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6章 嘉拉迪雅vs超凡者 其1

    捧着调查记录的索尼娅没声音了。惊人的信息已经到了近乎胡言乱语的地步。

    嘉拉迪雅揉了揉长发,想要从荒唐的梦里醒过来。她努力遏制住捏自己脸的冲动,犹豫着问道:“我们的校长该不会,已经是个怪物了吧……”

    泰伯里恩被杀死的可能性很小。首先,怪物伪装成全世界瞩目的霍蒙沃茨校长多年而不被发现是不可能的;其次,如果泰伯里恩是虚假的,那么银月塔上神秘的学姐又是什么存在?多半是萨洛里安阁的作者的青春故事看起来并不像是伪造……

    格里菲斯说了自己的想法。两位至尊巫师的理智可能都存在或多或少的问题,但是神秘世界的强者怎么可能理智一点问题都没有呢?

    简单讨论以后,大家一致决定还是先和同伴汇合。索尼娅拿出回声地图,开始寻找菲欧娜和拉纳的位置。红色和黑色的墨迹在她的魔力驱动下开始扩散。

    “上一次查看的时候,菲欧娜和拉纳在东北角徘徊,这段时间应该没有移动多远,啊,这是……”

    地图上,两双红色的足迹正在飞快移动。慌乱和惊恐,仿佛有可怕的恐惧在追击他们一样。但是,诡异的是,他们的身后却并没有追击的动静。

    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一组足迹竟然是径直朝着三人现在的位置靠近过来。

    不等格里菲斯他们做好战斗准备,脚步声就从黑暗中响起。拉纳和菲欧娜慌慌张张地出现在视野中。

    “菲欧娜,快来这边!”索尼娅急忙呼喊道。但是,格里菲斯一闪身拦在她的前面,向着奔来的两人高喊道:

    “奥菲莉亚、库拉拉、米拉和诺娜谁是第二名?”

    朝着他们奔来的拉纳大喊道:“库拉拉,米拉和诺娜不分先后!”

    “很好,自己人。”格里菲斯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放拉纳一组来到身边。

    “你,不,呼,确认下他们的身份吗?”菲欧娜气喘吁吁地问自己的修托拉尔。

    “已经确认过了,只有真正的同志才会问刚才的问题,”拉纳镇定回答,将斩马剑往地上竖在面前,“有个可怕的敌人在追击我们,他的身形飘忽不定,在黑暗中若影若现,用语言发动奇怪攻击我们,能力诡异得难以理解。”

    嘉拉迪雅让大家交替掩护,警戒附近的情况:“可能是净化者队长贝萨琉斯,他是超凡巫师,也是经验丰富的战士。如果他也成了邪神的信徒,那真是危险了。”

    “是那个超凡巫师?”菲欧娜问道,“他刚才的行动与其说是在攻击,倒更像是在戏耍我们,随意的一句话就能发动类似魔咒的效果,完全免去了吟唱过程。”

    在寂静之中,所有人都紧张地警惕着附近。他们发出细微的喘息,不敢放过一丝一毫的动静。这里的地形并不开阔,敌人一旦显身就会引发激战。

    被击倒的安娜苏就躺在地上。她一动不动,没有人关心她,只剩下细微的喘息声。

    在被紧张充斥的寂静中,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被囚禁了一万年,煎熬在最黑暗的深夜,等待黎明的来临。现在你们胆敢闯入我的领地,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花瓣在狂风中聚集成人形,修长优雅的身形出现在大家面前。

    “我名为贝萨琉斯·阿布罗狄,贝洛蒙遗迹的守护者,爱与和平的……”

    他是一个极其漂亮的男性精灵,身为施法者,却穿着少见而狰狞的黑色甲胄,左手还有精良的菱形防盾。他向着大家缓缓走来,飘逸的黑色长发在微风中飞扬,黯淡的微光伴随他的脚步,紧张的空气被淡淡的芳香充溢。优雅与力量似乎完美地兼容在他的身上。

    他的手中没有魔杖,而是捏着一支娇艳欲滴的红色蔷薇。

    格里菲斯大喊道:

    “攻击,不要给他吟唱的时间!”

    嘉拉迪雅率先射出耀眼的一击。格里菲斯闪电般掷出冰枪,拉纳也迅捷地投出飞刀。紧接着,两个修托拉尔一左一右包抄上去。

    超凡精灵巫师微笑着以右手举起玫瑰。落下的花瓣形成三面晶莹的护盾,在索尼娅和菲欧娜反应过来以前,将三人的远程攻击化解。

    “就这些能耐么,凡人?这就是你们力量的极限么?”贝萨琉斯抬起左手,将三枚闪烁的晶体抛起,“感受我积累了一万年的怒火吧!”

