。他全身冒烟,头发还被烧焦了一撮,急忙抓起暗血斗篷就地一滚,消失在视野之中。

    突然丢失了目标的堕落精灵更加愤怒,他一边追击,一边大声吟唱着范围攻击的魔咒,准备对整片区域发起攻击。

    就在这时,一股极其危险的预感突然将他锁住。

    一支光芒环绕的箭矢如流星般急速坠下,正好拦截在贝萨琉斯行动的路线上。堕落精灵措手不及,肩膀和后背多处中箭。一支破甲箭甚至凿穿了他大腿上厚实的骨质,深深刺入肌肉中。

    这一箭将冲锋中的怪物都射的一个趔趄。贝萨琉斯刚要发出一声怒吼,第二、第三支箭就已经钉在了他的手臂和肩窝上。

    嘉拉迪雅高挑优雅的身影出现在远处的山脊上,从右前方居高临下向着暴露在岸边空地的敌人射出一连串箭矢。在非凡能力的加持下,她的射速极快,除了最开始的三箭之外,之后的每一箭都在空中一分为三,其中两支皆是逼真的幻象。这些幻象如同暴风骤雨般让人胆寒,既增加了敌人闪避的难度,也让她本人在射击移动目标时能够更有效地修正弹道。

    密集的射击甚至连成一条长鞭,发出凄厉的呼啸声将贝萨琉斯紧紧缠住。

    遭到连射狙击的贝萨琉斯立刻意识到了巨大的威胁。他坚固的骨甲在密集的攒射下甚至都开始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纹,如果放任下去,犀利的箭矢必定会深入进去造成更大的创伤。

    他抬手一扬,仿佛在和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打招呼一样,口中却在吟唱邪恶的咒语。

    “在流星火雨的攻击下灰飞烟灭吧!”

    山脊上的嘉拉迪雅立刻就察觉自己被一团阴云笼罩,刚刚还阳光灿烂的天空被涌动的黑暗遮蔽。在她的头顶上方,强大的力量撕裂了空间,破开漆黑的巨大缝隙。那缝隙中本来像是虚空一般黑暗,突然便有一团赤红的火球从里面喷射而出。

    巨大的陨石被烈焰包裹,向着嘉拉迪雅的位置覆盖下来。

    吹拂在山岗上的夏风突然加剧,如同漩涡一般围着精灵小姐旋转。她的身形变得更加轻盈灵巧,甚至像涟漪中的倒影一般模糊起来。

    “轰!”铺天盖地的陨石雨在山岗上轰鸣扫荡,夹带着要将一切事物都予以粉碎烧尽的威势。

    嘉拉迪雅在非凡能力“风行”的庇护下,急速穿越火墙一般坠下的陨石雨远远躲开。她甚至在这风一般的移动中还勉强射出几箭,向着山坡下的堕落精灵进行坚决反击然后才隐蔽起来。

    贝萨琉斯被一箭射中额头,差点就被射瞎眼睛。他发出怒吼,向着山上扑来。

    “我要撕了你们这对无耻野猫!”

    他刚冲出几步便察觉一阵险恶的寒意,身后也闪现出格里菲斯和一头恐怖的山怪幻影。准骑士扯下斗篷,从隐匿中现身,手持一把寒冰凝结的投枪,在山怪之力的加持下向堕落精灵全力掷出。

    这一发冰枪凿穿了贝萨琉斯背上的骨质,溅开一大片碎骨,深深扎进厚实的肌肉然后崩碎。格里菲斯毫不犹豫地拔出“剔骨”匕首逼近,对着缝隙中暴露的血肉挑去。

    “哇啊!”贝萨琉斯惨叫一声。被匕首切开的背脊处鲜血像止不住一般喷溅而出,甚至还出现了严重的冻伤。

    他强大的本应迅速止血,但是在封印物的威能下竟然出现了无法愈合的惨烈伤势。

    堕落精灵在狂怒中转身打去。他的碧火战刃先是切开了一层冰盾,接着撞上胸甲撕裂一条大口,把格里菲斯打飞出去。

    尽管有着冰甲和胸甲的阻隔,但是格里菲斯还是被这一击打的全身一窒。身上的内脏和骨头多处破碎。

    好强的力量!他能够施法,近战的威力怎么还如此强悍?格里菲斯感觉自己像是被拜耶兰的城墙撞击一般,痛的喘不过气来。

    胸甲上镶嵌的魔法绿玛瑙和黄水晶开始发挥作用,这些宝石都是精选的珍品,具有调和与恢复的特效,可以加速他的伤势愈合。

    一击得手的贝萨琉斯立刻就要补上一发火球。但是,当他抬手施法时,极寒却像是豺狼一般开始撕咬他的心智,让他难以击中心神。

    格里菲斯的“寒冰撕咬”在刚才的攻击中被触发了。在寒冰撕咬的加持下,他的攻击除了对敌造成冻伤和减速以外,还有一定几率以寒冷创伤目标的心神,造成短时间无法施法或施展能力的负面效果。

    这突如其来的负面效果打乱了贝萨琉斯的节奏,他的身体都有几分生涩,注视格里菲斯的眼神更多了几分忌惮。

    他立刻改以近战追击。正当他举起战刃准备追击,一支利箭就从后方扎进了他的胳膊。
嘉拉迪雅再次占据了有利位置开始狙击他。

    强大的贝萨琉斯陷入到了进退为难的危机之中。他的实力虽强,却处于格里菲斯和嘉拉迪雅的前后夹击之中,一方面被近战牵制,受到流血和冻伤的负面效果牵制,一方面还要遭到远程的狙击。

