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6章 终极黑暗

    变形术,是变形术!

    大家的战术安排被毫无征兆的变形术打断,仅仅是被那双金色的竖瞳注视,嘉拉迪雅就变成了在脚边蹦跳的青蛙。

    索尼娅立刻施展解除的魔咒,旋转的光芒将青蛙包围,重现她本来的形象。但是这一来一去,两人的魔法攻击和辅助也因此耽搁下来。

    肥硕的缝合怪古拉托尼已经挥舞着巨大的骨镰和锁链冲了上来。它对痛觉毫无感觉,厚实的腐肉即便在冰冻火烧之下也能坚持一段时间。

    “古拉托尼接替我的位置!”格里菲斯招呼缝合怪顶上前排,接着对同伴说道,“这样打下去我们会先被耗尽,你们牵制一下,我去夺取,呱呱!”

    三首魔龙的攻击却毫无停歇。它左右两边的巨大头颅接连喷涂寒冰风暴和烈焰,如两道墙壁一般横贯战场。那双金色的竖瞳闪烁着让人惊惧的光芒,转眼间又将格里菲斯变成了跳来跳去的青蛙。

    破障者的抗性竟然没有免疫这次变形!

    乱成一团的队友们互相看了看,拉纳一把抄起在地上乱跳的青蛙,向着远处的祭坛全力扔了过去。

    “走你!”

    索尼娅的咒语紧随而至,给流星一般划过半空飞向广场另一端的准骑士解除变形。

    格里菲斯经历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他不能说话,也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一大片废墟从自己的远处晃过,视野变得前所未有的模糊和混乱。突然之间,他清晰地看见一支极快的箭矢从附近呼啸而过。

    他下意识地转动视线,只见那支箭矢射穿了什么东西。不等思考这是怎么回事,他突然又取回了对身体的控制,周遭的景物也恢复正常。

    嘉拉迪雅的箭矢射穿了一个浮空的巨大眼球,坠落中的格里菲斯甚至还能看清破碎的眼球残片在落下。

    这是?这是某种侦察用的魔咒或使魔,主人是……只能是贝萨琉斯!他一定察觉了这里的动静。

    “扑通!”格里菲斯毫无防备的重重摔在地上,差点一口气缓不过来。

    ……

    脱离变形术的嘉拉迪雅挽起强弓,向着上空一箭射爆了突然出现在哪里的眼球。

    在场的每一个人被这一箭吸引了注意力,并且立刻意识到,危险的堕落精灵很可能注意到了这里的动静,随时都会赶来。

    眼前的神话生物已经非常危险了,如果再多出一个超凡者……必须尽快结束这里的战斗,逃出遗迹。

    拉纳取出一个小小的药瓶,回望了菲欧娜一眼,在女孩阻止以前一口喝下。

    他刚毅的面容立刻被黑暗的气息笼罩,浮现出极度痛苦之色。但是,痛苦一转眼被亢奋和雀跃压倒,满足的低吼一声:

    “升格之刻就在此时。”

    就连广场另一端的格里菲斯都感知到在极短的时间里,拉纳的气势和灵能以惊人的速度膨胀起来,力量、敏捷、感知均得到了大幅度强化。原本就结实魁梧的身躯在震颤,陌生的能量波动几乎在他的背后化作实体。

    拉纳竟然选择在此时此刻突破序列7的位阶!

    与此同时,一股隐隐有些熟悉的气息毫无征兆的降临。格里菲斯很快意识到那是在维罗纳遭遇的叛军首领,以异虫弓和破魔箭悍然射杀序列6超凡巫师的强大武士的气息。

    被修托拉尔们合力杀死的兰斯挣扎的虚影在拉纳的身后具象。在场的人甚至聆听到他不甘而怨恨的怒吼。

    此时此刻,无法掩饰的恐怖力量正从拉纳的四肢百骸中喷涌而出,化作恶狼般的幻象。兰斯之影瞬间便被狼牙般的血气撕碎,化作晋升的养分。

    罕见而异常的气息在拉纳掌中臣服,开始在他的背后融合并且塑造新的形态。仅仅是目睹他的身形就让人不可遏制地幻视,就连那头强大的三首魔龙都一时间停止了活动,忌惮地注视着那里的异变。

    一个虚幻的活物骑乘巨大的黑马从虚空中来,他的手中拿着天平,上面盛着小麦、酒壶和血肉,发出嘶哑而不可辨认的声音在每一个人的脑中回响。

    活物转眼间融入拉纳的身体之内。他向前迈出一步,周遭的岩石、沙砾都呈现出荒芜衰败的幻象,仿佛世间一切都是他可口的食量。

    拉纳目视前方庞大的三首魔龙,仿佛在看一块滴血的鲜美肉排:

    “在黑夜来临之前,你最好先吃点东西,小虫子。”

    这绝不是破法者!

