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7章 异端!审判!火刑!烧死!

    铅弹在近距离命中疑似多蒙之子的怪物,但是在光滑僵硬的外露颅骨上发生了弹跳,“啪”的一声嵌入了旁边的的墙壁上。

    格里菲斯只看到眼前一闪,怪物急速俯下,后腿一弹,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高速扑来。格里菲斯慌忙用先锋盾格挡。他先是听到了“呯”的一声巨响,最外层的冰盾碎裂开来,本来就已经破损的盾牌缝隙处被撕裂了一个大洞。怪物分叉的利爪如刀刃一般破开缝隙,甚至插进了盾牌后的手甲。

    怪物的身后同时竖起了一条一节节骨头相连组成的长尾,末端有着投枪形状的尖锐骨刺。骨刺在它的身后扬起对着格挡中的格里菲斯一扫。

    由稀有合金锻造的先锋盾完全丧失了防御能力。格里菲斯甚至失去了重心,向后跌倒在祭坛的墙边。不等他稳住脚步,那条骨尾已经如原始而疯狂的标枪一般迎面刺来。

    这一击直接刺穿了格里菲斯的身体,却没有出现惨叫和喷血。本应被钉在墙上的准骑士破碎成一团飞舞的血色蝙蝠向天空窜去。

    在不远处的广场上,拉纳他们正在和三首魔龙交战。被当作肉盾的缝合怪已经在交错的魔法吐息下成了一堆焦黑冒烟的碎肉,整个广场上都被冰层或火焰淹没。

    魔龙已经被劈开了右边的头颅,嘉拉迪雅抓住机会一箭射穿脖颈,可怕的三头怪物当场变成了双头。索尼娅和菲欧娜都退到了后方支援。她们三人用魔法和弓箭攻击,并且随时都有至少一只青蛙在大家脚边跳来跳去。

    已经晋升为恐怖骑士的拉纳动作快如迅影,手持等身巨剑围着魔龙旋转斩杀。他的身体被烟雾状的黑气环绕,手持巨剑,以另一只手和双腿并用,像是野兽一般快速奔袭。

    这里的战斗完全是两头野兽在互相撕咬。只剩两颗脑袋的魔龙发出尖锐的吼叫,疯狂攻击。它的尖牙和魔法撕裂了拉纳的盔甲和血肉,但是后者毫不在意,力量、速度和气势甚至还有提升的趋势。

    这便是恐怖骑士的特性,无惧恐怖和痛苦,甚至可以从战斗的杀伤中汲取力量,无论这伤害是来自敌人还是自己,他们都能变得更加强大。诚然,这个过程会对恐怖骑士造成巨大的损伤,但是由此给敌人带来的伤害也会愈发惊人。

    刚刚突破的拉纳在魔龙的致命魔法攻击下肆意穿行,一剑斩入魔龙的长颈,奋力搅动起来。他还觉得不过瘾,向着伤口处一口咬去,大口吞食血肉。

    遭到重创的神话生物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嘶鸣。它喷出的火浪在地上如墙而进,却无法将恐怖骑士烧死,强大的变形术也被黑气阻隔,只能丢给威胁并不大的其他人。

    鲜血从拉纳的盔甲向外喷溅出来,触目惊心的场面让远处的菲欧娜看的心惊胆战。但是拉纳本人却不以为意,他一边厮杀,一边从魔龙磨损的伤口处啃食血肉,全身的伤口和破损的盔甲都在被这些血肉的能量治愈,气息也变得更加扭曲和狂暴。

    这惊人的以战养战的模式竟然压制住了至少高出一个位阶的三首魔龙。哪怕是强大的神话生物,在面对高速高伤害还能拖能耗的敌人时都陷入了一筹莫展的困境。

    “撤退!”化成蝙蝠的格里菲斯落地显出原形,将远古石板往索尼娅的手中一抛,“我们想法离开这里。”

    话音未落,身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物体轰然砸落在地上,连地面都晃动起来。格里菲斯定睛一看,只见三首魔龙最后的头颅已经被摘下扔在地上,断裂的脖颈处,伤口的断面凹凸不平,就像是被獠牙啃食撕扯下来的一样。

    三首魔龙无头的庞大身躯喷洒着黑血,剧烈抽搐,然后就向着地面轰然倒下。

    至少是序列6的神话生物竟然在短时间内被击败了!

