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4章 拉纳,你看我这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快不快?

    嘉拉迪雅望了眼教授背后的大背包,一阵阵反胃让她急忙移开视线,拉着索尼娅和菲欧娜匆匆退出了洞穴。这悲惨的故事不需要大家继续见证。

    遗落在金字塔外面的考察队员的尸体被切割分离,屠夫仔细处理了血肉,却没有使用巨魔常用的石器砸开骨头吸食骨髓;少量遗留的肉块更是数量众多而物资匮乏的巨魔不会抛弃的宝贵食物。

    “文娜,她被巨魔抓走,她,呜呜呜呜!”教授捂着头哭了起来。

    “你的包里装着什么?”格里菲斯抚摸着手中冰冷的钝器,平静地问道,“给我看看吧。”

    “标本,都是宝贵的标本,”教授连连摇头,“不行,不能给你看,你和威廉一样,会损坏我的宝贝,我心爱的宝贝都是献给爱莲娜的!”

    格里菲斯一脚踹了过去,可怜的考古学家像皮球一样飞出去撞上岩石,在地上翻滚起来。准骑士两步上前打开背包,踢倒在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滚了出来。

    这是一颗沾血的人头,在格里菲斯脚边滚来滚去。齐肩长的头发被污秽黏在一起,僵硬发白的脸半边已经被啃食,极度的恐惧凝固在剩下的那一颗睁大的眼睛里。接着陆续滚出来的还有一块块骨头,稀里哗啦的从背包里落到地上,上面留着牙齿啃咬的痕迹。

    “住手!”贝尔教授发出狂躁的呼喊,双眼闪烁着噬人的野狗才有的狰狞凶光,朝着格里菲斯扑了过来,然后又被一脚踹飞了出去。

    他毫不气馁,又一次挣扎着爬起来:“不许碰我的宝贝,不,把你的脏手从美丽的爱莲娜身上拿开!她……”

    最后一句话提醒了格里菲斯。他失去了询问的兴趣,抡起斧头,把这不堪入耳的话语和满是污秽的脑袋一起击碎。

    ……

    格里菲斯看着教授的非凡特性从一堆碎肉和脑浆中缓缓析出,转身让外面惊恐等候的巨魔准备火葬,然后便开始搜查剩下的物品。

    和那些让人毛骨悚然的残骸一起藏在包裹里的是一块石板,用几块巨魔穿的皮革草草包裹。

    这是一块非常规则的方形石板,大小与一本百科全书相当,材质不明却异常坚固。石板的中心有圆形的凹槽,边缘细腻光滑。在触摸它的瞬间,格里菲斯竟然生出了一种恍惚的熟悉感觉,仿佛自己在哪里见过,却又毫无印象。

    这想必就是巨魔文明传承的圣物,包裹下面压着的半条巨魔的胳膊更加清晰地证明了这一点。

    看着这件古老的圣物,格里菲斯陷入沉思。发疯的教授所看到的花瓣一般的口器,龙一样轮廓的怪物是他的幻觉还是那些隐藏起来的多蒙之子?贝洛蒙氏族并不诚实,他们怎么可能对献祭贡品并且期望恢复正常的多蒙之子的形象都不了解,其中必定有许多隐瞒。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的实力确实不强,甚至难以阻挡已经疯狂的贝尔教授的袭击,不但被抢走了圣物,一些族人还被抓走成了食物。

    ……

    “菲欧娜,有硫磺吗?”

    “有呀,我这就撒一点,要不要来一块药皂!”

    拉纳在远处和巨魔说着什么,拐角处的石墙下放着女孩们的包裹,好听的声音在墙后婉转。她们从贝尔教授的地洞里回来以后一个个情绪异常低落,但是拉纳似乎从巨魔那里了解到了什么信息,让大家的热情一下抬高了。

    女孩们消失在一处光滑的石壁后面,欢快地说着什么。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事实如此,格里菲斯感觉这一处相比神庙的其他区域更加温暖和湿润。

    这时,墙壁后面传来嘉拉迪雅的声音:“格里菲斯,能帮我把背包里的毛巾拿来吗?”

    格里菲斯立刻带着毛巾走了过去。看到女孩从墙后伸出白净的手,等着那条毛巾。

    嘉拉迪雅的手真好看,多么白皙美好,这纤细精致的线条……格里菲斯欣赏了一番,不由得连连赞叹。

    若是在平时,准骑士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现在身处危险而神秘的地下神庙,他莫名地紧张起来,甚至怀疑墙后的声音,美丽的手的主人是不是熟悉的同伴,会不会有危险?