    序列8的非凡者气息还比较弱小,不同途径之间的差异有时难以察觉,这也是格里菲斯在官方报备为圣骑士途径却一点质疑也没有的原因。

    拉纳的档案明白无误地登记着序列8“破障者”的信息,但他所展现出来的诡异而绝望的气息远远超出了序列7“破法者”的极限,甚至让人怀疑他已经伸手推开了序列6的禁锢之门。

    目睹着突如其来的转变,一旁的嘉拉迪雅不由得问道:“这气息和幻想,拉纳你什么时候成为了‘荒芜’途径的序列8“恐惧之仆”?”

    “恐惧之仆?我早就是了,如今的我,是序列7‘恐怖骑士’,”拉纳拉下面甲,覆盖身体的黑甲如同鳞片一般结成漆黑的整体,像是古老神话中存在的黑色暴龙一般。握持在他手中的磅礴之怒从盛放出夺目的光辉,从一把长剑转变为比斩马剑还要厚重危险的巨剑。

    他远远地向惊骇的格里菲斯喊道:

    “我来争取时间,去取石板吧,死亡骑士老兄,”

    “呵,这强大的力量,

    “我的前方,无可阻挡!”

    空气中鸣响了一声刺耳的音爆。拉纳挥舞等身巨剑一跃而出。他的力量和速度如此惊人,仅仅是踏出这一步就掀起风暴,如同旋转的风车一般向着三首魔龙·摩多索斯的脖颈斩去。

    这一击撕裂了空气,破开冰墙,穿过火障,自上而下斩开了魔龙的右首。拉纳全身被黑甲和血光包裹,一剑劈向已经暴露在空气中的大脑。他右手持剑捅进脑髓,左手撕扯下一块巨大的血肉,直接塞进狼首一般的面甲里咀嚼起来。

    神话生物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嚎,仿佛在被真正的怪物的猎食。若是遗迹中有什么存在还不知道这边的激战,此时此刻一定会受到强烈的惊吓。

    格里菲斯乘机冲向祭坛。三首魔龙怒吼着与拉纳交战,粗大的巨尾疯狂挥舞。这一击发出巨响,打破了冰盾,直接把格里菲斯抽进了水池边的废墟中。

    再遭重击的格里菲斯一口血喷了出来,摇晃了一会挣扎着爬起来。

    此时,他便看到祭坛的桌上放着一块光滑的圆盘,自己的血滴溅的到处都是,甚至连那片石板都沾上了不少。

    格里菲斯来不及犹豫,抓起圆盘往自己已有的石板上一扣,两块古物当即严丝合缝地契合在一起。

    对了,就是这东西!格里菲斯确定自己拿对了东西,正要逃跑,却突然聆听到了一阵虚幻而遥远的碎片状呓语。

    “阿戈斯,沃斯……”

    “阿戈斯。”

    “纳阿……”

    这可能是某种语言,他听不懂,却又觉得十分熟悉,一定在哪里听到过。过了一会,他突然发现自己听懂了!

    “
百眼巨人号,什么情况?重复一遍,你在和什么交战?”

    “百眼巨人号。”

    “长门号,报告战况,发生了什么?长门!”

    千百个清晰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充斥着焦急、紧张和混乱的情绪,甚至还有一阵阵绝望的哭泣声。突然,这些声音平息了,好像有谁关上了八音盒一般安静下来。

    格里菲斯听到了两个声音。一个在沉稳中带一点颤抖,另一个全是颤抖。

    “舰队完蛋了,最后的时刻即将到来。我已通知墨子号、君权号加速至前进五,上面有我们的人。”说话的人语气很平静,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如果没有牙齿颤抖的撞击声,肯定会让人觉得他无所畏惧。

    另一个人问道,毫不掩饰自己的颤音:“为,为什么?我们召集了全部的舰队,不能就这么……这才5分钟!”

    “来不及了,别在舰队上浪费时间。幽灵计划的同志们都已经到位了吧?”