    拉纳匍匐在倒地的神话生物尸身上。他撕扯鳞片,肆意暴饮血食,像巨狼一般仰头发出恐怖而尖锐的狼嚎。这声嘶鸣极富穿透力,似乎要直入天穹一般在地下的世界回荡。

    他甚至将手插进魔龙的尸体搅动起来,拔出之时,手心里赫然多出了一枚瑰丽的结晶。狰狞的面甲竟然在此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意。

    恐怖骑士,荒芜途径的非凡者竟然恐怖如斯!格里菲斯都被拉纳爆发的强大战力所震惊。迄今为止,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凶悍的序列7。但是,还不等他发出赞叹,环绕拉纳身体的黑甲和黑气像是受到惊吓的触须一样突然收缩了回去,露出满是血迹和伤口的身体。

    凄厉的伤口赫然是经过了反复的撕扯和愈合,如同被无数皮鞭抽打过一般触目惊喜。

    刚刚还处于暴虐和杀戮中的拉纳突然没了那骇人的气势,像块石头一样直挺挺地从魔龙尸体上栽倒下来。

    菲欧娜急忙跑了上来,想要接住自己的修托拉尔,但是魁梧的身躯重重砸在她的身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像拖鞋踩住小兔子一样把她压的严严实实,只有双手双脚露在外面扑腾。

    格里菲斯急忙抓起拉纳,扛起他往背上一甩。

    “撤退,索尼娅看看路线!”

    索尼娅将灵能灌注在石板上毫无反应。她又将石板交给精灵,同样没有一点动静。

    “我来!”格里菲斯接过石板,尝试着与它联系,寻找出去的线索。他才刚动起念头,一团金色的光芒突然绽放开来,在石板上勾勒出立体的废墟地形和道路。这立体的图形之中还有一个移动的光点,赫然就是大家所处的位置。

    与此同时,黑暗的地下遗迹突然出现了一条长蛇般的光带,从蓄水池广场一直向着边缘的悬崖延伸。这条光带有不少地方莫名中断,但是依然勾勒出直通穹顶的线路。

    那便是通往外面的道路!

    所有人都匆忙沿着光带的指引奔去。大家竟然真的在悬崖边缘找到了一条隐蔽在岩石和阴影中的道路。这条道路极不显眼,有些地方已经崩塌损毁,平时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但是一旦有了光带和石板投影的指示,这里赫然就是一条极隐蔽的逃生之路。

    在他们的前方,那些不靠谱的巨魔仆从军竟然也在沿着光带撒腿狂奔,就好像早就等着这一刻一样。

    在他们的身后,遥远的废墟中有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正在迅速靠近。贝萨琉斯正在赶来。

    若是正常情况下,在开阔的区域未必不能和堕落精灵打上一场。但是,拉纳声势惊人地砍翻了三首魔龙以后就彻底没了动静,像块石头一样只能添麻烦。

    迫不得已,大家只能沿着隧道一路向外面逃去。他们穿过幽深的地洞,越过地下河,然后爬出倾斜向上的隧洞,突然眼前一亮。

    久违的地面出现在他们面前。这里是一处沼泽边的丘陵,有一条小河蜿蜒向西流去。

    清醒的空气将地下的憋闷和烦躁一扫而空,无边无际的树林和灌木充满了生机。那些早一步跑出来的巨魔一个个匍匐在地,像是发疯一般亲吻着脚下的土地。

    “神谕,神谕应验了!”毫无节操而且一点用都没有的吉拉帕卡萨长老热泪盈眶地高喊道,“异神的勇士会携带死亡和荒芜的气息降临,他们会击败神灵的宠物,为贝洛蒙氏族指引通往无上光荣的道路,带往丰饶的应许之地!”

    他说完这话,就远远地向着刚出洞口的格里菲斯跪拜。他的族人一起虔诚跪拜,然后……所有的巨魔欢呼着跳了起来,向着四面八方一哄而散,消失在河流、森林和岩石后面。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巨魔的逃窜速度也快的惊人,以至于背着拉纳的格里菲斯都没有来得及抓住几个当仆人。

    ……

    大家沉默了一会,索尼娅飞快地测算了一下方位,确定这里的河流大致通往启明镇和图兰堡的方向。大家一起动手,在魔咒的辅助下迅速用树干捆出一个简陋的木筏,将拉纳扔上去准备逃走。

    就在这时,
那股惊人的恐怖气息再次浮现。它出现在地下的隧道中,来势汹汹而且速度极快,正在向着地面袭来!