    “年轻人禁止暴力!”晶体随着超凡精灵的话语落回手中,赫然是三枚六面骰子。他的视线扫过骰子,说道:“5,4,2,判定成功。”

    在这一瞬间,黑色的荆棘如烟般涌现,将正在吟唱魔咒的索尼娅和菲欧娜束缚。疾奔中的拉纳也一头撞进了荆棘的丛林,转眼间即被困住。

    无需吟唱的群体控制能力?这三枚骰子是封印物!

    格里菲斯不敢耽搁,举起先锋盾向着超凡巫师冲去。

    贝萨琉斯向他投来视线,花瓣随着他挥舞蔷薇落下,化作刀刃般犀利的寒光上下翻飞。花瓣与格里菲斯的流光护盾撞击,瞬间将他的护盾粉碎,但随即被银橡叶骑士鹰帜章的护盾挡住。

    “恐惧术!”

    格里菲斯在近距离驱动自己的恐惧护腕,向超凡精灵投下高阶恐惧术。邪恶的灵能凝聚成气旋,卷起令人癫狂的力量。

    贝萨琉斯在这力量下呆滞了不到半秒钟,他的胸甲便闪烁光芒,将萦绕的灵能驱散。紧接着,他举重若轻地避开盾牌的猛击,动作快如闪电,右手轻轻一掀就将准骑士摔了出去:“很遗憾,你们错过了夹击我的好时机。”

    嘉拉迪雅瑰丽的红色魔眼正在闪烁,形成强大的灵能波纹。束缚着大家的黑色荆棘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凋零。

    队友们转眼间纷纷脱困。

    “哎呀,”贝萨琉斯惊诧地看了一眼这边,“我的荆棘囚笼并非魔法效果,为什么会被你驱散?看来你掌握着影响生命的力量呐?”

    他一边说,一边抛弃手中的骰子:“我是无敌的近战法师!”

    骰子在他的手中落下,朝上的一面赫然为6,5,5的数字。

    五人小队已经再次展开攻击。索尼娅卷起狂风,将超凡巫师的脚与地面冻结,菲欧娜洒下一片金色的光芒,冲在最前面的格里菲斯和拉纳立刻感觉到力量在体内激荡。他们感觉自己的头脑无比清晰,甚至可以察觉敌人最微笑的动作,而且隐隐觉得自己会交上好运。

    格里菲斯握持盾牌,从正面迎头冲撞。拉纳闪电般的挥舞斩马剑劈下,大剑精准地斩向超凡精灵。

    在这夹击之下,贝萨琉斯几乎没有闪避的空间,双脚也已经被冻结。但见他右手一扬,手中的蔷薇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闪烁绿光的双刃战刀。

    这是精灵特有的武器,
由两把弯刀扭合而成的战刃,迅捷而强大,仅仅一个挥舞就能掀起撕裂钢铁的疾风。

    贝萨琉斯挥出战刃,直接将顶在前面的格里菲斯击飞出去。刀刃直接撕裂了合金打制的先锋盾,留下深深的裂痕,险些将他的手臂切断。

    拉纳紧跟着格里菲斯创造的空隙向着贝萨琉斯挥出斩马剑,这把和成年男性身高相当的大剑劈在贝萨琉斯举起的左手防盾上。盾牌上涌出岩浆般的火流,一团火红色的光芒将斩马剑轻松弹开。

    隐藏在拉纳身后的嘉拉迪雅同时侧身闪出,向着敌人张开强弓。气旋包裹的箭矢射入刺入贝萨琉斯黑甲的缝隙,就像是刺在岩石上一样,丝毫没有贯穿的征兆。

    格里菲斯、拉纳和嘉拉迪雅进行了一个三人之间的合击。由握持盾牌的第一人遮蔽敌方视野并且牵制攻击,第二和第三人分别使用不同的重兵器劈砍要害或弓箭射击。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即便是山怪这样体力强横的生物也可以被瞬间重创。

    再加上他们手里的兵器锋利沉重,全力一击的情况下哪怕是身披重甲都不可能挡得住。

    但是贝萨琉斯却挡住了。他凭借那件怪异的黑甲连遭重击却毫发无损,甚至挥舞战刃向着拉纳横扫过来。斩马剑被砍出了一个大豁口。仅仅是战斧击中武器传来的力量和狂风就把拉纳打飞出去,撞碎了一片钟乳石柱摔进碎石之中。

    “这?”