    他一秒钟也没有犹豫,带着毛巾“嗖”的一声转到石墙后面。

    这里竟然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

    嘉拉迪雅侧身站在墙边,一脸激动地目视前方。她抓着一件小小的衬衣挡在胸前,其他地方未着寸缕,纤细紧致的腰线下是高高翘起的丰挺的弧线。在前方几米之外,索尼娅和菲欧娜正在水雾蒸腾的温泉里打闹。

    这可真是从未亲眼见过的美景啊!

    精灵小姐转过头来,当场就惊呆了,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身边的坏蛋。

    “噗!”

    格里菲斯还来不及解释什么就喷出一鼻子血。他急忙用手捂住,将毛巾递到女孩手里,鞠躬致意,向后面退了出去。

    “承蒙款待,

    “我错了,下回不敢。

    “再见,祝你好心情。”

    ……

    神庙里竟然藏着一处温泉,这等好事让几天来疲惫不堪的大家恢复了许多。有了这里的巨魔作为仆从军,接下来的探索也会顺利很多。险恶的情势一下就好了起来!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格里菲斯小心翼翼地坐在临时堆起的沙盘边,假装自己在思考下一步的路线。嘉拉迪雅紧挨他坐着,右手在背后用力掐他,顺时针旋转。

    “蓄水池在靠近岩壁的悬崖下方,根据巨魔的说法,那上面有一条巨大的缝隙,在那里我们甚至可以尝试通过魔咒短时间强化灵能水晶,向帝涅菲斯、图兰堡和启明镇求助。比较近的启明镇回应我们的可能性较大,”索尼娅一脸放松地说道,“我们休息一会,等到天亮以后缝隙处的阳光照射下来再出发,这样会更安全一些,格里菲斯你觉得呢?”

    “格里菲斯没有问题,”嘉拉迪雅替他回答道,“如果有危险就让他去死吧。”

    这个时候,两个身材健美的巨魔少女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她们来到格里菲斯和拉纳的面前,无比顺从地匍匐在他们脚边。

    在所有的类人种族里,巨魔的女性虽然没有精灵和人类那样娇美的容颜,但是性感和野性的味道却是更甚几分。哪怕在这样的地下,她们也长得凹凸有致,嘴角的小虎牙更增添了几分野趣。

    格里菲斯茫然地看着巨魔少女接近,一时间思绪有点混乱。突然他的背后传来一阵剧痛,掐他的手逆时针旋转起来。嘉拉迪雅正横着眉毛怒视他!

    就在这时,巨魔少女已经匍匐到脚边,尝试着要解开修托拉尔们的腰带,把脸凑了上去……

    “哦吼,且慢!”格里菲斯立刻拦住了她们,后背痛的满脸流汗,语气镇定地说道,“恩,这就是那啥,恩,向征服者献上的供奉,退下吧,异神的勇士已经知晓了你们的虔诚和恭顺,但是不会给予勇气和力量的……恩赐,嗯。你们,嘶,你们还需要考验。”

    “说的好,”始料未及并且脸色发白的拉纳连忙附和道,“退下吧,你们还需要接受考验。”

    两个巨魔少女露出失望的神情,默默退了下去,篝火旁一时变得非常安静。

    “她们是来给你们侍寝的,”不远处的索尼娅在指尖把玩着魔杖,道道电弧正在像银蛇一般翻滚,噼啪作响,“这是通言魔咒告诉我的。”

    格里菲斯像木偶人一样把视线从电弧上移开。不,那两姑娘刚才什么都没有说,通言魔咒什么都没有告诉你,
总而言之请先把雷击桃木魔杖收起来。

    菲欧娜用揉入了尘晶的磨刀石打磨着自己的佩剑,刺耳尖利的打磨声在耳膜上撕扯,本来就锋锐绝伦的长剑寒光闪闪。她磨了一会剑,满意地举到面前左右端详:“拉纳,你看我这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快不快?”

    都削铁如泥了,那自然是极快的。高大的骠骑兵陪着笑脸赞美了几句。

    嘉拉迪雅从强弓上把弓弦取下来保养,用手甲轻轻拨动蓝龙筋腱精炼而成的弓弦,发出“win——win——win”的震颤声。她将弓弦缠绕在岩石上一绞,石块当即断裂开来。看到武器的状态不错,她欣慰地说道:“赐予勇气和力量,是怎么赐予的?格里菲斯,你好像很懂的样子。”

    不不不,没有的事。格里菲斯的头摇的像狂风下的风铃一样。

    “哦吼,格里菲斯,今天夜色真好!”拉纳指着不见星光和夜空的头顶说道,“不如我们出去锻炼一下身体,打熬一番筋骨吧!”