    “仅到位40%,我们没有得到命令。你知道的,军事委员会,嘿,觉得我们能赢。”

    “进行广播,告诉所有的人,通信员,勤杂工,家属区的孩子们,有多少是多少,大家很快就要进入幽灵状态。”

    “什,什么?!你疯了吗?这个房间的对话可是录着音的,纪律委员会马上就到。”惊慌的声音大喊道。

    “所有人都要打上钢印,如果来得及的话。”平静的声音根本没有搭理,噼噼叭叭做着什么,自顾自说道,“不能失去胜利的信念。”。

    “喂,这是违法的!等一下,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你藏着一台量子加速器?”

    “很快就没有法律了,什么都没有了,”比较平静的那个声音说道,“几万年以后,等我们留存的数据库都成了沙砾,只有我留下的石板能给后人留下启,哎哟!”

    【爆炸和破碎声】

    “上尉,举起手来,离你的量子粉碎机远一点。”对话中出现了一个清冷而悦耳的女声。

    “谢天谢地,你可来了!”惊慌的声音说道。

    “安静,你给我站到墙脚去,”新出现的年轻女性声音说道,“上尉同志,我现在以反人类和散播失败主义情绪的罪名逮捕你。”

    “我很抱歉,”冷静的声音说道,“为你哥哥的事。”

    “你需要忏悔的事可不止这一桩,坏蛋,上尉,离你的量子粉碎机远一点,否则我就开枪了。”年轻女子的声音简直是咬牙切齿。

    “我就说两个事!先别开枪,请让我说完,”冷静的声音不管不顾地说道,“首先,如果还有未来的话,我一定会练习吃甜食,绝对不会说甜巧克力一个不好,再也不吃辣火锅了。”

    “你现在说这些做什么?”女子惊奇地问道。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件事,”冷静的声音里增添了几分笑意,“我一得到舰队交战的消息,就把这里和整个基地的量子粉碎机都启动了……要不,我们一起给未来的朋友们留下一点人生经验?”

    【声音消逝】

    乱哄哄的信息和杂乱的知识几乎要撑爆格里菲斯的大脑。他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恐怖的感觉,随时都会被剧痛撕裂一般。

    过了一会,这折磨人的剧痛消失不见。格里菲斯得到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知识。

    这是有关火炮的射击和机动,战术理论、气缸的密封与传动、制作含气泡的甜饮料等等各种各样有用没用的稀奇古怪的知识。

    这一突如其来的体验来去匆匆,格里菲斯甚至有些意犹未尽,想要再多体验一些。但是,他的意识里突然产生了一个惊恐的念头。

    这远古石板果然隐藏着惊人的秘密。那么,如此珍贵的古物贝萨琉斯会放任我轻松得到吗?他可是布置了侦察的使魔在这里的!

    格里菲斯的目光在坍塌的祭坛中飞快扫过,发现祭坛后面有一条幽深的隧道,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发现。但是,这发自内心的惶恐却挥之不去。他毫无犹豫,掏出一个随身小包向四周撒去。

    这是根据《魔药调制笔记》的配方少量制造的新产品——次级显影之尘。

    细小如灰烬的尘晶如烟如雾,附着在地面和石柱上,赫然勾勒出一个近在咫尺的狰狞而凶残的虚影。

    它全身上下都包裹着漆黑如夜的致密外骨骼,上面甚至还闪耀着点点墨绿色的幽光,肌肉极其发达的双腿和双手如同爬虫的四肢,利爪如分叉的树枝般张开,尖利无比。它的脖颈和后脑已经连在一起,被弧形的骨骼覆盖,外形轮廓像直立的龙一般狰狞可怕。

    它的身体长度超过三米,UU看书 www.uukanshu.com蕴含着惊人的爆发力,安静的没有一丁点声音,不知不觉已经悄然靠近到了格里菲斯身边。

    最为骇人的是,怪物胸前的骨甲上甚至竟然还有一张模糊的人脸。格里菲斯定睛一看,竟然看出那是堕落精灵皮撒休斯的面容。

    这难道是多蒙之子!?

    怪物张开巨大的口器,那一层层的骨甲、骨膜和层层叠叠的尖细牙齿便如花瓣一般张开。口器里传出凄厉嘶号的声音,仿佛不计其数的冤魂在嚎叫。

    那是皮撒休斯的怨恨、愤怒和不甘,他被转化成了这样恐怖扭曲的怪物,复仇之愿在永不停息地煎熬着他。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目睹这一幕的格里菲斯受到了极大的惊骇,头皮几乎要炸裂开来。他顺手抄起断罪,对着怪物就是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