    格里菲斯急忙拉开距离,转头看了嘉拉迪雅一眼。后者也一脸莫名地看着他。

    “先等一下!”准骑士大喊一声,“你不是施法者吗?”

    他的问题无人回答,刚刚击退了合击的贝萨琉斯优雅的身形正在出现惊人的扭曲。白皙的脸颊和皮肤下有虫子一般的物体在蠕动,将血肉和盔甲撕裂开来。

    超凡精灵巫师发出低沉的笑声,他的面容渐渐扭曲,突然像火山一样炸裂了。

    火流、起浪和烟尘将考察小队全部击倒在地。呛人的烟尘中,在场的所有人发现前方赫然屹立着一个三米多高的巨人。

    贝萨琉斯的黑色重甲已经被拉扯撕裂,破碎的部位流淌着火红色的岩浆,像血管一样包裹着。胸甲的中心赫然裂开了一条深红色的缝隙,隐约间仿佛有东西在里面蠕动。他手持绿光萦绕的战刃,魁梧的身躯被黑雾笼罩、赤红岩浆和高温包裹。

    变异后的贝萨琉斯体型虽然庞大,但是动作却毫不迟缓,向着后排的索尼娅冲了过去。格里菲斯立刻切入他的路线,竖起冰墙想要阻挡他。

    身高三米多的巨人如同沼地蛮牛一样撞碎冰层,呼啸的冲击擦过格里菲斯,把他像纸片人一样吹飞出去。拉纳跳起来,以斩马剑阻挡,剑刃在和战刃交错的瞬间断成两截,发出一声巨响崩飞出去。

    还在吟唱中的索尼娅立刻放弃了魔咒,她的戒指再次闪烁光芒,凝聚出透明而厚重的冰层将她包裹。

    “嘭!”

    战刃在坚冰的屏障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冰霜屏障立刻出现了惊人的裂纹。

    突然间,贝萨琉斯的黑色胸甲上那条缝隙颤抖了一下他挥出的右臂被扭向右侧,横出战刃。

    一道炫目的银光撞击在战刃上改变了方向,如同极光一般直上穹顶。贝萨琉斯收住冲击势停在原地,颇为忌惮地摆出戒备的姿态。

    他被遥远而神秘的气息笼罩,向着众人缓缓而来,每一步都极具声势,像是滚滚岩浆一样不可阻挡。胸甲上的缝隙骤然张开,核心处是一块嗡鸣的红色晶体,如同巨大的眼球一般投来诡异的气息。

    五人小队在这道如同视线般的红光下齐齐地退了下去,一起拉开和超凡精灵的距离重组队形。

    “你说他是序列6?”格里菲斯的额头上汗珠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我怎么觉得他已经是神话生物了”。

    短暂的交锋已经破坏了他的先锋盾和拉纳的斩马剑。虽然截至目前还没有人受伤,但是敌人身为一个施法者却以近战姿态一敌五,甚至保持压制。此外,贝萨琉斯明显在以较为脆弱的索尼娅为首要目标,伤亡随时可能出现。

    “他持有着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改变规则的封印物,要不就是通过强大的暗示在诱导我们,UU看书 www.uukanshu.com”嘉拉迪雅注视着面前的怪物,“无论何种情况,这狭窄的空间都尽在他的封印物影响之下,我们必须寻找开阔地形和他交战。

    “你们迅速撤离此处,我来牵制他,格里菲斯拉开一段距离接应我。”

    “你一个人怎么能对抗这样的……”索尼娅刚开口喊到一半,便被从未体验的气息把话语堵了回去。

    嘉拉迪雅深红的魔眼正绽放出宝石般的光华,往日跳脱而灵动的气质正在收敛:“贝萨琉斯的力量得到了惊人增幅,同为力量型的你们在属性压制下毫无作用。

    “接下来的战斗我会进行高速的机动,慢速的你们在场只会增加他攻击的目标。”

    格里菲斯再次回忆起呓语森林中那纯粹而威严的气息。熟悉的同伴恍若晨曦和星光的化身,空气、光芒和灰尘在恭顺地执行她的意志。

    她高傲的脸颊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让你们见识一下双特性非凡者的力量。”