    大家的木筏沿河而行,虽然走得不慢,但是在这样紧迫的追击下是逃不出去的。

    “我们在这里应战。”格里菲斯说道。

    “对,我们带着拉纳跑不快,”嘉拉迪雅说道,“而且这里地形开阔,只要拉开距离就能最大程度削弱他的封印物的影响。”

    “可是可是,拉纳怎么办呢?”菲欧娜不安地问道,她给自己的修托拉尔灌了药,施了魔咒,还打了他几下,但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恐怖骑士的非凡特性确实有强大之处,但是对人的副作用也很大,我一直都不同意的。拉纳刚刚晋升就遭遇到这样的激战,不知道何时才会醒来。”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格里菲斯略一思考便说道:

    “索尼娅和菲欧娜,你们带着拉纳乘木筏先走,我和嘉拉迪雅沿河流狙击并迟滞贝萨琉斯的,别急,听我说完,

    “接下来的战斗需要在树林和河谷间高速机动,只有我们有类似的经验和能力。你们先走一步,只要能联系到启明镇或者图兰堡就让他们派出军队来接应我们。”

    “可是你们只有两个人!万一遭遇意外……”索尼娅急切地反对道。

    嘉拉迪雅伸出手,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点,做了一个标记:“一旦与援军取得了联系,就根据我们的灵能波纹派出使魔来通知。放心吧,我和格里菲斯搭档过好几次,会把他完完整整带回来的!”

    这无疑是最正确的战术,在拉纳无法战斗甚至是一个拖累的情况下,速度较慢体力较弱的索尼娅和菲欧娜很难逃脱堕落的精灵超凡者的追击。

    “你们注意安全!”索尼娅扑上去紧紧拥抱了嘉拉迪雅,又对格里菲斯说道,“我们启明镇再见!”

    ……

    木筏在魔力和水流的推动下顺河而下,两个女孩向着岸上远远招手,转眼间就消失在溪流的拐角处。

    “这是第几次了?”嘉拉迪雅收回视线问道。

    “哥布林,呓语森林,还有黑域那次,这是第四次,”格里菲斯活动着手腕,为了接下来的战斗,他把几乎全毁的先锋盾也交给索尼娅带走了,“等一会的战斗,我来正面迎击,你做远程掩护。”

    他们将会在河岸边展开拉扯和游击,尽可能拖延时间。如果地形条件允许,他们也会尝试设置陷阱。这一切战术的展开都需要充分掌握周边的地形。

    “这一次的敌人可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强,”精灵小姐的神色有些凝重,“贝萨琉斯能够在施法者和近战状态下切换,他被迷雾环绕,我看不清他的底细,但是,可以确信他远非普通的序列6可以比拟。你真的确定要自己来面对他吗?”

    她的神情很紧张,之前的短暂交手已经让她看清了双方的实力差距。格里菲斯虽然比较抗揍,但是在堕落精灵的猛攻下能坚持多久也是个问题。

    格里菲斯沿着河边飞快行动,他登上丘陵,视线投向起伏的地形,仔细审视沟壑和岩石:“我们并不以杀死他为目的,这会让我们的战斗具有很大的灵活性。”

    “你现在能突破序列7吗?”

    “恐怕不能,但是说不准,也许打急眼了突然就突破了呢~”格里菲斯一边说一边指了指附近的小山,“你等会隐藏在那个方向,山脊的后面。”

    “好没用哟~你看人家拉纳多威猛呀!”

    “确实威猛,”格里菲斯连连点头,“可是持续时间很短,才,三分钟有吗?总之不到五分钟,真是苦了菲欧娜。”

    “我怎么觉得你在开黄腔?”女孩不由得挑了挑眉毛,“说得好像你很行一样。”

    格里菲斯向着河岸边跑去,敌人的气息逼近洞口,随时可能出现,他一边寻找着有利的地形进行第一轮迎击,一边正色说道:“每个人各所有所长嘛~我就,非常持久。回头让你见识见识。”

    “喂,你就是在开黄腔啊!你讨厌!”嘉拉迪雅白了他一眼,突然,她想起了什么,“等等,我们认识整一年了,你没有礼物给我吗?”

    “你的生日不是还没到吗?”

    “不是生日,是我们认识一周年的纪念日啊!”精灵小姐生气地挥了挥拳头,“你怎么忘记了?鲜花呢?礼物呢?连约我吃顿饭跳支舞都没有~扣分扣分!”

    “啊,这……为什么还有这种事,照你这么说用不了多久不就每天都是节日和纪念日了吗?UU看书www.uukanshu.com”

    “每天都是节日难道不好吗!”

    本来是要布置阵地的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在河边说个没完,直到远处出现了一个怪异而庞大的形体。嘉拉迪雅闭上嘴,用弓梢敲了格里菲斯的脑袋一下,如风一般往附近的山坡跑去。

    这个生物有着人形的躯干轮廓,但是身高超过四米,背后像蝙蝠一样张开灰色的双翼。它的脚像是牛的蹄子,全身赤红如同滚烫的烙铁,背后拖着鳄鱼的长尾,肩膀上的头颅长着山羊的长角,双手握持碧火环绕的双刃。

    它的容貌还残留着一丝贝萨琉斯的特征,行走间足迹所到之处留下岩浆灼烧的灰烬。这个狰狞而恐怖的怪物注视着刚刚从争吵中分开的人类和精灵,大声咆哮起来:

    “异端!

    “审判!

    “火刑!

    “烧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