    遭到前后夹击的贝萨琉斯稍一思考,当即舍弃了面前的猎物,转身就要去追击威胁更大的嘉拉迪雅,甚至不惜将后背暴露出来,以强悍的身体硬顶格里菲斯的攻击。

    但是,他刚一转身,一股滔天的威严气势在他的身后聚集,甚至让他下意识地想要忏悔自己的罪过。

    格里菲斯拔出断罪,打开击锤,装入丝绸腰包,将一颗金光闪闪的弹丸捅入枪管,如同白桦树一般笔挺地站立。他的姿态优雅而庄重,仿佛不是在和敌人进行殊死的搏斗,而是在枪决罪犯和恶徒。

    他侧身而立将燧发枪举起,在匆忙转身的贝萨琉斯面前压下枪口。巨大而恐怖的敌人正在挥动战刃转身袭来,随时可能将他一刀斩做两段,但是格里菲斯对眼前的死亡危险无动于衷,如精密冰冷的金属般严丝合缝地执行枪决。

    这一幕就如同两个具装甲骑在山壁和万丈深渊包夹的悬崖上面对面高速冲刺,结果将是彼此都被对方犀利的骑枪捅穿。但是,直面死亡时却极少有人能够执行最冷酷的策略,下意识地就想要从寒光闪闪的骑枪下躲闪退避,结果就是躲闪的一方坠下万丈深渊。

    战刃呼啸斩来,致命的气息也在枪口流淌。持枪的准骑士对斩来的利刃看都不看,一心要将枪管中可怕的弹丸射进自己的脑子里去。

    让人不敢仰视的威严气势在宣泄,空中出现了断罪塔上接连敲响的丧钟的幻影。贝萨琉斯注视着黑洞洞的枪口,狰狞的双眼被惊骇和恐惧充斥,竟然颤抖起来,直面决死的一击。

    他退缩了。

    他胆怯了。

    胜负已分,懦夫!格里菲斯充分认知了断罪的威能,意识到这把封印物唯有被勇士执掌才能发挥真正的威力。

    山顶上的嘉拉迪雅都被下方惊人的威压吸引,忍不住注视着决斗的双方。她甚至隐隐有一丝预感,格里菲斯已经胜利了。

    粉碎吧!

    格里菲斯扣动扳机,枪口喷射出火焰、烟雾和势不可挡的精金弹丸。强大的变异超凡者在他的攻击下仓惶躲闪,连碧火环绕的战刃都被惊恐地丢弃了。

    “呯!”

    巨响在河岸边回响,广阔的森林都被这一枪之威所慑服,瞬间安静下来。

    待到白烟散尽,格里菲斯手持燧发枪注视前方。贝萨琉斯正惊恐地双手抱头侧身半跪在地,恶魔般的瞳孔和身躯在惊慌中颤抖。

    在他丑陋的大脑袋不远处,山坡上有一个冒烟的小洞,洞口附近的小草都已经枯萎凋零,灌木也极度破败。

    极其安静的沉默。

    贝萨琉斯惊恐地摸了摸头,等待着恐怖的伤害和剧痛降临。时间的流速似乎被放慢了,等待命运裁决的过程堪比油锅的煎熬。他看见准骑士傲慢的像一位国王,缓缓从身边走过,冰冷决绝的视线甚至让他不敢仰视。

    格里菲斯不紧不慢地来到堕落精灵身边,收起火枪,俯下身子,从草地上抠出一颗深深嵌入泥土已经变形的金色弹丸,冷彻地看了恶魔般的敌人一眼,拔腿就跑……

    什么?什么情况?

    贝萨琉斯花了一点时间才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格里菲斯打偏了!他的气势完全压倒了对面,然后在面对面不足五米的距离上一枪打偏了!

    他甚至还查看了一会状况,然后假装胜券在握地走到敌人身边,挖出200银郎一颗的精金弹丸,然后像兔子一样逃走了。

    ……

    山羊犄角上怒焰滚滚,双蹄践踏大地发出震耳欲聋的地裂声。狂怒的贝萨琉斯一路碾压,向着逃窜的格里菲斯扑了过去。

    他们在森林中穿行,树木和河流被怒焰炙烤的,水面都沸腾起来。

    格里菲斯跳进河里,UU看书 www.uukanshu.com贝萨琉斯就向河里丢下炙热的火球,将河水煮熟。

    格里菲斯窜上河岸的树丛,贝萨琉斯又召来从天而降的陨石,将整片整片的树林和灌木夷为平地。

    准骑士化成蝙蝠躲闪,一路抛下具有迟缓效果的药剂,但是贝萨琉斯完全视若无睹。只要他一暴露在视野中,背后立刻就会掷来巨石和树干。

    一开始,嘉拉迪雅还能在附近用狙击来支援他,但是贝萨琉斯完全无视精灵的威胁,一心一意毫不动摇地要先打死格里菲斯。

    堕落精灵的蹄子被火焰包裹,所到之处全部化为荒芜和灰烬。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连嘉拉迪雅魔眼催生的植物陷阱也困不住他。

    格里菲斯像被猎狗追击的兔子一样,被撵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慌不择路的在森林中逃窜。

    双方在追击和逃亡中度过了整个白天。到了黄昏的时候,格里菲斯终于瞅准一个机会再次化成蝙蝠拉开距离,几次转向之后和嘉拉迪雅汇合,暂时把狂怒的贝萨琉斯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