    “不错,”格里菲斯跳了起来,舒展着连续作战疲惫不堪的身体,“我都快生锈了,生锈了啊!”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三个女孩子就坐在一旁,用冷彻而怜悯的眼神看着他们。

    就在这时,大厅外又有巨魔恭敬地请示。两个高瘦的巨魔少年无比顺从的从门口匍匐进来,爬到惊呆了的修托拉尔脚边,尝试松开他们的腰带,把脸凑了上去……

    格里菲斯慌忙让他们退下,叮嘱别再打扰。

    “哎……”菲欧娜望着走出去的少年,颇有些遗憾的合上手里的笔记本叹了口气。

    “在这样停滞而原始的世界,我们不应该把拜耶兰的文明作为通行的准则,要理解和尊重当地的风俗和习惯,这不正是考古学的研究对象吗?”拉纳转过身来对着女孩们神情严肃地说道,“同学们,教训,教训呐!”

    过了大约半小时,巨魔长老带着另外两个苍老的像是枯树皮一样的长者,无比顺从的从大厅匍匐爬到惊呆了的修托拉尔脚边……

    “快停下!”嘉拉迪雅惊叫起来,“你们还有完没完啊!”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菲欧娜捂着脸大喊。

    ……

    长老来这里的目的是请示他们确定接下来的战斗计划。巨魔的族人虽然无法与人类勇士相抗衡,但是不惜代价也会跟上。

    计划很快就定了下来,长老本人勇敢地要求随行,带上最勇敢的勇士一起夺回远古石板。

    等到巨魔纷纷离开以后,拉纳轻哼了一声,“这些巨魔藏着不少鬼主意。”

    “真的吗?”菲欧娜疑惑地问了一句,“他们看着挺淳朴的。”

    格里菲斯比划了一下巨大的神庙:“这个族群的成员并不多,没有足够的利益他们不会对作战如此积极。那里必定有什么他们迫切想要的东西。

    “另外,刚才的殷勤我们在东方的部落中遇到过,他们对于强大的力量会第一时间献上供奉和物资,真实的目的无外乎是想让外来者为他们争斗,打破既有的格局。”

    拉纳重重的点了两下头,还没等他接过话题,三个女孩已经指出了疑点。

    “所以东方的部落给了你们什么?”

    “当时你们就笑纳了是么?”

    “拉纳,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格里菲斯愣了几秒钟,不由得张了张嘴不知道如何说起。

    “所以,你们在东方贩私酒,往民宅的地板泼水抢东西,还勒索当地人做这样那样难以启齿的事情!”嘉拉迪雅冷着脸问道。

    啊,这……

    “我没有贩私酒!”拉纳嚷嚷起来,“当然其他的坏事我也没有干!”

    “那么,格里菲斯你呢?”嘉拉迪雅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就连索尼娅也问道:“你们真的,做了这些事吗?”

    大厅里的空气凝重的几乎化成水。质疑的目光扫来扫去。

    “够了!大家忘了我们还处在危险的未知遗迹中吗?”格里菲斯用极其严肃、无可质疑的坚定目光和质问他的精灵对视,“虽然我贩私酒,抢了一些东西,但那是在连黑面包都经常供应不上的东方,是连牙刷和狗都找不到的前线!”

    如果只是玩笑,那也就只是一笑而过的娱乐,但是三个女孩已经越来越过分了。

    格里菲斯握紧了拳头,UU看书www.uukanshu.com恼怒的向前一步。嘉拉迪雅没想到会突然这样展开,睁大了眼睛望着他。

    “拉纳,我们没有什么好惭愧的。

    “我们在千里之外保卫家园,每个星期都有熟悉的战友牺牲。我们吃掺了木屑的面包,也吃饼干里的蛆虫,经常在马粪和积水里过夜,难道我们付出这样的代价,在兽人的斧头下流血是为了去那里贩私酒,抢点东西吗?”

    “我,不是,不是这个意思。”精灵小姐手足无措的说着。索尼娅也被吓呆了,她头一次见到格里菲斯这样火冒三丈。

    “我们在为了你们,为了这个世界而战,过去是,现在也是!”格里菲斯的咆哮把大厅外面的巨魔遗民都吓跑了,“我们用鲜血向王国纳税,以剑和生命为你们服务,这不意味着你们可以这样侮辱我们的尊严。”

    “对不起,格里菲斯,我们,不是这个意思,”索尼娅被说哭了,“对不起。”

    嘉拉迪雅彻底没声音了,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不敢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