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9章 YES,YES,YES,YES!

    索尼娅完全崩溃了。贝洛蒙遗迹的隐秘对她这样的考古学和神秘学新人来说太过刺激。进入遗迹不久以后她的精神状态就不太稳定,只是靠着花茶和睡眠暂时对抗了神秘对理智的冲击。

    当她目睹了超乎常理的惊人恐怖和疯狂景象,体验了无法描述的惊骇之后,终于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为触碰禁忌的秘密付出了惨烈的代价。如果不是守护契约的加护,她必将成为拉莫尔家族不幸的遇难者之一,或者在无可度量的邪恶下彻底疯狂。

    格里菲斯抱着她在漫长的通道中狂奔,并且尝试输送一点灵能给她。这一举动确实缓解了她的症状,濒死状态下才会出现的护盾开始泯灭,消散。

    这个时候,嘉拉迪雅从前方的通道返了回来,望见两人危急的状况急忙过来帮忙。

    她被索尼娅的情况吓了一跳,给她服用了一些稳定心智的魔药,但是并没有明显的改善。

    “怎么会,怎么会这么严重?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但是,奇怪,这样剧烈的生理反应,理智应该已经彻底崩溃了。某种力量阻止了索尼娅生命的衰竭,她似乎在逐渐好转。

    “必须让她休息!快,格里菲斯,前面有一大片空间,我们躲到那里去。”

    ……

    隧道将他们引向深邃的黑暗。渐渐的,前方出现了一丝微弱的亮光,在那里传来呼啸的旋风。他们终于摆脱了那未曾见识的怪物的追击,出现在一个开阔的洞口。

    薄雾中出现了菲欧娜和拉纳的身影。菲欧娜惊慌地为索尼娅祈祷。大家的心情也被不断朦胧的雾气和压抑死寂的气氛压制。

    他们来到了一个极其旷阔的盆地,脚边是零星的植被、苔藓和菌类。大家抬头望去,发现笼罩于头顶的依然是闪烁着晶体和苔藓光芒的岩石穹顶。尖锐怪异的巨石在遥远的地方环绕,提醒他们这里仍然是深邃的地下。

    岩石上的规则轮廓和岩洞呈现出立方体和复杂的几何图形,在这古老的地下世界显地愈发诡异。格里菲斯在东方的火山见过一些古怪的山洞和轮廓,但是这里完全没有火山存在的痕迹。

    他在淡淡的雾气中发现了巨大而巍峨的石塔、壁垒,甚至还有神庙一般的建筑。起初他以为是海市蜃楼或某种错觉,但是那些厚重、夸张的巨石构造无可辩驳地填充了视野。

    这是一个巨大的迷宫一般的城市,向黑暗绵延开去,没有一点变得稀疏的迹象。在视线的尽头,隐约可见城市与岩壁边缘交界处的黯淡轮廓。

    在图兰沼泽之下,幽深的地穴之中竟然隐藏着一个巨大的世界。大家之前调查的贝洛蒙遗迹赫然只是它偏僻的郊外。

    广阔的城市和头顶上方那闪烁的微光如同地上世界一般。上方时不时涌动的迷雾有时会显露出在极高的穹顶上破碎的巨大洞口,在那之上是似乎是闪烁的星空。

    这是一座失落在历史长河中的遗迹。它隐藏在深深的地下,由远古巨石修建,密布着奇形怪状的建筑。在无穷无尽的亘古岁月冲刷下,这些构造的边缘已经被破碎磨圆,但是依然保持着牢固坚硬的结构。

    这里的建筑用漆黑深沉的巨大板岩或花岗岩修建。城市里的建筑物大小不一,既有体积巨大、山峰一般高耸的金字塔形构造,尖牙一般的角锥形高塔,也有许许多多分散独立的蜂巢般的房屋。它们建筑在崎岖的地形上,被沟壑、悬崖分割。

    城市的建造者使用了大量的拱形桥梁进行连接,将这里布置成错综复杂、层层叠叠的梯田结构,许多带有横向纹路的石头坡道和斜面可供上下。

    五人小心翼翼地深入这个城市,发现这里最大的特征便是如同迷宫一般复杂。整个城市像个梯田一般不断抬升,每一层都会出现毫无规律的古怪变化。要不是背后的视野足够开阔,外乡人一定会迷失方向。

    这个城市有着无数相互连接的房屋和通道,所有建筑都显地古朴而厚重,给人一种古怪的压迫感。这些古老石头建筑的轮廓、排列、装饰和结构与人类和精灵的建筑完全不同,也与大家所知的兽人、巨魔等文明种族的风格不同。

