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8章 注视,意志检定,理智丢失

    “还好不是大失败。”

    超凡精灵嘀嘀咕咕地等着伤势缓和才缓缓起身,来到不远处躺着的安娜苏面前。

    虽然被打伤了面部,但是依然看得出她是一个美艳的精灵。在服用了少量的治疗药水之后,她的情况渐渐缓和,即将在从昏迷中苏醒。

    贝萨琉斯端详了一会,好像是在酝酿情绪。接着,他抓住安娜苏的脖颈将她从地上拎起,便掰开嘴唇,狂野地吻了下去。

    “呜,呜……”安娜苏被嘴里的搅动惊醒,疲软地推着对方的胳膊想要抗拒。就在这时,贝萨琉斯的喉咙开始蠕动,隐约可见一个卵形的物体经由他的喉管进入口中,然后钻进了安娜苏的嘴里。

    “呜——!”深吻中女精灵发出惊恐的呜咽,一个坚硬的物体正以不可抗拒的力量顶开她的舌头钻进嘴里,向着喉咙深处前进。

    安娜苏抽搐起来。那颗卵在她嘴、喉咙和胸前留下起伏穿行的痕迹,直到没入她的体内不见踪影。

    “好了。”贝萨琉斯抹抹嘴,将女精灵丢在地上。

    他举起双手,开始吟唱复杂的魔咒。这番咒语由不可辨认的咏叹组成,既非精灵语也非人类的语言,气势磅礴而恐怖,让人不禁想起噩梦中才会出现的无底深渊和不可名状的巨大生物。

    贝洛蒙遗迹的洞穴仿佛要坍塌一般剧烈晃动,上方通往主营地的隧道随着他的吟唱开始瓦解,大块的碎石崩塌下来,转眼间堵住了通往最近的出口的道路。

    完成了这项工作以后,贝萨琉斯满意地叹了口气,重新消失于黑暗之中。

    ……

    考察小队的五人在地下遗迹里逃窜了一会,再次汇合在了一起。突如其来的剧烈地震接踵而至,摧毁了通往外面的道路。

    只能另找出路了。大家惊疑地看着远处的黑暗,生怕那个可怕的超凡精灵再次出现。

    在刚才的战斗中,无论是团战还是单体战,贝萨琉斯都拥有压倒性的优势,甚至破坏了大家的一部分装备。他是一个资深的施法者,却丝毫不畏惧近战,这样的形势不能不让人心生畏惧。

    嘉拉迪雅非常疲惫,刚才的短促战斗消耗了她大量的体力:“现在怎么办呢?”

    毫无疑问应该尽快逃跑。贝萨琉斯是个极强大的敌人,这处遗迹又有不知名的恐怖生物。

    索尼娅立刻表示她带着非常好用的封印物回声地图。只要借助图上的线索就可以摸索出附近区域的地形,然后找到出去的道路。

    贝洛蒙遗迹的面积很大,可供进出的通道应该也不止一个。

    格里菲斯想了一会,提了一个想法:“或者,找到一片地形开阔的区域也行。”

    “为什么是地形开阔的区域呢?”索尼娅问道。

    “那自然是为了迎战贝萨琉斯,”格里菲斯说道,挥手让差点跳起来的队友们不要紧张,“刚才的战斗我们没有准备好,在狭窄的区域遭到他持有的封印物和特殊能力的反复压制,近战我们也处于不利状态。

    “但是,回过头来想一下,封印物的作用范围是不可能没有距离限制的,越是强大的神秘力量,其影响半径也越小。贝萨琉斯的施法者形态和近战形态并不兼容。只要我们能保持足够的距离,嘉拉迪雅和索尼娅的远程攻击便能持续削弱他的近战形态;若是他以施法者的姿态回击,我和拉纳就压迫他的正面。

    “这一次,我会用罗兰骑士送给我的礼物好好招待他。”

    这个观点有理有据,惊慌不安的大家总算是安定了下来。

    索尼娅查看着地图,带着大家在黑暗中摸索。他们没有往高处走,而是沿着比较明显的道路,在视野较好的地方移动。

    这片古老的遗迹呈现出螺旋向下的漏斗形状。在倾斜的坡道上,又有一些人工开凿的道路通往远处。整个晚上,考察小组的五人都在阴暗中摸索前进,黑暗中若隐若现的危险和想要早点从这里脱身的念头驱赶着他们,一点点深入未知的世界。

    他们仅有的食物很快被吃光了,因为担心被贝萨琉斯追上堵在狭窄的悬崖或小路上,大家除了十几分钟的休息以外不敢入眠。

    到了第二天早上,筋疲力尽的一行人突然发现地图上出现了一条向上的通道。在通道的尽头,地图的远端出现了一片开阔的空间。

    地图无法现实那里的全景,但是边缘处连绵不断的空旷区域便已经十分巨大,可想而知那里的全貌必定像谷地或盆地一般辽阔。

    那里也许是通往外面的道路!或者说是遗迹的另一处大型空间?这个发现让大家来了精神,纷纷加快脚步。

    “我上去侦察一下,大家快跟上。”嘉拉迪雅灵动地消失在前方。拉纳背起已经累坏的菲欧娜紧随其后。

    不管那里是不是出口,找到开阔地都不是一个坏消息。格里菲斯觉得心情振奋了许多,回头对还站在原地的索尼娅说道:

    “索尼娅,我来背你走。”

    “恩?不用,我没事。”

    索尼娅摇摇头。她的心情也很激动,但是,隐约有一种异样的气息在吸引着她。

    大家来时的道路上传出某种动静。

    没有任何征兆,她衣带间的饰品突然绽放出柔和而明亮的光芒。这是驱散黑魔法和污染的守护魔咒,饰品只会在侦测到危险迫近时才会并发动。

    索尼娅被吓了一跳,小小地惊呼了一声。守护魔咒照亮岩壁,在深邃的尽头留下一个扭曲的影子。它仿佛没有固定的形态那般卷曲蠕动,又像是在流淌。

    安娜苏出现在那里。

    她的步伐蹒跚,扭曲而毫无生气,仿佛被什么东西抽空了灵魂,出现在这里的仅仅是空洞的皮囊一般。
但是,细看之下,她的身后好像又拖着什么东西,被魔咒的光芒照亮,在岩壁上留下长长的剪影。

    她本来很苗条的身材不知怎么变得惊人的性感。索尼娅惊奇地看着。作为一个女孩子,她都没想到自己会被峰峦般浑圆的弧线吸引,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累的眼花了。

    转眼之间,她真切地发现堕落精灵胸前饱满的曲线膨胀到了惊人的尺寸,就像是两个甜瓜在上下跳动,并且继续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变越大,不一会就膨胀成比安娜苏的上半身还要大的一对肉团。

    索尼娅几乎是下意识地注视着这惊人的一幕。她怕的要死,每一分理智都在发出末日般的警告,但就是抵挡不住好奇心的驱使。

    肉团剧烈地变形,生出了安娜苏的五官,接着又拉扯出完整的上半身形状。同样迷茫而空洞的眼睛,惊人的饱满,然后再度膨胀、分裂。

    4、8、16、32……

    在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里,安娜苏在索尼娅惊恐而绝望的视线中变成了一堆喷涌的光滑。

    去年夏天家里的喷泉坏了,就是这个样子。索尼娅混乱的大脑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剧痛、冰冷和无助已经侵蚀全身。

    翻滚的裸露在黑暗中挥舞卷曲,数不清的安娜苏的五官和身体开始变得模糊,变成一条条喷吐着白色粘液和亵渎的触手。

    文字无法描述那幅景象的恐怖,索尼娅感觉自己的心智被完全击垮,理智像雪崩一样倾倒,脑海里有一千座教堂的大钟在敲打。她目睹了噩梦般的景象,聆听到心灵间碎裂的声音。这混乱而邪恶的一幕创伤了精神和理智。她想要闭上眼睛,想要呼救,但为时已晚。

    格里菲斯的位置未能看到这个怪物的全貌,但是岩壁上晃动的恐怖影子已经创伤了他的心灵。

    那是无法想象,不存在于任何记录上的恐怖生物。疯狂、扭曲、亵渎而罪恶,却有种让人忍不住想要探究其中隐秘并与之同化的冲动。

    “别去看,索尼娅!”格里菲斯大喊起来,惊动了前面的同伴们。他发疯一般向索尼娅的方向奔去。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填满了整个隧道的躯体向着这边压了过来,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音乐般的险恶笛音,让人想起大家在沼泽遗迹外面听到的远山传来的风声和呼号。

    格里菲斯用尽全力不去看,不去想。但是一个念头还是占据了他的脑海——这是一种有着宽广音域、犹如音乐般的笛音。

    冥冥之中,格里菲斯听到了一连串的骰子落地的声响。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不断前涌的恐怖、死亡和疯狂的绝望已经模糊地呈现在他的面前。

    “啊——!”

    索尼娅发出一声绝望的尖叫。她的惨叫声如此凄厉、惊恐和陌生,让格里菲斯完全无法想象这竟然是她的声音。

    仅仅是听到女孩的惨叫就已经让格里菲斯怕的要命,不敢再去看墙上晃动的影子,甚至想抛下她独自逃跑。

    索尼娅在发出这声惨叫的同时跪倒在地,UU看书www.uukanshu.com双手紧紧抱在胸前发出急促的喘气。喘息转眼间变成了濒死的呻吟,纤弱的身体剧烈抽搐起来。

    格里菲斯聆听到了破碎声,与此同时,他的身上“呯”的一声炸裂开金色的护盾。

    格里菲斯与索尼娅的灵魂契约被启动了,淡金色的守护加持在索尼娅身上。这是濒死的伤害下才会出现的情况。

    共担伤害的生命链接被启动,格里菲斯当场脚下一软,他的理智也在流失。但是,他的身体和精神支撑住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击,让他继续亡命奔逃。

    格里菲斯凭借最后的理智和勇气冲上去将索尼娅抱在怀里,不敢抬头去看翻涌而来的影子的真正面目,仓惶逃跑。

    两人沿着几乎是无穷无尽的隧道夺路而逃。怀中的索尼娅已经失去了神智,体温迅速降低,就像极度亢奋一样两眼翻白失去了焦点,嘴角流下口水,全身不停地抽搐颤抖。纤细的手指紧紧扣着自己细嫩的脖颈,发出怪异的声音。

    他们发疯一般在洞穴中逃亡,已经完全顾不得方向和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