    绵延的石墙保留着一些未被损坏的雕刻。技法十分高超,精细和复杂的程度让人惊叹,甚至连动物和植物都表现得栩栩如生。从这些无处不在的壁画雕刻上,隐约可以读出可怖而残缺的神话。

    这些建筑的墙上还有不计其数的窗户或空洞,遮盖在那里的材料想必早以风化,只留下敞开的大洞,如同一只只眼睛,充斥着不详和神秘的意味。

    在许多地方,建筑物已经完全坍塌成了一堆废墟,甚至时不时会出现深不见底的悬崖和沟壑。

    整个城市被笼罩在朦胧的薄雾中,没有任何参照物,也没有完整的星空可以确定所处的方位。

    高大冰冷的石砌房屋、街道、祭坛一般的建筑让人心神不宁。寂静中有着冷漠、残酷的气味,仿佛世间一切生灵只是蝼蚁一般匍匐在祭坛所奉献的存在面前。

    城市里充斥着不曾知晓也不曾想象过的建筑。暗夜一般漆黑的巨石造物像梯田般层层叠叠,组成了高大宏伟的神庙和祭坛;此外还有许多突出的奇怪构型,就像是某种怪物的雕塑,但是已经被岁月腐蚀的看不清本来的面目。

    这里干燥、冰冷而荒芜,每一个角落都在孕育着绝望,格里菲斯从未见过如此让人不快的城市。

    生灵在这里显得如此渺小,仿佛连大声喘气都会惊动沉睡的遗迹,释放出不得了的怪物。

    ……

    考察小队一路狂奔,穿过高大的建筑,在一处视野良好的地方停下来,准备稍作休息。在地势险要的悬崖上有一些干燥整洁的坚固石屋,倾倒的石碑和断墙正好可以当作平整的石床。

    好在现在五人已经汇合,可以妥善休息,恢复体力以后再搜寻出去的路。如果再遇到怪物,只要没有一见面就被恐惧和能力压倒,还是可以一战的。

    大家安排了警戒和休息的次序。格里菲斯来负责第一轮警戒,其他人尽快休息。

    没过多久,嘉拉迪雅从休息室里走了出来,把格里菲斯抓到里面。索尼娅依然在昏迷之中,时不时地剧烈抽搐和痉挛。

    “她一离开你,情况就有些不对劲~”精灵小姐咬着牙说道,“我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是你一靠近,她的气息和灵能波纹就会安稳下来。

    “你的特性也许对她有帮助,留在这里陪着她,我来负责第一轮警戒。”

    这话把格里菲斯听得心惊肉跳。他想说上两句,却不知道从何说起。精灵女孩来到他的面前,注视着他的眼睛,张牙舞爪地威胁道:

    “不可以欺负她!”

    ……

    不知道过了多久,格里菲斯突然从睡梦中醒来。他完全失去了意识,睡得极为深沉。

    他昏昏沉沉地睡在平坦的石碑上,望着陌生的屋顶。视线下垂,发现胸甲、头盔和武器被整齐地堆放在墙角。斗篷和外套垫在身下,疲惫的舒适让他很想再睡一会。

    但是,某个遥远而莫名有些熟悉的声音似乎在呼唤他。冥冥之中,他似乎注定要来到这里。

    是什么呢?那些高耸的祭坛和尖塔一般的古老建筑里是不是藏着什么东西?

    格里菲斯蠕动了一下身体,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右手动弹不得。

    索尼娅躺在他的身边,像树袋熊一样抱着他的胳膊。猎装外套盖在身上,单薄的白色衬衫领口的丝巾不见踪影,白嫩饱满的弧线正毫无遮拦的紧紧压在他的胳膊上,伴随着小小的动静摩擦挤压。

    柔顺的金色长发披散在肩头和脸颊上,随着轻轻的鼾声起伏。婀娜的曲线让盈盈一握的小蛮腰更加纤细,沿着紧身皮裤向上翘起蜜桃一般浑圆的弧线,抓住他的眼神无法移开。

    格里菲斯挣扎起身,轻微的动静让索尼娅抱的更紧了,及膝的长靴轻轻磨蹭,在火热而婉转的娇喘中传播令人躁动的气息。

    伯爵,
我理解,我理解你啊!

    格里菲斯揣着十万分小心松开索尼娅的手,让昏睡中的她自己躺好。他匆忙奔出石屋,四处张望起来。

    得赶快,赶快解释解释,如果还来得及的话……

    嘉拉迪雅孤零零地坐在不远处的悬崖边,独自撕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小花瓣。她望见格里菲斯走来,手在小花的最后一片花瓣上僵住了,一脸绝望的把小花给扔了出去。

    “怎么了?”格里菲斯来到精灵的身边坐了下来,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什么。”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真的?”

    “真的。”

    女孩子摆着这种表情说这种鬼话是无论如何不能信的,格里菲斯立刻再问了一遍。

    “真的?”

    “你开心坏了吧~”精灵幽幽地说道,“索尼娅的身材那么好,哼!”

    啊,这。

    “睡在石碑上的感觉怎么样哟?是不是特别羡慕伯爵,想要学习一下?”

    “没有没有,不是不是!”

    嘉拉迪雅抱着腿,把头枕在膝盖上,双眼毫无感情地看着他:“修托拉尔制度真是开心啊~说好的只是从青年禁卫军里面挑选一些未来的骑士、军官和行政官候选人,但是真用起来完全不一样,连女婿都能一起安排好,你们人类最聪明了!”

    谁,谁来帮帮我!我该怎么解释?

    “所以,其实你喜欢丰满的女生吗?”精灵的话题一转,提了一个始料未及的问题。

    “恩?这从何说起!”

    “奥菲莉亚,库拉拉,米拉,诺娜,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个色胚在说什么,但是仔细想想,她们的排名……该不会是尺寸吧?”

    啊——!完蛋啦!暗号被识破啦!这也能猜——出——来!

    格里菲斯在心里尖叫,不知道如何是好,根本无从解释。嘉拉迪雅侧着头看着他,眼神疲惫又落寞,失望地说道:“我好累。”

    听到这话,格里菲斯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他镇定地坐直身体,拍拍自己的腿。

    嘉拉迪雅惊疑地看看他,又看看没有穿盔甲的腿:“怎么?你该不会想让我坐你身上吧?想得美~”

    “NO,NO,NO,NO,NO,NO,NO,NO!”

    格里菲斯扬起下巴,昏暗的光线在他坚毅的侧脸上留下鲜明的阴影轮廓,高傲又霸气地斜视精灵小姐,同时竖起自己的右手捏了捏。

    “你想要和我,扳手腕吗?”

    “NO,NO,NO,NO,NO,NO,NO,NO!”

    你这妹子莫不是傻?格里菲斯用手“啪啪”的在自己腿上又拍了两下。

    “你该不会要我枕在你腿上吧!?”嘉拉迪雅差点跳起来。

    “YES,YES,YES,YES!”

    这突然的展开把女孩吓到了:“你该不会要我枕在你腿上然后给我撸毛吧!?啊,放手!”

    “YES,YES,YES,YES!撸毛!YES!”

    说时迟那时快,格里菲斯伸手一把抓住想要逃跑的精灵,把她拎过来,捏着后颈按在自己的腿上。

    “放开我,啊,放开!”被按住的嘉拉迪雅拼命挣扎,用手挠他的脸,脑袋在他的腿上打起滚来,“我喊人了,喊人了呀!”

    “嚯嚯,把大家都叫来看幅不堪的景象么?”格里菲斯笑得像个反派一样,用力捏住女孩的后颈,在她茂密的黑发间撸了起来,“大家都睡着了,你尽管叫破喉咙吧!没有人回来救你的。”

    力量的压制,就是这么好用。

    经过短暂而徒劳的挣扎,无法挣脱的嘉拉迪雅渐渐安分下来,顺从地枕在准骑士的腿上,闭着眼睛发出不甘的呜呜声。

    “你疯了吗,不可以的,啊~”

    格里菲斯宽厚的手掌捏着嘉拉迪雅的后颈,在瀑布一般的黑色长直发中揉捏她的脑袋,又顺着发根轻轻挠动。

    尚未成年的精灵时不时挣扎和反抗一下。一开始她还觉得很羞耻,但是渐渐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UU看书 www.uukanshu.com恩,好舒服,往上面一点……恩,就是这,啊……用力一点嘛~”

    格里菲斯松开后颈,手指稍稍用力在发丝间揉捏,枕在他腿上的精灵蜷缩着抽搐起来,捂着嘴发出轻轻的哼声:“再,再捏一下,脖颈。”

    ……

    嘉拉迪雅毛发顺滑,满脸温柔地靠在格里菲斯的肩膀上。她嫌地上太凉,要准骑士像个靠椅一样端端正正坐好,甚至还拍拍捏捏他的肩膀,调整一下胳膊的角度。

    “如果是在平时,这样肯定是不可以的!手不许乱摸。”

    “是是是。”靠椅连连点头。

    “特殊情况,我也不能要求太多,将就一下,”嘉拉迪雅坐到格里菲斯腿上,把头枕在他的肩上,扭了扭,感觉还不错,“作为你的劳动报酬,我来告诉你一些小秘密吧。

    “这是,有关于拜耶兰的贵族世家为什么执着于考古学和历史学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